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十九章 峰回路转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12-08-08 00: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贱人!大天白日的,门窗紧闭,在屋里养汉子,敢给国君戴帽子,我替他清理了你!”梦夫人边尖声叫嚷着边示意身边的小阉官一脚踹开房门。

    几名妾侍跟在梦夫人身后,也指手画脚的跟着闯进室内,却各个傻了眼,只有梦夫人依旧保持着清高贵冢的模样。

    姒兮从头顶到脚心扎满了银针,她目光凝重的凝视着梦夫人。“女奴姒兮给梦夫人问安,因有针在身不能起身,请梦夫人不怪。”

    梦夫人身后的几名侍妾愣愣的注视着姒兮,除了惊愕于她的美貌与镇定,便只剩下赤裸的嫉妒。

    “哼,你是何人?何人准你给这贱人医治,难道你不知道她中的是璧合毒,根本无药可治?”梦夫人调转话锋,对公孙靥施加压力,她当然希望这老头儿快些离去,那么她自然就可以毫不费力的除掉姒兮。

    “老朽云野散人,奉国君之命救治这位小姑娘,如今恰在要时,还请各位夫人见谅。”公孙靥起身施礼,眸光投向站在前方的梦夫人。

    “国君想要医治她。。。”梦夫人双眸游移迟缓片刻,即刻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绝无可能,若是国君想要救她,早该告诉我,可这几日国君夜夜在我别院,根本不曾提及此事,你定是这妖女的奸夫!来人~给本夫人拿下!”

    侍卫即刻冲入室内,由梦夫人的贴身宫官指挥,直接捆绑了公孙靥,二话不说,便到了姒兮床前,几名侍卫不由分说的将姒兮扯到床下。

    一些银针已刺入肉内,一些银针已偏侧扎出皮肤,鲜红的血点蔓延开来,鲜血渐渐染红了姒兮的纯白亵衣。

    她跪坐地上,一双充盈着怒火的眸死死盯着梦夫人。“我与你无怨无仇,同为女子,你为何不肯放过我。”

    梦夫人搔首弄姿、居高临下的瞧着姒兮,歪唇一笑,轻哼一声却根本不打算回答。

    “夫人呐,就算你要拿人,难道就不能等老朽拔下银针?”公孙靥当然知道这位梦夫人是来势汹汹,只是他没料到,那人托他一定要治好的女娃,竟招惹了诸多是非。

    “哼!奸夫淫妇,还有脸求情?来人~都给我打!”梦夫人侧目斜睨了一眼公孙靥,眼底尽是充斥着鄙夷的肃杀,一摆衣袖,莫过身去,任凭着身后传来拳脚相向的声音。

    公孙靥忍受着自己被拳脚相加,挣断了绳子,抬手抱住侍卫的腿:“做人要懂得积德行善,你们若是打了她,针刺入内脏,人死了,你们国君是绝不会饶过你们的!”

    一瞬间,侍卫都僵在原地,他们的确不敢动仰躺地上的面色渐渐惨白的姒兮。

    “哼,我倒是要瞧瞧,打死了她国君能如何?都杵在那等什么!给我打!”

    梦夫人最见不得姒兮那副奄奄一息的可怜贱相,瞧她骨子里的狐骚劲儿,她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在用她的骨头熬汤喝。

    “梦夫人,梦夫人求求你了,就放过姒兮姑娘吧,她太可怜了。。。”嫣儿从门外冲了进来,跪倒便重重的磕起了头。

    梦夫人蓦然一怔,随即大喝一声:“嫣儿!你疯了吗?还不给我滚开!”随即抬手薅住嫣儿的头发,一双眸内写满了跋扈的愤怒及质问。

    “!。。。”小权子本欲提高了八度的嗓音禀报,但被制止后随即跪倒磕头,跟随着姬寤生进了房内。

    “是谁要看看寡人能如何?”姬寤生慵懒却好似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梦夫人身后袭来。

    梦夫人顿时一个激灵,仿佛从脊背处攀爬上一抹颤人心扉的冰冷,听到身后的妾侍各个慌张跪倒问安的声音,她不敢回头,直接跪倒在地。“臣妾给国君问安。国、国君,臣妾发现女奴姒兮与云野散人勾搭成奸,故而,将其二人捉拿、拿。。。”

    “哦?”姬寤生走到床前,见侍卫们都惊恐跪倒,他缓缓伸手将姒兮抱回床上,莫过身,似笑非笑满眸深意的凝视着梦夫人。“梦伶可见过满身银针的通奸女子?”

    公孙靥一被放开即刻大步来到床前,为姒兮重新施针。

    “国君,臣。。。贱妾是听闻女奴姒兮不守宫规,私自与人勾搭成奸才匆匆赶来,贱妾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息事宁人,可谁知这贱奴不知廉耻,不思悔改,简直顽劣至极。贱妾实在看不过去,才出手教训了两下。”

    姬寤生的面容上彰显出兴致盎然,他回眸打量着一脸怒容的姒兮,眸光深邃,唇角却微微勾起。

    “你若信她可就地处置了我。”姒兮怒目瞪着姬寤生,拧紧的双眉,愤怒的眸光坚定也犀利,处处透漏着毫不屈服。

    “梦伶,寡人一项对你宠爱有加,你的话寡人一项相信。”姬寤生缓步来到梦夫人身旁,抬手拉起了她,眸光深沉的与她对视,笑意却未及眼底。看得梦夫人一个哆嗦,垂下头去。

    “姑娘不可动怒,万不可伤及心脉。”公孙靥即刻按住蠢蠢欲动的姒兮,一枚银针刺入皮肤鲜血窜出。

    “国君,您看这目无尊卑的犬戎狗,说话前不称奴女也就罢了,她还敢暗语讥讽国君无能,好似您听信了臣妾的话便是天下之祸。如此挑拨,如此心计狠毒之人,国君若是当下不惩治了她,这以后还了得?”梦夫人如同抓住了护心镜,逮到了机会,一定要将姒兮置于死地。

    “那依梦伶之间该如何处置贱人?”姬寤生饶有兴致的注视着一脸恨妒的梦夫人,微笑询问。

    “通奸与大不敬皆是死罪,况且通奸之罪更重,该扒皮抽骨之后沉塘。”梦夫人大义凛然的劝谏道:“国君不可念妇人之仁,轻饶了这通奸的贱人。”

    “哈哈。。。可叹苍天无眼,像你这等蠢笨之人也能当上国君,真是笑煞人了。”姒兮涨红了一张秀容,怒笑交加,讽刺之意甚浓。

    “嗯。。。来人,将梦伶拿下。”姬寤生陡然阴鸷冷绝的看向梦夫人,满眸厉色。“就依你所言,扒皮抽骨后陈塘!”

    “啊?国君,臣妾冤枉啊,您怎能对臣妾如此心狠?臣妾对国君之心天地可表啊~国君!臣妾昨夜还在您的枕边,您怎能污蔑臣妾通奸!若要为这贱奴除去臣妾,您也要让臣妾死个明白啊!”梦夫人在被侍卫架出去的同时,双手死死抓住门框,泪眼婆娑,满眸尽显冤屈。

    “好~!”姬寤生端坐木椅之上,抬眼示意,梦夫人便跪倒他面前,吃痛的揉着臂膀。

    “昨夜,二更你可曾出去,见了什么人。”姬寤生双眸凛冽,丝毫不容辩解。

    “臣妾。。。”梦夫人双眸明显闪烁颤动,连忙爬到姬寤生脚下,抱住他的腿哭诉:“国君,臣妾昨夜只是燥热无眠,这才出去走一走,谁料遇见了一个蒙面人,他企图对臣妾施暴,幸亏侍卫赶到才救了臣妾一命,当时国君您正在休息,臣妾只是有惊无险便不曾让侍卫吵醒国君。啊~侍卫皆可作证,若不信,请国君您明察呀,断不能污了臣妾清白。”

    “哦?”姬寤生缓缓垂下头,一双鹰眸般凛冽的眸,迸射出孤冷深沉的光,射向正抹着眼泪满面委屈的梦夫人,仿佛只一瞬便可穿透人心。

    “臣妾不敢欺瞒国君,若有。。。臣妾甘愿扒皮抽骨。”梦夫人双手紧紧的抱住姬寤生的腿,一双杏一般的眸里尽是期望。

    姬寤生抬手捏紧梦夫人的下颚,眸光诡谲无比。“这后宫之事一项由赵氏夫人管理,你虽为贵妾,也要懂得自己身份,就算奴女与人通奸,你也需报了赵氏夫人,如何敢自己做主动用私刑。嗯?”

    “啊!贱妾不敢,贱妾知罪,贱妾,贱妾只是一时气愤,只想着身为国君的女人应该遵守规矩,这小贱人竟敢如此欺瞒国君,贱妾就怒火攻心了以至于忘了礼数,贱妾这就回去闭门思过,请夫君。。。念在贱妾服侍了您经年的份上,就饶了贱妾这一回吧。。。”梦夫人整个人如被抽取了骨头,无力瘫软的蜷缩在姬寤生的腿旁。

    “仅如此?”姬寤生猛然甩开了梦夫人,“这些年,寡人宠你,对你形成的嚣张跋扈气焰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可你终该有所收敛,怎能趁寡人不知,玷污了你贵妾尊贵的身份,去欺辱一个年仅二六的孩子!”

    姒兮的明眸内此刻一片氤氲,心潮屈辱痛楚翻滚不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