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十六章】改观

章节字数:2740  更新时间:12-08-15 0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六章】改观

    “还不快进来?”清墨冷哼一声,嫣然回过神来,终于在成功吸引爱管闲事的小二哥之前,把门给关上。

    一时间,隔绝了楼下的嘈杂,除却床上伤者无意识地哼哼声,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清墨不说话,自顾处理着刘季的伤口。嫣然则无所适从地站在一侧,许是收了惊吓,又许是不知改做些什么。

    终于,清墨收拾完伤口,指着一盆掺着药味的血水道:“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水倒了,顺便换盆新的过来。”

    嫣然愣愣地从命,路过床脚地时候偷望了一眼,那些伤口经过清墨的处理后,依旧显得格外狰狞,可想而知是多大的伤啊!到底这个人是谁呢?怎么同清墨分开没多久,便捡了这个不知名的伤员回来?难道,这一次的空寂山之行,又要泡汤了?!

    不要啊!嫣然默默地在心里哀嚎,盯着床上的伤员碎碎念:您老千万要快些好起来,真的不想错过,同璇玑老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啊!

    “等等!”嫣然推开门,正要抬腿,清墨却叫住了她:“不必了,先放一边吧。”

    “啊?!”嫣然一头雾水地盯着清墨,不知合适那个原本坐在床边的主子,已经闪到她的身侧,顺带连门都已经戴上。若是在平时,嫣然一定会大呼一声“鬼啊!”,然后瞬间退开八丈远。但此刻,那双清冷的眼眸,直看得她心慌,甚至连惊叫的功能都已经丧失。

    但始作俑者清墨,却毫不在意,自顾关了门锁好,从嫣然手里接过血水盆,直接浇在桌边的一盆花中:“算了,就这样吧。若是带出去,反倒遭人怀疑。”

    嫣然茫然地望着空空的双手,丝毫没有注意到清墨嘴角一闪而过的嘲弄的笑意。那个女人的手段真是越来越不入流了,哪怕贵为皇后,依旧不懂么?在这样普通的旅店里,又怎么会在桌边放置龙舌兰,若是真的龙舌兰,为什么会有一种淡腥味?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分不出,到底是在草木的异味,还是伤口的血腥味?

    算是算得准,只可惜这形似龙舌兰的七步莲,却最是怕水的,一盆浇下去,不死也残,自然没了害人的香味。

    清墨自顾走了回去,嫣然依旧傻站在门口。好在她向来不是小气的人,有些神经大条地凑了上前,在清墨的身侧,一同研究着伤口。

    只见那人一动不动,连原先微弱的呻吟都渐渐听不到,嫣然大着胆子,探了探,似乎连气息都已成了游丝。终于忍不住,弱弱地问道:“公子,他该不会死了吧?”

    清墨猛地抬头,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没有!”

    “那你为什么皱着眉头呢?”嫣然不怕死地反问道。

    清墨心下虽然懊悔,怎么露了心绪,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挑眉凝视着嫣然,为他解惑:“你有听说过一句话么?”

    “什么话?”嫣然继续挠头,自家主子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再这样下每天困惑几次,自己早晚要挠得秃顶。

    清墨微微一顿,嘴角划过一丝调笑“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眼前这只,就是祸害中的祸害啊!”

    “啊!?”嫣然惊叫一声,显然吓得不轻。这世上还有这样的逻辑么?可自家公子不但念念有词,还一副笃定的样子,让她如何不困惑呢?

    “这样么?可师父常说,为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自幼教导我们,要行善事,做好人……”

    “哦?是这样么?”清墨呲之以鼻:“那么请问,你家师父现在何处?你做了那么多年好事,倒是结局如何呢?”

    “我……我……”嫣然答得有些愧疚:“怕事我这些年,不做好事,才落得如此田地吧?”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话确实没有错。可这乱世之中,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清墨似有哀意,一字一句说地格外缓慢:“所以,若是真的做了,不如……”

    不等清墨说完,床上的刘季猛地咳了一声。

    清墨原本准备眯起的眼睛,瞬间恢复了清明,一双素手直接扯过桌上的酒壶,整整一瓶带着诡异香味的药水,就这样被生生灌了下去。

    原本神智不清的刘季,此刻毫无反抗之力,险些被清墨粗暴的动作给呛死。但也许是运气好,清墨灌得再快,刘季却一直不曾被呛到。终于,最后一滴药水,被完全地灌入,清墨左手一旋,食指上翘,掐住鼻子的呼吸,掌心硬是扣住他的嘴,逼着他咽下着这一整壶奇怪的药水。

    终于在确认刘季咽下之后,清墨松了手,由着他兀自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着,想吐却又吐不出。

    终于清墨受不了,皱着眉头,用骨扇敲了敲桌子:“够了没?又不是什么苦药,你一个大男人,用得着这样么?”

    刘季终于松开手,一脸平静地望着清墨,似是觉得有些熟悉,他也索性不再伪装,也不再硬掐着喉头装咳嗽。

    清墨了然地笑笑,冲着嫣然一比手指:“去喊厨房弄些清淡的吃食来。”

    嫣然点头称是,清墨自顾摇着一柄骨扇,待嫣然的脚步声飘远,抬眸望向刘季:“好了,现在你总可以同我说些实话了吧?”

    见对方依旧不说话,清墨叹了气,敲了敲桌子,自怨自艾地叹道:“现在想来,倒还是那个油嘴滑舌的刘某人,比较可爱啊,虽说嘴贱了些,可总比闷葫芦来得可爱。”

    刘季愣了愣,终于哑着嗓子问道:“我……我死了没?”

    清墨正拿着凉好的药走近,一听这话,顿时就哭笑不得了:这个明显是在咒自己,已经同他一起归西了啊。

    于是乎,原本端着药碗的手一抖,眯着一双凤眸道:“当然没死!作为一只祸害,你必须长命啊!”

    刘季再度语塞,好似自从认识这个不知名字的女子以来,他从未在口舌上胜过。

    清墨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单手端着药碗,帮着刘季坐了起来:“先把药喝了。刚刚那一壶清肠水,只能暂时洗掉你肠胃里的毒素,这是治伤的药。还有啊,我先不和你计较,但你也别惹我,少说几句话,又不会死?!好不容易把你救活了,万一被我气死,岂不是坏了我的招牌么?”

    清墨一边喂药,一边碎碎念地嘱咐着。

    于是,本着不要惹对方的方针,刘季只能低头,安心喝药。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个女子故意,这药奇苦无比。

    终于喝完苦药,刘季尚不及砸吧着嘴,就被扔进一枚蜜饯。那味道,似甜非甜,似咸非咸,还带着一丝酸味。

    “便宜你了,本少自己做的小零食,倒是给你用来解药味了。”清墨依旧坐在床边,摇着一柄骨扇子,丝毫未觉他从哪里变出的零食。“别嫌弃这药苦,不苦的药怎么算得上好药呢?”

    似乎是被刺激了自尊心,刘季终于硬着头皮辩解道:“季其实不怕苦……”

    清墨愣神,自觉有些失态:今天怎么话多了许多?

    不过很快,她便换了话题:“话说,你怎么弄得这一身伤?”

    刘季微微皱眉,似乎在思量着如何措辞,才不致泄露机密。

    清墨虽是自顾摇着扇子,望向另一侧,却把那些小动作尽收眼底,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淡淡地加了一句:“若是不方便,也无须对我说,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刘季暗自心惊,一晃神之间,伤口再度崩裂。那股钻心的痛意,一阵阵漫了上来,直疼着冷汗淋漓。清墨自顾思量着什么,丝毫未觉他的异常,等她发现只是,刘季已湿透锦被。

    “你……你这是在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清墨指着刘季正要说教,终究还是没有说下去,直接点了几处大穴,替他止了血:“若是真的痛,嚎个一两声也不丢脸。”

    “可,姑娘说的……”刘季强撑着回答,连带着声音都是颤抖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丢了骨气……”

    清墨哀叹一声,顿时有种奇囧无比的感觉……

    PS:刘季是邦哥,我会说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