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浮世尘-苏阳篇  第二十章 为什么不离开

章节字数:2751  更新时间:12-08-06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一章>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爱情是没有结局的。当癌症肆无忌惮的侵袭,当镜子里自己的脸上蒙上一层灰色,她整晚整晚都不肯睡,看着他,从鬓角到眉梢,刻在心里,生不带来,死要带去。

    等她走了,会有谁来替她填补他心里的空白,她尽量不去想。

    那一年春节她是在医院度过的,整个楼面上能回家的病人都回家了,医院极少有的清净,杨云特地在家里做了饭菜带来给苏阳吃,温和对她说,“如果你能将鱼肉都吃了,我就奖励你吃个芒果布丁,可我亲手做的哦。”

    苏阳缩在被子里伸出手,霸道的讨价还价说,“只吃布丁,不吃鱼。”

    杨云的手揉揉她毛绒绒长发,贴在她耳边轻轻说,“敢不吃老子做的鱼,老子今天就把你给吃了。”

    苏阳努力作出一副生气模样,杨云将她拉在身边,用力亲吻着她的脸颊,“你到底吃不吃?”

    苏阳喘着气,笑着说,“吃,吃,吃,现在就吃。”

    杨云的手伸进她宽大的病号服,握在她赤裸的腰上,带着刚刚好的暖暖温度,“那我们现在就吃。”

    苏阳急了,推他的手,“吃鱼,我是说吃鱼。”

    杨云咬着她的耳朵,笑着说,“我也是说吃鱼,你以为我在说吃什么?”

    苏阳的脸红到了耳朵根,笑容却是明亮的。

    元宵过后杨云不得不抽几天去北方出差,他说先将一年的活干完了,就可以有许多许多的时间陪她,她微笑着说,“我会想你的。”

    阳光落在玻璃窗上,光影流离,错影斑驳,他亲吻着她的唇角,淡淡说,“不用想,我很快很快就回来了。”

    他又说,“我其实不该接那份工作的,这样就能每天都陪在你身边。”

    杨云的声音贴的很近,她可以想象他眼睛里的愧疚,平静看着眼前淡淡虚无,苏阳笑着说,“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

    杨云匆匆离开,带着万般舍不得,之后苏阳只要醒着,就躺在床上,面向阳光,林河就会站在阳光底下,同样看着她,眼神复杂。

    她仍然相信他的出现一定意味着什么,只是她宁可选择不知道,逃避从来是她最擅长的。

    医院里照顾她的小护士不止一次同她说,从没见过一个病人能像她这样安静的,女孩子声音很清脆,一定是个很好的年纪,她说,“其实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是很害怕,怕被这个世界抛弃,被亲人放弃,所以拼命想去抓住一些什么,好证明自己是被需要的,一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一段旅程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走完,从头至尾你都是孤独的。”

    “所以,所以没有亲人来探望你,是因为你想孤独的一个人走下去么?”

    她突然笑了,“当然不是,我的父母,他们现在过得很好,这对我来说就已经很足够了,不是么,很多痛苦并不是承担的人多了就会减少的。”

    给深爱过的人一个美好的记忆,不是最好的么。

    年轻时候曾有的固执,倔强,执着,如同这些年的发梢,长了,短了,碎了,最后只剩下一地尘埃,这些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最年少的时候,花一样的年纪,林河会同她一起坐在校园围墙上闻着花香唱着歌,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无法控制的争执,再到现在医院病房里安静的阴阳相隔,寂寞总是来了又去,而时光却再也回不去了。

    梦里或是醒着,她都经常听见林河安静问她,“阳阳,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舍不得离开,你知道么?”

    长时间的沉默,没有人作答,最后他的问题碎在梦里,所以他只能安静看着她,那一刻钢琴曲调如水银一样倾泻在黄昏里,她想起她摇摇欲坠的人生。

    你是在等我去陪你么?她在心里想。

    林河始终站在不远处,面容干净,带着微笑望着她,不说话,唔……也许是因为答案的不正确吧。

    ***

    第三轮化疗又开始了,医生微笑着鼓励她,“男朋友对你这么好,每天都来照顾你,你可要好好加油。”

    苏阳微笑着点点头,“放心,我会的。”

    只是,化疗结果好坏尚且不论,过程却是无比残酷的,苏阳又开始了她无休无止的噩梦,在梦里她仿佛回到两年前,记忆无比清晰的同梦境重叠着,毫无缝隙,林河在房间里尖叫,而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一支接着一支烟,眼前是干净到洁癖的房间,就如同她的心一样,空空荡荡。

    “苏阳,你这个贱货,你放我离开这里。”

    “苏阳,你这个死女人,你把我困在这里对你什么好处。”

    “苏阳,你怎么不去死?”

    苏阳有时候会坐在客厅不说话,有时候会夺门而出,但也只是在楼下逛一圈就回去了,除去不得不上的班,和不得不出的差,她几乎足不出户,她害怕,害怕回来的时候林河已经不在了。

    她觉得自己的这种爱已经变得卑微而畸形,她甚至开始恍惚的想,如果和林河一起死在这里,只会是一种解脱。

    她只有他,她不能离开他,同样他也离不开她,她等着林河安静下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极阴暗的房间里,她看见淡淡光线穿过厚重窗帘在地上撒下一个浅色阴影,只不过出了片刻的神,林河的双手就已经狠狠掐在她的脖子上,幸好他病了太久,双手并没有太大的力气,苏阳靠在墙上,望着林河近在咫尺的脸,漂亮的容颜因为长期晒不到太阳而有些苍白。

    他想杀了自己么,苏阳在心里默默的想,却并没有什么恐惧,死了就解脱了,这过也过不完的人生。

    他用了最大的力气,却在最后放开了她,苏阳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锁骨上深红色的勒痕,这大概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的暴力,却远远不是最后一次。

    之后他们开始了生平最漫长的一次冷战,苏阳照旧上班,锁门,应酬,甚至出差,每个月她都会将钱放在信封里扔在客厅茶几上,基本上很多天信封都仍在那里,她每周会往厨房的冰箱里放许许多多食物,就好像是怕房间里的林河会饿死,而他几乎没有走出过那个房间的门,更没有同她说过话。

    她的世界正在飞快的分崩离析,但在她心里,她仍然固执相信林河仍然是当年那个温暖少年,有着明媚笑容,会伸手接住她的林河,他曾经对她说,将来,一定会娶她。

    直到有一天清晨,淡淡阳光从飘窗上洒进来,铺了一地,照亮了尘埃,树影在地板上落下斑驳痕迹,她睁开眼睛就看见林河坐在她身边,那么平静温和。

    她微笑着伸出手,茫然而直接的想去握林河的手,梦中她都能感觉到自己那一刻的幸福感,就好像回到十六岁,她站在围墙上,低眉看着林河,“以后是不是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接住我?”

    她从来都是坚定而执着的,虽然时光荏苒,她的执着慢慢变成了固执,但她还是当年那个苏阳,那个愿意不顾一切去爱他的苏阳。

    林河将枕头用力蒙在她的脸上,盖住了她的整张面孔,压迫窒息的感觉从心底一下子完全涌了上来,应该是濒临绝望的,但梦里的她在那一刻却出奇平静,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了两个字,谋杀。

    她听见林河声音轻柔到诡异的问她,“阳阳,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舍不得离开,你知道么?”

    为什么……

    苏阳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眼前依旧是一片朦胧,小护士用清脆的嗓音说,“苏阳姐,有人来看你了。”

    她尽量平静的说,“哦,我知道了。”

    来看她的竟然是芳菲,苏阳在心里顿了一顿,她不知道杨云是怎样向她解释这件事的,也没有问过,只是她知道无论怎么解释都必定都是不够的。

    芳菲说,“苏阳,今天天气不错,我陪你去花园走走,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好么?”

    她的右手指腹轻轻摸索着左手指尖,这是她紧张时最常做的一个动作,她听见自己说,“好的,我们一起去晒晒太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