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十四章】别

章节字数:2879  更新时间:12-08-11 0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四章】别

    清墨是嗅着熟悉的墨兰香醒来的,身上盖着一件玄色的毛毯,只是留下物件的人已然不在了。

    “公子!”嫣然略有些冒失地掀开帘子,冲了进来:“快!我们收拾收拾就上路吧!”

    “怎么了?”清墨一敛神色中的慵懒,略带不悦地问道:“如此慌张做什么?”

    “早上那为少将军,遣人来说,不日这里便会布下天罗阵,迎战叛军苏勇。”

    “那又怎么样?”清墨挑眉,一脸不在意。

    “还怎么样?!”嫣然怪叫道:“要打仗了,还不快跑?万一殃及池鱼,岂不是亏大了么?!更何况,天罗阵极为凶残,听说此阵极为凶残,一经发动便敌我不分,皆屠戮干净。”

    “哦?!”清墨挑眉,饶有兴致地望着嫣然:“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阵法很是霸气威武?”

    “那是自然!”嫣然自豪地说道,好似天罗阵便是由她发明的一般。

    “那你是不是很想学?”

    “自然!”

    “既然如此,你先吃个十七八斤田螺再说。”清墨说得认真,嫣然一头雾水。

    “什么?”

    “对了,别忘了,一定记得是田螺,不是海螺哦!”清墨拍着嫣然的肩膀,继续补充道:“如果吃错,那就是白吃了,还会变成白痴哦!”

    “公子,话说这个天罗阵和田螺到底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有关系的!”清墨说得格外笃定:“因为天罗阵是在吃田螺的时候想出来的,而且是在吃了三十斤田螺之后想出来的……”

    “什么?!”

    不顾嫣然一脸震惊,清墨再度爆料:“因为田螺吃多了,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田螺了,但是田螺这个名字明显不够霸气,所以才用了天罗二字。”

    原来是这样……嫣然不由感叹:高人,果然是高人。吃个田螺,都能发明这种霸气的阵法。侧头瞥见清墨嘴角的笑意,瞬间明白过来:这一次,好像又被骗了?

    “公子,你又在消遣我了么?”

    清墨只是笑,却不正面回答:“信与不信在你,又不在我。”

    嫣然认命地挠头,自家公子的想法素来是猜不透的。

    清墨转身,敛了笑意:“走吧……既然他不愿我们在此多留,不如去到个别,早些离开吧。”

    掀开帐帘,一名副将早已侯在帐外,两手托着一只包裹,见到清墨的瞬间,行了大礼:“公子,这是殿下特意吩咐的,请公子收下。”

    清墨侧身,给了嫣然一个眼神,嫣然乖乖上前收下。

    “不知道大殿下现在何处?”

    清墨问得随意,副将回答得却有些迟疑。

    “将军不必多虑,叨扰良久,墨想着也只是与殿下道个别罢了……”

    副将再度行了大礼:“公子恕罪,殿下一早便带着人马去山头布阵,特意嘱咐了小臣在此等候公子,请公子大量。”

    清墨微微一怔,神色瞬间变得清冷起来,淡淡地应道:“既是这样,墨就不打扰了,劳烦将军代为向大殿下告假。”

    “是……”副将微微抖了抖,用了很强的自制力,才不至于在清墨的冷哼之下,跪倒在地。一瞬间,那个少年公子不悦的眼神,带着极大的压迫力,就好似多年前见到陛下那般。那个少年公子,到底是谁??

    转身就走的清墨,自然是不会顾及副将的想法,极度不悦的心情,让她实在窝火。扶苏哥哥,竟然连道别都不敢了么?!

    嫣然见她走得飞快,不由跟上前去问道:“就这样不告而别好么?”

    “有时候说与不说是没区别的。”清墨回答得格外生硬,好似赌气一般地说道:“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没有道别过呢?”

    嫣然终于识相地闭嘴,乖乖地拿着副将递来的包裹,跟着清墨走得飞快。

    马厩边,已有两名侍从,备下马匹候着。

    清墨却毫不领情,一声冷哼:“他想得倒是周到,还真恨不得我走么?!”

    嘴上虽是不悦,动作越格外干净利落,直接抢过缰绳,甩身上马,策马便走。

    于是,再一次苦了嫣然……

    许是清墨气急,又或者走得太匆忙,便错过了某颗大树背后深情的眼眸。

    “殿下,既然不舍,何不……”一侧的亲信,低低地建议道。

    扶苏却笑笑,那种涩化开在笑意中,显得格外憔悴:“弋儿,是天际的翔鹰,困在这里,便只能毁灭。没人能困住他,我也不能!”

    ===&&&===

    此刻,远在东都洛阳的行馆,却正上演着一场闹剧。

    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少妇,此刻正不顾形象地摔着盘子:“放屁!全都是放屁!陛下不会不要我的!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的!”

    底下跪着一众仆从,或是瑟瑟发抖,又或是看着好戏,皆是噤声的状态。

    颤抖着一双纤纤玉手,不顾发髻上松动的步摇,此刻的惜夫人,已经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你们!一定是你们!都不要命了么?竟敢假传圣旨!?”

    “娘娘请息怒……”为首的侍从,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袭仆从的装扮,被他穿得极致华贵:“这真是陛下的主意,若是娘娘不信,大可亲自过目。”

    说着便把明黄色的圣旨举到少妇近前,少妇一把夺过满不在乎地瞥了他一眼。一抓之下,抢到手,她却紧张了。

    “娘娘为什么不看看呢?”侍从嘴角划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垂着的眼眸露出不屑的神色:“难不成,还真是娘娘自己心里有鬼么?!”

    “胡说!”惜夫人失声惊叫着,后退了一步,正撞上朱漆的廊柱。似乎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定了定神,强压着情绪斥责道:“大胆!竟敢对本夫人无礼?”

    “无礼又如何?”侍从冷笑,左手不自觉地按向腰间的佩刀:“只怕,再过几个时辰,夫人便不再是夫人了?”

    “他……他……都知道了么?”惜夫人颤抖着,再度后退着,硬生生地跌坐在软榻之上:“怎么可能?!他又怎么会知道的呢?”

    一众亲信侍从宫女,强压着情绪,低着头忍受着惜夫人的怒气。

    “你们,都是你们不好!一定是你们出卖了我!”

    众人噤声,独留着女子绝望的吼叫声。

    “夫人……”又是那个侍从,一步步走进,凑着惜夫人的发髻,低低地说道:“夫人,可曾听过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么?”

    惜夫人微微怔了怔,抬头呆望着侍从:“你……你……什么意思?”

    侍从笑而不答,继续说道:“还有一句话,倒是某位故人托我带给你的。”

    “什么话?”惜夫人问得颤抖,那个答案已在心中呼之欲出。问出口,只为绝了那个侥幸的念头。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啊!”惜夫人惊叫一声,逃也似地冲着大殿深处跑去。

    “娘娘!”

    “娘娘,当心脚下啊!”

    仅有的两名忠仆不放心地跟了过去,然而仅仅转过一个弯角,两人的气息便消失全无。

    大殿的人再度陷入一种惶恐的气息,他们清楚地听到了两声闷哼,隐隐的,他们似乎可以从寂静的空气中,听到血液流淌的声音。

    那个站着的侍从,低低笑了笑,在享受过集体的惶恐之后,肃然地吩咐道:“大家均为奴仆,我也知大家不易。今日,便留下诸位的性命,望你们好自为之。但凡是问起惜夫人的滞留的缘由,须得小心应答。否则……”他刻意顿了顿,再度说道,“便不是我不想给你们活路,而是你们自己不愿给自己活路了!”

    说罢,扫视了一眼众人,甩手丢掉侍从独有的帽子,一挥衣袖,潇洒地踏出宫门。

    宫门外,一顶素色软轿已然候着。

    一袭黑色的女子,掀开帘子:“都办妥了么?”

    “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男人点了点头,神色中却带着一丝困惑,全无先前的冷漠:“雉儿,我们这样做,到底对么?”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女人不悦地斥责道:“既然萧后已然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兑现诺言何错之有?!”

    “可……可那个人是无辜的啊!”

    “这世上无辜的人多了去了!你难道要一一同情不成?”女人愈发不耐烦地说道:“难不成和弋儿呆久了,你也染上了和她一样的毛病么?生于官宦之家,从不知民间疾苦,满口仁义道德地纸上谈兵。真是讨厌!”

    ps:清墨的往事算是剧透的差不多了~~接下去,改是刘邦童鞋出场了……

    话说清墨的身世也算是深宫秘辛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