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二十一章 醋君吃醋1

章节字数:2728  更新时间:12-08-13 14: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诶?嫣儿姑娘,什么时候有这个嗜好了?姑娘在里面换衣裳么?”小权子办完事回来,他根本没料到国君还在。

    嫣儿身子一僵,怒颜瞬间换做笑颜。急忙回身,拉过小权子,抬手做了个‘嘘’的手势,将小权子拉到窗前:“你看,咱们很快就有福了。”

    听似开心到了极致的声音实际是在掩饰极度羡妒而引发的怒火。

    “诶哟~看来咱国君还真是喜欢咱们姑娘!”小权子趴在窗户看着,咧着嘴乐着。“这回日子可好过了,等姒兮姑娘做了妾侍,那可就更好啦!谁在见了我小权子也得多给些好吃好喝的。”

    “你这贱种只知道吃喝吃!”嫣儿看着小权子的高兴劲儿已经双眼冒火了。

    小权子被打的疼了回头一看。原本想说‘你不是贱种?’却硬是一骨碌咽了回去,险些晕死当场,只见嫣儿黑着一张脸,在缓缓爬上来的月光底下,像极了女鬼。

    “哟~你们俩这是练得什么功呐,国君可在此处?”小玄子娘声娘气的进了院子,便看见嫣儿和小权子在大眼瞪小眼,嫣儿是怒火迸发,小权子是一脸铁青。

    “国君就在屋里,诶诶,别进去,过一会儿。”小权子泄密般的拉过小玄子压低了声音。

    “什么事?”却不想,姬寤生已经推开门,一脸严肃的注视着两个小阉官。

    “啊啊,禀国君,宫官大人快马送来口信,说是马队再有两天就到了。”小玄子跪在地上,眉眼俨如月牙。

    “嗯。”姬寤生听过后便转身进屋,仿佛没有任何情绪。

    小玄子低声下气的弓着腰跟随进去,跪倒地上,看了看仰坐着身后靠着方枕的姒兮。“呃。。。时辰不早了,不知国君。。。今夜去哪一位妾侍房里。”

    姬寤生面色一僵,回眸看了看姒兮,伸手握住她那如柔荑般的小手。“你且好生将养,过两日你阿妈来照看你,寡人便放心许多。”

    “真的!我阿妈就快来了?”姒兮的眸内明显水雾重重,氤氲四起,喜极而泣。她就要见到亲人了!

    “嗯。”姬寤生抬手拭去姒兮落下的泪滴,眼眸内充盈着宠溺和温柔。

    转身负手起身,出门瞬间,随口应了一句:“你命云儿准备吧。”

    “诺!”小玄子卑躬屈膝,掉转头,朝着云儿的院落走去。

    虽说声音不大,可姒兮却听得一字不落。他终究是国君,他注定了一生会有许多女人,而自己只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姑娘,姑娘?”嫣儿抬手在姒兮眼前晃了晃,瞧着她一脸的痴相,她猜,八成是在回味刚才的滋味。“姑娘感觉很好吧。”

    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妒忌。她恨,恨上天既然给了她一副好身材,为什么不将姒兮的容貌赐给她!让她在这深宫里足足挨了六年,等了六年,心上人却从不看她一眼。

    “姑娘,咱们从此跟着你可就有福了,国君如此宠爱姑娘,你呀,只要把国君服侍好,让他离不开咱这里,咱们可就不必再低三下四的竟看人眼色啦!”小权子显然乐不思蜀,从今以后他起码会多好些吃喝,那家里的苦日子就好过多了。

    可姒兮并不高兴,她真的会成为他的女人么?就算她愿意了,她身上的毒。。。他会愿意为她解毒么。。。

    两日来,姒兮的日子平淡而幸福。

    白天公孙靥亲自教她写字,为她讲解郑国本与大周出自一家的历史,姒兮这才明白,原来诸侯国的国君与天朝国君均有亲系。

    姒兮天资聪颖,只要说她便记得住,只要写,她便练得会,字型天生隽秀且不卑不亢,似乎完全能体现出她的个性。连公孙靥也称赞她是实为难得的天人。

    下了朝,姬寤生来看姒兮,看着她认真书写诵读,聪颖的她令他的心底似乎闪过某种暖流,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孩提年代,仿佛眼前的她又变成她。。。他骤然凝眉!起身离去。。。

    “姒兮姑娘,姒兮姑娘!你的家人到了~到了!”小权子从门口跌撞着跑进来,眉眼早就笑弯了。

    姒兮激动的想要起身,可她的腿,因此,她急忙催促着嫣儿,快出去迎。真想不到,两日不到,她阿妈果真到了!他没有骗她,他真的做到了。

    不多时,大宦官带着安木佳、鞑虏瓦进入了姒兮的房间,在安木佳和鞑虏瓦身后是一排四人小阉官和一排四人侍女,每人手中捧着不同的赏赐。

    安木佳一见姒兮双腿裹紧已经发黄的麻布,胸口处绑着布条,洁白的布条上还有暗褐色的血迹,心底顿时攀升起无穷无尽的疼痛,想要扑过去,却被嫣儿拉住,示意他们不要过去。

    鞑虏瓦的目光一寸也不曾离开过姒兮仍有些惨白的面容,让他日夜思念的人,到了这里竟受了这份罪!怒目圆睁的他发誓,等她好了,他一定要带走她!

    大宦官站立中央,报了一件件国君赐给姒兮的赏,衣裳,珠宝,绝美的陶器,民贵药材。。。看得安木佳和鞑虏瓦都傻了眼,他们可从没见过这么值钱的东西。

    虽说姒兮也没见过,见了也会高兴,但毕竟,她如今已经练就了一身见怪不怪的本领。

    她微微起身,颔首示意:“有劳宫官大人,大人辛劳。嫣儿,给宫官大人两串珠宝,一套陶器,算是姒兮孝敬您的。”

    大宦官毫不客气的接下了两串珠宝,但却推开了陶器,“姒兮姑娘这心意,我是领了,但这陶器可是国君千挑万选的,我也还有事,您和家人团聚着,国君在大殿商议国事,他说忙完了就过来看您。”

    姒兮连忙叫嫣儿和小权子去送,在大宦官出门前,姒兮还不忘施礼:“姒兮年幼无知,望宫官大人切莫挂怀。”

    大宦官回过头来展露笑颜,声音中有着难掩的高低顿挫。“姒兮姑娘如此聪慧过人,往后该是本宫官要姑娘美言才是啊。姑娘休息吧,我这就回去复命啦。”

    “丫头哇!”安木佳一件屋子里没了外人立刻扑到姒兮床前,心疼的拉起她的小手,泪如雨下。“我可怜的娃,那宫官说你在宫里吃香的喝辣的,日子十分舒坦,这才派人来接我们,可是你,你这是。。。呜呜呜!”

    “小兮,你受苦了。。。”鞑虏瓦满脸满眼尽是自责,都是他没用,才让她背井离乡,受尽折磨。。。可是,他不懂,为什么他的小兮变了。

    “小兮,你为什么跟那阉人客气?”

    姒兮侧目看着鞑虏瓦,也拉紧了阿妈的手。“阿妈,鞑虏瓦,这里是郑国王宫,不比家里,思虑务必周全。适才我险些让宫官误会我是害他,我明知国君赏赐必为钦点,我还敢将唯一一套陶器送人,若是宫官收了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孩子啊,那你解释的对啊。”安木佳听懂了,看来在这里人的心介意的多,也阴暗的多,确实不比家里,可以随意说却不担心会结怨。

    “小兮,你说!是不是这国国君是个老混蛋?他怎么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宰了他!”鞑虏瓦却冲动尽显,看着她一身伤痛,他瞪大的双眸中就立刻怒火熊熊,简直要吃了人。

    “阿妈,鞑虏瓦,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只是自己不小心出了些意外。”姒兮拉着安木佳的手,抬手示意鞑虏瓦坐过来,她明白,鞑虏瓦是阿妈最后的亲人,她不能让他的冲动性子害了他自己,疼死阿妈。

    鞑虏瓦果然急步坐到了姒兮床边,有力的双手摩挲着她白皙如柔荑的小手,一双眸更加灼热的注视着她,在他心里最清楚,唯有她能令他百依百顺。

    仅仅短短的时间没见,鞑虏瓦已经越发健硕,一双手虽然粗糙了许多,可是却从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的强健野性。“小兮你放心,今后有我在,谁也不能靠近你。”

    此时此刻,姬寤生正负手站在门旁,他充满了怒火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在鞑虏瓦那一双手上。

    他竟敢碰他的东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