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二十三章 醋君心毒

章节字数:2830  更新时间:12-08-23 0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宫殿一角,整座院落都十分狭小,屋脊间虽错落有致却透射不过一丝日光,唯有星光漫天时,从屋内看向窗外,才可看见一颗北极星。

    姬寤生负手伫立在床前,一双充斥着仇恨的眸盯紧了床上早已毁容,至今昏迷的女人。

    褒姒,她就算化成灰,他都能一眼辨认!

    她那轻蔑的神情依旧清晰如昨日,那曾经的笑声好似猛然飘荡于他的耳畔,他永生不忘,那放浪淫荡的笑声令他失去了此生挚爱。他的柔兮就那样被她活活害死!

    这恨岂可到此为止?!

    “国君,此人中毒已深,断不能碰啊,万一她的毒感染了国君,那可就糟了。”大宦官卫郑急忙上前拦住了准备赏给褒姒一记耳光的姬寤生。“国君,她已经睡了十二年,您是打不醒的。”

    “哼。。。”姬寤生挥然收袖,居高临下的傲视着毫无知觉的女人,一双眼眸早已将她啃噬得魂飞魄散。那原本对姒兮消失的恨意又瞬间铸满头脑。“她果真是她女儿?”

    宫官弓着腰跟在来回踱步的姬寤生身后,一字一顿的说道:“禀国君,自十二年前褒姒在骊山被犬戎王强抢回去之后,听说当夜折腾了一夜,次日晨曦,便不见了褒姒的踪影,至于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恕臣无能,无从得知。”

    见姬寤生陡然止步,宫官沉思片刻继续说道:“臣只知道,后来褒姒出现在犬戎后荒山,成了安木佳的妹子,之后便产下了姒兮。呃。。。臣还了解当初褒姒产下姒兮后求助安木佳极力保密,所以到目前为止,姒兮都应该不知亲生爹娘是谁。”

    “如此简单。。。”姬寤生拧紧双眉,深邃如海的目光停落在褒姒丑陋的脸上。你折磨我这么多年,如今想让你的女儿如此容易就获得幸福,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的脸上尽显不屑和鄙夷,犹如眼前的人以及她的女儿都是令人作呕的只会攀附淫贱的尺蠖。

    可他转念一想,若只有这么简单,那姒兮果真是犬戎后代?

    他回眸打量着卫郑,见他卑躬屈膝不敢抬头的站立着。不对!若是猃狁之女,犬戎尊女绝不可能让姒兮如此痛苦,还身中剧毒。而褒姒也没必要极力隐瞒姒兮的身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姬寤生的眸内闪烁着不可磨灭的诡谲,他眸光皎洁的注视着褒姒,冰冷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中攀爬而上。“若是乱伦,究竟谁会最悲哀?”

    宫官显然这一次没能听懂,抬起头痴痴望着姬寤生狡诈诡谲的面容,心下不免砰砰乱跳。

    姬寤生微微弯曲了身子,靠近了褒姒的耳朵,缓缓也轻柔却洪亮的说:“下一次向大周天朝进贡女奴的日子定了么?”

    宫官即刻大步上前,以尖锐的嗓音也学着姬寤生的语气:“禀国君,定了,三年后的正月初一。”

    姬寤生仔细的观看着褒姒的容颜,他一双阴鸷的眸毫不费力的发现褒姒的眼角挂着泪滴。哼!不出所料,她果然醒着。

    “呈上去。”他阴沉冷漠。“诺!”大宦官尖声附和。

    看着那滴泪已悄然滑落,姬寤生陡然转身,满眸怒火的注视着宫官:“卫郑,去传公孙靥,我要让他见见眼前这位旧人。”

    -----------------------------------------出芒----------------------------------------------------------

    “阿妈,不哭了,您瞧我这不是很好么,公孙巫医会尽全力救我的,他是位善良的长者,还教我读书写字。”姒兮心疼的为安木佳抹去泪水,在她的心中,安木佳无异于她的亲娘。

    “不!我做不到,小兮,你记着,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在你身边守着你一天,除非你死了,否则我不娶媳妇儿!”鞑虏瓦倔强的背过身去,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砸到脚面,他怎么会娶别的女人。。。她怎么能推走他,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他这辈子已经注定了,为她生,为她死。

    “鞑虏瓦。。。阿哥,你对我的情,我懂,你对我的意,我珍惜着,可我毕竟是没有将来的人,阿妈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你要为阿妈留一条根。。。”姒兮的泪一双双的坠落,砸到了自己的手上,也砸进了安木佳的心里。。。

    鞑虏瓦猛然转身,双目灼灼的奔到床前望着姒兮,抬手握紧了她滴满泪的手,他发誓,没有这一刻比他现在的爱强烈,没有一刻让他的心彻底踏实了,只因,她在他眼前。

    “答应我,小兮,跟我走!我带你和阿妈找个所有人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活。至少。。。”他哽咽。“至少。。。在你。。。之前,我保证让你活的快乐!”

    她动心,她当然盼望着自由自在的日子,她非常怀念以前的生活,现在的她真的希望从没来过郑国。。。那么,她还能像以前一样,被阿妈疼着,被大鞑虏瓦宠着,甚至包括阿婶的疼爱,虽她从不曾张过口,从不曾醒来,可是她知道,阿婶听得见她,疼爱着她,用她唯一拥有的小表情告诉她,她在聆听她的快乐和心思。。。

    “阿妈,阿婶呢?我们能够逃出去么?”姒兮大眼睛闪烁着星辰。

    “唉,你阿婶也被他们给抬来了,现在给安顿到西北角去了,听那大宦官说,那里安静也方便巫医诊治,让我们只管照看好你,阿婶,他们会帮着照看。”

    姒兮沉了一张极美的花容,拧起了秀眉。绝无可能,他不可能突然完全转变成另一个人,她分明看到过他眼眸里的阴狠,可他也说要宠她一生。。。究竟他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小兮,你不必担心,我这就去把阿婶抱来,你见了她就别担心了,先养好你的伤,之后我设法带你们逃出去!”鞑虏瓦是铁了心了,重新真真实实的触摸到姒兮,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放手!

    “诶?”姒兮想制止鞑虏瓦,可他已经找不到人影儿了。

    “这混球儿,算啦,让他去吧,也正好哇,见见你苦命的阿婶。。。”安木佳说着便来了泪,不想这母女都是天可怜见的,都这么命苦。。。

    “公孙靥给国君问安。”公孙靥跟随着大宦官急步来到这座破旧荒凉的院子,一进门便伏地叩头,起身后便将目光定在了姬寤生身后女人的脸上。“宫官大人说这里有一位重症病人,不知可是此人?”

    姬寤生面容谦和却眸光凛冽的走到公孙靥面前,似笑非笑的探视着他。“先生果真不记得此人?她可是曾经轰动大周和诸侯国的妖孽,幽王的宠后,千载难得一见的美人——褒姒。”

    公孙靥虽极力克制自己情绪的波动,但眉宇间难掩的狰狞却丝毫不漏的落入了姬寤生的眼底,他微微侧身,语调轻缓。“请先生看看,这样绝代风华的美人,是否还有救。”

    公孙靥脚下的步履如同万斤大石一般,每走一步,都如同坠断了两条腿。当他来到她面前时,两条腿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只觉,一双行医数十年的手初次颤动。

    原来他一直寻找的她一直被姬寤生私自扣押在郑国,而且还被折磨得如此惨烈得不成人形。。。子伯若是知道了,终会痛心到何种程度。。。

    这郑国君主果真是人面魔性,看来。。。他的确不该再犹豫,确实该。。。除掉他!

    公孙靥双眸充斥着愤怒,可一双手却颤巍巍从针卷里取出银针,刺入她的身体,拔出针,眼看那浓绿色的针体,不觉周身猛颤,他的头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如遭雷劈。

    “寡人听闻先生曾与褒姒交情匪浅,时隔多年,不知今日相见,先生作何感想。”姬寤生步步紧逼,根本不打算放过公孙靥。

    公孙靥皱紧双眉,陡然镇定,回身已是笑容慈祥。“呵呵,想是国君消息有误,老朽隐居多年,从不曾与这位褒姒相识,又何来感想之说。啊?”

    四目相视间,公孙靥眉宇间都传授了姬寤生一个道理。姜——还是老的辣。

    姬寤生忽而邪魅一笑,双眸阴鸷如利箭。老匹夫,想装蒜?现在不说,片刻后,寡人叫你追悔莫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