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八章 引火上身

章节字数:2503  更新时间:12-07-11 1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片绿色海洋,广阔无垠,微风拂过,树叶与草共同奏乐。在明镜般的蓝天下,发出的沙沙声,醉人且甜蜜。令人心旷神怡,似乎整颗心都停靠在这片惬意中。

    换了便服的姬寤生仰卧树下,慵懒的远看着越跑越远的姒兮,可内心却在想着祭大夫的话:“国君,臣不知您欲如何处置奴女姒兮。”

    她在他的瞳仁中手中握着绳,将那竹签扎起来的菱形放飞,拉着绳奔跑着,笑着,旋转着,如一张完美画卷。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恬淡,起了身,跑过去,抓住她。

    “来,你身高太低了,让寡人来!”

    “呵呵,给你!”姒兮仰面咯咯笑着,将手中的绳递给姬寤生之后抬手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心下不禁觉得,原来国君也是普通人,也像孩子似的贪玩,并没有那么可怕。想着想着不觉间偷笑起来。

    只是,此刻只顾高兴的姒兮却不知,在草原的远处,树林之后,正有一双狠毒的眼睛在恶毒的盯着她,同时也遮挡住了一片阳光。

    “在笑什么?嗯?”姬寤生早已在到了姒兮跟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嗅她身上的奇香,欣赏着她的偷笑,悠地将她拉近,打量着瞬间痴愣的她,他垂下头靠近她的衣领,只觉一阵奇香香冽异常,让人阵阵眩晕。“你可是生带奇香?”

    姒兮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上露出了愁容。她仰头注视着姬寤生,“是不是。。。”她微微思索后依然决定说出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祸害,也觉得我会遗祸千年?”

    姬寤生微微凝眉,负手拉紧了绳,沉静了片刻后侧头勾起唇角,打量进她的双眸,却不曾回答。“你做的玩物,叫什么?”

    姒兮即刻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兴致勃勃的开始为姬寤生讲起了她的乐事。“还没有名字,我也是第一次用丝绸和竹签做,以前我和鞑虏瓦用阿妈穿旧的不能再缝补的衣裳和干枯的树枝做,飞的也很高呢,每一次我们都可高兴了,呵呵,被阿妈发现了就会被打,嘻嘻,不过鞑虏瓦每次都袒护我,所以他被打,阿妈通常都舍不得打我。。。”

    看着兴高采烈的姒兮逐渐沉下了小脸儿,姬寤生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她从前的快乐和无忧。而自己,只因一时兴起就让她背井离乡,将来还可能承受更多的苦,他是不是错了。。。

    可毕竟有件事却令他释怀了,他抬手抚了抚姒兮额前的发,展露难掩的温柔,却也意味深长。“想用箭射我的鞑虏瓦,是你兄长吧。”

    姒兮霍地惊恐跪倒,惊恐到有些眩晕出现。她容颜十分认真的仰视着姬寤生:“他只是想保护我,他不是坏人。”

    姬寤生只是安静的继续看着姒兮,除了因为另一个答案他还不曾得到回应,另外,他发现她着实聪颖。

    姒兮歪着头看着一直探究自己的姬寤生,虽然她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可是她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是阿妈捡来的,不知亲生爹娘是谁。鞑虏瓦是我原本订了亲的夫君,可我成了进贡女奴。。。”

    “你怨恨寡人。”姬寤生负手转身,面容直视着远方的广阔无垠,却时刻感受着身侧姒兮的反应。

    “怨,也不怨。”姒兮自行起身,来到了姬寤生面前。

    “哦?”姬寤生这下倒是来了兴趣,无论如何,从今后,她只能是他的了。“你喜欢现在的活法?”

    “若是国君能接我阿妈、兄长和阿婶过来,女奴姒兮就很喜欢现在的活法。”姒兮没有下跪,而是仰着头,以十分严肃认真的模样看着姬寤生,那眉宇间充盈着某种妖娆或是不肯轻易受人摆布。

    姬寤生深深的打量着姒兮,不想这十二岁的小丫头竟如此懂得掌握时机。

    见眼前高大俊逸的男人没有回应自己,姒兮这才悠地跪倒,对着姬寤生磕了个头。“国君,我阿妈是个本分的妇人,心地宽广,勤劳肯干,她最疼爱我了。兄长也是只见不得我受伤害,其余不会多想什么的。至于我阿婶,是阿妈的妹子,已经睡着好些年了,她们不会成为国君的负担的。”

    见姒兮十分恳切,姬寤生展露一抹诡异的笑容:“既如此不舍你何不回去?”

    姒兮莫地抬头,双眸闪亮。“若国君肯放姒兮回去,今日就不会带姒兮来草原。”

    “哦?你倒是很会猜测,若我肯放你回去又当如何?”姬寤生笑看着姒兮,抬手扶起她,猛然拉进自己怀内,深深的注释着她,充满了强烈的征服欲。

    “那国君就做姒兮的小爹爹吧,也让姒兮在郑国有个亲人。”姒兮双手放在姬寤生的胸前,双眸中充满了期盼。

    令姬寤生沉稳阴鸷了这么多年,竟还是被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拱起了火儿,那双眸中的期盼越是真诚就越是令他气愤。

    猛然他握住她的小脑袋,一个结结实实的吻狠狠的落下。

    就在此刻,树下黑影猛动。“哼!小贱人!胆敢勾引国君,看我怎么惩治你。走!”

    黑影离去,阳光负来,却看似毫无变化。

    “呜~呜~”

    感觉到姒兮的泪沾到了自己的脸上,姬寤生松开了唇,却依旧掌控着她,一双眸中写满了阴鸷。“别告诉我,你不知女奴是寡人的女人!”

    姒兮猛地狂推姬寤生,但她的力道太小,无论如何也推不开,恼羞成怒的她紧闭双眼,泪珠儿挂在眼角尖声叫喊:“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没看见你和花儿多可怕!”

    “可怕?”姬寤生拧了拧眉,眼眸中掠过诡谲的光芒。再次握住姒兮的头,但这一次的吻却温柔异常,缠绵到令人大脑轰然作响,一颗心的跳动早已超出了它本身的负荷。

    感觉到她稚嫩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抖,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眸中早已蒙上了一层占有的情愫。

    姒兮早已喘不上气来,任由自己的身子瘫软在姬寤生的怀抱中,而她的头犹如千斤重,头顶的阳光不知何时竟如此的灿烂,而眼前的他,面容的轮廓被阳光笼罩,竟是那般的耀眼,晃得人难睁双眼。

    姬寤生抬手捂住了姒兮的双眸,再次垂下头在她唇上轻沾、磨蹭,之后,他的唇来到了她的耳边。“答应寡人,回去后要回味。”

    姒兮被撩拨的浑身一激灵,昨夜的一幕幕即刻占满了她的脑子,只觉得由打心底窜上来阵阵恶心。她扭过头,“我不要,我不要那样。”

    “哼!”姬寤生悠地抓起了姒兮的手臂,抬手捏紧了她的下颚,强迫她与自己对视。“由不得你。”说罢,甩开她,转身朝马匹走去。

    姒兮一个趔趄,她垂下头,连忙跑几步跟上了姬寤生,拉着他的衣袖,发出怯懦的音调:“你生气了?”见姬寤生根本不搭理自己,姒兮歪着头一直跟在一旁,忽然坏笑,伸手抓向了他的腋窝。

    “住手!”

    不料姬寤生身子一颤立刻回身呵斥,吓得姒兮一哆嗦,泪水已围绕眼眸打转。她此刻已经彻底明白,眼前的男人与鞑虏瓦完全不同。他是高高在上的,他的尊严是不可侵犯的,他终究不是与自己自小一起长大的鞑虏瓦,他不会如鞑虏瓦一样不顾一切的保护自己。。。

    突然一阵心脏狂跳,姒兮只觉浑身抽搐,眼前瞬间黑暗,身子便不听使唤的直挺挺倒了下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