乱世  【第二十七章】酒色自醉

章节字数:2746  更新时间:12-07-23 2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七章】酒色自醉

    草原的夜,微风来袭。

    抬头仰望,是无际的星空。

    远远地望着,那些异族的牧民和中土的士兵交融在一起,他们踏着同样的旋律,唱着同样的歌曲,舞着同样的节拍,好一副草原篝火图。

    如果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是刚下战场是勇士,他们是流离失所的难民,他们是被课税逼得家破人亡的百姓!

    “也许,简简单单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吧……”清墨喃喃自语着。依旧是一袭素色长袍,席地而坐,脚边丢着几坛草原特有的马奶酒。

    嫣然眯着一双眼眸,望着那些起舞的人群,好似被那种情绪感染着。

    “想去,便去吧……”清墨的声音很轻很低,如同若有若无的炊烟一般,飘入嫣然的耳朵。

    “谢公子!”嫣然兴奋地跳了起来,朝着篝火奔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叫公子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嫣然默认了自己的身份。渐渐开始融入嫣然这个角色,子房这个名字终于开始变得遥远起来。

    “也许,你快乐一点,我的自责便会少些吧……”清墨喃喃自语着,抬手举起半坛酒。咽下一口,那种干烈的味觉,划过咽喉的感觉,果然和江南的梨花白是不同。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只喝梨花白了?

    从那一次,被萧后责难,在阿房宫门口长跪开始么?

    又或者,是那也梨花如雪,夜迷了年少的心开始么?

    还是,从答应替扶苏哥哥每年,酿十坛梨花白,埋在树下开始么?

    可是……扶苏哥哥啊,我们有多少年不曾见过了?

    月墨轩的尘埃改积了多少厚了?梨园那棵最粗的梨花树下,到底埋了多少坛酒了?也许,有一天那些酒再也埋不下了……

    怕是,这些年,也只有自己执着地存着梨花白。而扶苏哥哥,在那一次被彻底伤透之后,再也不会踏足月墨轩半步了吧……

    酒么?想来,杜康是为了与人分享,才会酿酒的吧!

    只是苦酒么?与寻常不同,总是自己酿,自己喝的……

    “你在想什么?”

    清梦被惊醒,清墨怔怔地望着,眼前那种被无限放大的脸。

    一瞬间,她有种思维当机的错觉。

    下意识地后移了一些,终于看清那个面容,旋即正色:“王爷,不去与民同乐,跑来这里做什么?”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暗骂自己大意了。想不到这塞外的马奶酒,竟如此烈性,自己竟然不自觉地醉了……

    “我去了,他们许会不自在吧?”萧道笑笑,自顾坐下,拍了酒封饮了一口。

    “是么?”清墨敷衍道,不知道为什么遥望不远处的起舞。她竟有种游离的错觉,好似那些热闹快乐的场景,都与她无关。和很多年前一样,那些宫宴聚会,都与自己无关一般。至多,也只是心境不同罢了……

    也许师父说得没有错,太过清明的人,总是要习惯寂寞的。

    见再度冷场,萧道不由暗叹一声:有多久了,好像从成名开始,他就不曾被人冷落过。每每,都是别人挑起话题,希望引得他的兴致。现在倒好,竟被一个少年怠慢,自己竟还要自己挑起话题:“你不快乐么?”

    “为什么这么说?”清墨想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眼底藏着太多秘密的人,向来是不会快乐的。”萧道凝视着清墨,总结道。

    “呵呵,是么?王爷未免太自信了。”

    “我不是自信,只是在说事实罢了……”萧道依旧笃定。

    清墨愣愣地望着天际,顾左右而言他:“苍穹清明,晴空万里,月色晦暗,星辰通明。正是观星象的好时机……”

    “我对这个没兴趣。”萧道干脆地拒绝。

    清墨依旧自顾说着:“要不,我替你算上一局?你想问什么?”

    “清墨,你不想说,便不要说,别为难自己……”对着一个醉酒之人,萧道无奈栖身近前,夺下清墨手里的酒坛:“酒,若是尽兴,便是好物。若是买醉,或者解忧,便是如入愁肠,肝肠寸断?”

    清墨抬眼,一双眼眸吸了酒气,各显迷离,恍恍惚惚地自语着:“王爷,有兴趣听故事么?”

    “嗯?”萧道低低地应了一声,下意识地避开那双眼眸。

    “很久以前,在一个穷乡僻壤,有个女子遇到了一个男子,然后他们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三见私定终生。然后他们就成亲了……”显然清墨不是一个适合讲故事的人,特别是醉酒的她,言辞乏味情节老套。

    萧道却不自觉地眯起了眼,催道:“后来呢?”顺带扯住清墨想要继续找酒坛的手。

    “后来啊……”清墨似是打了一个酒嗝,“后来,那个男人走了。然后女子很伤心,再后来,她生了一个女儿。”

    清墨猛地浑身一颤抖,说出最后几个字:“然后她死了……”

    清墨说的平淡无奇,萧道却明显地感觉到了她浑身的颤抖。

    “没了?”

    “没了……”清墨干脆地回答:“有时候,故事就是这样简单。然后被文人墨客,或者文史笔吏添墨加色,或是感人肺腑,或是万人唾弃,都不过是后人的评说罢了……”

    “你啊,口才不错,可不是一个适合讲故事的人。”萧道不由叹道,也许是因为下意识的避忌,所以那个故事被讲得没头没脑。

    “人啊,就这样没了……”清墨侧着头,抱着酒坛,带着一丝傻笑,继续自语着:“那些无心无情的人,却还什么都不知道……女人死时候,是他的大婚之日……”

    萧道无奈,摇了摇头,面对一个醉酒之人,自己还能有什么要求。最奇怪的是,自己竟然如此认真地听完了那段醉话……

    篝火边,嫣然回头,诧异地望着那两个格格不入的人,竟然靠在一起。自家那个高傲的公子,竟然就这样沉沉地睡着。

    也许,所有的人不曾注意到,在另一个角落,萧信之喝着闷酒,呆呆地望着清墨,眼底那种不明意味的情愫涌动着。也许,对他来说,喝不醉,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吧……

    一声凄洌的嘶吼,自西方天际响起。

    清墨猛地抬头,眼底的醉意瞬间清醒,一丝欣喜再也藏不住。

    是墨白——扶苏哥哥的苍鹰!

    “怎么了?”萧道感觉到手里一空。

    那个原本醉着的少年,竟然猛地站了起来,好似从未醉过一般。

    清墨凝视着远方的一点,草原多雄鹰,也许会看错。但是墨白的声音,她绝对不会听错。那声嘶吼,绝对出自墨白。既然扶苏哥哥从不立身的苍鹰在附近,那么扶苏哥哥一定在附近!

    “嫣然!”清墨冲着人群唤道。

    “不留下么?”萧道只消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去意。

    “不,我本不属于这里”清墨笑笑,萧道再一次感觉到了笑意中的距离感:“我本不属于这里,所以我该走了……”

    “为什么?”

    凝望着天际,那只孤翔的苍鹰渐渐飞得远了些。清墨淡淡回答:“我找到,我要等的人了!”

    “也罢……”萧道松开,他知道她本就不属于这里:“我找人替你备马……”

    “多谢!”清墨拱手,对着走来的嫣然吩咐道:“嫣然,我们要走了,去收拾一下吧。”

    “是……”虽然不曾玩尽兴,嫣然却不敢违背命令。

    清墨点头,穿过人群,朝着马厩走去。

    “要走了么?”擦身而过的瞬间,信之低低地问道。

    清墨顿住脚步,略带迟疑:好熟悉的嗓音,那种恍若错觉的熟悉。

    回头,对上的又是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容,萧信之低低地垂着头,眼眸低垂着,不带一丝神采,好似刚刚的话并非出自他之口。

    “你……”清墨抬眼,眉宇之间,确实透着熟悉。

    “也罢……”信之猛地苦笑,旋即低头,再度抬眸,又恢复了那种傲然的神色:“不如,我送你……”

    清墨下意识想拒绝,脱口而出的却是:“好……”

    号外:

    下一章,大公子——扶苏,华丽丽地出场!

    撒花-ing

    Ps又ps:公子扶苏,情路崎岖啊……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一个让人心疼的男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