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十四章 你好狠心

章节字数:2636  更新时间:12-07-26 0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殿之上,早朝时分,却已是人声嘈杂。

    姬寤生端坐殿上,微微垂眸,聆听着殿下一位接一位的禀奏。

    “国君,京城繁华富饶,及易屯兵,断不能作为封邑。”祭大夫依然坚持禀奏,冒死谏言,望姬寤生决不能让步。

    “国君!不能违背先王遗诏啊~”老臣一族霎时跪地伏拜,十来人共同恳求姬寤生再次三思。

    “国君,臣以为京城作为封邑甚好。”虢翟大夫上前一步进谏。

    “虢翟~你居心何在!”祭大夫愤怒起身,冲到虢翟身旁抬手薅住衣领,一双怒目足以喷火。

    “臣为的是郑国,为的是国内平安!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若此次段叔不安于内,郑国大乱,你我可承担得起么?”虢翟同样大瞪圆眼,回手也抓起了祭大夫的衣领。

    “你胡言乱语!”祭大夫一张脸气得通红,两人就这样僵持在殿下。

    “况且郑国上下,哪一个不知国君与太夫人不睦,与亲弟弟段不合,若是封邑都难如登天,国君心胸狭小必将传遍街巷,将来百姓怎会对国君信服?若心生谋逆,后果岂不是更加不堪设想!”虢翟毫不示弱,振振有词。

    “你!”“好了,寡人心意已决,就将京城作为封邑,封给叔段。明日虢大夫就为叔段打点行装,挑选人马。”姬寤生微眯着双瞳,宛若假寐却又如真疲惫。“都退下吧。”

    众大臣纷纷退下,出了殿,祭大夫与虢翟还相互甩袖,各自愤恨不已。

    公孙子都见其他人走远,靠近了祭大夫,年轻俊逸的脸上猜忌明显。“祭大夫,虢翟分明是太夫人的人,他仗着太夫人撑腰,分明是在殿上压国君一头,可咱们国君是怎么想的,怎么这么容易受人摆布?”

    祭大夫停下脚步,侧头看着公孙子都,一脸愁容:“依我看,国君是真的糊涂了!”

    “什么?嘿!”公孙子都猛地一捶腿,“那大夫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祭大夫思索片刻,轻叹一声:“既然京城作为封邑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即便我们现在去拜见吕公,也是为时已晚,还是各自回家去吧。。。”

    “诶?大夫~大夫?”公孙子都见祭大夫独自一人闷闷不乐的走了,他上前追了两步,却也觉得没意思,倒不如早些回家。

    “谁?”公孙子都猛然朝殿门后花树下伸出手,拽出一名粉色裙裳的女子。他怒目圆睁,抬剑顶住了她的颈子。“你是哪里的侍女,大殿议政你也敢偷听?”

    “嫣儿不敢,请这位将军听嫣儿把话说完,再杀不迟。”嫣儿虽双眸一怔,但却并不慌乱,一双灵动的眼眸牵引着满眼的真诚。“嫣儿有急事要见国君,劳烦将军让我进去。”

    “你要见国君?”公孙子都有些诧异的打量着面容清秀、眼眸灵动的嫣儿,瞧她的样子不失激灵,怎么会如此莽撞?这叫他怎能不怀疑。

    嫣儿立刻跪倒,给公孙子都磕了个头。“嫣儿有事都是先请宫官定夺,可如今宫官不知在何处,眼看姒兮姑娘危在旦夕,嫣儿当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姒兮?”公孙子都拧了拧眉,眼眸中闪过些许惊奇。收了剑,拉起嫣儿:“你口中的姒兮可是那位上了火刑架却大难不死的奇人?”

    “将军以为姒兮姑娘是奇人?那就请将军让嫣儿进去吧。”嫣儿再次跪倒,磕头恳求。

    “好吧。”公孙子都带进了嫣儿。

    姬寤生高坐殿上,似乎在闭目沉思。待公孙子都带进了嫣儿,他微睁双目,直视着嫣儿:“女子不宜来殿上,莫非你不知道?”

    “嫣儿知罪,嫣儿不敢,可是国君,姒兮姑娘她不肯吃东西,一直在流眼泪,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怕是不出两天就。。。”嫣儿垂下头,泪水围绕着眼睛旋转。

    “她不吃东西。。。”姬寤生猛然皱眉,而后自鼻内轻哼,起身下殿,面容悠闲的来到公孙子都面前,眸含探究的凝视着他。“子都为何去而复返?”

    公孙子都被问得一怔,霍地后退一步,躬身施礼。“子都告退!”

    见公孙子都离殿而去,姬寤生才微微转面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嫣儿,悠悠开口:“寡人命你伺候她,何时命你事事听从于她?”

    “小玄子,陪寡人去看看梦伶。”不待嫣儿有任何反应姬寤生便带着身边的小阉官走出殿门,临走远之前,停住脚步,背对依然跪着的嫣儿说道:“若她执意寻死,你便随她的意。”

    嫣儿跪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上痴傻半晌,才起身垂头丧气的朝偏远的院落走去。。。

    “你身子骨好些了么?”花儿带着个侍女并未进入姒兮的房间,而是远远的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神情恍惚的姒兮仿佛死了很久,这会儿才知道自己原来还尚存一丝气息。可花儿的话,她却不想应答,双腿那火烧般的剧痛依旧在啃噬着她的心,从额间流下的汗依然昭示着欲死不能。

    花儿的脚步声近了些,但依旧没有进来,貌似只是站在门口感慨:“姒兮呀,虽然你我都是犬戎的苦命人,可是如今我已经成了国君的暖床,再不是女奴身份了,不便降低身份进去探你。”

    听着姒兮依旧没什么动静,花儿微笑着继续道:“原本我以为我们会斗上一斗,甚至联手对付那群郑国的女人们,可我没料到,你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唉!我们犬戎的勇敢,看来在你这里就变成孬货了,你好自等死吧。”

    听着花儿那假惺惺充满叹息的声音越来越远,姒兮的心底就像是着了一场大火,仅一瞬便烧焦了整颗心,她早该想到,就连自己的同族都不会同情可怜自己。。。

    活着有何意义?

    她依旧闭上双眼,一声不吭,若是她并未中毒,命运让她过上花儿这般生活,想来更是可悲,倒不如死了干净。。。

    三天,这三天对姒兮来说却犹如三载一样难熬。。。

    嫣儿使尽全身解数,强行灌饭,灌药,却最终无可奈何宣告失败,因为姒兮根本是一心求死,一口不吃。

    嫣儿气得瞪着姒兮,猛地将药碗摔倒桌上,“既是你想死,那就死吧!”话落,她转身出门。

    “啊!国君!嫣儿给国君问安。”嫣儿的声音明显颤抖,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嗯。”男人温和的声音悠然响起,似乎不曾发生过任何事。

    姬寤生迈步进入满室阴暗的房内,看着满室狼藉,他抬头注视着紧闭双目的姒兮依旧没任何反应,渐渐拧紧了双眉。

    缓步走到她床前,“你如此作闹,为的也就是逼寡人前来,如今,寡人来了,你可以抓住机会求你所求了。”

    姒兮的一颗心悠地痛极,她作闹?哼!他以为她经历如此锥心疼痛,受尽凌辱,早已看透生死后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巴不得他前来?他简直还在侮辱她!

    见姒兮颤动眼睑几次后将一双眸闭得更紧,姬寤生负手等了片刻后,忽而唇角勾起,“既然你无碍,也无所求,那寡人就去看看梦伶。”

    她无碍?她还要什么样子才算有碍!她已够惨了,他还在刻意激怒她,还嫌她活得久了!

    姒兮猛地睁大双眼,怒视着姬寤生缓步移动的背脊,急言出口:“你根本什么都知道,你故意折磨我!”

    姬寤生停下脚步,侧过头,以一双充满晨星的眸凝视姒兮,眸中尽是‘你还不傻。’

    眼看着姬寤生就这么轻松惬意的离开,姒兮愤恨的攥紧双拳,满腔怒火早已烧遍了她整个人。

    奋力瞪大了双眸,可不争气的泪却依然汩汩流下,一个充斥着怒火拳头猛然砸痛了床板。“你好狠的心肠!”

    猛然胸口骤痛,一口鲜血喷出,人便直接栽倒床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