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第二十四章 醋君心毒2

章节字数:2742  更新时间:12-08-26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褒姒的女儿进贡给天朝如何?”姬寤生看去悠闲的迈着方步,眄睨着公孙靥。

    公孙靥仍旧站在原地装作糊涂,“老朽不明国君所指。”

    姬寤生冷鸷转身,一双鹰眸瞬间刺入公孙靥的眼中,勾起唇角。“将姒兮作为专贡女奴送与周平王如何?”

    “这!”公孙靥明显后退一步,可随机换上一副平和。“老朽愚钝,国君心中喜欢姒兮姑娘,又何必偏偏将她送出去。况且,这姒兮姑娘与褒姒女儿有何干系?”

    姬寤生面容笑意更深了些,可笑意却未及眼底。“公孙巫医想必不知寡人了解你多少。暇叔盈~”

    “臣在!”从屋外瞬间闪进一人,双手攥拳堵在门口。此人身宽健壮,一脸的络腮胡子,双眼圆似铜铃,张口便是一口的戾气,一双大掌像是随时能把人脑袋拧下来。

    “公孙靥,原于大周受大夫一职,曾在二十年前丢失一子,又借治病缘由害死结发之妻。此次前来郑国并非路过,而是从大周前来。嗯?”暇叔盈说到此处便闭口大喝,一双几欲吃人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公孙靥。

    公孙靥面容渐渐发白,下颚的胡须也微微的颤动着,他一双含满血丝的眸左顾右盼,最终将目光落到了姬寤生那棱角分明到犹如刀削的脸上。

    “老夫不知国君为何与老夫不睦,老夫只是号上天之德,济世救人,如今辞官只希望老守田园,不愿招惹是非,老朽与姒兮姑娘仅是萍水相逢,并无任何瓜葛,救她仅为一片好意,若国君不信,可在老朽治愈姒兮姑娘后处死老朽。”公孙靥决绝之意昭显。

    “老匹夫!你简直满口胡言!”暇叔盈大步上前揪住公孙靥的衣领,一双铜铃似的眼睛血红如魔,说话就要捏断他的脖子。

    “慢着~”姬寤生缓缓的来到公孙靥面前,以身高优势刻意昂头眄睨着公孙靥,唇角微勾。“既如此,就请先生尽力,姒兮姑娘将来很可是第二位褒姒,宠冠后宫,绝代美后。”

    见公孙靥面容出现了难掩的狰狞,姬寤生面容诡谲邪魅的浅笑,只是眸内笑意全无,冰冷至极。“寡人会宠她,助她培育出一副娇柔谄媚的性子,寡人会要了她的心,再将她送去大周天王的怀抱,不知兄妹媾和,会是何等的笑话。”

    “你!”公孙靥猛然狂退两步,双眸中的瞳子明显受创,他简直无从相信,眼前这个年纪如此年轻的国君竟有一副较毒蛇蚩尤更狠更毒的心肠。

    “老朽可以不救她!”

    姬寤生眼眸中的笑意深了些,陡然转面,绝美的一张俊脸上彰显的是令人想将其杀死的衅弄。“若是公孙巫医可以亲眼看着如此可怜的褒姒唯一的亲人身中着与她相同的毒,痛苦死去,寡人倒是可以免了神坛火刑。”

    公孙靥一张面容已经由白转红,长袖中的拳攥得死死的,甚至周身已经出现颤抖,他呼吸紊乱的注视着床上毫无知觉的褒姒,深吸最后一口气后,露出难掩的苦笑。活着。。。毕竟要比死了好哇。。。

    他转回身对着身后正兴致盎然的注视着自己的姬寤生俯身下拜。“那就请国君为老臣寻得一位媾和之阳,老臣将尽快调制出第一种解药,将解药涂抹于男子的阳刚部位,在送入姒兮姑娘体内,通过媾和过程加长,或可令毒症开始好转。”

    姬寤生毫无表情的注视着公孙靥,显然,撕破了窗户纸,他自然不会让这老奸巨猾的巫医置他于陷阱之中。“嗯!暇叔盈,到军中挑选一位健硕刚健的男子,命他前去试药,在与姒兮姑娘媾和。”

    “谨诺!”“我来!”

    可还没等暇叔盈转身出去,鞑虏瓦已经从门外冲了进来,他双目灼灼的望着姬寤生,为姒兮解毒,可令他们早早完成夫妻之礼。他眼眸中的怒意仍然呼之欲出,若不是眼前这该死的小人,他们早该是夫妻!

    “你是何人?胆敢见国君不拜!”暇叔盈一把捏住鞑虏瓦的臂膀便往地下按,可就是这一按他的眼眸中却露出了一丝赞许。

    鞑虏瓦双腿绷直,双臂发力,非但没有被暇叔盈按下去,反而还抬手按住了暇叔盈,皮肤黝黑的他就这样与素以力大著称的暇叔盈僵持住了。

    “不知这位是。。。”公孙靥的直觉告诉他,这年轻人绝对能够成为帮手。

    鞑虏瓦一双虎视眈眈的眸怒视着一脸悠闲微眯双眸的姬寤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姒兮的夫君!媾和之事自然该由我来!”

    姬寤生以幽深冷峻的神情上下打量着鞑虏瓦,眸中杀气转瞬即逝,之后转头看了看公孙靥,示意他可以试药了。

    在转回面,一双凛冽的眸瞬间扣住了鞑虏瓦的双眸,他要确定,他听到了多少。

    “这位壮士,你说你是姒兮姑娘的。。。。夫君?”公孙靥一面上下打量着鞑虏瓦一面皱眉思索,这年轻人会不会是姬寤生特意安排的人选。。。“既如此,就随我来吧。”

    姬寤生目送着公孙靥和鞑虏瓦的身影,一双好看的眸微微弯起,展露出一抹迷人至极的微笑。

    “国君,您是动身回大殿呢,还是。。。”宫官卑躬屈膝的观察着姬寤生面容里的诡谲,半句话不敢再多说,他很明白,国君展露微笑之时,定是心肠最毒之际。

    “随寡人去探望姒兮。”姬寤生话落负手出门,出门瞬间侧头给了暇叔盈一个眼色。

    “臣告退。”暇叔盈抱拳躬身,随即转身,跟去了公孙靥与鞑虏瓦的方向。。。

    “国君驾到~”小权子喜出望外的高声报喜,在他觉得,他的好日子已经来了。

    “嫣儿给国君问安。”嫣儿面露喜色,急忙弯身施礼,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奴女姒兮及阿妈安木佳给国君问安。”姒兮虽坐在床上却将上半身弯到最低。

    “起来,伤到了腿留了疤,寡人看了心疼。”姬寤生阔步上前,双手扶住姒兮的双肩,双眸与她对视瞬间,彰显着柔情蜜意。

    姒兮痴痴的望着那双容纳了天地的眸,深邃如海,又好似融入了天地内的日月和星辰,将一个急需要温暖和爱的人强烈的吸附。

    那样温柔的声音,那样柔情的眼神,那样绝美如雕琢的容颜,竟然属于眼前这个令她戒备满怀的人。。。

    “禀国君,我。。。啊不,是。。。老妇人该喂女儿喝粥了。”安木佳跪在一旁打量着眼前年轻俊逸的国君,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那样迷人的笑容似乎在隐藏着什么。虽然她猜测不出,但终归觉得这个人很危险。

    “把粥碗给寡人。”姬寤生回眸看了依旧跪着的嫣儿,“嫣儿,夜深了,带老人家回房休息,你们也下去吧。”

    “诺!”嫣儿不情不愿的起身,来到安木佳身旁扶起了她,一步两回头的出去,虚掩了门。

    姬寤生端着粥碗,笑看着姒兮,那笑容如三月春风,令人心旷神怡。他舀出一汤匙粥放到嘴边轻轻的吹着。“小东西,傻看什么?寡人说宠你一生,岂是戏言?”

    话落,他将汤匙送到了她的唇边,见她依旧充满提防的注视着自己,他忽而邪魅一笑,好似恍然大悟。

    “小兮儿喜欢寡人喂。”他保持着笑容含上一口粥,桎梏住她的头,不容反抗的吻了上去。

    粥的浓香在口腔里慢慢化开,醉人心魂的吻也已经越来越深,姒兮一双小手紧张的抵在姬寤生的胸前,她被他那霸道也深沉的吻逼得眼角都出了泪,可一颗心却跳得极为厉害。

    “啊。。。你敢咬寡人。”姬寤生吃痛收唇,微微张开嘴,灵活的舌头动了动以示没有受太重的伤,可双眸中的韵色却更深了,双手一用力便拨开了她的衣领,露出白嫩如凝脂的香肩,猛然低头在那颈窝儿处留下鲜红一吻。

    “啊。。。”姒兮被嘬得一痛,轻哼出喉。

    可这对于25岁正值刚劲的姬寤生来说,无疑是最为赤裸的挑逗,他双眸蒙上一层幽深,捏住她的下颚。“看寡人怎么收拾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