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十五章】救命

章节字数:2666  更新时间:12-08-12 0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五章】救命

    自从离了公子扶苏的军营,清墨便显得有些沉闷,总是淡淡地望着某样东西,不出声也不做任何表示。好似在想着什么,却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嫣然是热闹惯了的人,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在往南走了三天之后,那日正坐在茶楼喝茶,一只信鸽打破了这种僵局。不同于普通的信鸽,这只鸽子通体呈墨色,不带一丝杂色,甚至连爪子都是一种漆黑的色泽。

    “公子怎么了?”嫣然小心地问道。

    自从接了那只信鸽的传书之后,清墨的眉头就不曾松开过,拽着那张绢纸不自觉地咬着嘴唇。

    清墨定了定神,微微摇了摇头,半是叹息道:“想不到那个女人下手真狠啊……主母的位置尚未坐稳,就敢活生生地逼死丈夫的小妾,外带扣一坛屎盆子。”

    嫣然不解地挠头:“公子,你在说什么?”

    清墨只是淡笑,就着轻风,将手中的素绢化作灰尘:“没什么,不过是在感叹女人的嫉妒心罢了。真不明白,那些人到底想要什么,就不知道欲望是了无止尽的么?杀了一个,便还会有另一个。死了一个惜夫人,早晚会再有一个别的夫人……”

    “走吧,不如出去逛逛……”清墨自顾站了起来,捋了捋衣袖,对着一头雾水的嫣然召唤道:“随意购置些东西,不然到了空寂山上,你必会无聊。”

    “空寂山?!”终于听得清墨言语中的重点,嫣然兴奋得几乎跳起来:“你要带我去空寂山么?!”

    “自然……”清墨的神色依旧是淡淡地,回答得丝毫不露声色:“原先不就应承过你,去见我师叔么?师叔虽然想来云游不定,但是每逢七月初七,必会与师父相约空寂之山对弈。想来时期已差不多了,我们不如早些上山去碰碰运气。”

    “好啊!璇玑老人名声在外,这一次终于可以看到真人了!”嫣然手舞足蹈地欢呼着。

    清墨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倒不是看不惯嫣然的动作,只是刚刚那一瞬间,她脑海里不自觉地冒出一句话:终于看到活的璇玑老人了。一瞬间,她几乎笑出声来,最后还是被掩了过去。

    “走吧……”清墨顿了顿脚步,等嫣然缓和了下情绪:“再不走,集市都要关门了。”

    “是!公子……”嫣然定了定神,跟着清墨走了出去。

    天色已渐渐有些暗了下去,不出清墨所料,那些小贩们已开始收拾包裹准备回家。

    “想要什么,便自己去买吧……”清墨虽心绪不佳,却难得由着嫣然的性子,直接丢了她一袋碎银。

    没有清墨拘着,嫣然显出了孩子般的心性,好似对什么都有兴趣,恨不得把集市搬回家。清墨淡笑着,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这小镇的集市,虽不及大城的繁华,却独有一份安逸。

    就这样走着,交错的巷道通向不知名的小路,却独独有一条透出特殊的气息。

    普通人一般不会在意这个普通的巷子,清墨却顿住了脚步,微微侧头冲着巷子尽头望了望。像是感觉到了异常,清墨快步跟上嫣然,低低地吩咐道:“我有些乏了,你自己随意逛逛,买些喜欢的物件,自行回客栈吧。”

    嫣然懵懂地点头,丝毫未觉清墨的异常,继续兴奋地做个购物狂。

    与嫣然分散的清墨,再度放缓了脚步,不禁意地打量着四周,缓缓靠向那条巷子。

    借着夜幕,巷子的光线极为微弱,清墨一袭墨色的袍子,正好借着夜色混入其中。

    微微眯了眯眼,清墨适应了巷子里的光线,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果不其然,真的有人。而且,看着背影的身形,应该是熟人。

    一名黑衣的男子,趴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清墨定了定神,丝毫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她不禁皱眉,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夹杂着些许腐败的气息,真有些让人受不了。莫不是死了?

    脑海中第一映像便是如此,旋即被摇头否决。小心地靠近那个人,清墨用脚尖踢了踢,没有听到意料中的呻吟。

    清墨微一皱眉,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马上离开,这一次已然耽搁得太久,若是再惹事端,说不定连空寂山之约,都会错过。更何况,桃花坞中,还有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犬,正等着自己带东西回去。也正是顾忌着这些,才甩开喜欢多管闲事的嫣然,自行先来查看。

    只是略微一迟疑,清墨转身便要走。

    刚踏出一步,一只枯槁但却有力的手,硬生生地扣住了她的脚腕。

    下意识清墨准备提气,飞身踢开那只手,硬生生地被忍了下来。

    那双手的气息,让她有种熟悉感。清墨并不回头,只是僵持着跨出一步的姿势,肃然问道:“是谁?”

    地上那人却不答话,只顾死死地扣住清墨的腕骨,如同溺水之人紧抓着稻草一般。

    清墨冷笑一声:“不答,我便走了……”

    那人不答,清墨便不再问,却也不动,就这样硬生生地僵持着。

    两人相互僵持着,终于还是地上的人,忍不住了:“救……救我……”

    清墨正要反问,却只觉脚上一松,那双手再度跌落在地上,怕是再度失去了神智。

    清墨暗自叹一声,怎么又惹了事非上身?不由得,还是半蹲下身去,从怀里掏出一颗夜明珠,细细查看对方的伤势。那么重的血味,还夹着一些腐味,怕是受伤已久,而且伤口不曾得到处理,已然有些溃烂。

    果不其然,对方身上共有三处大伤,分别为:剑伤在胸口,背上箭伤,腿上是不知的拉伤,似是被围捕野兽的陷阱所伤。另有小伤不计其数,怕是这几日来,被追杀得紧,连伤口都没来得及细致处理,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清墨哀叹一声,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这身袍子,也幸好是墨色的袍子,如果沾了那人身上的血污,不至太过难堪。只是,这身袍子,怕是救了他之后,便只能丢了吧……

    唉!这可是云裳坊,新作的袍子啊!

    叹归叹,人总是要救的。就着那人身上残破的衣带,清墨将就着将人绑在背上,叹一声苦之后,便飞身走上屋檐,借着夜幕从追兵手下遁走。

    论起轻功,清墨倒是极有自信的。因着幼时的记忆,这种逃命的技能,她学得格外地好。

    悄悄踢开窗户,清墨背着捡来的伤患,跃进了订好的房间。

    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嫣然显然不曾尽兴,便没有回来。

    清墨暗自叹了口气,直接把伤者丢到床上,隐隐用帘子挡住床上的情景。随后,便点了灯,召唤小二送上干净的热水。

    钱果然是好东西,原先小二还有些不情愿,在清墨丢过一锭白银之后,小二便乐得屁颠,顿时干活给力了,态度也热情了好多。

    关了门,清墨对着床上的病患,隐隐觉得头痛。一身的伤,真心不知从何收拾起。硬着头皮,取了一柄短剑,直接挑开那些褴褛的破布,凑合着早先留下的半盆水,细细地擦净伤口,顺带敷上上药,暂时做了处理。

    留下那张蓬头污面的脸,清墨就着轮廓,只觉一阵熟悉,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就着湿布,擦去脸上的污迹,微微整理了下发型。

    清墨顿时开始后悔,怎么救了这么个讨厌的人?!

    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她从第一眼开始,便非常讨厌的刘季,刘某人……

    不等她懊悔,房门被猛地推开,抱着一堆盒子的嫣然,正艰难地往屋子里挪。正要向清墨宣告购物心得的她,猛地撇到床上半裸的上病患,吓得几乎摔掉手里的物件。

    然而,正对上清墨的眼眸,那句惊叫硬生生地被吓了回去。

    PS:刘季遇难,焉知非福。

    虽然伤重,但也是清墨对他改观的开始……

    终于出差回来了,恢复日更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