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十三章】请命

章节字数:2836  更新时间:12-08-07 15: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三章】请命

    “想走便走就是了,照着你的性子,若是想走,又有谁能强留呢?那时候,离开清轩殿的时候,你不也是走得义无反顾么?”扶苏说得有些赌气,声调拔高了些。

    “如果真的是义无反顾倒是好了,只可惜……”清墨依旧是淡淡的,神色中却带上了一丝哀叹:“当年的我是不得不走啊。若是当年不跟着师父离开,我早就死在萧后手里了。”

    “我只以为……”扶苏低低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我还以为,你真的怨我道连说一句道别,都不愿意了。”

    “哥哥,别轻看自己啊……”清墨悠悠地望着,摇曳的烛火夹杂在晦明不清的情愫。也许,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不论扶苏哥哥做过什么,却是怎么都恨不起来的。

    “弋儿,不是我不愿自信,而是……”扶苏苦笑了一下,“这些年来,我越来越觉得曾经的不可一世的多么得可笑。”

    “哥哥!”清墨猛地抬头,正对上一双脆弱受伤的眼眸,不由得心底一软:“哥哥,当年的你是那样的意气风发……”

    “是么?这些年,阿房宫越来越不像家了,那些虎视眈眈的弟妹姨娘们恨不得吃了我……”

    “那又如何呢?”清墨神色清明,自带一种豪气:“男儿志在四方,成年后的皇子是不需要宿在宫中的,哥哥何必在意这些?更何况,始帝对你寄予厚望,怎会见得你吃亏呢?”

    “弋儿,离开这么多年,你不知道现在父皇都成了什么样子……”

    “他……他怎么了?”清墨终究不能彻底漠视那个人的消息,言语中渐渐软了下来:“即使一直念着母亲,也不至于……”

    “没用的!”扶苏无力地捂头,略带痛苦地吼道:“那些丹药不但没用治愈父皇的病情,反倒是让父皇更加狂躁和癫狂……”

    清墨微微一怔:离宫这么多年,扶苏哥哥似乎对始帝的眷恋更深了。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硬生生压下情绪,冷淡不禁地应道:“若是补益类的丹药,必不会有所伤。怕是那些不懂事的半吊子妖道,加了些不入流的东西吧。”

    “弋儿!既然你知道怎么回事,可有补救的对策?”扶苏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若是一般的丹药,停一段时间便罢了。可他若是这么多年,一只吃着,怕是中毒已深,渗入五脏肺腑……”弋儿微微皱眉,无奈地总结道:“更何况,我也不知道他们加了些什么。”

    扶苏微微颤了颤,硬生生扣住手,忍住自己微笑的动作。

    清墨淡淡的扫过,佯装不知,一只素手若有若无地扣着白玉酒杯:“若是真想做些什么,不如把药停了,多吃些清淡的食物,修身养性一番,倒是能有些用。”

    扶苏苦笑:“父皇的性子,你不是不知,他认定的事情,又怎么改的了?”

    清墨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了话题:“父皇现在算是把你丢出来历练了?”

    “是直接发配边疆了,好吧……”扶苏无奈地摇了摇头:“想是觉得我厌烦了。”

    “哥哥何必介怀?”清墨笑笑:“统领漠北军务,不是寻常人能做得的。”

    “你又安慰我了……”

    “不是,是事实。”清墨坐直了身子,认真地望着扶苏,问道:“我自来的路上,见到了墨云骑。”

    “墨云骑?”扶苏略微一思忖:“你从永宁过来?”

    “恩……”清墨应了一声:“墨云骑的声势虽不如当年了,但依旧足以完胜叛军。”

    “哦?你就这么肯定赵式会赢?”扶苏怪笑了一下:“也是了,毕竟他是……”

    “他是他,我便是我。”清墨淡淡地打断道:“赵家的事,从来与我无关。”

    “赵式若是得胜,怕是萧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扶苏却不以为意,继续自顾说着:“想来他和你倒是有些渊源的吧?”

    清墨略带一丝不爽地抬眸,认真地看着扶苏:“扶苏哥哥,你知道的,这些事情,我向来是不愿参与的。”

    “弋儿,有时候真羡慕你,可以就这样置身事外。”

    “扶苏哥哥,总有一天,你不会羡慕我。身上流着那样的血,又怎么逃得掉么?”

    扶苏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萧后那边,还是对你不放手么?”

    “恩。”清墨点头:“这次在洛阳,不小心留了踪迹,怕是又要麻烦一段时间了。不过也没什么,等手头的事完了,便回桃源去了。”

    “不准备回去看看么?”扶苏小心地问道:“说不定,父皇也就这么几年了。”

    “回去看看?我怕吓着他的后妃们……”清墨半是笑侃着,却发现始终笑得不够自然:“他是帝王之命,非吾等凡人能看透的,而且,客星尚未入住中庭,他应当是无虞的。”

    “是么……”

    “哥哥何必如此介怀?若是真的想我,倒是可以来桃源做客,桃子密的味道却也是不错的。”

    “好……有时间一定来……”扶苏温和地笑着:“等这里的战事缓和些,我一定去。”

    “这里的战事很紧张么?”清墨微微有些诧异。这一路走来,她所目及的叛军,无不是缺钱少粮,连带着气势都随着陈将军的遇刺,而开始内讧。

    “恩……”扶苏点头:“朝中传来的旨意是,赶尽杀绝。”

    “这样啊……”清墨顿了顿,皱眉道:“叛军的日子,怕是要更难过了。这是谁的主意?”

    “可能是萧后,或者赵高吧?”扶苏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我倒觉得是始帝的意思,杀伐果决是他的性子。”清墨低低地接道:“如果真的是那两个人的主意倒好了。我还想,求哥哥替他们求个情。那些叛军,也着实是不容易的。连年的灾祸,逼着他们离乡背井,硬逼着他们反。”

    “弋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竟然对叛贼起了恻隐之心?!”

    “满目所及,无不皆殇。”清墨低低地吐出八个字。

    扶苏怔了怔,许是知道清墨所言非虚,不再反驳:“不是我不愿帮你。萧后向来是我为眼中钉,一心要扶胡亥上位。”

    “一旦你提议,他便说你与叛军有勾结,顺势夺取你的兵权?”不需要扶苏再说什么,清墨直接把后果说了出来。

    “对不起,弋儿,哥哥现在帮不了你什么了……”

    “没什么。”清墨安慰似地拍了拍扶苏:“原也只是想让你劝劝他,不要添这么多的杀戮。杀罪太重,再这样下去,即使身负帝王之命格,也要扛不住了。一旦客星入住,他必现败象!”

    “怎么会!”扶苏惊道,下意识地扣紧了袖中的玉珏。

    “是真的。”清墨加重了语气:“洛阳的时候,他虽不曾露面。我在楼里遥遥望了一眼,只觉得他的气息不似从前了。我特意用他的八字,让嫣然推算了一卦,结果也不怎么好……”

    “嫣然?你是说那个侍女么?”

    “恩……”清墨点头,顺带着介绍道:“她以前是男儿身,应当是张家的后人,投在李相门下。不过可惜,李斯又不是什么好人,直接利用完了,就被丢掉了。”

    “然后你就收留他了?”

    “恩……”清墨不好意思地笑笑:“大约那天心绪比较好,难得做些好事。”

    “他算卦很准?!”

    “嗯。”清墨点头,她知道扶苏的顾虑:“我问过他师从何人,他不愿说。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我相信我的直觉。他是无害的,至少目前是无害的。”

    “好吧……你自己小心便是。”扶苏无奈点头,自己这个妹妹的性子,自幼便是最像父皇,一旦决定,必是无法变更的。

    “对了,哥哥,你需要嫣然为你推上一挂么?”清墨撇了一眼扶苏的腕子,一道隐约的血痕隐没在暗处,似乎有些不妥。

    “不用……”扶苏笑着摇头:“我从来不愿听这些的,既然无从改变,何必徒增忧虑呢?”

    “可是……”

    “弋儿,可是你看出有什么不妥么?”

    清墨犹豫着要不要点头,虽然说不出什么,但是直觉上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不等清墨回答,扶苏自顾为她解围:“不必说,也不需要说。若真的有事,便是天命罢了……”

    “哥哥!”

    “弋儿,好好休息吧……”扶苏的神色透着一种悲凉:“你是翱翔天际的飞鸟,谁也困不住你,所以别勉强自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