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十章 剧毒缠身

章节字数:2541  更新时间:12-07-16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孩儿送母亲。”姬寤生深深失礼送走了容颜稍作缓和的母亲。

    “生儿啊,段可是你亲弟弟,你要尽快封邑才是。”姜氏临行前依旧不放心的回头嘱托,经过这一次的哭闹后,她心底已经了然,姬寤生一定会封邑给段。

    “是,母亲。”姬寤生看着母亲离开,心中一阵堵闷。

    “国君,您的叔父吕已经在殿外等您多时了。”大宦官进入大殿,匆匆忙忙的向姬寤生禀报。

    姬寤生看着大宦官:“寡人给她两个人供她使唤,她怎么也不知来拜谢寡人。”

    大宦官一听急忙跪倒,连声音也开始发颤:“国君,您错怪宫官了,并非臣没告诉姒兮姑娘规矩,而是臣带着嫣儿和小权子过去的时候,姒兮姑娘受了重伤,呃,不过,臣已经找过巫医,现在已经无碍了,只是。。。”

    “说!”姬寤生莫地面容冰冷,眸光凛冽,惊得大宦官一个哆嗦。

    “姒兮姑娘暂不能下床了,国君无需担忧,嫣儿聪明伶俐,会照顾好姒兮姑娘。”

    “嗯。让吕叔进来。”姬寤生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转身面向了墙壁。

    大宦官带进了公子吕便即刻识相的退出殿外,关上了殿门。

    公子吕面对着姬寤生的背影,径直重步上前,到跟他只有三步距离时陡然止步。“吕叔竟不知生儿如此仁慈,能容郑国的天下有两个国君。”

    姬寤生陡然转身,目光凛冽的凝视着公子吕,忽而展露笑容,乍一看谦和无辜,仔细看奸诈内敛。

    公子吕凝视着姬寤生良久,缓缓启唇:“国君可还记得您十三岁时的趣事?”

    姬寤生笑看着公子吕,勾起唇角:“当年父亲助周平王迁都有功受封周卿士,在恭君殿中曾问生儿,若赐美女,何样美女可令生儿心仪。”

    公子吕爽朗一笑,“如此,生儿还记得。”

    姬寤生负手踱步,眼眸中尽是回忆。“生儿说,若可挑选,生儿要一名真爱生儿但相貌平淡、温柔贤德的女子为夫人,要一名美丽女子为妾。”

    话落,他侧头凝视着公子吕,笑容微展:“实因贤良的女子很少长有美貌,但以贤德为主,则可为夫人;而美貌的女子又很少具备贤良淑德,因此,只可为妾。生儿觉得贤德的女人与美貌的女人相处自然也会变美,而美貌的女人也会学习贤德女人的贤德。如此,便可两全其美。”

    公子吕始终注视着姬寤生,“那国君可还记得褒姒的画像?”

    姬寤生莫地一怔,随后泰然一笑:“叔父,褒姒若生存至今绝不可能只有十二岁。”

    公子吕在想说些什么,巫医却急匆匆在殿外,吵嚷着要见国君。

    “让他进来。”姬寤生一开口,大宦官立刻带进了孙巫医。

    “禀国君,臣。。。”巫医顿了顿,双膝跪地,一副愁容,看去十分沉重。“臣请国君火烧姒兮以敬天神。”

    “荒唐!”姬寤生明显一震。

    可在一旁的公子吕却勾起了唇角,“国君,巫医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不妨先听他把话说完。”

    巫医连忙举出针卷,一枚枚绿黄色的针尽数展露姬寤生和公子吕面前。“国君,姒兮姑娘身重璧合之毒,若不火烧,怕是会殃及他人,且,就算国君怜惜她,她也活不过双十。”

    公子吕闻言色变,即刻转身施跪拜礼:“国君,此女果真妖孽,此不祥之人断不能留!”

    “吕叔快请起。”姬寤生连忙屈身搀起公子吕,凝眉间,怒视巫医:“她年方十二,如何中璧合之毒?”

    巫医惊得手心冒汗,连忙磕了两个响头:“国君,您请看这银针的颜色,此刻以变为翠绿,中毒越深越年久,黄绿色越深,如今算来,姒兮姑娘身上的毒怕是已有十年以上。”

    姬寤生徒地一怔,“她是出生便已中毒。”

    “国君,怕是未出生前就已经中毒。”巫医的话霎时震慑了殿内的所有人。

    “何人如此狠辣。。。”此时此刻,公子吕明显也动了一丝感情。

    姬寤生猛然一惊,一把抓起巫医:“她身上的奇香可否与璧合之毒有关?”

    公子吕也猛然想起初次见到姒兮时的情景,当时确是奇香四溢。

    “回国君,身中璧合毒的人并不会散发奇香。但,臣觉一事怪异,中此毒者早该变色黄褐,容颜尽毁,可姒兮姑娘却至今美貌动人,面容白皙,好似之前从未毒发过。”巫医注视着姬寤生和公子吕,讲明心中质疑。“所以,臣斗胆请国君火烧妖孽。”

    “国君,为国君安危,为国家安危,为百姓安危,您一定要开神坛,将妖女火烧,以敬天神!”公子吕双眸灼灼的逼视着姬寤生。

    姬寤生面容沉重,缓步回到殿上坐下,剑眉深锁,眸光闪烁。良久后沉沉开口:“就依你们。”

    。。。。。。。。。。。。

    “呜。。。哇~”姒兮猛然趴到床边,好容易被喂进去的药全数吐了出来,肠胃翻滚,五脏拥挤,几欲全数吐出的感觉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嫣儿急忙伸手轻拍着姒兮的背脊,看到地上的药物中明显有黄绿色粘稠物,她不禁心下一惊。莫不是胆吐了出来?莫不是可怜的姒兮不行了?

    就在此刻,一对兵士冲进院子,各个以麻布抱住头,护住口鼻,各个以麻木缠手,好似在预防瘟疫。

    两名兵士在巫医一声令下后,奔到床前,不由分说的薅出被窝里的姒兮拉至门口,其他兵士则拉出了嫣儿和小权子。

    巫医给了嫣儿和小权子两颗药丸,又拿了一种草在他俩身上掸了掸,这才放心的看向姒兮:“姒兮姑娘,你虽命苦惹人怜惜,但你毕竟身中剧毒,很可能染及宫殿众人,我不知道你怎么会中璧合之毒,但中了这种毒你还能活十几年不曾毁容,不曾毒发,并且你还身带奇香,这若不是造化,则堪称妖孽。中了这种毒,你也别怪任何人,与其活不过双十,倒不如现在。。。火烧妖孽以敬天神,也是你的福气。”

    “什。。。”看见巫医给嫣儿和小权子掸衣服的驱毒草,本就有些精神恍惚周身瘫软的姒兮,此刻瞬间绝望。“我中了剧毒。。。活不过双十?如果像你说的,我应该出生时就中了毒。。。那我身上的香味,根本不是上天赐予我的过人之处,而是毒发。。。”

    眼看着姒兮泪流满面,一脸绝望,巫医抹过了脸,“哎,国君已命人开神坛,带她过去吧。”

    他已经开了神坛。。。她的心莫地抽痛如绞。他终究也觉得她是个祸害,就如同那些说自己身上的香是勾魂的麝香,不是好东西,说她不吉利,将来怕是个祸害邻居们一样。。。

    她甚至来不及去想那悄然化开的情愫是什么,因为她的中毒,他就已经判定了她的死亡,不带有任何的不舍,不包括半点犹豫,不含有一丝的怜惜。。。

    她真不敢相信,前一刻,她还勉励自己一定要谨言慎行,保存自己。。。可后一刻,她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

    “姒兮姑娘太可怜了。。。”嫣儿一边摇头一边望着姒兮的美颜,不想她竟是如此薄命。

    小权子也跟着点了点头,曾经,他一度认为自己可怜,可如今见到了姒兮,他只有想骂老天的冲动,为什么上天这么喜欢捉弄人,偏偏可怜人都命苦短命。。。

    而此时,姒兮已被驾着、拖着,如死了一般直奔神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