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书漫卷。  64. 边关之行

章节字数:6745  更新时间:12-09-19 1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达成共识后的两人便如那日相处的模式一般相处起来。某个男人对突然有了这么个身份的女人还是有点不太习惯,或者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他后来才知道的吧。可他心里,怎么有那么些的不太舒服呢?此刻,他被分配了一个任务——带小孩。

    “莫爹爹,难道这样不好吗?”某个小少爷眨了眨眼睛,在某个男人怀里欢呼着蹦上跳下,表示自己的兴奋。而又是爹又被当作娘亲的某位奶爸级别秀才,可着劲儿心里喊苦了,他怎么这么‘幸运’地遇上这么个精灵古怪的孩子啊,这到底是代表他很好还是不好……

    “小鬼,我有名字的。”他已经十分无力了,对小鬼的称呼的纠正这项伟大事业也总是事不半功不倍的样子,索性,他换了种‘教育孩子’的模式,再也不和这小鬼将大道理或者说情之类的了,反正,一听到小鬼喊爹爹,他就一定要重复一下他的立场。这样也算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方法吧,他不用每天时不时遭这小鬼高兴的时候恶作剧怎么说都不听,而可以通过每天说上这么几次让这小鬼最后直接给潜移默化成他想要的效果。

    这样,不是更好嘛。

    “莫爹爹,我知道你有名字的,不然我干嘛叫你莫爹爹嘛。”想整他啊,这个男人也不想想他都多大年纪了。在他们那里,他都千岁了,比这个男人的年龄数字大到哪儿去了,还能被这个男人给糊弄过去了,那他就不要活了。

    “小鬼,我——”好吧,其实他脾气一点都不好,特别是在这个小鬼面前,会时常容易暴走的倾向,只不过,这种情形一直都是容易而不是事实而已。他可是个读书人,好歹也是懂得童言无忌的人吧,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的话,别人不笑话他才怪呢。

    “莫爹爹,我问你个问题,一个关于男人的问题,你一定要很诚实地告诉我!”太过高兴就容易得意忘形,这是每个孩子的天性,当然,鲁修尔现在也只是个孩子,这些都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事实了,所以,一点都不需要惊讶的。

    反而,被惊讶的一方却是莫忘言。好吧,他承认他有点见得世面少的感觉,因为再怎么样早熟的孩子,也不至于这种还抱在手里,就算走路也是东倒西歪的孩子就早熟成这样了吧?这种恐怖的早熟真是让人毛骨悚然,不会是中邪了吧?虽然读书人不该信神弄鬼,可这事儿也太荒唐了。当然,他不理解的是他口中所谓的孩子和心里脑子里判断过的这个孩子与同龄孩子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

    “小鬼,你在说什么呢?”这下,就轮到他因为太过于惊讶而不相信就提出了问题了。

    “啊?噢……莫爹爹,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而已。”好吧,他已经超越了年龄的界限,会使用词语和连词这种语法关系了。这种事儿在这里确实是又那么点惊世骇俗,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小孩子的年龄阶段已经离他很远了,他都忘记的差不多了。而且吧……就算是幼年时,他所进行的也只是修炼和扮大哥哥照顾鲁尔了,根本不知道这里的小孩子是什么样的嘛。连个参照的样本都没有。

    “什么问题?”也罢,反正他早已经见识了这个孩子十分‘不平凡’的一面了,这下再见识一面也不算是太过惊诧了,尽管心底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声音叫嚣着说不是这样的,也被他强行给压下去了。只不过,要防止这小鬼总是恶作剧整他,所以,防小鬼之心不可无。

    “莫爹爹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子啊?”好吧,他是想借此机会体验一下那些曾经追求过他的女人的心情。修炼到了八级量术师的人,竟然连喜欢这种感觉都不太明白,知道的就只是那些女人曾经疯狂地追求过他,而让他从此以后远离女人的感觉。只不过,为何对锦毓不反感,反而有那么丝想要亲近的感情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小鬼,这种话是谁教你的?”这话也太露骨了吧,而且,他就说要防着这小鬼整他,就是对的。这小鬼也太早熟了吧,这早熟的不是一丁点儿能满足的啊,这简直是早熟的过多过多过太多了吧?这还是个孩子么……就像个已经成年的人了……

    “没有谁教我啊,就是以前被人喜欢过的时候,然后我不太懂嘛,就问了。”其实鲁修尔,想要表达的是曾经在无界的时候被女人追逐,以致于那些日子他总是到哪儿都能看见那些女人。可这话,在莫忘言听来,就是另一番趣味了。他觉得这孩子一定是被谁给带坏了,有人喜欢这么小的孩子是很正常的好吧,怎么能够那么理解呢?这孩子虽然调皮,可是他也算是喜欢他的啊,难道还能理解成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

    “小鬼,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下,可弄得莫忘言是怎么改变教育方式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结局了。这孩子这种早熟的方法也实在是惊世骇俗了,他都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这么个孩子,他可不认为是这个孩子的母亲——锦毓姑娘的杰作。

    “莫爹爹,你的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奇怪耶。”有点想揍人又有那么点无力的样子,可是,他又没说错什么话得罪莫爹爹吧,而且就算是恶作剧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吧,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他好好奇这种模样,人类就是这样千变万化的。鲁修尔这样想,就忽略了其实他也是这样对待鲁尔的,他也是个千变万化的男人。

    他该说什么,这一刻莫忘言终于体会到了真正的无力感是什么了。这种无力感可真是让他无力啊,连怎么回答都不知道了。这小鬼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不仅恶作剧整他,还总是弄得他这样无语,现在,他直接无力了。

    “莫忘言,你和修尔在说什么。”简心从车外探头进来,便瞧见二人两两相望的甚是怪异的表情。刚刚在车外时她确实听见了两人之间的对话,只不过,这事儿只是她才能懂了,莫忘言毕竟不知道修尔是个成年的男子,只不过变换了身形成了这般的,这种的情形,让她想起了金庸老师笔下的那些武术有些修为的人所练的这种名叫‘缩骨功’的怪异功夫。在她看来在,再好的功夫,都比不过生命或不长来得更加有威慑力。

    所以,她虽然也曾看过金庸老师笔下的那些人物之间的故事,可是说到热衷这种话题的话,她其实并不太喜欢武侠的世界。所以,对于这个世界将要大动干戈的事实,而发起人还是她们四个来自异世界的姑娘,她并没有太大的期待。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无论是怎样改变,最终对她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即便前世她是素仙,她的任务和职责是要保护这个世界,但那都是前一世的事了。请原谅她,投胎之后不记得从前。

    只不过,再怎么样,她现在不是也在做着她并不太热衷的事啊。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这种是事实的事情,总是那么让人感觉到讽刺和有力。既然无法改变,只能接受和任其发展了吧,这个世界里,她也不算什么而已。

    “夫人,这——”这叫他如何启齿的事啊,刚刚那种怪异的对话氛围他可是一直都记得清楚的,那么,这下这种情况可就真的是让人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了。虽说他是个男人,可在一个女子面前提起那种事情,毕竟还是有些冒犯别人的吧,何况锦毓已经不是姑娘了,都是有孩子的母亲了。

    “娘亲——莫爹爹他不回答我问题……”见到简心的鲁修尔就像见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般,立刻就扑了上去,本来只是探进脑袋的简心,为了能更加和两人说话靠近一点,半个身子已经以极其怪异的姿势陷进了车内了,所以鲁修尔这样一扑的结果就是——

    “鲁修尔,你个死小鬼!压得老娘的腰都要断了。”这话带来的额冲击力绝对是足够震撼在这个环境里的三个人的:驾车的车夫、车内的莫忘言和鲁修尔。但是,对于简心来说,这种事却并不算过分,虽然前世她基本上没怎么发过‘火’,但到了这里来了以后也不知为何就习惯了多了从前所没有的东西了。

    “娘亲……你好凶噢,修尔怕怕……”鲁修尔也从来不知道简心还有这样一面呀,这简直是太精彩了。别怪他有受虐倾向。在无界里,女人对他可都是喜欢的当个什么样的宝贝似的,可从来没有女人会这样对待他的。所以,对于简心突然这样他并没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有趣。

    而莫忘言的反映直接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这种场面似乎从来没见过,一般女子都是言行有礼的。好吧,简心这样也并不算是无礼的行为,可这种‘明目张胆’地‘生气’的女子到是很少见啊,而且,他从生下来到现在,也只是现在菜看见这么一种情形。
    “夫人,已经到了落日城了,还有一日日程便可到边关。”车帘外的一匹白马上,坐着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男子。男子一手拿着短剑一手抓着座下白马的缰绳。莫忘言正要说话时,却听见这个男人的声音,而后,简心才回道:

    “若是不操之过急,还请公子让我三人在这日落城歇息一晚。”这赶了一两天的路了,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么一个稍微大点儿的有地儿歇息的城池,若是再不歇息一下,她可就要散架了。虽说她医术读书好,可也不能这样没日没夜地赶路吧?就算是赶路人,也没这样的,而且还有莫忘言这个男人陪同着呢,虽然是在马车里度过这两日,她也看得出这男人现在很累了,还要替她带‘孩子’,这工作可就不轻了。

    “既如此,那便去城中的客栈歇息一晚吧。”隔了好半会儿,车帘外的男人的声音才再次传了进来。此时的简心已经完全进了车内了,由于车子有些狭小,一开始并不知是三人同行的男人只为这对母子选择了大小合适的马车,可上路时才发现还有一个被他挟持过的秀才,只是,他并未要求秀才也一道。那么——

    可是夫人的主意?那时,他将眼光投向了正踩着小木凳要上马车的女人,后者点了点头,他便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能够过问的。只不过,这车委实有些小了,他想换时,却被女子拒绝了,明显人家是不想讨麻烦,他也就乐得随了主角了。

    这下,可就苦了莫忘言了。这空间本来就不太大,虽说容得下的就两个大人,但是真当两个大人进来时,这个能空出来的地方也就只够鲁修尔待着的大小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可真的是在同一片‘屋檐’下,呼吸同样的空气了。好吧,锦毓夫人的身形确实不算很大,起码不能和他这个男人的身形相比,也不算大吧。就是他总觉得和人家这样处在一室之内,却是不舒服的,这感觉就从一开始锦毓探头进来时就有了。

    “莫忘言,你今天怎了?”怎么坐立难安的样子,只不过,这话没出口而已。毕竟,这样说人家一个大男人总是不好的吧。好歹都是读书人,要是说出来伤了别人的心那可就罪过了,虽然她认为并不会,只是,到底这个时代不同于她的时代了。

    “在下没事,夫人不必担心。”那种事情怎么能说出口,不然还以为他在嫌弃别人似地,这怎么可以,锦毓姑娘,好吧,他还是不想叫锦毓夫人,既然是在自己心底,他想自由一点,这样才不会觉得不舒服。锦毓姑娘救了他两次,他怎么可以对人家有任何不规矩的想法呢?

    “那好吧。”简心说完,便就着自己身体靠着的座位旁随意敲了敲马车的内壁,外边便立刻有人回应:

    “夫人有何吩咐?”说话的人声音待着丝丝低沉的嗓音。此人正是为车内三人赶车的马夫,是外面那个男人的门下的一个弟子。她自然知道这么好的马夫是什么时候找到的,想必那个男人出去那会儿就是去了一趟进门在天子城的分点吧。金门势力庞大是众所周知的,整个北朝的城池遍布他们进门的分点,在天子城这个重要的城市里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的马车和马夫也就不需要在去购买,直接从内部计算就好了。

    “问问你主子,还有多久才到客栈?”这个问题是她现在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另外的问题,自然不能在此提出,得她亲自问那个男人才行,希望到时候,那个男人能有这个觉悟告诉她某些事情的真相。真的以为她是女人,就很好骗?那她这个第一夫人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吧,而且,还敢威胁她了,若不是她此刻感兴趣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她才没那么多闲心去过问。就算他金门门主今晚死了,也与她无关。

    “夫人不必担心,马车已经进入城中,不消片刻就能到达,还请夫人稍微等等。”外面再次传来这个低沉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耳熟,却是让她想不起是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索性,她也不是个太会纠缠的人,也就并未多想。便好声好气地答道:

    “如此便好。”而外面那人也未再说话,马车里立刻便安静下来。

    由于是进了城中,自然马车不能太快,驾车的人头顶着黑色的纱帽,手中握着的马鞭,但驾车的动作看起来并不怎么严肃,反而透出那么一股子的闲散。马车的旁边行的是骑着白马的月白长衫的男子,男子的四周已经有不少的姑娘向他投去示好的目光。长着一张不错的脸蛋儿,加上对姑娘们的示好并不拒绝也不接受的态度,更加令姑娘们青睐于他。甚至有大胆的姑娘,直接将手中拿着的花束扔向了他,以示倾慕之情。

    马车停在了街道的中央路段,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书写着‘金碧辉煌’四个闪着金光的大字的牌匾。

    见门口似乎有人停下,里面立刻便有肩膀处搭着一条白色的抹布的小二机灵地迎了过来,一边替准备下车而已经站在马车上的一个女子端来小木凳,而后便立在一旁恭敬地等候。待所有人都准备好时,他才上前做出欢迎的姿势请几位客人进内。

    “几位客官需要点什么?”这金碧辉煌的掌柜却不是问是打尖儿还是住店,而是直接问客人需要什么帮助。这倒是引得本来就对这个客栈好奇的简心来了点兴趣,仔细瞧着这内里的装扮,并非像一般的客栈那般二层楼的简单装潢,而是精心地装点下来,上二楼的木梯的扶手都是经过雕琢而留下的各式吉祥物的痕迹,而这一楼的吃饭的大厅内,看起来摆设异常让人舒心,而眼前这个问他们需要什么的中年男人的穿着也并不像一般的客栈里的掌柜那般手中打着算盘还与客人说话。

    只见这人一脸微笑,双手齐齐垂与身侧,待问了话后就站在原处等候他们说话。这种场景,让她想起一个从来不觉得会用在这个时代里,这些客栈中的一个词语——礼仪。其实在21世纪礼仪已经是一门必修功课了,但在这个时代,礼仪这种东西只存在于某些特殊的场合,像这样的地方根本是不会存在的。不过,顾客是上帝这种理念,古代人却是掌握的最好的,这是不得不夸赞的一面。

    这种想法令她自己都忍不住感觉到意外,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别人却是对她们很礼貌。既然别人都笑脸迎人,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又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于是,她也堆起职场上的惯常微笑,说道:

    “第一,我们需要三间上房;第二,安排好将酒菜送到我们屋内。”说完,简心便笑着看着这个中年掌柜,只见他认真地在账簿上记下她的要求,然后便招呼来刚刚那个迎他们进门的小二领他们去已经安排好的上房。

    “客官,您来我们金碧辉煌可就是来对了。不是小的自吹咱们金碧辉煌,我们客栈就是落日城中最大的客栈了,而且我们客栈的菜色也是一流的。”前面带路的小二,一边在职地为他们引路,一边顺便为自己的工作地方打个小广告。这样的经营模式,倒是让简心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很少会有客栈会想到生意还可以这样做。一个客栈内,懂得最多的应该就属小二这种跑堂的职业了,因为他们总是服务在最前面,便能听到很多小道消息。

    而这时候,问小二打听这小道消息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待小二将她领进她的房间后,便要退下,她便立刻喊道:

    “等一下,小二哥。我想向你打听个事。”说着,一边从袖中拿出一小锭银子奉上,她是知道让别人办事是要拿出诚意的。而那小二却摇手说道:

    “客官您有事吩咐小二我就行了,银子可万万使不得的。我们金碧辉煌是有规定的,不可以随意收客人的钱银,不然是要扣我们的月钱的。而且,只要我知道的事情,客人您尽管打听就是,小的是万万不能收的。”一边拒绝,一边还退开了一步,似乎怕简心会硬塞给他手上似地。

    “那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小二哥了。我想问一问,这城中可有什么热闹的事情?”今日进城时,她从车窗上瞧见外面的姑娘们都手中拿着花束,每人手中都有,而且男子手中都提着空的篮子,这是什么盛况?这下得了空,她定要问一问这事儿。

    “客官您可问对了。今天是我们日落城一年一度的投桃报李日。男女双方都会带上自己的东西在今晚去邂逅一位伴侣,若是双方都中意对方,便可在月桂树前以天地为君亲皆为夫妇的。所以姑娘们都手中拿着自己的花束,公子们都提着篮子要寻中意的人,并将此物赠予那人。”眼前的小二一边说着,一边还十分为自己所在的这个城市感到自豪。只不过,虽然这事情挺有趣的,可婚姻之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可,怎么可以自行成就呢?

    “婚姻大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两人怎么可以自行结亲呢?”这个问题她倒是提了出来。而小二也很仔细地解释道:

    “客官想必是外地来的还不知投桃报李日的真正含义吧?其实也就是在每年的这一天,男女双方可以不用通过父母做主就可以成就自己的亲事的,所以很多千金小姐和公子们都在今天一大早就在集市上开始寻找自己的伴侣了。”

    “原来如此,倒是个有趣的节日了。那谢谢小二哥了,待会儿将饭菜送到我屋来吧。”简心道,那小二便欢欢喜喜地出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