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浮世尘-苏阳篇  第十三章 一路往北

章节字数:2680  更新时间:12-07-26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五章>

    苏阳在机场接到杨云的电话,她以为她可以很平静,可结局却并非她所想象的那样,她有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深深被伤害的感觉。

    背叛的感觉,苏阳面对着洗手间镜子,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只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痛苦些什么,就算他真的骗了她,或者他没有骗过她,有什么重要的。

    他只是杨云,又不是林河,感情过去就过去了,只是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会一直一直流个不停呢。

    她仿佛可以看见杨云牵着自己的手,温柔到沉默,她只是不懂自己为何会如此悲伤,最后她想,如果能找到林河,这些她无法控制的情感就会离她而去。

    “苏阳,你听我解释,一开始我通过玫瑰认识你的确是想要通过你来了解IMC在北方集团项目上的进展,只是后来我对你所有的感情全部都是认真的,否则我也不会宁愿被开除也要放弃这个项目。”

    “苏阳,我不该骗你,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阳,我会拿我的一生来补偿你。”

    “苏阳,说句话,好不好。”

    “苏阳,不要这样…”

    电话里,她听着杨云声音沙哑的解释,同样的无力,许久,苏阳只是说,“杨云,我不怪你,只是你不用同情或者怜悯我,我不需要。”

    这时苏阳唯一说的一句话,在一起的日子无论多美好终究都是要结束的,她早就预料到这些,只是为什么心痛的都不像自己的了。

    她曾经以为自己的心只会为一个人高兴,一个人痛。

    十六岁的九月,她从校园围墙上跃下,落进他的怀抱里,崴了脚,她却笑得很灿烂。

    十六岁的圣诞,她送给他一张贺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林河,我喜欢你。”

    十六岁的冬至,她从家里翻墙而出,他在家门口的十字路口等她,远远站着,就像她全部希望所在。

    十六岁的最后一天,跨世纪的漫天烟花下,他说,“苏阳,将来我娶你,好不好?”苏阳不说话,林河亲了亲她的脸颊,“一辈子就我和你,好不好?”

    苏阳微笑着,点点头,风吹过的时候都带着香味。

    在她花一样的岁月里,幸福绽放的像一朵花,也许因为太过幸福,所以结局才让人无法接受。

    苏阳仰起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而又脆弱,一整个上午她都在头痛到呕吐,直到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吐的,她才勉强拖着行李箱走出洗手间,在机场售票处买了一张单程机票。

    她要去银川,在那里再开车去林河出生的那个小镇,或许林河回家了,或许她可以在那里找到他,又或许再也找不到他了。

    她只是想去他长大的地方,当你无法再看见一个人的时候,看看他的过去也是好的。

    飞机起飞时,苏阳看着跑道渐渐远离,就像她生命中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先是她的父母,再是林河,后面是乔斯,玫瑰,最后是杨云,他们最终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闭上眼睛,她看见杨云的手,她曾握着的,她说,“这样好看的一双手,做起事来一定也是干净利落的。”

    她没有猜错,他做事从来果断而又干脆。

    苏阳一下睁开眼睛,满满都是水,而林河就站在不远处,安静看着她,她知道那不是真的,却又不舍得闭上眼睛。

    再后来飞机降落,那是个很偏远的城市,风沙极大,苏阳有些不习惯,只觉得就连眼睛里都迷了一层雾,她在机场附近的租车公司借了一辆福特车,一路往北。

    西北幅员辽阔,银川到林河家乡需要开好几天的车,苏阳在车上放着音乐,有时候是乡村的,有时候是摇滚的,当听到熟悉曲调的时候,她会跟着轻轻的唱。

    公路两边常常会有牛羊的出没,朴实的百姓,简陋的茅舍,连绵不绝的山脉,那是同南方截然不同的风景。

    第一次,苏阳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一同在旅行。

    她依旧常常会看见林河坐在她的另一侧,微笑望着她,“阳阳,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说好要一起来北方的。”

    她将音乐开的更大声,不说话,只是将目光移向窗外,两面是逶迤风景,望不到尽头的黄沙。

    苏阳的头痛越来越厉害,到了北方大抵是有些水土不服,晌午出发,到了下午三,四点,她就要找旅馆休息,收音机里放着响亮的摇滚音乐。

    旅馆老板娘将牛肉面端上来的时候,抱歉的对她说,“小地方没什么可以吃的,不要介意阿。”

    苏阳擦了擦筷子,看着外面风沙下的日头,临近十月,北方到了晚上一起风就会很冷,她从包里拿出披肩裹着,仍旧有些发抖,吃了两口滚烫的牛肉面,她微笑着说,“从这里到安平县还有多远。”

    老板娘想了想告诉她,安平县是个很偏僻的小镇,山路极不好走,光开车恐怕是不行的,还要步行。

    她微笑着说,“原来还要步行呢。”

    吃过小半碗面,苏阳拿出地图,莫名觉得字迹有些模糊,突然听见外面院子里响起的警报声,不解的抬起头,老板娘笑着说,“姑娘别害怕,不过是风沙警报,好好睡一晚,明天再接着赶路。”

    苏阳收起地图,看着外面原本明亮的天空飞快的阴沉下来。

    西北常年风沙,老板娘自然是看惯的,带着苏阳上了二楼,那天晚上风沙真的很大,吹折了院子里的旗杆,苏阳缩在被子里,头痛的厉害,睡得有些昏昏沉沉,半夜爬起来吐过一次,低头时不经意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瘦的自己都被吓到了。

    再睡着,她做了个梦,她看见林河躺在浴室的地板上,满身都是血,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泪水慢慢流了下来,一片漆黑,窒息的疼痛,她想喊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声音。

    再后来她又做了个梦,这次是杨云,她握着他的手,纤细修长的手指,修的干净漂亮,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指,带着笑容,那么近,却又那么模糊,她怔怔看着他,突然伸手抱住他的肩,大声的抱着他痛哭,“杨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看见雪白的被单上沾了不少血渍,走进卫生间才发现自己竟开始流鼻血了,她想,西北的天气果然是干燥的,不过头痛倒是好了不少。

    下了楼,老板娘帮着苏阳将行礼放进后备箱,看着她上车,对着她挥手,“姑娘,一路小心。”

    苏阳在车里坐了一会,手机仍是关着的,她知道杨云或是玫瑰大概会不停的给她打电话,只是她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

    若最终只是坐在一起谈谈天气,那还是不说的好。杨云这样一个优秀出色的年轻男人,有着出色外表,良好家世,体面工作,他很快就会爱上别人,或者被人爱上,过一段漫长而又幸福美好的人生。

    离开她,对杨云只会是件好事,她很难过,非常非常难过,但她知道难过难过就好了。

    抬起头,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苍白而又憔悴,眼睛里没有了眼泪,也没有了骄傲,任性,没有了精致的妆容,光鲜的外表,她只是路边最普通的人,不值得任何人停留驻足,当然也没有人会留意她。

    一晚上西北风沙,只让她越来越明白,以后的路只有她,还有她幻想中的林河,苏阳想,大概没有人会比她更可怜的了。

    开车,继续往北,苏阳看着林河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打开音乐,将目光移向前方,依旧是一路黄沙,她像,下一站,下一站该去哪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她突然想,自己会不会就此死在路上,让灵魂接着去旅行。

    想问天你在那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的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