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九章 惨受妒攻

章节字数:2833  更新时间:12-07-13 18: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禀国君,她只是身子虚弱,并无大碍,稍作休息就没事了。”

    姬寤生负手站立姒兮床前,打量着她苍白的面容沉思许久。

    “呃。。。国君,臣明日为这位姑娘施了针便无大碍了。”巫医躬身打量着姬寤生的脸色,他十分明白,国君亲自带回来的女子,一定不同于其他侍妾。

    “嗯。”姬寤生挥了挥手,继续凝着眉,将目光锁在姒兮身上。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些什么。

    “臣告退。”巫医躬身施礼后退出姒兮的房院。

    “国君,我找了您有一阵儿了,您怎么在这儿啊,太夫人请您过去,已经等了您一个时辰了。”大宦官连跑带颠的赶来,满脸通红,他已经足足找了一个时辰了。

    “嗯。”姬寤生转身离开,负手侧目看了看大宦官,“太夫人可在卧房?”

    “回国君,太夫人如今身在大殿候着您呢,恐怕。。。还是封邑之事。”大宦官依旧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说话也不敢完全抬起头。

    “你让膳房晚上为姒兮熬点清粥,做几个清淡小菜。”姬寤生交代过后,便阔步朝大殿前行,自然,有人鬼鬼祟祟的注意他的行踪,他也没打算去理会。

    大宦官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去了膳房。而此时此刻,躲在院落一角的人,也急忙跑回去禀报领赏去了。

    待膳房的人送来美味的开口小菜,姒兮已经神志清醒,在房内能蹦能跳了。眼看着美味的开胃小菜,姒兮美滋滋的边吃边乐,看来这位国君也没有那么小气。

    “哟~吃的不赖呀。这几道菜可是少有呢。”

    姒兮闻声抬头,只见一位穿着华丽的丰满女人迈步进了房,她高挽发髻,眉弯如黛,目若黑珠,口似丹红,头上插了一根翠色珠钗,颈子上那条镶着三色宝石的项链光华闪闪,在夕阳下,璀璨夺目。

    “放肆!还不快跪下,给梦夫人问安!”不待姒兮有所反应,她就已经被一位从那丰满美人身后窜出来的墨绿色裙裳的侍女一把揪住头发,从木椅上薅了下来,拎到了美人面前,甩到地上。

    姒兮不敢抬手去揉被扯痛的头皮,急忙正身跪好,磕了个头。“女奴姒兮给梦夫人问安。”

    “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我听说你年方十二,怎么就敢勾引国君?”梦夫人端正站立,双手极为优美的摆弄一下头发,那趾高气昂的口气已经说明了只有她才配站在国君身侧。

    勾引国君?姒兮急忙抬头,跪直了身子,一双眼眸充满冤屈。“我没有!”

    “哼,没有?小锦,给我掌嘴。”梦夫人只轻轻撩了姒兮一眼,“看来不给你点儿厉害,你是不会懂规矩了。”

    名为小锦的侍女浑身一个激灵,她貌似得到了多么荣耀的殊荣,一步窜到姒兮跟前,抬手就是两耳光,还嫌不解恨,紧接着又是一阵左右开弓,见姒兮有闪躲之意,她抬起一手薅住她的头发,另只手便已经上了姒兮的脸。

    “啊呜呜,不要再打我了,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梦夫人。。。”姒兮的脸早已红肿,唇角鲜血直流,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促使整个头薨薨作响。

    “哼,这会儿,才想起求饶,未免晚了些。即便打死了,也只不过是少了个女奴。”梦夫人双手摆弄自己的发髻与美丽的面颊,在她的盘算中,根本没打算饶过姒兮这小贱人。

    “哎呀,夫人,怕是死了。”一阵猛扇耳光过后,小锦的臂膀早酸了,忽然停住了手,见姒兮无骨似的滑到地上,面色铁青,双唇发紫,一口气也没有了。踢了几脚,没一点反应,她的心悠地紧张起来。

    “哼,走~眼下没人来这儿,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来过。”梦夫人扭动着丰满的身姿转了身,得意的离开。

    大宦官正带着一名侍女和一名小阉官从西侧来到姒兮门口,进门的一瞬间,将姒兮的惨状尽收眼底。

    小阉官和侍女均倒抽一口冷气,急忙奔过去扶起昏迷的姒兮。小阉官抬手试气息,陡然大睁双眼回头看着仍然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发白的大宦官。“宫、宫官,她、她没气儿了!”

    “唉哟~这可怎么好,快!赶紧把她抬上床,你,还不快去请巫医。”大宦官三步并两步走进屋子,抬手狠狠的拍了小阉官的脑袋。

    “诶,诺,诺!”小阉官赶紧连滚带爬的跌出门外。

    大宦官坐在木椅上看着侍女一趟趟跑进跑出,为面色依旧铁青唇色泛紫的姒兮擦拭着脸、手,时不时的抬手去摸她的额头。

    方才进院子的前一幕,在大宦官的记忆中划开。朝东去那两人的北影。。。分明是梦夫人和小锦!

    不多时,小阉官带着巫医赶来,巫医见到姒兮的状况,急忙施针。

    侍女和小阉官在一旁不停的给换水,擦拭姒兮额间冒出的汗珠儿。

    整整忙活了半个时辰,看着姒兮的面色一点点的恢复人色,大宦官才敢松了这口气,一身瘫软的坐了下来。“哎~总算是救活了。她再无什么大碍了吧?”

    巫医看着渐渐有了知觉的姒兮,也才松了一口气,收了银针,用侍女端来的水洗了手,回过身面对着大宦官:“只是一口气憋住了,没上来。也亏得你们发现的及时,要不,很有可能就断了气了,过一会儿叫嫣儿去我哪儿取些药来便会好的快些。”

    “谁下这么重的手呀,这么标致的一个姑娘,怎么好端端的给打成这样子。”侍女嫣儿实在看不过,这么美丽的姒兮连她看着都觉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任谁也下不去这样的狠手啊。

    “嫣儿,你在宫中呆了一两天么?怎么这种掌嘴送命的话也敢说!”大宦官立即呵斥住了嫣儿,不许她再说下去。

    巫医拿起了针卷,缓步来到大宦官面前,压低了声音:“我看这件事,你还是心底有个数较好,该不该禀告,你要想好啊。”

    送走了巫医,大宦官来到虚弱无力到仅能微微睁开眼睛的姒兮面前,充满警告的开口:“姒兮啊,你是新来的,无论何时都不该忘了自己的身份,虽说这宫里国君最大,可这国君之上还有太夫人,国君之下还有夫人和妾侍,你要想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见姒兮含泪点了点头,大宦官的心底也闪过一抹怜悯,他侧头叫了侍女和小阉官。“这是国君命我为你挑选的人,嫣儿,小权子,从今日起,他俩就伺候你了。”

    “多谢。。。宫官提醒。”姒兮艰难的爬起身子,侧身朝大宦官施了个礼。

    “诶诶?你这身子骨儿就别起来了,咱们宫官可是个好人。”嫣儿急忙扶住了姒兮,怕她跌落地上。

    “小权子,替我送宫官大人出去。”“诺!”

    大宦官微微抿了抿唇,走出门的一刻,以他服侍了两代国君几十年的经验判断,以后这年纪虽小的美人姒兮,怕将会是最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一个。

    嫣儿扶着姒兮躺下,静静的用凉水毛巾擦拭着她的脸。而姒兮虽身不能动,却已经想明白了,大宦官是在提醒她,那梦夫人是太夫人喜欢的媳妇,而太夫人又是国君的母亲,一旦国君护着自己,那她会就此惹下了太夫人,梦夫人,甚至其他妻妾,那么她就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面临的将会是腹背受敌,死无葬身之地。。。

    况且,国君未必会护着她,她能够指望的只有她自己,她只是一个人。。。

    所以从此后,她再不能保留孩童心态,她该处处小心,步步谨慎,能忍则忍,当让则让。她先要在这险恶的环境下完好独立的生存下去,才能够有朝一日福足翻身!

    “姑娘,你先躺着,我去巫医哪儿给您取些要来。”嫣儿见姒兮泪花儿翻滚,想她小小年纪,已经是够苦了,在经历这一遭,定是吓坏了。。。

    “孙巫医,我是嫣儿,我来取药了。”嫣儿站在门口,轻拍了拍巫医的门板。

    巫医开了门,“嫣儿,过一会儿把这个药给姒兮姑娘涂抹,还有这些药熬了让她喝下。”巫医话落转身拿药,不小心碰掉了他放在案上的针卷。

    针卷落地摊开,巫医淡然的看了一眼,却霎时间面如土色。他猛然蹲下,惊愕的看着方才用过的每一枚银针上都蒙着一层淡淡的黄绿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