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二十章 寡人宠你

章节字数:2435  更新时间:12-08-10 2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国君贱妾。。。贱妾冤枉,贱妾何曾欺辱过她,国君您误解贱妾了,国君。。。”梦夫人即刻重新爬起身,整个人趴在姬寤生的腿上,早已不顾所有形象,忘记礼数,泪流成河,染黑了脸蛋,花了妆。

    “你回别院思过,没有寡人旨意,不得外出。”姬寤生话落抬手,梦夫人已被架走。其他几位侍妾吓得跪在地上哆嗦着,一个也不敢动。

    姬寤生扫了一眼,“你们也同样各自回去闭门思过,再敢跟着梦夫人胡闹,寡人决不轻饶!”

    “诺!”几个侍妾齐刷刷的响亮回应,如同终于得了特赦令般,一溜烟的全跑了。

    看着梦夫人被架出去越发远去的身影,姬寤生眸光凛冽,怒火满眸的攥紧了左袖内的拳头,骨缝响动的同时也攥痛了昨夜手背上留下的伤痕。。。

    侍卫也跟着退到门外,姬寤生才起身来到床前,负手注视着姒兮仍存怨恨的脸,有些话,到了咽喉却犹如鱼刺在梗,最终无言转面。

    “公孙巫医,寡人见她眸光明亮,可是毒已解去。”

    公孙巫医扎好了最后一根银针才直腰捶了捶背,回眸再对着姬寤生躬身施礼压低了声音:“国君,这位姒兮姑娘的毒若要彻底解去,恐怕要尚待时日,尤其是解毒之法,需要依照药理,有个健硕阳性与其媾和。”

    见姬寤生面容转冷,公孙靥继续说道:“即便有人愿意媾和,也要事先做个药理尝试,这306位毒药毒草,排出顺序,秘制方子彻底治愈,恐怕也少不得一二十年,不过老朽会竭尽全力,尽量让姒兮姑娘活久一些,能够等到一朝治愈,福得安康。”

    姬寤生回眸眄睨姒兮,莫回头,凝眉思忖,瞳子在眸内缓移后,面容严肃刚毅的直视着公孙靥:“若寡人做媾和之阳,药量是否可加。”

    公孙靥莫地跪倒,“素闻国君为人谦和、重情重义,心性善良,果然名不虚传,老朽感佩之至。只是这药量增加,国君便也有中毒的危险,不过有老朽在,定能保国君无恙。”

    姬寤生抬手扶起公孙靥:“既如此,就劳烦公孙巫医住在宫里,寡人会命人为你打扫别院,除能及时疗毒医病外,寡人请先生教姒兮识字晓礼。”

    公孙靥思忖半晌,最终点头答应,再次伏地跪拜:“公孙靥不敢违背国君盛情,但公孙靥有意要求,老朽治病时不能有外人打扰,以免前功尽弃。”

    姬寤生点头同意,回身看着小权子,“你带人将靠东侧的舒毓别院收拾妥当,待公孙巫医施针完毕,待他去休息,命膳房日后每夜为公孙巫医加餐,务必有桂花莲子羹。”

    公孙靥虽没开口,但心下却对这位年轻的国君不敢小觑,不想他这个半辈子不为人知的习惯,他却晓得。

    自始至终,姒兮只是轻阖双眼,一声不吭。

    一个时辰过后,公孙靥拔掉银针,喂姒兮服下药丸后,对她说道:“姒兮姑娘,虽你腿脚上的伤许会留下疤痕,但现在已见好转,明日若你愿意,读书写字倒是不妨事。”

    姒兮展露出绝美莞尔,微微起身,“那就有劳先生了。”

    “那老朽就先告辞了。”公孙靥面露微笑后,回身对姬寤生施礼:“国君请留步,老朽告退。”

    公孙靥的离去令室内的气氛陡然陷入尴尬,致使静谧划开,整间屋子都沦入莫名的静寂。

    姒兮眄睨了姬寤生的背脊一眼,悠悠垂下长婕,目光只落到由于火刑而捆绑至今犹如象腿的腿脚上,再度掀起一阵恨意。

    “嗯哼!呃。。。”“奴女姒兮恭送国君。”

    好容易梳理了情绪,姬寤生转回身的一瞬,四目相对,竟又重新惹起一阵尴尬。有生以来,她还是第一个敢赶他走的人。

    难以形容的情愫就此化开,招惹了一度莫可名状。随着夕阳悄然的偷退,室内的光线也尾随暗翳。

    看着姒兮那娇嫩红润的容颜,有些干涩的粉唇,忽闪着不知是紧张抑或愤怒的长婕,连带着她的小胸脯也跟着起伏。他的心忽觉奇痒难耐,他忽而想念极了她的奇香。。。

    “别靠近我!”她怒目呵斥,她可再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凌,任人宰割的小女娃。

    “我们之间存在误解。”他依然靠近,不顾她的反抗,握住她的双手,坐到了她的身后,以那及其熟悉的姿势,从身后拥住她。“你可愿听寡人解释。”

    当那熟悉的体温再度触及到她的后背,她满含内心的辱恨及怨怒竟然瞬间全数换成了抽泣心扉的委屈。“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若是梦夫人打我的事,奴女已经明白,感激不尽。。。”

    “姒兮啊。。。”姬寤生拥着姒兮的双臂松弛了,他起身坐到了她的面前,孔武有力的双臂如火钳一般握紧了她的双肩,“你看着寡人,寡人希望你知道。。。寡人是一国之君,许多事不能够一意孤行,你仔细回想,火刑之势寡人是否还能强行做择?自那之后,寡人可是真让你死?”

    姒兮撩起眼睑,以一双极美的眸嗔视着他,濡含双婕,看去娇俏可人。可她的怒气却堵在胸口,如何也咽不下。于是,重新垂落眼睑,负气说道:“你是国君,我只是女奴,我的生死仅由你一个念头。”

    他霍地抱紧了她,声音中有了明显的颤动,“寡人不准你死!过去的事都已过去,从今后,寡人决不会令你再受委屈。”

    松开她,他的唇便落在了那濡湿的长婕上,继而是鼻尖,他的眸尽显赤裸的占有。还从未有人,敢如此令他牵肠挂肚。

    姒兮猛然抬手推开姬寤生,眼眸中尽是怀疑。“前后十日,你为何变成了另一个人?你究竟又想怎样折磨我?”

    姬寤生双眸濯濯的凝视着姒兮,缓缓垂下眼睑。“曾经,寡人恨你。。。”

    接下来的话,面对着她,他着实说不出,因而转了身,只给她侧脸。“可经过这些日子,寡人方知,寡人该恨的并不是你,。。。实不该。。。”

    看着他微微泛红的面容,有些狰狞的眉宇,与颤动的睫毛,姒兮的眸里闪烁了柔软。身为国君,这是不是他初次跟女子低头。。。

    “姒兮,寡人怜你,莫要再恨寡人,莫在排斥寡人,给寡人一个机会,宠你。”姬寤生猛然抬手搂过她,再一次拥她入怀,他的话犹如潺潺溪水,清扬也充满磁性的流入她的耳里。

    她是他的新宠。。。“国君。。。奴女想家。。。”她怕了,她不想要再跟他有丝丝缕缕的牵绊,这里的人都太可怕。。。

    “兮儿,不要在推开寡人,寡人会接来你的阿妈,你的兄长,你的阿婶,只要你愿意。”他这样叫她,一双剑眉紧锁不开,一种昔日的甜蜜,他是在叫她,抑或。。。叫她。。。

    姒兮莫地瞪大双眸,闪亮如长空繁星,抓住姬寤生的衣袖:“君无戏言?”

    “寡人允你,以后待你真心真意,宠你。。。一生。”话落,他扣住了她的头,痴缠进而缠绵的吻令她再度眩晕。。。

    “哼!”趴在窗外的嫣儿拧紧双眉,一双愤怒的眸里尽是肃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