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城风怪篇(18新修 )  第2章 好药难医

章节字数:2405  更新时间:18-07-22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白的月光落于九衢山山顶空荡冷清的星焚台之上。

    雕镂着千百凶恶灵兽的石栏杆前站着一位着绣金曳地长裙、身材丰腴高挑的女子,冷冷地望着山脚下万家灯火已尽熄的泽城,形状姣好的绛唇紧抿。

    冬祭庆典诸般事项已基本备妥。

    从南城门起,笔直向北到城正中心的宣使塔楼的大道,道两侧每隔十步就矗立着一棵冰松,凛然如长龙般,直指正北方。再往北去,便是大宣国皇都末城。

    泽城构造,与别处皆不相同,是为正圆形。从高处看,与北圜祭坛实在是太过相像。

    只是巧合?亦或是,泽城的初代城主有意为之?

    这样的疑问,从小时候在苍府父亲的书房第一次见到泽城的地图时,就一直盘桓于心。可翻遍了所能查到的所有资料,甚至到了紫云宫后也暗下多方打听探查,还是未能找出确切的缘由。

    今年冬祭,最好不要再出去年那样的事了。

    石梯方向,脚步声渐响。

    她不由得微蹙了眉。

    裸露的后脖颈间,刹那划过一阵凌厉风刀,势若滔天火海的火灵气息瞬间压迫而至。

    “苍大人不躲?”阴冷的声音蓦地在苍慕身后响起。

    “有必要么?”苍慕冷声应道。

    “紫云宫灵祭长苍大人,夜深露重,山风更是寒厉,如此穿着,不冷么?”身后突袭之人轻声笑道,笑声阴鸷。

    苍慕全然未动,仍站立原地,深褐瞳孔微缩,面上丝毫不掩饰厌恶之情。

    “我仰慕苍大人已久,去年终于得见,果然身手不凡,实在是令我钦佩不已。却未料,苍大人始终不愿与我切磋灵术,实在是可惜。”身后之人自顾自地说着,亦是一动不动。

    如此僵持良久,苍慕才道:“承蒙谬赞了。离束大人此番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离束哼了一声,收了直抵苍慕脑后风府穴的右手二指,走到苍慕身侧,抬起下颌斜睨了她一眼,冷声笑道:“苍大人又怎会不知?”

    苍慕微微一笑,道:“我只知离束大人与去年之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此番远自祝国西渡而来,到底有何阴谋,我却不知。”

    “自然是为了查出害死我族人的凶手。苍大人不会是忘了吧?去年之事,我族中,亦有一人遇害。若是有幸查到凶手,如何处置,全依贵国宣使决断,我自是不会插手。”

    离束说完,瞬息间袖中蹿出一条火蛇,腥红的蛇信子,直抵苍慕面门。

    苍慕仍是全然未动,静立原地,连眼也未眨一下。

    离束见状,收了火蛇,低叹一声,略一揖手道:“苍大人始终不愿,我也只好就此作罢。告辞。”

    “不送。”苍慕道。

    一阵凌冽山风狠狠刮过。苍冷月下,三只灰羽羽目鸟紧贴崖壁扑棱飞过,翅下双目圆瞪。

    原本小时候的自己,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极讨厌这种翅下多长了一对凶厉眼睛的灵鸟。可后来,那个人对自己说,人会怕它们,只因它们是异类罢了。

    如世间人将灵术师视为异类而心怀恐惧厌恶一般,不过如此。

    自那以后,再见到这些翅下长了双目的灵鸟,心中厌恶已不复。但随着年岁增长,警觉多了几分。灵鸟归处,在末城;而天下之大,皆在灵鸟眼中。

    今晨已在城外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但贸然前往一见,也只会被他以为奇怪。像现在这般,能远远地感觉到,已很好了。

    ===

    “这谁啊?臭死了!”

    “我的天,这臭……哎哟,管事大人,这这……”

    复府严管事疾步穿过走廊,所经之地,众人纷纷向两侧退避。

    倒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紧跟在他身后、自称“风半仙”的算卦先生。

    大老爷吩咐之事,严管事在心底也从未有过一句怨言,可今天大老爷交代的任务也实在是太……天知道这个风半仙到底有多久没洗过澡了,竟能臭成这样。恐怕就算厕神现世,也不得不对他退避三舍。

    总算到了浴室,众侍仆早就逃也似地离开了,严管事只好亲自跟着进去,为风半仙说明在这里洗澡的规矩,总算是交代完了,忙从内里退了出来。

    偌大的浴室内已空无一人,风半仙大笑了几声,从容脱衣,走到浴池前,伸脚试了试水温。

    幸亏在来之前,拜托寒思玉为自己施了蔽灵咒术,如今显露在外的灵脉还不足以触及复大老爷在此布下的结界。

    传闻中,寒氏一族尤擅蔽灵咒术,寒思玉虽非寒氏本家之人,然蔽灵咒术却在己之上。如今看来,寒氏擅长蔽灵一类咒术的传闻确实无误。不知其他传闻又是几分真假。

    圣上此次圣旨诏寒氏女入宫为妃,世人皆道是去年庐城春祭时一舞倾城的寒伈小姐,却不知往上还有位长女,名为寒雪。寒雪为寒府嫡长女,极少公开露面,据说是因寒氏族规所限。此项限制,自出生起,至及笄后方止。

    圣旨在这位神秘的大小姐行过及笄礼的次日便由神行驿使急送至庐城寒府,其上虽只说是寒氏女,但……圣上所欲之人,是嫡长女寒雪无疑。

    此次自己赶赴泽城的任务,原不在此,但时候正当巧合,他心下总隐约觉得,此番定会牵扯到那位即将入宫为妃的寒大小姐。

    他悠闲地哼着歌,在池中洗了许久。起身擦干后,将参了龙涎香的上好香油抹遍全身。再使劲一闻,浓烈香气几乎将自己一下子熏倒,装足了一个没见识的邋遢半仙的样儿,这才满足地咂了咂嘴,穿上复府备好的衣裳鞋袜,扯过一根丝带,随手将长发扎在脑后,步履潇洒地走出了洗浴馆。

    正在廊下来回踱步的严管事抬眼见了彻底清洗一番之后的风半仙,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一时结巴:“你……你……”

    他抬手摸了摸下巴,大笑道:“怎么?”

    严管事下意识地往风半仙身后打量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仍是一脸惊愕,“果然不一样了,半仙如此才算有点——”虽然这香味是重了不止一点。

    “人样?”他大笑一声,接过严管事的话,“马看牙板,人看言行,老人家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吧?”

    严管家当下也不好跟他多计较扯皮,领了他径直往大老爷书房走去。

    复大老爷已在书房等候多时,风半仙进屋时,只觉一阵浓烈香气扑面袭来,脑中一阵晕眩,不禁紧皱双眉。

    风半仙入屋后,只一揖手,站立一侧,也不言语,笑嘻嘻地望着复大老爷。

    复大老爷强按下心中不快,揖手回礼道:“‘你既已算得我将有求于你,想必也已算得了我所求乃是何事?”

    他收了笑,神色一下变得严肃,点头道:“自然是算到了。半仙我只先问一句,这几个月来,复大老爷可是暗中请了又逐了不少名医出府?”

    复大老爷闻言一惊,目光忽变得凌厉至极,弄得他心下直发麻。

    严管家只好上前打圆场,躬身道:“他们治不了大小姐病疾,又怎敢再自称名医?”

    他笑了两声,摆了摆手,道:“所谓好药难医冤孽病,也怪不得人家。”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