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城风怪篇(18新修 )  第3章 魂侵鬼印

章节字数:4680  更新时间:19-03-20 1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复大老爷的这眼神阴鸷得普通人肯定要扛不住了。

    风半仙在紫檀木椅上坐着,翘起二郎腿,清亮的眼内全无惧意。

    复涣深吸了口气,“敢问此事半仙究竟从何得知?”

    风半仙嘿嘿一笑,向后一靠,眼珠子骨碌一转:“复大老爷倒承认得很是爽快。您最近总往废墟那一带去,果然是跟那里有点因缘。”诈人这事他还算擅长。

    复大老爷复涣心忽然一沉,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是上了这江湖术士的当。没准对方只是费了点心思打听到自己近日经常往废墟那边去,不怕死地守株待兔想诓他一笔。但上当无所谓,没点斤两的江湖骗子也坏不了他的事,最后赶出府就是了,就像对待前边的那十来个名医一样。

    风半仙收了笑,歪过脑袋,向西北方向看了一眼,道:“复大小姐可是住在那里?”

    严管事见复大老爷满面阴沉,半晌未出声,便替大老爷答:“如半仙所言。”

    风半仙点点头,道:“适才也并非存心试探,只是怕您不肯与我说实话。听不着实话,我就无法对症下药。半仙我半分钱都拿不到着实没什么关系,但依复大小姐的情形,恐怕很难撑到正月京城程府过来接亲的时候。”

    话说至此,严管事心下又是一惊。莫非这风半仙真有两把刷子?从表面来看,大小姐的体弱多病不过如往常一样,甚至常来家中的那几位灵术师也没有发现大小姐的异常。

    大老爷虽未明言,但他看得出,近来大老爷烦躁异常,甚至想遣人去程府请求将婚期后延。大小姐的情形,确是不容乐观。可全府上下,知晓关系大小姐的这一秘密的,也只有大老爷能与之推心置腹的管事他一人,而具体细节连他也不甚清楚。

    复涣还是沉默不语,严管事只得斟酌着继续替大老爷将话问出:“恕在下愚钝,不知半仙究竟是如何看出大小姐她情况有异?冤孽一说,又是如何得出?”

    风半仙也不急着回答,伸手拿过一块桌上摆放着的糕饼,几大口啃完了,又对嘴灌了大半壶茶,这才满足地咂咂嘴,道:“不瞒你们说,几个时辰之前,我在废墟边上正巧远远见着了复大小姐。还真别说,亲眼一见,果然是个大美人,就是可惜了,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一时好奇睁了阴阳眼一看,哟,不得了,普通人都是三魂七魄,魄不离身,魂易游离,偶尔见了魂不全的人,也不奇怪。可这大小姐就怪了,从来只见魂少了的,没见过这魂多了的。不过半仙虽不才,倒也曾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他话说到此,打住了,伸手又拿了一块糕饼。不得不说,这玉盘长期为灵气润泽,用它盛放的糕饼滋味就是不一样。要搁在外头,没点门道的人千金也难求得一块。

    这江湖术士难道是饿鬼转世?严管事心下暗骂,上前一步正欲开口,被复涣伸手拦住了。

    “敢问半仙遇到的那一次,是如何解决的?”复涣问。

    风半仙扯着嘴角笑道:“那一次倒没什么厉害的,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不过是当娘的太挂念孩子,正巧死的地方靠近一处灵泉泉眼。也是因缘巧合,就有这么一丝魂舍不得散,与孩子的魂融在了一起。”

    复涣闻言叹了口气,低头沉思,踱步良久,阴鸷神色稍缓,少见地露出了一丝犹豫。

    风半仙瞥了他一眼,又道:“复大小姐的情况又是不同。我观察她体内这多出的魂,有一股极阴煞的气息。想来,应是早年惹了什么凶狠玩意儿,这才欠下了这冤孽债吧?”

    复涣阴沉着脸,点点头,“欠下这冤孽债的,只我一人而已,与婼娴无关。”

    风半仙又咬了几口糕饼,口中含糊道:“她是你女儿,又天生体弱。父债子偿嘛,虽然无辜,但怨魂可不同你讲理。”

    复涣瞪了风半仙一眼,道:“半仙既是专从丰州赶来,定是已有了解决之法?”

    风半仙摇摇头,道:“我是半仙,并非神仙,就算是神仙,也逃不出道法因缘。我算出您有求于我,不过是老天爷给您一个机缘。复大老爷若不将此中缘故讲清,半仙我又该如何对症下药?”

    复涣沉默了一会儿,眼神终于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松动,道:“此事由来,除了严管事,我再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半仙可答应保密?”

    风半仙冷哼一声,“就算我不答应,您想必也有的是办法让我半个字也说不出去。”

    复涣冷笑了一声,道:“知道就好。若你答应,我自不会为难于你。”

    风半仙假装一哆嗦,“您请说。”

    复大老爷背过身去,示意严管事代他来讲。

    严管事躬身上前,道,“大小姐她七岁的时候,在废墟那里,不小心惹到了一只恶鬼。所幸大老爷及时赶到,才将那恶鬼的魂魄打散。只是,那恶鬼趁大老爷不备,一缕阴魂钻入了大小姐体内。大小姐体弱,老爷不敢轻易让人行取魂之术,本想慢慢作法逼它出来,不想这么多年下来,那一缕恶鬼阴魂竟渐渐开始侵蚀大小姐的魂……”

    严管事说着抹了把眼角泪水。这么多年来,大小姐实在是太苦了。

    风半仙点点头,道:“废墟内藏有一处灵眼,虽有灵宣使负责监管,但也无法面面俱到。灵眼附近灵力汇聚,对邪魅之物而言,是一处极佳的修养之所。尽管有灵宣使派人定期巡视,还是有不少邪物在那里游荡。不过,那附近张了结界,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进去。复大小姐身上虽有灵脉,却甚是薄弱,不知是如何进入废墟的?”

    严管事唇角抽搐,战战兢兢地向复大老爷瞥了一眼,见他仍是背身站着,一动不动,晓得了老爷的意思,只好继续说下去:“大小姐她,是被吞食了如夫人魂魄的恶鬼诱到那里的。”

    “如夫人?”风半仙皱了下眉头,“复大小姐的生身母亲?”

    这位如夫人姓文名鹤,字什么他忘了,十数年前曾被紫云宫录取。令人诧异的是,她放弃了这一天下人人称羡的机会,嫁入了泽城复府。他是没见过这位文小姐,一个朋友见过。

    严管事心下一惊,幅度极小地点了下头,又小心翼翼地向大老爷的方向瞥了一眼。如夫人其实是大小姐生母这件事,知晓的人实在不多,不知道这位半仙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真是算出来的?

    风半仙接着道:“这就对了。复大小姐身上奇怪,还不止一处。她的灵脉与魂魄所离甚远,有所阻隔,不似天生。斗胆问一句,复大小姐身上灵脉,原本可是那位如夫人的?”

    严管事闻言一脸惊惧,麻木地点了点头。

    风半仙冷笑一声,道,“‘取灵’、‘移脉’,其中过程艰难,我不再问。复大小姐生来体弱,虽小病不断,却无大碍,想来还要多亏了这灵脉。”

    复涣这时长叹一声,转过身来,对风半仙揖手道:“半仙既已了解其中缘故,可否告知我等,究竟有何解决之法?”

    风半仙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道:“我只是灵力一般的风灵术师,但多年行走江湖,灵阵、符箓之法也算是颇有所得。那恶鬼残下的一缕阴魂,一股土腥味。风属木,木克土。想来我正好可以助大老爷布下阵法,再以化鼎将那恶鬼残魂彻底吸出。”

    听到“化鼎”二字,复涣瞬间大惊失色,严管事更是吓得向后一跳。

    半响,复涣才恢复神色道,“你究竟是何人,怎知化鼎……”

    风半仙仰头哈哈大笑,“复大老爷可能不信,不过半仙我与青灯会的交情,勉强还算不错。本来也打听到的只有三分把握,不过看二位的反应,确是如此了。”

    原来这江湖术士的情报来源是青灯会?复涣粗眉一拧,只差半步,抬手便要将杀咒打出,只需一瞬,就能让这狂妄无礼的江湖术士都看不清自己是怎么死的。

    风半仙继续道,“不止大宣国朝廷,各国各势力都在暗中寻找古灵器化鼎,可真是个顶吃香的宝贝。阴魂一旦入体,魂魄相融,本无法相救,一般不出三日即死。不过这化鼎既是上古神器,自然如何神奇都不奇怪。但此事毕竟牵扯化鼎,无法公开找灵术师帮忙,我这江湖混子的出现,不是正好?”

    ……说不定,此人真能助自己将这多年来的冤孽债一笔算清了。复涣心底叹了口气。“化鼎”这两个字,可是从这半仙的嘴里说出来的。

    复涣面上怒意却半分未收,道:“你自诩半仙,说了这么多,全是嘴上功夫。若是骗钱,趁早认了,尚可保你全尸。”

    风半仙还是在笑,毫无惧色,“能骗钱的路子多了去了,何必来诳您,白白丢了小命,不划算、不划算。我既算准了此趟‘钱’途可观,自是有把握的。至于之后嘛,我拿了钱,复大老爷再给我施个空咒,让我忘了此间所见一切,算是两清,再无瓜葛。要是复大老爷觉着我碍眼,那也成,不过半仙我虽然灵力一般,脚底抹油的功夫,还是不差的。”

    “好。”复涣终于点头,“事成之后,自有重金相赠。”

    风半仙懒散地长吁了口气,“为求谨慎,我先去复大小姐那里瞧上一瞧,毕竟刚才不过一瞥,未看那般真切。不过这腹中无酒,总是要坏事的。您就送我几坛好酒,再配一桌鲍鱼海参燕窝粥,就差不多了。”

    复涣当即应允,也不再听他废话,吩咐完严管事,迈步出了书房,即往女儿所居的玉梅馆而去。风半仙立即跳起来小跑跟上,一脸钱已到手的喜滋滋的笑。

    玉梅馆,屋内暖和的空气间,夹着一股淡淡的兰香。复大小姐复婼娴正坐在窗边读书,听见动静立即起身,咳了两声,弱弱喊了声:“爹。”

    复涣向她介绍跟在自己身后的风半仙,“这位是爹刚请的郎中,婼娴莫怕。”

    复婼娴安静地点点头,转头想要唤过妍儿奉茶,却被复涣拦下了,“他看过便走,不用麻烦。婼娴,将那腕上的印子给他看一眼。”

    复婼娴闻言,抬起右手,缓缓将袖向上褪去,露出藕般纤细白润的腕部。

    风半仙不满地哼了一声,凑上前去看。

    手腕内侧,约半寸大小的焦黑印记,凶恶地阴笑着的狰狞鬼面,。

    风半仙一惊,“鬼印?”

    难怪复大老爷不仅要以化鼎为炉、还要以活人魂魄为替身。普通人身上一旦出现这样的鬼印,不出几个时辰即死。同时也就这么把化鼎就在复府的秘密给暴露了出去。外边也不止他一个人知道消息,虽然不多,敢不怕死的更没几个。他这到得最早,后边恐怕还得有别的麻烦。

    复涣面色凝重地点了下头,领了他立即出了玉梅馆。

    回了书房,风半仙也不废话,直接切入正题道:“半仙我话说在明处,鬼印既已出现,复大小姐的魂魄,多少已经受损了。”

    复涣走到窗前,沉默不语,凝望向灰暗阴沉的天空。数只羽目鸟低飞而过。灰羽翅下双目圆瞪。

    虽有自信这些宣帝爪牙探不到府内真实情形,心下却还是袭过一阵战栗。

    宣帝真的对此一无所知么?为何到现在还是举动全无。还是说,身后的这个江湖术士……

    “算我多嘴问一句,”风半仙道,“我看那丫鬟和复大小姐感情挺好。这阵法厉害,能不能保住傀儡的命,还真说不准。”

    复涣侧身看他一眼,“不必顾忌。”

    “哎,”风半仙敲了敲桌板,“不是您的命您还真舍得。”

    复涣看他一眼,阴鸷冷漠的表情毫无变化。

    还是严管事站出来圆场:“妍儿自幼就陪伴在大小姐身边,大小姐待她如亲妹妹一般。此事,府中并无人强迫她,是她自愿。”

    “你们跟她说了啊?魂魄消散还算好的,要是给鬼印困在里面,那痛苦可是无止尽的。”

    “半仙请放心,复家对妍儿家里已是十分照顾。若不幸有意外发生,复大老爷定——”

    “——将不惜重金予以厚葬?”风半仙截过话头,啧了一声,“行罢,我也是个为财卖命的命。也不多问了。”说着站起来拱手告别,继续道:“想来复大老爷准备阵法还须一点时间。半仙我自由惯了,在您府上吃顿饱饭,再劳烦您先给预支个百八十两银子,我也自去准备准备,明日此时再来,如何?”

    复涣哼了一声,挥手让严管事带他去吃饭、领银子。

    一个半时辰后,风半仙喝干净了壶里最后一滴酒,东倒西歪地蹦跶进了城外的一座荒废宅院里。

    到城外这种荒废的宅院歇脚,怎么看都太套路,也不知能不能骗过复府的监视。

    随便寻了间还算干净的厢房歇下了,坐了半天,颇觉无聊,便开始听风。复府送的酒他倒是想碰,不过还是得一会儿让人带回去再查查。估计查不到什么,但还是谨慎为妙。

    起先以为厨房那里传来的声响是耗子发出来的。再仔细一听,他立马翻身起来,一个闪身就到了厨房窗边,伸手往里一掏,掏了个人出来。

    被掏出来的年轻人反手就打,他立即往后退了一步,道:“你小子来着干啥?”

    年轻人不说话,盯着他,撇着嘴,眨眼间表情变了好几个,估计是被抓得太容易了,一时这脾气下不去。

    他一挥手,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变了个样,个头也从和年轻人持平变为矮半个头。

    年轻人似乎终于决定不计较刚发生的事,从兜里掏出了一瓶酒丢给他,呲牙笑了一下,道:“摘星兄好久不见啊。听说寒氏女同意进宫了?”

    “小渔你是去了趟海外刚回来么?”曹摘星道,“这消息都传好多天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