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第一章】冬雪

章节字数:2756  更新时间:12-09-05 0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章】冬雪

    “不要!”

    终于叫出了声响,软榻上的女子猛地睁开眼睛,那双素来淡漠的眼眸中,竟难得地带上了惶恐。似乎是倦得极了,浑身依旧像是被禁锢一般,软麻无力着,那些溃散的力量,正艰难地回到身体里。

    良久,清墨终于强撑着坐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烫的额头,暗自敛了敛衣袖掩去手心的冷汗。

    这到底是怎么了?自从离了那座阴冷的宫廷,自己多久不曾梦魇过了?难道是真的累过了头?又或者……是新的启示么?梦境中,那个寸步不离的身影到底是谁?那种诡异的熟悉与逃避似的恐惧,为何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像是一张巨大的织网,正在不知名地地方缓缓落下,然后一点点地收紧,把自己困在中间。然后……那个人,冷笑着,抽紧了整个空间,冷眼看着自己,做困兽之斗……

    下意识地,清墨打了个一个冷战,顺手取过榻边几案上的茶盏,一口清茶饮了下去。顿时突跳的心绪平和了些许,只是睡意已然全无。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门被推开了,一袭翠衣的少女,端着一盏浓汤走了进来,略略有些担忧地望着清墨:“主子,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没什么,只是忽地不想睡了。”清墨顺手拿过一只暖炉,温着有些凉意的手心:“翠浓,这是什么时辰了?”

    翠浓微微顿了顿,不安地回答道:“刚过晌午……”自家主子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原是嘱咐着晚间时分叫醒她的,却怎得睡了半刻都不到便醒了?

    “是么?”清墨揉着有些发痛的额头,喃喃自语道:“怎么,我觉得倒是过了一天之久?”

    许是觉得有些闷了,清墨披着一件斗篷站了起来。

    推开木质的窗,冷冽的寒气直冲进来,却带来一丝清新。

    望向天际,白得有些苍凉,一丝丝凉意直冲上来。山坳之中,凋零的落叶衬着红枫的身姿,依旧展现着世外桃源的景致。秋末的肃杀,让千山的飞鸟声更添了一份凄凉。

    “这第一场雪,怕是要近了……”

    像是为了印证清墨的话,话音未落,雪便飘了下来……

    软软的雪绒,覆在院子里一束束红梅之上,带外那一弯碧绿的池水,也渐渐被淹没在雪里。

    “这便是今冬,第一场大雪么?”清墨下意识地伸出手去,用那种彻骨的凉意,证实着当下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刚刚的那些犹豫恐惧,都是梦魇般的错觉。

    “主子,这瑞雪兆丰年啊!想来,明年又是一个福禄之年了!”翠浓似乎也感受了那种绝望,硬生生地将声音调出喜悦的氛围:“对了!再过片刻,莲笙便能赶回来了!”

    “是么?”清墨悠悠地收回了手,眼底带着一丝不明意味地笑意。

    “当然啦!”人未至,话先到。

    不及她们反应过来,门已然被推开,一身艳红的身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一听说主子回来了,我快马加鞭干了几千里路,便飞奔回来了!”

    一袭红衣的少女摘下头蓬,拍了拍身上的雪,不顾一切地向清墨扑了过去:“主子,你总算回来了!”

    清墨只是笑笑,却不曾避开,硬生生地接住了那个拥抱:“怎么?想我了?”

    “主子,你这是哪的话啊?”莲笙后退了几步,讪讪地笑了笑,补行了一个大礼:“主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么?”

    清墨只是耸了耸肩,顺手拿了一盏清茶,再度靠到了软榻上,冲着莲笙笑笑:“在你拆了这里之前,我又怎么舍得回来呢?”

    莲笙瞬间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讪笑道:“嘿嘿……主子,果然英明。”

    “唉,你还真想拆了这里啊?若是真把这里拆了,我与翠浓便要无家可归了。也怨不得,翠浓要把你打发出去办事了。”

    “主子,你不是不知道啊,那叫什么事啊!那漠河的天气,那个叫干燥,风吹得我脸皮都要破了!”莲笙在自己的脸上比划着,冲着清墨抱怨。

    翠浓依旧温顺地站在一侧,无论开口与否,依旧是学着清墨的样子,淡淡的:“你那厚得足以做城墙的脸皮,能吹得破么?”

    “瞎说!人家明明是吹弹可破的,好么!”莲笙不满地撅着嘴,决心不理翠浓的挖苦,继续冲着清墨撒娇:“还有啊,一路的伙食,除了干粮,还是干粮,连口酒都没有!嘴巴里,真心的淡得,要出鸟了!”

    “喝酒误事,早说了让你早去早回。”翠浓已然淡漠以对,温和地回答道:“又不是不知道,凭你的酒量,若是在外面喝醉,什么事情都被人哄得出来了!”

    莲笙哭丧着脸,还要再说,清墨开了口:“莲,乖乖的,听话!翠也是为了你好,这些事情你以后总是要接手的,现在不历练历练,将来如何独挡一面?”

    “可……可,我只想陪在主子身边啊!”

    清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这个莲笙粘人,她半是无奈,又半是欣慰。她们二人本是孤女,遇到她们时候,清墨还是初次游历江湖,那时的她还不曾如现在这般温和,年少气盛一时间不爽官家子弟欺负幼女,便出手见义勇为,结果害得两个小姑娘无处容身,便只能顺手带了回来。

    现在想来,已十余年过去了,自己依旧时不时地会离开,翠浓与莲笙已能将整座闲墨庄子打理得井井有条。

    见清墨不说话,莲笙便嘟囔着继续撒娇:“主子,不如下次再出远门,带着莲一起去吧!莲保证听话,绝不会惹事!”

    “你不惹事?”清墨挑了挑眉,笑道:“翠,话说最近我们庄子里的母猪会爬树了么?”

    翠浓虽是不解,却还是老实地摇了摇头。

    “这不就结了,既然母猪还不会爬树,这事便作罢吧……”清墨潇洒地挥了挥手,示意莲笙不必再说。

    “主子,你绝对是故意的!”

    “怎么?还敢听顶嘴?”清墨笑笑,身影一晃,一柄骨扇便敲了上去。

    莲笙下意识地想躲,不想,骨扇却自顾偏了方向,直挑在下颚上。

    清墨一脸调笑的意味,竟与往日的淡漠的不通,露出一丝痞气:“美人,如此美景当前,不如与本少同游,一来落雪红梅难得珍贵,二来红梅傲骨正当时!”

    莲笙愣愣地望着清墨,那一瞬间她便被那丝笑意勾了魂魄,傻傻地望着清墨,痴笑着:“好……好……”

    翠浓无奈地摇了摇头,强忍着笑意,自家主子人前虽是一副淡漠的样子,骨子里爱玩的性子却是一点都没变。这不,又拿着莲笙开刀了。也难怪莲笙会痴迷,第一次她见到主子的笑,也足足愣了半个时辰,才回过神来。

    倾国倾城这一次,她原来是不信的,自那日见到了主子的笑意,便从此对神魂颠倒这个词,有了深刻的体会。一笑足以倾城,更何况,那一双看透过往与未来的眸子……

    正当翠浓愣神,清墨已拽着莲笙来到了屋外的栈道上。

    雪已然盖满了屋外的道路,梅枝也略微弯了下来。落雪带来的水汽,夹杂着梅的沁香阵阵袭来,莲笙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主子,你来闻闻,好舒服的味道啊。”

    “喜欢么?”清墨笑笑,挽着莲笙的手,朝着一束梅花走去:“若是喜欢,便摘了与你,取个白瓷的花瓶,放在屋子里养着,便能香整个冬季。”

    “真的么?!”

    “那是自然……”清墨笑笑,朝着跟上来的翠浓吩咐道:“等等让他们多备几个瓶子,屋子里都放些吧。许久没人呆了,整个屋子空落落的,人气未免太弱了。”

    翠浓点头,称是:“等等便嘱人去办,屋外寒气太重,主子前日里动了真气,还是早些回房歇着,免得染了病气。”

    “无妨……”清墨摆了摆手:“也不急于这片刻,待我为笙歌撷一束红梅。”

    一双素手尚未离开花枝,清墨却收了笑意:“今日,怕是没了折梅之趣了,改日吧……”

    “主子,怎的忽然没了兴致?”

    清墨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用丝绢擦了擦手:“有客来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