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四章 原来是你

章节字数:2558  更新时间:12-07-03 15: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哇啊~”姒兮故意坐车不稳,跌落下去,摔了个脸着地,借此时机,抓起黄土涂抹脸上,看去血泥模糊,又脏又丑,只要选不上,她就自由了。

    兵将急忙停止前行,跑来两名兵士,没好眼的狠瞪了姒兮后,二话不说架起来扔回车里,摔得姒兮屁股生疼,如同裂成了八瓣儿。

    “小贱人,给我老实点儿,若不是看在你是送去郑国的美人儿,我们就把你给活吃了!”一名兵士骂骂咧咧的,俨然是烦透了这一车车的女人,尤其是她们哭哭啼啼的声音。

    “别嚎啦~我说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又不是死了爹娘,有什么好哭嚎的!离开了咱这穷地方,到了那里凭借着各位的美色,还不是吃喝不愁?各个儿的都装什么烈女。再若哭闹个不停,就杀了!到了各诸侯国就说得了重症死在路上,也没人知晓!”另一名兵士猛然大喝,说话间把刀一横。惊得车上女子们一哆嗦,谁也不敢出声。

    十余天的的风雨兼程,分道扬镳的美女们被各自先后送去了该送往的地点。

    兵士驾着车终于进入了郑国的国门,禀明了管事的宦官后,被管事的女官安排在了靠近左侧偏门的位置。

    女奴们听命令下了车,粗重的铁链立刻栓上了她们的脚踝,不待她们有想要哭泣的冲动就被女官呵斥,一个挨一个的靠着墙根,低下头不许动。

    姒兮看着右侧偏门处的一排女人,与她们相比,那些女人个个花枝招展,穿戴美艳,浓妆艳抹,就连看过来的神情里也明显彰显着鄙夷。

    “都给我老实点啊,你们今儿可算是有福气了,恰好赶上了咱们国君选美的日子,一会儿啊,你们就跟在对面的女眷们身后,如果你们当中有哪一个有幸能被国君看上,也就算是脱离可苦崖了,至于没看上的,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们今后的用处就只能是洗衣,做杂工,顺便喂饱军队里的将士们!可都听清楚了?”看去已年近四旬的女官瞪大了双眼轻蔑的看着这一排的进贡女奴。

    “诺。”一排女奴屈身施礼,没有一个人敢略微粗喘一口气,此时此刻的她们都巴不得能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国君,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机会。

    “你~这脸是怎么弄的,难道你们犬戎王爱美眼光特别?还特意送来个丑八怪?”女官来到闷不作声的姒兮面前,抬手就是一记狠戳。“最好给我弄干净,要不就干脆不要进去惹怒国君,直接跟我去军妓院。”

    见女官横眉竖目的指着自己,马上就有两名拍马屁的小阉官上前来拉自己,姒兮急忙退后,面容惊恐:“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摔下马车,才,才。。。”

    “打盆水来,让她洗脸。”女官见姒兮人瘦又小,想她也不敢折腾出什么来,还是让国君下令,到时候再带去军妓院,她也不会摊什么事情。

    姒兮屈辱蹲下,从水盆中看着那嚣张的女官和两旁奸笑的小阉官,心下暗暗诅咒,咒他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魔鬼断子绝孙!

    “还不快点!”女官陡然大喝。

    姒兮不情不愿的伸手,她原本以为郑国的国君看到她又脏又丑就会放她回去,可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想入此处,不禁愤怒不已,国君不也是一个男人么?为什么一个男人要那么多女人来服侍?在这座宫殿内,他明明衣食富足,为什么还要去欺负她们犬戎?他都有那么多的美人了,为什么还要她和家人离散!

    “还不快洗,使什么劲呢嗯?还敢对我们女官大人不满么?”一名小阉官抬脚就踹。

    姒兮被踹得后脊梁生疼,栽倒一旁。

    “诶诶~那边的女奴跟上!”右侧的宦官朝左侧大喊。

    女官回头一看,“呀!美人们都进去了,你们!还不快跟上。”

    一名阉官即刻揪起姒兮,就往前推,她不走,她前后的女奴们都走不成了。

    姒兮被推得一个趔趄,拧了拧眉,低下头跟着女奴的队伍,慢慢步入这座庞大的宫殿。

    女人们在殿前排成了四排,前三排都是官宦女,各个穿着华丽,站姿风雅,像极了一只只花蝴蝶。而最后一排便是姒兮所在的女奴队伍,她们只疏一个长辫子,身穿暗灰色左衽裙裳,

    毫无修饰。

    殿内肃静非常,姬寤生高坐在国君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殿下的女子,只看到某一个角落的时候唇角微微勾起。“开始吧。”

    女官即刻令第一排女子向前走,走到姬寤生可以看清楚容貌的位置停下来,抬起头,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姬寤生从右向左扫了一眼,懒洋洋的开口:“就第六个吧。”

    女官即刻拉出了第六个,念出了她的家世背景。此为第一名妾,名唤云儿,是大夫之女。

    紧接着第二排选出两名,第三排选出一名,四名女子十分有礼的跟随女官退出了宫殿,各自被带去了安排的住所。

    正式选美结束,姬寤生也来了兴致,走下殿来,负手来到女奴面前,一个个的仔细观看,

    “你叫什么?”

    “回,回国君的话,奴,奴姓达烈,单名娃。”一名女子悠地跪倒,面容紧张异常。

    “你可有什么专长?”姬寤生注视着面容清秀,身材饱满的达烈娃,抬手捏住她的下颚,左右看了看。

    “奴,奴会,会跳舞,也会唱歌。”达烈娃早已吓得浑身哆嗦,既激动又害怕。

    “嗯,你只要会伺候寡人就足够了,带下去吧。”

    达烈娃急忙跪下谢恩,激动地泪流不止,连声音都无法自控的跟着颤抖个不停。

    “你叫什么?”

    “回国君的话,奴叫花儿。”不待姒兮回答,姒兮身旁的女奴便上前一步,自行回答了姬寤生的话,眉梢眼角暗藏着引诱及风韵。

    姬寤生止住脚步,侧头看了看身材丰腴面色微微泛红的花儿,她倒是的确有些像梅花,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嗯,你也留下吧。”

    花儿十分有礼的谢恩,看去风韵且风骚。

    “你呢?”“回国君的话,奴叫姒兮。”姒兮确定眼前高大的身躯是在同自己说话,这才抬起头,以一张脏丑的小脸面对着姬寤生。

    “是你?!”霎时心头一震,一颗心突兀的狂跳不止,她不知为何会如此,只知道瞬间紧张到不能呼吸。

    姬寤生没有丝毫讶异,故作不知的皱了皱眉。“你认得寡人?为何你敢不以真面容朝见,莫非你想去军妓院?”

    姒兮只觉浑身一震,瞬间傻了眼,薄唇不听使唤的开始颤抖,就连周身也开始瑟瑟发抖。

    “启禀国君,臣听她说是来的途中不慎跌下马车,呃。。。呃,先前准备洗脸,但时辰到了,就先进来,臣丝毫不敢延误时辰。”女官立刻跪拜,她当然听明白了国君的意思,实在怪她办事不利。

    小阉官即刻端来水盆,在姒兮痴傻时已给她仓促的洗了脸。

    当姒兮的面容展露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她眉清目秀,冠压群芳,未曾施粉却魅自横生。

    姬寤生的目光停留在姒兮被刮破的面颊处,微微皱眉,待小阉官即刻拿来药粉为姒兮涂抹上。

    “嘶~”突然的疼痛令姒兮吃痛回神,见面前的男人深深的注视着自己,她瞪大的双眸瞬间垂下,一双小手紧紧地攥紧了衣襟却一动也不敢动。

    待白色药粉渐渐渗入姒兮的肌肤后,姬寤生才抬手扶起她的下颚,唇角微微欠起。意味深长的说道:“啊~原来是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