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  【第三十七章】琐事

章节字数:2681  更新时间:12-08-19 2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七章】琐事

    清墨微怔,食指顺着包扎好的伤口划过,嘴角微翘,闪过一丝调笑:“那你便憋着好了……”她的动作虽然不重,却不偏不倚地触在了痛处。

    刘季嘴角微颤,声带不自觉地抖着,哆嗦地回答:“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清墨微微顿了顿,便停止了恶趣味:“话说,你这一身是怎么弄的?”

    “一言难尽啊……”刘季略微迟疑了下,似乎在考虑措辞。

    清墨笑笑,体谅地替他找了借口:“难不成,还真被我上次说中,花言巧语过了头,骗了人家小姑娘的一颗芳心,偏偏你又始乱终弃。于是乎……”清墨暧昧似地笑了笑:“女人狠起来,可是比男人恐怖百倍的。”

    “是啊……”刘季顺着清墨的话,说了下去:“特别的女人的嫉妒心,实在狠毒得让人害怕啊!”

    “是么?”清墨微微皱眉,她也不过是顺口一说,怎料对方竟然接着这话说了下去,难道东都行馆那一场祸乱,眼前这个男人也有份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怕是真的和萧后脱不了干系,顺带着赵式的墨云骑出现,攻陷永宁那一片土地,都在计划之中。那么从一开始,张家小公子对始帝的行刺,甚至连李斯都有份参与?!

    一瞬间,她觉得有一张铺天大网被不知名的人丢了下来,紧紧将整个天下的兴衰未来覆了过去。

    “主子,饭来了……”嫣然推门进来,硬生生地打断了清墨的思路。

    清墨轻咳一声,敛了敛自己的情绪,淡淡地指挥嫣然替刘季喂饭:“去,把吃的给他喂了。”

    “嗯。”嫣然点头,端着一碗白粥,外带四样清淡的小菜,走近床上的病患。但旋即,她又无奈的冲着清墨求助:“主子,这……”倒不是真的不习惯替人喂饭,只是眼前这个躺得毫无骨头的人,该从何喂起呢?

    清墨侧头,之瞥见刘季自然躺倒在床上,装着一副伤重得险些要死了的样子,全然不见方才英雄就义般的气概。敲了敲手里的骨扇,冲着刘季的脖子上一比划:“看到这里没有?”

    “嗯?”嫣然迷茫地望着清墨。

    顺手接过餐盘,白玉骨扇衬得素手,煞是好看:“从这里开个口子,直接灌进去,便可以了。”

    “开个口子?”嫣然再度受惊:“主子,这样会死人的吧?”

    “死人?!”清墨怪笑:“怎么会?不是早就对你说过了么?这种妖孽绝对不会早死,而且会活得比你我都久,祸害千年啊!更何况,家师有个祖传的方子,说是可以让人半死不活,能让身残志坚的人,吊着半条命不死。”

    “主子,这方子真的好用么?”嫣然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是……没有试过啦。不过,想来师父的方子是错不了的。若是真的有所顾虑,不如试试就好。”清墨依旧回答得理所当然,外带没心没肺:“捡日不如撞日,正巧活生生的试验品就在面前,不如试试?绝对真实有效,做不得假!”

    刘季见清墨说得认真,丝毫不见调笑之色,吓得立马坐直了身子。许是动作有些猛了,拉动了伤口的痛楚,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主子,你别吓他了……”嫣然好心地劝道。自家主子的恶趣味,她已经领受习惯,想来这个看上很挫的伤患,没少受主子的欺负。这不,疼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清墨冷哼一声:“现在倒是知道叫唤了?原先让你哼哼的时候,装什么英雄和哑巴!?”

    “非也,非也……”刘季见收效微弱,便不再装,依旧哆嗦着,止不过没有先前那么夸张:“刘某不过是觉得,日子过于乏闷,加之公子救了我,所以想找些乐子,逗大家一乐。”

    “是么?”清墨冷笑,示意嫣然先不要喂饭,外带也不要做声:“你仔细听听,有没有听到什么?”

    刘季被清墨弄得一头雾水,侧耳倾听,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声音啊?会不会是你听岔了?”

    “不,再仔细听听。”见刘季还是没有反应,清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凑到刘季的耳畔,低语道:“这丛林里有狼,难道你听不到么?”

    刘季原就是在认真辨析着风声,这一声说得虽轻,可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丝毫未尽,吓得顿时就是一哆嗦,连带着嫣然也吓得魂不守舍,那一夜在草原中被狼群围困,依旧还是一个不好的回忆。

    “狼?”刘季强撑着自己的镇定,可以用及普通的口吻八卦道:“这离关内很近了,又怎么会有狼群呢?”

    “如果真的有呢?”清墨无所谓地笑了笑:“要不?还是老办法,把你丢出去试试,便知道真假了。”

    “若是假的,岂不是白白被丢一次?”

    “假的当然是好事,恭喜你手上苍怜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要是真的呢?”

    “真的也好啊。”清墨笑笑,顺带着从衣袖中扯出一袋瓶瓶罐罐:“如若真的,晚上便能加菜了。这些日子,总是宿在荒上野外,确实该弄只野味换换口味了。”瞥了一眼,刘季险些抽搐的脸,清墨像是忽然想到一般,补充道:“放心好了,既然你出来一份力,我们不会吃独食的,一定会再给你送一份祭品的。烤整狼,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知道你介意么?”

    若是遇到心胸狭隘,又或者心脏功能不强的人,早已败下阵来。就比如嫣然,已经愣愣地端着餐盘站道一侧,不明状况的她也扛不住清墨的言语。但刘季却丝毫不以为意,依旧担淡然地躺着,只是神色再无先前的虚伪懦弱:“那么我是不是,还应当感谢这位小公子,能让刘某在死后,方能尝到再生只是未尝过的美味?”

    清墨脸色微微动了动,强忍着想要掀桌的冲动,这个看上去酸腐的书生,怎么句句皆能把问题给自己顶回来?

    清墨不说话,刘季也不说话,于是乎,两人便这样对峙着。

    “主子,这饭还要喂么?”嫣然估摸着盘子上的粥,快要凉成水了,终于忍不住问道。

    “当然要啦!”刘季顿时恢复了笑意,如沐春风般地望着嫣然,一双媚眼眨地几乎要让人心动。

    嫣然素来最听清墨的话,饶是刘季好说歹说,都不予理会。直拿着一双眼眸,关注着清墨细微的动作:“主子,你看?”

    “喂!自然是要喂的!”清墨回过神来:“不过……这从哪里喂,你倒是可以自己决定!”

    刘季心里猛地就是一个疙瘩,强撑着坐直了身子,从嫣然手里接过盘子,客气道:“我自己来便可以了。”

    清墨只是笑,用眼神示意嫣然,让他自己来便可。他刘季又是什么身份,仅仅凭着逐鹿人选的身份,又怎么能让他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仅仅只是饮半碗粥,刘季便将碗筷放回了餐盘中。

    清墨冲着大门侧头示意,嫣然立时便会意,收拾着餐盘出去。

    依旧等着嫣然的脚步声消失,清墨敲着骨扇子,眯着眼睛望向刘季:“吃饱了吧?”

    刘季被她那种看猎物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点头:“饱了。”

    “那你要不要喝水呢?”清墨指了指桌上的清茶。

    刘季选择了摇头:“不渴。”

    “那你伤口还疼不?”清墨笑得灿烂,却无一丝温度。

    刘季依旧选择了摇头,坚定地回答:“不痛。”

    若是给申诉的机会,他一定会说:事实上是,他其实不但没吃吧,还很渴,外带伤口也非常痛。这绝对是屈于淫威之下的妥协!

    清墨自动无视他的腹诽,嘴角微翘,笑问:“长夜漫漫,夜静难眠。古有圣人秉烛,促膝而谈,你我虽非圣贤,但若是无聊,效仿一二也是可以的。既然你一切安好,不如来说说你的琐事吧?”

    PS:这一卷终于快完了,架子太大总是不太好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