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稿勿看  第1章 上钩

章节字数:2922  更新时间:12-06-29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空气凝滞,冰冷异常。

    雪还未下,就已是这般冷,所有人心里,都隐隐扭动着一股不安。

    天阴沉得几乎再不过半寸便要融化矗立泽城中央的宣使塔楼。

    就在这样诡异至极的时候,偏偏又有了一个极古怪的人出现在了靠近废墟的一条阴暗的巷口前。

    此人衣衫褴褛,已辨认不出身上所穿衣物原先究竟是何颜色,灰黑色的恶心棉团从衣裤上的数处破洞中招摇地钻出,长发因许久未洗而油得发亮、披散着恣肆纠缠在脑后,身形瘦削,皮肤黝黑,虽细看五官还是很端正的,但一来他身上的异味实在是有点熏天,二来,他所坐的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所经过的不论是人还是畜生,尽皆抵着街道的另一端而过,不敢往他那里看上哪怕半眼。

    这怪人倒是全不以为意,只自顾自地高声唱着,不时仰头痛喝一口木葫芦中的酒,拽起脏到不行的衣袖一角潇洒地一擦嘴,接着一阵狂笑,饶有兴趣地打量几眼战战兢兢而过的众人、众畜生,一手拨弄着破瓷碗中仅有的两块铜板,叮当作响。

    如果有人一直在旁边注意着他,大概会发现另一处奇怪的地方,他这样不时仰头猛喝了许多次,木葫芦中的酒却仍源源不断,也不知是何邪法所致。

    “风半仙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虽无三头六臂,会算能掐自是天下第一。祈福求子,转运消灾,打鬼捉怪,无一不精,钱到即成。祈福十文,朱符另算;求子二十文,灵药另算;转运五十文,损阴德的免谈,灵水另算;消灾一百文,朱符、灵水、饮食、住宿、车马、玩乐另算;打鬼十两,厉鬼加钱、冤鬼报官,朱符、灵水、饮食、住宿、车马、玩乐、伤药另算;捉怪百两,朱符、灵水、饮食、住宿、车马、玩乐、伤药、收怪器具另算。”

    自称“风半仙”的怪人旁若无人地高声唱着卖词,语间狂妄,旁人稍加细听便不禁双眉紧皱,暗下嘀咕如此怪人到底是如何得以进城的。

    在匆匆而过的众人、众畜生中,却有两人极是不同。

    先不论这二人身上装束之精致,单是那位柳眉樱唇的小姐竟敢侧过头看了怪人一眼,就已很了不起了。

    “大小姐……那人怎么坐在那里……”

    紧随在身后的女子一脸厌恶地蹙眉道,一手扶着自家小姐,另一手紧捏鼻子。

    被唤作大小姐的秀美女子向怪人方向望了一眼,片刻的失神,回过头,唇角笑意淡然,“……天下之大,无人不有,妍儿不必惊怪。”

    妍儿点点头,不再往怪人的方向瞥眼,少顷犹豫,抬头道,“老爷昨日吩咐,近日来不许大小姐靠近废墟,不知到底何故?我看那怪人虽怪,却也犯不了多大事。正月时候,京城程府大公子便会到泽城来亲自迎娶大小姐,那时便能离这里远远的了……老爷对程复两家联姻之事,极是看重,万一有个好歹,奴婢可……大小姐,最近咱还是尽量少往这条街走了,可好?”

    被唤作大小姐的女子轻点了下头,轻声道,“我自是明白。今日原不过是怕半路遭逢大雪,这才择了近路尽快回府。今后再不从这走便是了。”

    风传声至。

    看来,这位就是复家大小姐了。

    没想到,第一天就能见到。

    还真是撞了大运了。

    “风半仙”心中暗想,眯眼往街道尽头的那两名女子望去,眼神复杂,却并无半分欣喜。

    “后日即到。”

    低沉阴郁的声音蓦地在身后响起。

    不过“风半仙”可全未吓到,口中唱词依旧,一手欢快地拨弄着破瓷碗中仅有的两块铜板。

    突然,瞬间功夫,“风半仙”捻了一枚铜板在手,迅疾抬手向身后狠掷而出,破风之声凌厉,所向方位数丈之内皆再藏不得人。

    果然,藏在阴影中的那人,迫不得已瞬移到了怪人身前。

    即使隔了遮住全身的黑斗篷,“风半仙”也能在百步之外仅凭风声就辨认出他来。

    除非,他使用幻行术。

    虽从在紫云宫见到他的第一天起,“风半仙”对这个总是阴沉着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八辈子大债的人打从心底里就喜欢不起来。

    即使后来皇命至,二人不得不共管玄华塔,“风半仙”也是极可能地不与他碰面。但在任务中,“风半仙”知道,此人绝对是百分之三百值得信任的。

    知道普通人是看不到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这黑衣人的,“风半仙”心下暗念了一个小咒语,在自己周身暂时张开了一个小结界,仰头猛灌了一口酒后,转向黑衣人道,“从庐城过来,至少也需十几日,如此不过几日就到,还是借了灵术之便。”

    “风半仙”见黑衣人并无任何反应,也不介意,继续自言自语,“……不过往京城一去,前途叵测,想在家多待几日,也是自然……”

    说话间,死灰色的阴沉天空,又往下压了几厘,空气滞闷异常,连“风半仙”都忍不住想将任务撇在一边、挥手使出风生术造出点风来。

    “你这样狂饮,不怕误事?”

    黑衣人毫不客气地打断“风半仙”的自言自语,冷声道。

    “风半仙”嘿嘿一笑,露出两排与黝黑肮脏的脸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整齐皓白的牙齿,“玄酒[1]醉人,倒是从未听说。”

    黑衣人不语,但“风半仙”却能极清晰地感受到他一记眼刀冷冷飞过,心下不禁打了个寒颤,面上强撑笑意。

    “他,也到这里来了。”

    黑衣人冷声道,抬头望了一眼死沉灰暗的天空。

    “风半仙”听了这话,竟也收了笑,眉头一皱,“他来做泽城什么?宅家[2]不是遣他去北地了?”

    黑衣人并不言语。

    “风半仙”知道,不该说的话,此人是从来不说的,当下也不计较,只揉了揉眉心,轻叹了口气,清亮猴眼内闪过一丝狡黠,抬头咧嘴笑道,“木头大叔也就这点厉害,我都臭成这样了,也就你还能忍得了。”

    黑衣人闻言,转身便走,踏出半步,蓦地消失在了冷得异常的空气中。

    “哈哈哈……”

    “风半仙”大笑道,撤走了周身的结界,仰头又猛灌了一口千杯万壶不醉人的佳酿“玄酒”。

    如此潇洒姿态在半个时辰之后,却也无可奈何地变成了被人以十三枚整的桃木长钉牢牢钉在破败的土墙上的境况。

    “风半仙”猛地咳嗽着,几乎将整个肺都要咳出来,喉间一片火辣辣的疼。

    袭击自己的人也太恶劣了,什么时候不好,偏挑了自己仰头狂饮的时候突袭。

    没奈何,硬是将咳嗽压住,瞪向倚墙立在对面的偷袭者。

    偷袭者竟也是一身全黑斗篷。

    看来无论如何,自己都和这身打扮的人命里犯克啊。

    “风半仙”在心底叹了声,抬头直视向掩藏在兜帽阴影下阴鸷凌厉的视线。

    这么快就上钩了,也不枉自己跑到城外乞丐窟去混了整整三天,臭得自己都有点唾弃自己了。

    “复大老爷,如此可是有事相求于我?虽说钱能通天、权能压人,可就算是复大老爷这般有钱有势的大人家,也不好防那些暗处的小人不是?行家一出手,没有也变有,有,自然也能变没有,捉怪消灾,还得找我们这些走半神半仙道的。此番您找‘风半仙’我,可算是找对了,不过这个价钱嘛,嘿嘿,俗话说无利不早起,您就看着给点?不论何方妖怪,‘风半仙’我自然是手到擒来,绝不夸口——”

    “——你到底是何人?”

    对方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

    怎么今天碰到的人,全都一个德性?

    “风半仙”无奈地摇了摇头,咧嘴露出了整齐皓白的牙齿,笑道,“小的‘风半仙’,一卖卦之人而已,然亦擅长祈福求子,转运消灾,打鬼捉怪,诸项无一不精,钱到即成。上月还在丰州逍遥,算到了复大老爷将有求于我,此一趟‘钱’途可观,自然是不辞辛苦地赶来,特于此等候。”

    ++++++++++++++++++++++++++++++++本章未完待续+++++++++++++++++++++++++++

    [1]玄酒:即水,也叫“明水”。在祭祀礼仪中,供献酒的顺序是,玄酒要放在最尊,离神最近的位置上。其他的酒,依其酿制时间由短到长,酒质从寡淡到醇厚,依次往下排。

    [2]宅家:唐代称皇帝为“圣人”,在皇宫里面称皇帝为“宅家”,因皇权至高无上,“以天下为宅,四海为家”,故称“宅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