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五章 惨睹侍寝

章节字数:2455  更新时间:12-07-05 1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哼!”姬寤生端坐大殿之上,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女奴的登记竹简,令他意想不到的,他原本以为只是清瘦的姒兮竟然年方十二!

    “国君,未被选中的美人已送回家去,未被留下的女奴也都如数送去了军妓院。呃。。。国君今夜不知要宣哪一位新妾侍寝?”大宦官卑躬屈膝的站在一旁,观察着姬寤生的脸色,但其实他不知道,他为何皱眉不悦。

    见姬寤生闷不作声,大宦官想了想干笑两声:“呃呵呵,国君今日想是累了,不如就宣那位貌美的云儿姑娘吧。”

    姬寤生微眯双眸,猛然侧头睁目,虽未开口却吓得大宦官心惊胆颤立刻跪地叩头,“宫官该死,不能为国君分忧。”

    一阵沉思过后,姬寤生轻哼一声,“今夜,寡人要宣花儿侍寝,命姒兮守夜,不许出寡人房间,随时伺候着。”

    “可。。。可是国君,这依照旧理,国君今夜该宣地位最高的妾。”大宦官试探着把话讲完,随时注意着姬寤生面容上的变化。

    “怎么?何时寡人之事也伦你做主了?”姬寤生略微正了正身子,看去依旧懒洋洋的,但眸光却犀利无比。

    “啊,宫官不敢,呃臣这就去。”

    “奴,花儿给国君请安。”身穿粉绿花色裙裳的花儿风韵外露,走动间高耸颤动,搔首弄姿,以媚眼相勾,任谁也看得出她的心思。

    姬寤生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待大宦官将姒兮带到后,缓缓起身,走到花儿身前,垂了眸仔细看着她身为女人极大的骄傲。

    花儿连忙谄媚不已,故意挺了挺腰身,动了动颈子,轻哼两声。

    姬寤生面容上展露出满意的笑,负着手开始围绕花儿踱步,当来到花儿身侧时,一双深邃难懂的眸悄无声息的盯上了姒兮稚嫩的脸庞,仿佛瞬间要抓住她的瞳光,练了吸魂大法一般,叫她想转移视线都动弹不得。

    “你年纪尚轻,从今夜起,你就每晚在这儿伺候吧。”

    姒兮双目圆睁,眼看着姬寤生那深深探究的眼眸,心底竟浮上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似乎是委屈,又似乎是憎恨。

    当姬寤生围绕着花儿转了一周后,转身抬手,花儿也十分聪明,立刻将手搭了上去,随即一双臂膀攀上了姬寤生的肩颈,慢慢的整个人也贴了上去,以她独有的傲挺摩擦着他的臂膀。

    姒兮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双小手不知不觉间攥紧了拳头,咬紧了薄唇的她强忍着眼泪,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只知道心底苦涩极了,像是有一团火,在狠狠的烧灼着她的心,想要回头求助,却发现大宦官早已不知何时,悄悄退出了殿外。

    转回头来,却刚好撞见姬寤生侧了头,他那刚劲有力的手臂随手一扯,腰带轻飘飘落地,一件裙裳唰地退去,露出花儿那凹凸有致的躯体,犹如薄纱下展露的一件极为光滑的白嫩瓷器。

    “啊~”花儿不知怎么了突然从喉间滑出喟叹,随即整个人的身躯都紧紧地贴上了姬寤生,一双手臂紧紧地抓着他的衣领,一双看似有力的腿在难耐的摩挲着。

    “准备好凉茶。”姬寤生怀抱着美人转过身来,一双阴冷的眸盯着姒兮受惊的脸,“过一会儿,我们要喝茶。”

    这时,姒兮才看清楚,原来,姬寤生的另一只手一直在不停的揉|捏着花儿的酥|胸,这令她陡然转身,却倔强得没有动,他那只揉搓,她的迎合,那样的场景,竟然瞬间凝固在她脑中,第一次令她觉得他!是那样的恶心!

    “没听见国君的话么,还不快去?”花儿攀附着姬寤生,早已心痒难耐,迫不及待的要享受接下来的人间仙境,怎么能容得下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小丫头?更何况,她还这么美。

    花儿不由暗下决心,她才不管她与姒兮是否为同族,她只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保住自己的地位,除去一切可恶的绊脚石。

    姒兮攥紧了一双小拳头,如石雕一般僵硬在原地数秒,才如腿被灌铅般的走去了桌旁,双手哆嗦着握紧茶壶,倒出两杯热茶,而后转身准备出去。

    “慢着,女奴,你忘记寡人的话了。”姬寤生话落竟屈身抱紧了花儿,旁若无人的开始上下摸索。

    姒兮如木桩般的定在了原地,双手颤抖着不听使唤的一寸寸由下颚两侧移上了脸颊,再至耳侧,最终难以忍受的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两人的每一次举动都如凶残烙铁,在她幼小的大脑里烙下了无法磨灭的恐怖印记。。。

    花儿得到满足的同时一双狭长的媚眼时不时扫过姒兮惨白的脸庞,那眉眼像极了狐狸,潮红的脸上分明写着她是胜利的狐狸,最会魅惑人心的狐。

    一颗颗豆大的泪珠灼热而滚烫的滚落,姒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蹲在地上放声哭嚎起来,紧紧地贴着殿门,紧紧地缩成一团。

    “拿茶过来。”姬寤生额间的汗滴滴落下,浑身舒畅的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姒兮的哭声。

    “国君,贱妾去为您端茶来,那小丫头怕是吃味儿得紧了。呵呵呵。。。”花儿就这样不着片缕的依偎在姬寤生身上,腰间的紫色淤痕,似乎是她的胜利勋章。她斜眼睨着依然在抽泣的姒兮,喉间轻哼溢出。

    “拿茶过来!”姬寤生陡然大喝,吓得身边的花儿一个哆嗦险些栽倒后面去,同时也惊得姒兮停止了抽泣,一个激灵后赶忙起了身,抽搭着到了桌前,将晾好的凉茶端到了姬寤生和花儿面前,屈身将茶盘举过头顶。

    姬寤生端起茶杯,猛地将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转身将衣服穿好。回过身来,见花儿喝下了茶,便开口说道:“天快亮了,你回去吧。”

    花儿深知这是一个无情男人的本性,尤其是一国国君一定会如此,但无论如何,有过这一次,她就绝对相信,还会有下一次。

    于是,她展露出最迷人勾魂的笑容,深深失礼。“贱妾告退了,请国君保重身子。”

    “你很会疼人。”姬寤生一把拉过花儿,噙出一抹坏笑,抬手摩挲着她的脸,“保养好身子,寡人很快会想念你。”

    姒兮站起身,瞬间转了脸,此刻她的小脸已面如土色,一股子倔强之气已快顶爆全身,她自顾自的将茶盘送回原处,转身深深失礼,垂着头,不再看眼前男女。“女奴姒兮告退。”

    “站住~”一声悠长的男音从身后传来,仿佛是死亡的讯号。

    姒兮并未惧怕,因为经历了如此恐怖的一夜后,她突然觉得生不如死,死倒是来得干净。

    “你没听见国君的吩咐么?胆敢以下犯上,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直守在殿外的大宦官一把将姒兮推进了殿内,笑脸迎人的送走了花儿后,回手关紧了殿门。

    “你也是寡人的女人,你敢不听寡人的命令。”姬寤生一步步接近了姒兮,眸光中阴晴难测,眸中一片波光嶙峋。

    “我。。。我可以死!”姒兮猛地挺起胸膛,反正横竖莫过于一死,有什么可怕的,在恐怖也不会比眼前这个人更恐怖。

    “哭什么,没有寡人下令你以为你有死的权利?”姬寤生眸中的兴致与在山上如出一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