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三十一章 情人崖(二)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2-09-21 14: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才不信自己会摔死在崖底。

    而事实上情人崖也真的并不是太高。

    锦夜觉得自己应该是第一个醒过来的,而阿蛇是第二个,主要是因为阿蛇就是她叫醒的,她用力拽了拽手上的鞭子,接着阿蛇才醒,仍旧一脸茫然。

    锦夜觉得阿蛇很是神奇,可以一直表现的如此可爱,就连杀人的时候样子都是可爱的。

    阿蛇跳起来是一跃而起那种,睁着大眼睛盯着锦夜看了很久,才从迷迷糊糊中慢慢清醒过来,模样气急败坏。但过了一小会她就又不生气了,嘻嘻笑着蹭到锦夜身边,抬起花一样的脸庞,邀宠般的说:“阿姐,你一定有办法带我离开这里的,对不对?”

    好汉不吃眼前亏,锦夜觉得阿蛇将这句话演绎的十分到位,明明心里恨的牙齿都痒了。

    锦夜不理她,朝着高地走了几步,眼下要走出去并不是难事,难得是如何才能找到慕承轩,他跃下情人崖,必定是有了万全的把握。

    崖上,她出剑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回想起来,在情人崖上,她也的确是有机会可以杀了他的,只是当时她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若圣谕已经不在他的手里,那么熙王一死,圣谕下落又将成为一个迷。

    所以,她才跟着慕承轩一同从崖上跃下,从头至尾她根本不信自己会摔死在这里。

    她直接从崖上摔进万狼谷沙地之中,慕承轩很可能之前就已经在这里探过路了,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趁她们在昏迷的时候杀了她们,解释大抵只有两个。

    一是他突然之间良心发现然后独自离开了。

    二是他因为种种理由不能杀了她们。

    想到第一个理由的时候,锦夜莫名笑了笑,眉间冰冷,倒是阿蛇又跳了起来,“阿姐,你…你肩上到处都是血。”

    她这才想起之前自己被慕承轩砍了一刀,所幸肩胛骨的伤看上去有些吓人,其实并不严重,更不会危及生命。

    只是在坠落时,她的肩又被撞在地面,所以才会有些变形,她说:“没事,接回去就好了。”

    阿蛇的表情扭曲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她亲眼看着锦夜冰天雪地之中脱去貂绒,露出染满血渍的肩骨,再默默将脱臼的肩骨赤手接回去。

    从头至尾她一声没有吭,就好像那条手臂不是她的。

    阿蛇不说话,锦夜眼神突然温柔下来,只不过是眼波多了一点点柔软,就带上恰到好处的温暖,让阿蛇看的有点失神,竟莫名生出几分亲切之感,声音带着一点点沙哑,低沉好听,她用小指挑了挑发丝,轻轻说:“阿蛇,你坐到我边上来。”

    阿蛇点点头,摸摸长发,走到她身边坐下,锦夜的手就抚在她的肩上,她抬头看着锦夜,只觉得锦夜苍白清透,干净的一点不像一个杀手。

    “阿姐…”阿蛇的声音突然一麻一颤,锦夜的眼睛里多了一点点不忍心,她指尖夹着一根细长银针正好刺在阿蛇腰上。

    阿蛇竟全无感觉,她大概是觉得自己被骗了,突然就哭了起来,锦夜将声音放的越加低柔,淡淡说:“好孩子不要哭,让你的马队在崖上等着,看看能不能找出慕承轩,我只想要他身上的圣谕,其余的都可以给你们,而你中的毒,阿姐会给你解的,乖,别哭。”

    她的声音依旧温柔,就好像在劝一个心爱的小妹妹。

    阿蛇抬起头,看着她,打了个很冷很冷的哆嗦,竟真的不哭了,只是默然找了树枝回来烧起火堆,良久无限委屈的说:“阿姐,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人?”

    锦夜长长叹了口气,“我从来不觉得任何人是坏人,不管是你,还是我,或者是熙王殿下,我们最终也都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那你希不希望我和你是一个立场的,或者熙王和你是一个立场的?”

    她没有回答,这种希望从来根本就是奢望。

    天完全黑之前,锦夜在万狼谷谷底附近,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出路,才意识到这里是按奇门五行所建竟是,再走远一些或许会机关重重,眼下又是天黑一时半会很难走出去,只有等到天亮再说了。

    她想也许慕承轩引她跳下情人崖就是想要将她困死在这里。

    慕承轩做事周密,机关算尽,就算宁王可以入主天下,将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若他是当今圣上,或许宁王一点机会都没有。

    雪越下越大,锦夜走回火旁,仔细检查了一遍肩上包扎好的伤口,又将这里方位仔细辨认一遍,才听见阿蛇小声说:“阿姐,你觉得我眼里只有钱,其实不是这样的。”

    火光照亮周围,锦夜仔细想了想,闭上眼睛,声音冷清:“傻孩子,为了钱其实没什么不对的,就怕许多人明明就是为了钱,却打着别的旗号。”

    阿蛇坐在火堆另一侧仔细想了很久,终于从怀里取出短笛,吹了一小段,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两只黑色大漠苍鹰从天而将,阿蛇撕下一小块里衣,用烧焦的树枝在绸缎上写了一行字,绑在黑鹰腿上。

    苍鹰离开的时候,她也出了会神,“阿蛇,我是个杀手,喜欢独来独往,从不交朋友,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阿蛇摇摇头不说话,她接着说道:“阿蛇,其实我只是个杀手,生死向来无名,也活不长久,若我和你成了朋友,在我死的时候你就会伤心,我不喜欢伤心,所以也不想有人为我伤心。”

    沉默片刻,阿蛇很快就高兴了起来,摇晃着手链说:“阿姐,如果有一天你不打算做杀手了,我们可以一起在大漠做个马贼。”

    她想,如果有一天她不做杀手了,大概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她已经死了。

    阿蛇手链在夜光下泛出特有的光芒,锦夜手链上的猫眼石看了片刻,突然将阿蛇的手拉近,贴着火光仔细端详很久,光亮照在猫眼石中,连成一条线,这样的猫眼在整个大燕都无比珍贵,怎么会出现在边关大漠的。

    “这猫眼石是我娘临死之前留给我的。”

    锦夜问:“你阿娘是怎么死的?”

    阿蛇不说话,锦夜便不再问下去,必定不会是什么好的缘由,摸着她的长发,她声音少有的温柔,“我从没见我爹娘,他们也没有留任何东西给我,你这样已经很好了,你要好好留着这猫眼石,看见它就好像看见了你娘。”

    “阿姐,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我娘曾和我说,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如果你能爱上一个人,那么一切都会不同了,爱情可以改变一切。”

    笑容从她的唇边一点点褪去,深夜里浮起一层茫茫雾色,她说:“我没有爱过谁,也不会爱上谁,因为爱一个人是奢侈的,而我没有资格享受那样的奢侈。”

    声音戛然而止,她不在说话,阿蛇突然觉得空气里异常的冷,寒气刺骨,雾色散去时,她看见慕承轩缓缓走了过来,步子很慢很慢。

    反倒让阿蛇吓了一大跳,手上原本还握着燃了火的树枝,差点烧着自己,锦夜抬头看去,只见他穿过夜色,身材修长,眉宇清秀,眼神温和如水,好看异常,平淡神情中带着皇家独有的尊贵,让人不忍远离又不敢靠近,漂亮到了极致,他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远远看着她。

    锦夜的肩没来由的狠狠抽了一下,刺骨的疼痛,只是从脸上依旧平静。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忍不住的反而是阿蛇,她反复用手中树枝挑亮烛火,转过头看着锦夜,犹豫再三,凑到她身边问她,“阿姐,慕承轩怎么突然不杀你了?”

    慕承轩在火堆的另一侧坐下,低眉的样子安静又平和,同他做事的风格一点都不相符。

    她低头想了想,叹了一声,“他十有八九在崖上就已经受了伤,所以眼下杀不了我。”

    阿蛇眼眸如星,亮的有点瘆人,“那么阿姐,正好趁这机会我们杀了他吧。”

    听她语气有些兴奋,锦夜目光停在她的脸上,光洁如月,大漠少有的娇媚漂亮,她摸了摸阿蛇的长发,轻轻说:“也不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