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浮世尘-苏阳篇  第四章 爱情总是越激烈越摧残

章节字数:4037  更新时间:12-07-11 2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阳今天去客户公司签合同,整整一千四百万的单子,为此苏阳整整忙了半年,应酬喝过的酒大概可以用卡车来装了。早上出门前,苏阳打量了一遍镜子里的自己,瑰丽唇色,Dior最新款,她觉得只有这样最用心最精致的装扮才能让她感觉自己依然活着。

    外面是阳光灿烂,眼看夏天就快要到了…

    合同签完,对方经理叹了口气,“以后一定会怀念和苏小姐喝酒的日子。”

    苏阳用小指挑了挑发丝,微笑着说,“下回啊,要有生意再来找我,我们接着喝,只要我苏阳还在IMC,总是奉陪的。”

    走出大楼,苏阳接到玫瑰打来的电话,“房子今天交接,不如出来吃饭庆祝一下,杨云也来,记得叫上方伟一起?”

    这…

    苏阳犹豫了一会,她和方伟到底算什么关系呢,朋友?恋人?还是萍水相逢排遣寂寞的对象?

    她一点不喜欢这样的暧昧,苏阳更愿意直接去爱,一心一意去爱,就像当年爱林河那样,虽然那一年她只有十六岁,却在千千万万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他。

    苏阳还清楚记得林河第一次抱她的样子,那天她站在校园围墙上,蹲下来看着林河,她看见林河的脸色吓的有点发白,苏阳就这样从围墙上毫无征兆的跳了下去,而林河丝毫没有犹豫,就伸出手去接她,结果却是林河的手臂脱臼了,而苏阳的脚也崴了,但那天苏阳却很高兴。

    她说,林河,是不是以后无论在哪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会站在我的前面,接住我?

    林河皱着眉望着她,“我们还是想想等会去医务室要怎么解释这断手断脚。”

    她笑的很灿烂,在心里说,这辈子一定要和林河在一起。

    后来,苏阳十七岁那年,苏阳母亲因为长期抑郁吞服了大量安眠药,而父亲的电话又是常年打不通,苏阳就只能一个人坐在抢救室门口,等待着一个结果。再后来林河出现了,他蹲下来正好可以平视她的眼睛,他对她说,无论在哪里,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面前,接住你。

    大概从那天起,林河就成了苏阳的救生筏,她不能想象没有林河的日子。

    阳光穿过树荫照在苏阳的手背上晕成淡淡光圈,玫瑰的短信又来了,<苏阳,谈一场简单的恋爱吧,就当给自己一个救赎的机会。>

    于是苏阳打开手机,发了条短信给方伟,<晚上,一起吃饭吧,还有玫瑰和杨云>

    谈一场简单的恋爱,听上去很美好,只是恋爱真的有简单这种说法么…

    晚上吃饭的地方选在火锅城,一桌人除了玫瑰都穿着职业套装,尤其是苏阳,白衬衫,米色长裙,裸色高跟鞋,长发盘起,精致眼线,艳红唇彩,吃的却是热火朝天。

    方伟给苏阳开了饮料,放在她手边,说,“苏阳,我的项目刚做完,公司下个月组织活动去三亚,你愿不愿意一起去。”

    苏阳只觉得被毛肚狠狠烫了一下,吹吹舌头,微笑着说,“我下个月要去北京总部开会,要不下次吧。”

    方伟拍了拍她的后背,倒是杨云想起什么,喝着啤酒说,“我下个月正好也要去北京谈合同,说不定能碰上。”

    苏阳含糊不清的说,“具体日子还没定,也许未必能碰上。”

    饭桌上安静了片刻,玫瑰突然提议吃完火锅去她新买的房子看一下,就在江边,开车过去大概只要十分钟。

    苏阳看了眼玫瑰,没有做声,她觉得还远没有熟到将方伟和杨云带回家的地步,只是房子是玫瑰的,她自然也不好有什么意见。

    玫瑰的房子是酒店式公寓,一室一厅,大小刚好够一个人住,客厅落地窗刚好对着江景,苏阳转了一圈就出来了,而方伟就跟在她身后,两人在过道里站着,苏阳忍了忍,没有从包里拿出烟来,只是一路微笑看着方伟。

    当你不知道该对陌生人说什么的时候,就微笑吧。

    “去年,杨云的女朋友移民去了加拿大,杨云父母都在A市,他不想离开,于是就分手了,整整八年,就这样结束了。”

    苏阳吸了口气,摸了摸手腕上的浪琴表,尽量平静的笑了笑,用最温婉的口吻告诉方伟,感情这种东西,结束的时候其实什么理由都是不需要的,因为所有的理由都可能只是借口。

    压力,负担,责任,漠然,伤害,感情的消失,其实毫无踪迹可循。

    爱情开始的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而爱情结束的时候却往往充满了各种理由。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分手?”苏阳问方伟,其实她并不怎么想听别人的故事,只是她更不想说自己的故事。

    方伟似乎吃了一惊,苏阳看着他,突然发现快过去一个月了,她从没如此近的观察过方伟,他很高,一字肩,眉目温和,应该是个好脾气的人。

    “你刚刚都说了,感情结束的时候其实什么理由都是多余的。”

    苏阳突然又有了抽烟的冲动,于是她伸出小指轻轻挑了挑发丝,微笑着转身,掩饰住自己的不安,答非所问的说,“这两个人看个房子都能看这么久。”

    她听见方伟在她身后附和的笑声。

    当玫瑰和杨云走出房间的时候,方伟突然伸手拉住苏阳手腕,朝着电梯走去,他弯下腰在她耳边轻轻说,“其实你真的不必那么紧张。”

    苏阳觉得自己在感情面前就从来没有放松过,她想,若是林河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牵着手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大概他会笑的很讥讽,她可以想象。

    在林河失业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苏阳将家用放在桌上时,林河就是这样看着她的,“你把当我成了什么,你的玩具,还是你的小白脸?”

    苏阳已经习惯了林河的各种冷言冷语,她却仍然舍不得他离开,关上门,苏阳会颤抖着拿出烟,一根接着一根,直到忘了那份不安,再推开门,她会钻进林河怀里,对林河说,“林河,不要离开我,真的不要。”

    苏阳抬起脸,看着方伟,点头说,“我不紧张,一点都不…”

    ***

    爱情总是越激烈,越摧残…

    乔斯终于决定要去安明家见父母了,苏阳为此表示出欣慰,“多带点水果,也别太殷勤了。”苏阳发现自己除了在林河这件事上一团糟之外,平时她总是冷静而聪慧的。

    乔斯哀怨的看着自己白色套裙,喃喃说,“安明家住的是石库门老房子,不晓得裙子会不会弄脏。”

    苏阳啃着苹果,一手递了一个过去,安慰着乔斯,“那你可以先将自己裙子弄脏了,然后再去,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乔斯飞了个白眼给苏阳,转身继续干活,苏阳从来没有见过林河的父母,苏阳二十岁在澳洲留学,而林河在A市勤工俭学,那一年冬天林河的父母在北方老家出了车祸,听说等林河匆匆赶回家的时候,父母已经被亲友下葬,他甚至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从那天起,林河的话就更少了。苏阳特地从澳洲赶回国内,想安慰林河,却发现,有些事真的无从安慰起,很多时候语言比你想象中的更加无助。

    下班,乔斯去了安明家上门,苏阳则在办公室继续整理资料,等回到家已经快八点了,还没进门就听见客厅里玫瑰和杨云的说话声。

    听见苏阳回来,玫瑰高兴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兴的说:“苏阳,我接到杨云公司的Offer,下周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苏阳走进餐厅,倒了杯冰水,杨云坐在沙发上,对苏阳笑了笑,苏阳只觉得莫名有些心烦,也不说话只是看着玫瑰。

    玫瑰被她看得心里有点发毛,走到她身边问苏阳,到底怎么了。

    苏阳咬着冰块,凑在她耳边,轻轻说,“我家晚上男人不许留宿。”

    玫瑰突然笑了,睁大眼睛望着苏阳,“说什么呢,我哪有那么随随便便。”

    苏阳漠然看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我要怎么知道你和杨云有没有那么随便。”

    苏阳走回房间,关上门的时候听见玫瑰轻轻和杨云说,苏阳偶尔会有点喜怒无常,让他不要见怪也不要多想。

    她并不生玫瑰的气,在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林河的人就是玫瑰,而玫瑰从来不会轻易去定论谁对谁错,因为在感情的世界里,外人是永远不知道究竟谁对谁错的。

    “苏阳,林河只是走了,又不是死了,或许他会回来,或许他不会再回来,但不管他回不回来,我不许你再这么作践你自己了。”

    她的绝望,只有玫瑰看的到,而别人…甚至不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

    快到十点的时候,苏阳接到乔斯打来的电话,声音里带着点哭声,苏阳默默叹了口气,“小姐,是你家安明欺负你了,还是你的未来婆婆大人欺负你了?”

    乔斯吸了吸鼻子,半哭着说,“他们说要我出钱一起买房子,你知道我的工资虽然不算低,但也要用来给妈妈看病,供弟弟读书,再交交房租也就差不多了,再说你也知道安明工作没什么钱,平时开销大半都是我出,我怎么可能买的起房子。”

    苏阳脱掉外套,躺在床上,“那你直接说你没钱就好了,你家安明什么意思?”

    乔斯在那边哭的更厉害了,“最生气的就是安明完全站在他们家的立场上,根本没有反驳的意思。”

    苏阳听这乔斯在另外一头毫无章法的哭诉半天,忍无可忍打断后说,“小姐,这种事最简单了,直接说你没有钱就好了,如果安明因此要和你分手,这样的男人你要来干什么?”

    乔斯似乎也生气了,大声说:“我们是有感情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说分手就分手。”

    苏阳怔在原地,是啊,如果当初她肯对林河放手,或许日子不会过得像现在这样绝望。自己都没有办法放开,又怎么能劝别人放手呢。

    无论是爱的太深,还是爱的不够,爱情都足以毁掉一个人。

    “乔斯,感情这种事,我真的不好帮你拿主意。”

    因为,我根本不懂如何去面对感情,挂掉电话,苏阳走出房间时候,杨云已经离开了,玫瑰缩在沙发上看着美剧,手上夹着烟,抬眉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苏阳走过去,拿起桌上烟盒,抽出一根,坐在玫瑰身边。

    “对不起,我刚刚态度不好,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

    玫瑰转过头看着她,“你今天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苏阳顺势躺在沙发上,抬头是天花板吊顶的射灯,闪着温暖光亮,她说,“我只是觉得杨云长的太像林河了,以后你能不能直接带他去你家,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他。”

    很久,玫瑰才轻柔拍了拍她弯着的膝盖,叹息般的说,“我觉得杨云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人,他谁都不爱,也谁都不会去爱,或者说他已经没有能力去爱了。苏阳,你真的想多了。”

    苏阳闭上眼睛,闻着熟悉的烟味,半梦半醒间,茫然问,“那你呢,你喜欢他么,你喜欢杨云么?”

    玫瑰的手软的很,轻轻抚着她的膝盖,“若是我明明知道一个人不会爱我,却依然固执的喜欢他,那结局就算是万丈深渊也是自己应该承担的,你说是不是?”

    苏阳说:“第一次看到杨云喝酒的时候,他靠着窗抽着烟,那么落魄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心里一定一个忘不掉的人,就像我永远忘不了林河一样,无论谁都不可能替代他,因为他在我心里已经是一个死结。”

    玫瑰沉默了很久,纤细手指滑过苏阳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轻柔说,“但你还是会找个替代的人,比如方伟,随便是谁,只要能让你有一分钟忘记林河也是好的。”

    苏阳突然睁开眼睛,声音凉了下来,“玫瑰,不要去做这样一个人,不要试图去取代杨云心里的那个人,你会受伤的,而我…会舍不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