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  【第三章】请命

章节字数:2961  更新时间:12-09-09 0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章】请命

    “居士可是觉得我们诚意不够?”范增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清墨回答得太突兀,拒绝得也太直白,饶是范增这种经验老到的说客,也有些反应不及。

    在愣了片刻之后,才定住了心绪,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也确实,居士是山外高人,又怎的与寻常人士可比。我们空口说着白话,也是无用,不如请居士借一步。”

    “借一步倒是不必了,有话便在这里说就好了。”清墨只是笑笑,大冬天地依旧摇着一柄骨扇,悠闲地劝道:“外面风寒交加的,几位从雪里来,想是冻着了吧?再出去奔波一番,不如便在这里歇息一下,饮些姜茶暖暖身子,再说吧?”

    清墨四两拨千斤,简简单单地带过了话题。只是范增又如何听不出来,却也无法推却好意,便只能浅浅地品了一口。

    待要继续说话,不想清墨却先开了口:“今年冬季的第一场雪,来得如此突然,倒是丝毫不曾有过准备。”

    “世事变幻,向来如此多端。”范增顺着清墨说了下去,却也指出她的刻意推诿:“只是,居士为何不愿停我一言,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清墨略微笑了笑,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意,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望着范增等他说下去。

    “居士,请你给我一炷香的时间,我有信心说服你!”

    “哦?”带着些许自嘲的意味,清墨终于收起了骨扇:“如此自信么?连我自己都不信的事情,你怎么能如此自信?莫不是,真的被冻傻了么?”

    屡次被推脱,甚至言语中还带着些许嘲弄,范增却依旧涵养极好地望着清墨,自顾说了下去:“傻与不傻,值得与否,我心理自然是清楚的,只是希望居士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是么?”神色不曾变过,但显然如霜的神色松动了些。

    “自然。”范增点头。

    即便清墨一直避讳着他的神色,范增依旧诚恳地望着她,继续劝道:“增游历江湖已久,说句冒犯的话,还算是比居士虚活了几年,见过的少年人也不少了。惯来,如居士一般的少年,都希望能建立一份属于自己的功名或是事业。而今,时逢乱世,又遇民主赏识,对居士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大好的契机?”

    “功名?利禄?”清墨低低地重复道,不由得又笑:“若是先生以为,这些东西足以打动我,未免太小看墨了。因为……这些东西,我从未放在眼里过!”

    深吸一口去,范增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眼前的女子难缠至极,算得上是自他出师以来最难磨的人了。看上去,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也好像什么都不想要,这样的人便是最难把控与收服的。只是,为了羽儿,他必须说服她!

    暗自下了决心,范增又一作揖:“居士,先不用急着回答我,不若先来看看我家主子的诚意?”

    清墨不置可否,却也不作拒绝。

    见她并不抗拒,范增朝着两名侍从挥了挥手。

    得令之后,两民侍从将背上的包裹取了下来。揭开暗色的幕布,是两只紫荆楠木的匣子。一只纹龙翔于九天,另一只为翔于九天、百鸟来朝的火凤。

    清墨眼底闪过一丝惊异,却隐隐地压了下去,依旧一副淡淡的样子。

    “居士请看这里……”示意侍从打开匣子,将宝贝展示出来:“居士请看这里,这便是产于南疆忘川湖底的芝草,是最难得的炼药物,而这一株呢,便是产于长白之上的千年九叶血莲!而这两只匣子,便是最好的炼药器及储物皿。”

    “还真是不看不知道。原以为,不过只是些小打小闹的礼品,谁想贵上一出手,便是如此大的手笔,墨真是大开眼界啊……”

    看着清墨微怔的眼眸,范增心里暗自轻了一些,便继续说道:“听闻居士也对修道练丹颇感兴趣,我家少主特命异士寻来这两份宝物,特地赠予居士,还望居士笑纳。”

    “好……确实是好东西……”清墨点了点头,却立时便示了遗憾:“俗话说的好,无功不受禄,墨既对先生来说毫无价值,又毫无建树,又如何能拿得这两份宝物?”

    似乎是听出清墨的遗憾,范增原本失落的心情被再度调动起来,继续进行游说:“若是居士真的有意,不如应了增之所求,便一切皆有可能。”

    “你错了……”清墨笑了笑,从台上走了下来,正对着范增的笑脸说道:“本不是自己的东西,我绝不会想着去抢。有些事情是羡慕不来的,也是羡慕了但做不来的。”

    范增暗自握紧了权杖,他实在有些词穷了,该说的话都说了,该用的方法也几乎都用了个,可奈何别人就是偏偏毫无兴趣。但是,他却不能就这样回去复命,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先生,其实你不必勉强自己。”清墨幽幽地叹了一声,止住了范增的絮叨:“先生可知道,你一身傲骨,实在不适宜做这种谄媚的事。这些个狗血的事,想来我等这种俗人做的。”

    “居士何故自谦,在增的眼里,居士绝不会只是一个俗人。”

    清墨笑笑,温着一杯清茶,继续自嘲:“可偏偏我就是个俗人,好吃懒做,也难得理会一些旁的事情。”

    “这又怎的能算旁的事情?”范增有些急了,逼问道:“毕竟你我都是这世上的臣民,为什么非要拒人于天理之外呢?”

    “我并不是要拒绝你,而是……”清墨笑笑,却说得更加直白:“我不在乎金银财帛,更不在乎功名利禄,只是这天下事确实是与我无关!”

    “难不成,真的要我跪下来求你么?”范增无奈,也说起来赌气的话,顺带着几乎想要跪求襄助。

    “够了,先生!请不要这样了!”清墨匆匆扶起范增,顺带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无奈只能示弱:“先生,并非是你们做得不够好,而墨有难言之隐。今日,但凡是任何一个人,都会被你们的诚意所感动,只是墨实在无法应允你们。”

    范增愣了愣,在清墨示意之下,掐指一算,也震得后退了几步。

    清墨再次笑了笑,便要走:“先生是当世高人,既然算得出一些东西,又何苦要强人所难呢?”

    “倒是范某失礼了……”范增行礼告罪,准备带着侍从与礼物离开。

    脑海里,猛地有一个想法瞬间闪过,清墨却含住了范增:“先生留步!”

    范增猛地顿住脚步,似乎是觉得听到了希望,双眸含着泪光回望清墨:“若是居士愿意,随时可以收下这两份礼物。”

    “不……不是的。”清墨摇了摇头,略带愧疚地望着范增,她本意上实在不愿伤一个老人家的心,不想给了希望,又直接把希望拿走。

    可有些话,她还是不得不说。

    “既然羽当我是朋友,墨也不能眼看着不做些什么。”

    “居士的意思是……?”范增不解地问道。

    “作为朋友,墨有几句话想劝他,还望范老能带到。”

    “请说……”

    清墨顿了顿,有些艰难地说道:“那日,你们做的六朝遗民的宣讲,我也去看了,很成功。但是此刻,万不能自己高举大旗。对我们来说,什么时候再祭出战旗,或者从什么时候开始自立为王,都需要做一个详细的计划,不能仅仅凭着一时的冲动,与一时的时局效益而做出冲动的选择。”

    “可如果迟了,岂不是失了先机么?”侍从忍不住插嘴问道。

    清墨冷笑:“此刻高举义军大旗,岂非摆明了宣扬自己是叛贼?近年来,虽然暴政,但那个人还活着,毕竟威信还在,找局势虽乱,却不至于崩盘。至于百姓们,更乐得生活平稳,只要能勉强活着混口饭吃,才不会理你们六朝不六朝的。你们与那些只想着温饱的人,谈民族大义,他们懂个屁。”

    说罢,清墨瞥了眼一脸迷茫的三人,继续吐槽道:“若是不信,你们大可试试,那些割据的军阀势力正愁着没事做,你们倒好,直接送了他们一个借口,可以一锅子端走清炖了。

    “好吧……”

    “那应该以谁的名义呢?”

    “那日,我记得是有个叫楚草贱的?”

    “是有这么个人……”范增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印象。

    身侧的侍从补充道:“听说他还经常自称是楚地的嫡系继承人,这样的人合适么?”

    清墨点头:“看着唯唯诺诺的,眼神却闪烁无常,这人野心不小,却胆子极小,外带鼠目寸光。虽行军打仗用不上,让他做事更是不靠谱,却是一个值得利用的好傀儡。直接替他改了名字,编个封号,比如楚怀王什么的,推他上位便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