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三章 媾和女奴

章节字数:3071  更新时间:12-07-01 0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谁告诉你我要杀人?我只是想向姑娘打听过山的路。”姬寤生眸含弄意,似笑非笑的一摆手,侧身打量着一脸怒焰的姒兮,笑意满眸。

    “公子?”公子吕明白姬寤生故意改换自己的称呼的意思,但他更希望的是速战速决。

    “打听路用把我捆起来?需要处死我?需要杀死鞑虏瓦,需要抓我们所有人么?”年仅十二岁的姒兮思维天生缜密,断不会上当。

    因此她俏颜上的怒意更浓。眼前的这个长相极美、双眸闪灼的男人满脸写着他是阴险狡诈至极的小人!

    “嗯~!有理。”姬寤生意味深长的叹息一声,兴致大涨。审视着眼前十分年轻的女子,微微勾唇:“可我是山大王,正缺一位貌美的嫩夫人。”见姒兮悠地浑身僵硬,神情惊恐,双目圆睁却眸光涣散,他怜悯之心竟有些莫名的增涨。

    可逗弄之心却未减,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晓,他还有这样鲜为人知的一面。他微微俯身,深邃的双眸紧紧地扣住了姒兮的双瞳。“你可以抓住令我改变主意的机会。”

    见姬寤生满眸兴味的侧头注视着自己,姒兮拧紧双眉,沉思过后,爬向他。“大人,我们只是穷苦百姓,我见您面容俊朗,正义满面,就算两国交锋也一定不会为难百姓。求求您,就放了我们吧。”

    姬寤生高坐在马上,他腰身绽露贵冢,神韵昭示雄霸,剑眉英挺,鼻梁挺直,轻抿薄唇,似笑非笑。勾一勾唇角,竟霎时令人砰然心动。他回过头去,直视着公子吕:“放了百姓,继续前进!”

    马蹄响动几步,姬寤生回眸注视了姒兮片刻,眸中情愫诡异,却忽而轻敏双唇,双眸勾动,似笑容灿烂,又似春花烂漫。那闪烁的瞳中分明写满了,我们还会再见!

    眼看着姬寤生的战车及兵马越走越远,姒兮一颗紧绷的心悠地松懈,整个身子也瘫软下来,人如失了魂儿一般。

    “小兮,小兮你没事儿吧。”鞑虏瓦第一反应就是冲过来抱起了姒兮,甚至连自己早已受惊的母亲安木佳都忘记了。

    “阿妈呢?阿妈!”姒兮猛地窜出鞑虏瓦的怀抱,冲去了惊吓的安木佳身边,紧紧地抱着她。

    此时的姒兮不懂男女之事,但却不知为何,刚才那白皙的俊颜,优雅的举止,颇坏且含满了情愫的眸光,竟如长钉般钉入了她的脑髓,往日不觉有什么的鞑虏瓦此刻在她看来竟是那么的平凡。。。

    一家人,如往常一样回家,经过一场虚惊后,姒兮兴高采烈的将山顶采回的草药熬好送去了昏迷的褒姒房中,一点点的喂她喝下,看着她毫无起色,姒兮的心疼痛极了。

    虽不知道这位容貌已毁的阿婶究竟和自己有着什么渊源,但每次见到她,她都觉得从心底温暖,而且似乎也习惯了,把心里话只对她说。

    “阿婶,今日来了好多兵马,竟然打到后山来了!着实可恶!”姒兮白嫩的小手攥紧了手帕,不知不觉的为褒姒擦拭唇角,而那小手也越握越紧。

    她压低了声音,伏在昏迷的褒姒耳畔呢喃:“阿婶,为什么我看到今日骑白马的人走了会觉得心里一震?为什么之后我看到鞑虏瓦会心生厌烦?”

    但她却不知道,此时此刻,鞑虏瓦正端着一碗粗粮面站在门口。他浑身的血管似已爆裂,醋意已完全烧的他昏了头!

    摔烂了碗,愤怒冲进旧帐篷,一把揪起一脸茫然的姒兮,扛起来就走。

    姒兮惊慌失措,失声尖叫:“鞑虏瓦!你干什么?放下我!阿妈~阿妈救我!”

    仅有一帐篷之隔的安木佳慌忙的冲了出来,惊慌又失措。“怎么了?那群人又来了?”可冲出来看见的却是自己的儿子一脸愤怒的扛着姒兮准备进自己的小帐篷。

    她立刻一扁嘴,手拿着烧火棍大步追了过去,一把打在了鞑虏瓦的屁股上。“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有一个月才到日子,你急什么急!”

    “唉哟~阿妈,阿妈疼!”这一打,鞑虏瓦倒是吃痛的放下了姒兮,因为怕姒兮摔着,因此放下后就开始满空地的跑,口里还不忘念叨:“小兮是我媳妇儿,早晚有什么?啊哟~”

    姒兮站在原地,扑哧笑了。看着安木佳追打着鞑虏瓦,不觉间心底温暖了许多。是啊,一个月后,她是鞑虏瓦的媳妇,怎么能脑袋里装得下别人呢?可不知为何,她的心总觉得空空如也。。。

    却不知,山前早已战鼓隆隆,战乱不堪,犬戎士兵死伤无数。。。

    三日后,午夜。火把引满山坳,火光冲天,在这偏僻的山坳里,惨叫连连。

    “都给我抓出来!”一个犬戎将军大吵大嚷着绑出了所有男贫民与老妇,包括安木佳和鞑虏瓦。至于年轻女子则由士兵以长戈逼出。

    不多时,犬戎王猃狁所带领的兵将便抓了山坳里所有百姓,也抬出了旧帐篷里毁容的褒姒。

    “禀大王,年轻女人都在火堆旁了。”一名士兵报告后立刻站到了姒兮身后,以长戈顶着她的腰。

    “大王!前些日子敌人入侵,却没伤我们,为什么现在是我们自己人残杀自己人!”冲动的鞑虏瓦愤怒不已,他想不通,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嗯?你是何人,也敢质问大王?”犬戎王身旁的谋士,即刻冲到鞑虏瓦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瞬间,鞑虏瓦的唇角鲜血直流。

    “大王啊,我儿子不懂事,您可千万别跟他置气啊。我替他给您叩头了。”安木佳心惊胆颤的跪地磕头,这可是她最后的儿子,不能再失去了!

    “嗯哼!大家听着,三日前,郑,晋等国,联手攻打我们,现在,我们为了保护犬戎族不受灭顶之灾,只能进献美女以求和,只要你们不反抗,本大王绝不伤害自己的臣民!”犬戎王话落后,转脸看着火堆旁的女子,霎时间,瞪大双眼,张大嘴,露出一口黄牙。

    姒兮见犬戎王如此盯着自己,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后退却被身后的戈顶住,一动也不敢动。

    鞑虏瓦见状,想扑过去救姒兮,可刚想动的他就被士兵打到,趴在地上只能怒瞪着犬戎王的背脊,狠咬牙齿。

    安木佳摇着头合了双目,一声叹息由心叹出。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女娃还是逃不出大王的手心。。。她转过头,看着昏迷的褒姒,只能在心中不住的叨念:‘阿妹,阿姐对不住了,我护不住丫头了。。。’

    犬戎王,抬起手掌,捏紧了姒兮的下颚,左右打量,满意的声音从喉间蹦出。之后放声大笑:“哈哈。。。郑国国君,说想要这个村子的美人儿,他还真有艳福!想不到,我犬戎族竟出了这么个标志的。哈哈哈!”

    不知是黑夜的缘故,还是猃狁已忘了褒姒,虽然他觉得姒兮有些面熟,但最终竟也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妥。

    “来人!将此女子一切婚约消除,在肩上印上记号,明日送往郑国。”一见犬戎王猃狁如此大笑,谋士便知,这名女子已被选中。

    “不!她是我媳妇儿,我们已经成亲了,大王,我求求您放了她,我求求您大王。”鞑虏瓦泪涕交加,顿时间瞳孔放大数十倍,绝望蔓延整个大脑,此时此刻的他只剩下不停的磕头恳求,希望犬戎王能大发善心,放了姒兮。

    “嗯?又是你!侍卫!”犬戎王转头看着不住磕头的鞑虏瓦,双眸微眯,重哼滑出鼻腔。

    两名侍卫如同得了特赦令一般,坏笑着朝鞑虏瓦扑来,手持长戈,举戈便刺!

    “不要啊~”安木佳此刻已经哭得泪水如柱,一声撕心裂肺的凄惨过后,整个人已经昏死过去。

    “慢着!”姒兮猛然冲过去,整个人挡在长戈之前。

    “诶?慢着慢着!”犬戎王即刻下令,这可是他为了讨好姬寤生特意问出来的地点,既然姬寤生亲口说了地点,那这个女人就一定要活生生的送过去!

    眼看长戈从落向姒兮的双眸,又在仅差几毫米处陡然停下,姒兮第一次抱住了鞑虏瓦,面容镇静的注视着犬戎王。“大王,既然已选中了我,又何必为难我的家人。若是您不容我有选择,还要为难我的家人,那您明日送去的将是一具死尸!”

    “诶?别别。”犬戎王有生之年,竟第一次看到这样犀利的眼神,令他有些震慑的是这样的眼神竟然出自一个女娃。。。

    最终,姒兮与其他挑选出的九名女子以媾和女奴的身份,被登记年龄,体貌特征,又在肩膀处以针刺的方式刺下了‘奴’字样后,押解送往郑国,连最后与家人见上一面的机会都不给。另外备选出的数十名女子也均为美女,分别被送往晋,卫等国,以示犬戎王求和诚心。。。

    黄土沙尘,各个坐在简易车里的女子,面容上都蒙上层层灰尘,见女子们各个哭泣不已,姒兮望着越来越远的离乡路,泪水也在眸内打转。。。

    霍地,姒兮双手紧握车柄。不行!我不能就这么任命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