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二十八章】送别

章节字数:2644  更新时间:12-07-24 23: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八章】送别

    夜幕之下,信之一言不发,一味沉默地跟着清墨。

    清墨起初自顾走着,渐渐便觉出怪味来。背后是那种哀怨的眼神,饶是清墨也扛不住,终于忍不住,顿住脚步。奈何的眼神的主人毫不知觉,直撞上清墨,又是一惊:“啊!?”

    “啊?啊什么?”清墨不自觉地皱眉眉头,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让她讨厌不起来。要知道,她素来没什么好脾气,不知为何这一次却对这个冒失鬼起了兴致。

    “没……没什么……”抬头对上清墨不耐烦的眼神,好似失望一般,信之继续低下了头,准备继续默默地向马厩走去。

    清墨素来不是那种喜欢自己挑明话题的人,但对上信之那张比苦瓜还苦的脸后,她不忍心了。

    于是,非常好心地拽住信之,问道:“你我见过么?”

    “啊!你想起来了么?!”清墨的话犹如大赦一般,信之竟兴奋地跳了起来:“你终究还是记得我的!”

    对上信之兴奋的神色,清墨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熟悉罢了……又或者,是你的神情让我有了错觉吧……”清墨说得极为犹豫,如同触及那段记忆里被刻意忽略的空白一般。

    “好吧……你果然是忘记了,彻底地忘了么?”信之再度恢复了面瘫男的本色,一张冷漠的脸消瘦着,显得格外干练。大漠霜狼的名号,也许便是由着这张冷峻面容而来的吧。

    许是因着萧信之的情绪太过真实,连带着清墨也开始动摇了:也许真的是自己忘记了什么?那些被选择性遗忘的往事,也许真实存在着,但绝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人啊,向来是伪善的,习惯性的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忘了,难道不是好事么?”清墨低低地应了一句,神色哀婉,好似那些记忆从未消逝过一般:“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信之猛地抬头,死死拽住清墨的袖子:“你明明都知道对么?”即使是一闪而过,那一丝夹杂着残忍的不甘,他还是尽收眼底。

    清墨仅仅只是片刻迟疑,瞬间眼底闪过一道寒意,甩开衣袖,残忍地说道:“上清院里的那些回忆,早就在那位高贵的小公主一推之下,彻底作古了!”

    “你……你……”信之颤抖着,指着清墨险些说不出话来:“你果然是她……”

    清墨眼底的杀机一闪而过,旋即晦明不清的眼眸遁入黑夜。自从离了那个黄金的牢笼,有多久不曾做过噩梦?那些回忆竟被人生生揭开伤疤,她怎能不怒?只可惜,信之从来都是无辜的……“现在的清墨,便只是清墨,肆意挥洒青春游戏人间的清墨罢了。那些故往,还是不要再提了吧。信之,你做好你的萧家二公子,我便只是清墨罢了……”

    显然,这样的话并非信之所愿,他不甘地再去拽清墨,却硬生生地收住手。

    远远的,嫣然甩着空空的两手,指挥着一行人扛着两只大包冲了过来。

    抗包裹的人是苦不堪言,却默默的忍受着,只因嫣然借着身侧萧道的气焰,狐假虎威着。

    “公子!”嫣然翘着尾巴,邀功道:“一切准备妥当,可以出发了!”

    清墨抿了抿嘴,下颚扫了一圈行李:“哪来这么多东西?”

    “你说这些啊?”嫣然俏皮地眨了眨眼,丝毫未见清墨神色有异:“自然都是萧王殿下送我们的!”

    听了回答,清墨依旧不置可否地呆站着,原本清冷的眼眸里闪着异样的色彩,像在酝酿着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萧道略带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清墨垂下眼眸,神色一敛,神色好似从未变过一般地平静着。

    萧道狐疑地撇了撇两人,若是他们一直靠近着说话并未不妥,可为什么猛地各自退开几步?虽是避嫌,可是无嫌可逼的时候,反而大有问题。然后目光停留在信之身上,自家行事向来磊落,从未躲避过自己的眼神。而今,竟大反常态地低着头,他们之间必然有事瞒着大家。

    萧道神色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信之:“信之,怎么回事?”

    萧信之暗自握紧了拳头,鼓起勇气抬头,正对上萧道的眼眸,瞬间气息就偃了下去。

    “不如我来说吧?”清墨不知何时已然恢复常态,淡漠着一张无暇的面容,神色坦然地回望着萧道:“我与萧二殿下,儿时曾有一面之缘,想不到今日有幸得以再见。萧王殿下,不如给墨与二殿下一个叙旧的机会?”

    摆明了是逐客令,在萧道的地盘上,还敢命令萧道离开,想来也只有这个少年做得出。四周的人,乃至信之都不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萧倒却是意外地好脾气:“好……”说罢,挥挥手,示意大家退开。

    待他们走远,清墨走近神色茫然的信之,幽幽地劝道:“信之,有些事情,过去便是过去了。你不再是滞留宫中的质子,我也不是来历不明的野种,凭你我现今的能力,足以挺直胸膛立于天下间。又何必执着于往昔呢?”

    “对不起,对不起……那次,我明明可以阻止的……”

    “我不怪你了,我不怪你们任何人了,甚至不怪昭阳公主了……”清墨自嘲般地笑了笑,甚至有些后悔,在乍见信之时的失态,那些事情本就不应放在心上啊!“那个时候,她不过是被宠坏的孩子啊!”

    “你真的可以原谅么?”信之难以置信地望着清墨:“她几乎害死你啊!”

    “你也说了,只是几乎么……我现在不是还好好地活着么?甚至,比她、比你们更好……”清墨难道地好脾气,依旧淡漠地笑着。

    “是了……昭阳怕是这辈子,都学不会你的气度了……”

    “倒是你,信之,这里未必适合你,你应该拥有更广阔的天地,去施展你的才华。”

    “萧道对我有救命之恩,又是第一个知遇我的人。除非他死,否则,我便不会背弃他!”

    “好吧……”清墨无奈地摇了摇,这个人的性格还是和从前一样,只认死理。不知变通,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啊!“我不勉强你……”

    萧信之冲着清墨感激地笑了笑,她素来是最通透的。

    清墨想了想,终究还是嘱咐道:“信之,若是你执意留在这里,有句话,你必须放在心上。”

    “你说便是……”

    “你既为义军猛将,而我亦不可能袖手眼见着皇朝衰败,大战在即。总有一天,你我必会战场相见,到时我们勿须顾忌情义,拿出真本事来打一架,这才是好兄弟!”

    “好!”

    清墨嘴角微翘,了然一笑。两人各自伸出手,拍了拍:“走了,愿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各自不同的立场,也许不见便是幸福吧……

    萧道牵着缰绳,目光迎着缓缓走来的清墨:“不用伤怀,若是以后想来,还是可以来的!”

    清墨只是摇头,接过缰绳:“终是我动机不纯,下一次怕不会再这么坦然地作客了……”

    “那也无妨,来日若能在别处相遇,共饮一杯也算是幸事吧!”

    “嗯……”清墨无力地笑了笑。“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你们什么?走了,也许还能帮你们尽一些绵薄之力。”

    萧道回味着清墨诡异的话语,面上依旧温和地笑着:“珍重……”

    清墨再度望了信之一眼,终于咬了咬牙,领着嫣然策马就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远远地丢下一句话,该听懂的人,自会听懂的。

    “弋儿,这些年……你过得可好……”信之终究没有问出口,望着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自语着:“终究是我们对不起你……你可曾恨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