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十八章 魂迷深潭

章节字数:2647  更新时间:12-08-04 0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色朦胧,夜凉如水,转眼十日便到。

    小权子坐在院子里,昂头望着满天星斗,想念着自己的家人。

    夜出奇的静,就连院子潮湿引起的露水滴落声都如此清晰。

    静谧划开,竟令人感受一抹清凉温馨于胸口蔓延。安详夹裹着淡淡的甜蜜,偷偷的沁人心脾。

    嫣儿扇着手帕,看着沉沉睡去的姒兮,面容上不禁展露一抹笑靥,明日一早公孙巫医就该来了。。。若是自己的妹子还活着多好,如今也是姒兮的年纪。。。

    噗咚~!

    “谁呀?啊!”听得扑通一声,小权子忽然起身,可展眼间一把长剑便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令他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嫣儿急忙站起,回眸瞬间却呆愣当场,想开口,却被来人抬手警告,因而只能站在原地,不敢吭声。

    “你们怎么了?嫣儿?小权子?”姒兮听出不对劲,慌忙坐起,张开双手缓慢的摸索着,却迎来了一双皮肤略有粗糙的大手。

    “啊!你是谁?”她惊愕的急忙收回手,因为她能够确定,这双手的主人,她从未见过。

    借着月色,来人忽而倒抽冷气,清脆刚毅的声音也因此划开。“今夜的事,你们若敢提半个字,我就让你们见不到明天的日出!”

    利落的离开,不带有丝毫的留恋,冷风从姒兮面颊滑过,遗留的,仅是一团迷雾。

    嫣儿急忙弯了身子握住姒兮冰冷的小手:“别怕,那只是个蒙面人,已经走了。”

    小权子打着晃从外面扑进来,抬手擦了额头上的汗:“你们不怕,我可吓死了,我刚刚差点小命不保啊!”

    “蒙面人。。。你们觉得蒙面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今夜怕是来杀人的。。。”姒兮的手缓缓的恢复了温度。

    “他是不熟悉吧。。。”小权子望了望早已无踪影的蒙面人消失得方向。

    “如果他若是真来杀人的,我倒是希望他把梦夫人杀了。”嫣儿压低了声音,眸中闪烁着股股恨意。

    “嫣儿姑娘,想着梦夫人的位置不成?那蒙面人与你相识?若不是,你被剑架在脖子上,怕是早就吓死过去了。”小权子半开玩笑的推了推嫣儿,眼眸中却尽是探究。

    嫣儿霎时转头怒瞪着小权子,憋红了整张脸,红唇张合了几次,却没能发出声音。

    “小权子,这玩笑开不得,今后这类似的话千万别说了。”姒兮垂下长婕,虽然她不知道嫣儿对梦夫人如此强烈的恨代表什么,但她所承受过的,并不希望她们有一天也尝到那种深陷炼狱的滋味。

    “诺,姒兮姑娘,今后不说了,我们睡吧。”嫣儿继续在姒兮身旁扇着手帕。。。

    次日清晨,姒兮还没有醒来,公孙巫医便已经到了,为姒兮换了胸口的药,在查看了腿脚的伤。

    待到姒兮睁眼,公孙巫医猛然双眸圆睁,大喝一声:“怎么会这样!”

    姒兮猛然惊醒,而惊醒之余只觉得喉咙干涩,如有异物堵在其中,一种苦涩腥咸由体内袭来,猛然趴到床边,呕出一口鲜血。

    “姒兮姑娘!你没事吧,感觉哪里疼吗?”嫣儿急忙掏出手帕擦拭去了姒兮唇角的血渍。

    “你们都出去,我要给这小姑娘施针,我不出门,你们断不能进门。”公孙巫医打开针囊,扶好了姒兮,轻叹出喉:“你只管躺好,疼了也不能动,若是能挨过三个时辰,你就可以重见光明,若是挨不到三个时辰,你就要一直失明下去了。”

    姒兮十分顺从,忍受着每一针刺下的疼痛酸涩,紧咬着牙关,额间的汗,一颗颗如豆滴落。“先生,为何救我,您可知我身中剧毒,且无药可医。。。”

    “你且忍耐,你的毒老朽上一次就已经控制在心脉,并非无药可医。”公孙巫医侧了侧头撞到姒兮眉宇间的神情不由心底一颤,这仅有二六年华的女子却装满了在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心事。。。他严肃的继续道:“若是你不动怒,你的毒断不会脱离心脉而冲击头部。”

    “那就是说,我可以活过双十?我的毒可以化解!”姒兮明显激动,双眸中流淌着血色的泪。而与此同时,她控制着自己的愤怒,悄然记在心中一笔账。他果然刻意激怒她,想置她于死地。

    “小姑娘,老朽虽帮你克制住了毒液,也治愈了传染,但却不能够保证你活过双十,至于你所中之毒的解药,老朽还要一位一位的去试。”公孙巫医如实说道。

    姒兮静静的躺着,心下渐渐的冷了起来。“您的意思是,所谓克制住了毒液,指得是将毒液封在我的体内,因而算是治愈了传染。。。”

    感觉到公孙巫医并未开口,她知道自己猜对了,以为充满了希望,到头来依然是空欢喜一场。。。尽量平复了心情后,姒兮的声音已经十分冷静。“不知璧合之毒如何中毒,如何传染?公孙巫医采用的方法是尽量延长我的生命。是吗?”

    “306位毒虫毒草,顺序不同毒性不同,将毒涂抹于男性媾和部位,三个时辰内,男子不会中毒,通过男女合欢毒可全数传给女方,受染者的下一代会吸收更多的毒,自然更加难以解毒。”公孙巫医不再说话。

    姒兮已经等同于明白,此毒当真无药可解。。。可是,究竟是谁,心肠如此狠毒。。。

    公孙巫医手下的针并未停止一刻,他侧头注视着白皙的姒兮,垂下眼睑:“解毒的方子,我会一一去试,只是想要化解,小姑娘要做好准备。”

    姒兮颤动唇角:“306种毒虫毒草,解药想必也要一一对正,方能解毒,并非姒兮不信先生,只是。。。怕先生研制出解药时,姒兮已命丧黄泉。。。”

    公孙巫医停下施针,静静的坐在床边,仔细的打量着满眸绝望的姒兮:“小姑娘莫要绝望,只要寻得一位药对症,其余便可推测,药理之间,有些药物排列不会改变,只是。。。若要解毒,方法需与中毒方式相同。。。”

    姒兮莫地一怔,险些坐起,幸而被公孙巫医按住,她缓缓苦笑,语声羸弱,泪流满面:“想不到,我想要活命也只能靠如此屈辱的法子。。。”

    公孙巫医手持羊毛块,擦拭了姒兮的泪,送到她眼前,缓缓张口:“你可能看见?你的泪已经恢复了正常。”

    姒兮豁然回神,眼前的老者,身穿白紫色粗布麻衣,四方大脸,发须略白,面容看去仁慈宽厚,一双眼眸里尽是经年累月堆积而起的沧桑。

    她看见了!她能够重见光明了!激动得已无以言表。继续流淌着泪,原来,能多活一天对她的意义仍然是无法割舍的,她微微垂头:“女奴姒兮,拜谢公孙巫医救命之恩。”

    公孙巫医眸光颤动,微微颤了颤唇角:“孩子啊,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你的亲生爹。。。娘希望你好好活着。”

    姒兮猛然大睁双眸,泪水流得更甚。伸手抓住公孙靥的衣袖。“我爹娘!您知道我爹娘的事,您知道他们是谁?是他们希望我活着,是他们记挂着我,所以您特意救了我!”

    面对着满眸期盼的姒兮,公孙靥转了头,深深吸入了一口冷气,“老朽不知你父母为何人,也从不相识,只是怜悯你生而为人,小小年纪,却命途多舛。天下间,何人无父母孩儿,疼宠之心相同矣!如今,我已救下了你,你就该珍惜生命。”

    姒兮的手缓缓滑下,双眸再一次失去了焦距。原来只是如此简单,误以为自己有了希望,爬出了深渊,可是,她依旧还是可悲可怜。。。

    “诶诶?梦夫人,你们可不能进去呀!姒兮姑娘拉了一裤子,梦夫人这里面可臭着呢!”小权子焦虑的声音由远及近。

    可‘砰~’的一声,门还是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