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三十章 情人崖(一)

章节字数:3513  更新时间:12-09-21 14: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蛇问她:“我们今天是在这里等谁?”

    锦夜回答:“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阿蛇又问:“那你为什么又非要带上我?”

    锦夜回答:“因为你有用。”

    阿蛇惶然:“我能有什么用?”

    锦夜勾了个笑容:“别的我不知道,至少你带了酒,大风大雪中能喝一坛好酒总是美事。”

    阿蛇笑容更灿烂,竟真的从怀里掏出酒壶递给锦夜,皱着眉说:“大中午就喝酒?”

    锦夜回答:“许多事都要趁早,晚了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命去做了。”

    大漠难得找到的好酒,温软绵香,后劲很足,她还在等,等的却不是昨天那个男人,她知道慕承轩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的命很珍贵,她知道他不是怕死的人,可他现在绝不敢死。

    最起码,如果她是他,她一定不敢随随便便死了,但好在她不是他,所以她可以很轻快的在这里喝酒。

    天空几只黑色苍鹰飞过,她抬头看了一会,茫茫大雪下得飞快,她长在大漠,这里的冬天常常会下雪,小时候她会将雪花拼成幻想中父亲的样子,他一定是英俊而慈爱的,幻想总可以带给人一种很莫名的快乐。

    转过头看着阿蛇,她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阿蛇环视了一圈四周风雪,摇头接着说:“这里不仅可以看见四面退路,且背光,等夕阳出来之后,照在雪地上的刺眼反光都能让站在我对面的人出现雪盲。”

    “站在你对面的人?”

    “站在你对面的人一般会是谁?”

    阿蛇犹豫片刻,才说:“敌人?”

    “你的敌人必定是站在你对面的,雪盲是在雪地里常会出现的一种症状,强烈光线下人可能会短时间眼前一片漆黑。”

    “那岂不是很危险?”

    锦夜答:“是的,但当他危险的时候,你就是安全的。”

    她不再说话,她在等待着对手的出现,慕承轩带着的六十个人,还剩下三十人,其中六廷尉,二十四侍卫,她正在等待着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但现在似乎好了一些,她有了一个帮手,最起码看上去像是个帮手,阿蛇。

    她不知道阿蛇功夫如何,甚至不知道她从何而来,但她却已经在教她,如何杀人。

    风声急,雪更盛

    阿蛇眨眨眼睛,极轻的说:“阿姐,我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锦夜没有做声,阿蛇听见的时候,她也听见,慕承轩所带的宫中廷尉正从情人崖下徒手攀上来的,她没有回头就知道那些人会站在哪一个方位,会从哪里出剑,宫中一等一的高手。慕承轩一定在哪里静静看着她。

    可惜,她猜错了,廷尉是从天而降的,手上带着黑色皮套,拿的是数丈长的血红铁链,风雪之中更加清晰醒目,就连阿蛇都往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发抖:“那是……”

    那是大燕宫廷独有的兵器,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温柔”,据说铁链上淬了剧毒,对毒药锦夜总是特别有研究。

    而这种剧毒据说无解,阿蛇身上铃铛响动,除了温柔,跟着的侍卫拿着黑色弓箭,大雪之中如疾风骤雨朝她袭来,阵法周密,细致,几乎无坚不摧。

    这阵法也有一个名字,叫做“绝望”。

    据说是慕承轩设计的,让人逃生无门,阵法设计的好,名字更好。

    阿蛇苦笑着说:“阿姐,这就是你带我来的原因,陪你一起死?”

    她迎风而立,大雪染白她的黑色貂绒,阿蛇一边飞身而起,一边笑着骂道:“这么毒辣的阵法,也不知道谁设计的,不是一心一意要你的命么?”

    她躲得有点勉强,锦夜翻飞的如同白雪中的黑色蝴蝶,擦着箭羽而过,淡淡说:“你出现在凤凰城不就是为了等这些人么,怎么见到了,底气又不足了?”

    阿蛇眼睛一亮,“你是怎么知道我来自马帮?”

    “若是连这大漠马帮帮主都认不出,锦夜真是不要混了,刚才飞过的苍鹰,极难驯养,而大漠到了寒冬腊月更少得见,相传马帮专门有人饲养这种苍鹰来传递信息?”

    刀剑同大雪弥漫成一片,茫茫之中,锦夜声音平淡而安静,“阿蛇,这些人来自宫中,必定身价不斐,锦夜只要他们随身所带的密诏,其余金银珠宝都归你。”

    阿蛇长长辫子甩的铃铛轻灵,腰间抽出长长软鞭,卷住迎面而来的弓箭,反手扔了出去,将两个侍卫当场刺了对穿,鲜血溅开的时候,她微微皱了皱眉,“那如果阿蛇可以拿下熙王殿下,以此来要挟朝廷,岂不是可以拿到更多赎金。”

    阿蛇杀人一样很快,唇边带着花一样的笑容,可爱至极,让锦夜看着心里有点寒。

    锦夜突然笑了笑,反手抽剑出鞘,挽出一朵银色的花,溅出的血却是鲜红的,声音凉薄,“你不妨试试,锦夜只见过要人命的买卖,还没见过不要命的,阿蛇要不要开个先例。”

    别的的笑或许是开心,或许是无奈,但锦夜的笑永远是冰凉而讥讽的,让听的人寒到骨头里。

    阿蛇咬咬牙,从怀里抽出一小截烟火,拔了盖子,往半空一扔,绽出无比绚烂光芒,锦夜收起笑容,突然反手收剑站在雪中。

    西面奔来大批马队。

    阿蛇咬着牙,眨了眨眼睛,慢慢说:“好,熙王归你,而剩下的都归我。”

    锦夜沉默了片刻,她不相信眼前这个比花还要娇艳可爱的姑娘,她杀起人来只会比她更心狠手辣。

    血腥味更重,锦夜眸子突然一亮,仿佛苍穹里的繁星,慢慢雪色之中,她看见远远有人走来,黑色长发飘在风中,身形挺拔,眼前的时光似乎停了片刻,阵法突然散开,几十匹马组成的马队停在阿蛇身后。

    大风过后,慕承轩站在她的面前,穿着黑色长衫,表情平淡,手中握着刀,漂亮姿态中带着皇家特有优雅,这不是学习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是七十八年大燕统治皇朝赐予他的。

    她想,其实他比龙椅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更像个统治者。

    他沿着悬崖而站,他说:“锦夜,我们又见面了。”

    他不紧张,不害怕,仿佛她只是他熟识多年的朋友,而并非宁王府第一杀手。

    锦夜同样看着他,表情有些复杂,而阿蛇正看着她,眼睛里却充满了兴奋。

    周围的厮杀突然之间就和他们没有了关系,杀气浮起,他说:“你非要替宁王卖命?”

    她回答:“你非要替皇上卖命?”

    他回答:“我为的是天下。”

    她突然笑了,细眉一凛,“天下是什么?”

    他说道:“天下是百姓。”

    她又问:“天下易主,百姓就必定生活的不好?”

    他回答:“圣上慈悲,而宁王残暴,大燕多年灾荒,怎么忍心百姓再受铁蹄之苦,治国并非易事,改革并非一朝一夕,而逼宫者必杀。”

    她看着他,眉目干净,他的廷尉正在厮杀,而他全然不关心,这就是皇家的气派,侍卫本就该为我而死,这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的光荣。

    她的手指抚在剑柄之上,略微抬起,感觉自己后背收紧,这是她第二次如此紧张,第一次是在她十四岁,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次是因为没有经验,而这次呢,又是因为什么?

    死亡,对一个杀手来说,其实一点都不可怕。

    他的刀极快,比她想象中的更快,只用一刀,砍的是她的颈上三寸,见血就能致命,她原本有机会可以挡住这一刀,但挡住之后,她未必能挡住第二刀,她只有一次机会,于是锦夜没有去挡刀,而是让慕承轩的刀砍在她的右手肩胛骨上,入骨三寸,她却毫无知觉一样,左手反手抽剑。

    思量计较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没有人知道她的左手比右手更快。

    刀锋入骨减慢了速度,他再抽刀,势必慢了半拍,而她的剑刚好反手滑过他的耳后,他若往后退势必会落下情人崖,而他不往后退一剑致命。

    她唇角勾出一个鲜红的笑容,慕承轩,进退维谷,她看见自己的剑锋已经贴在他的颈上,划出血丝。

    无意间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脸上带着莫名笑容,冷漠的,安静的,带着贵族特有的优雅,她的心莫名跳了一下,手顿了顿,突然想起一件事,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脸色一下苍白到透明,“殿下……”

    圣上的密函,慕承轩必定已经有了万全安排。

    慕承轩翻身跃下情人崖,锦夜眉间一抖,脸色苍白,唇角却带着笑,听见身后阿蛇喊她,“阿姐,你不会也要跟着跳下去吧。”

    话音未落,阿蛇的鞭子已经本能的卷住她的手臂,她看着阿蛇,勾出个笑容,沾着血的右手捏住鞭子,用力往崖下一甩,“阿蛇,不仅我要跳,你还得跟着我一起跳。”

    三人转眼消失在了茫茫大雪之中,半路,阿蛇怒道:“你干嘛要拉我一起下来。”

    她说:“因为你太危险,所以你必须跟着我。”

    阿蛇突然笑了:“黄泉路上也跟着?”

    她微笑着回答:“我死了,你跟着,你死了,我随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