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三十五章 情起(二)

章节字数:3326  更新时间:12-09-21 14: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终于回到凤凰城,小二上来招呼,睁大眼睛看着满身是血的锦夜,当然惊讶中多少还带了些嫌弃,幸好锦夜根本不在乎。

    “几位客官,不好意思,小店客房只剩下两间。”

    慕承轩侧目,“才一天而已,凤凰城中竟来了这么多人。”

    锦夜挑眉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嘲笑,寒风吹起细长发丝,她说:“小二,那就给我们两间上房。”

    慕承轩和小郡主一间,她和阿蛇一间。她分配了一遍,慕承轩扬扬眉不作声。

    锦夜声音如常,淡淡继续说:“要不这样,我们两个一间,阿蛇和小郡主一间,若熙王还是不满意,也可以我和小郡主一间,你和阿蛇一间。”

    慕承轩拉着白淅寒进了最靠里的房间,而她和阿蛇走进的是隔壁另外一间,阿蛇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熙王看了你的信为何什么都没说?”

    锦夜低头看着肩上碎裂的伤口,叹了口气:“宁王通信擅用暗语,他看不明白也就不问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断开的肩骨一点点合起,再用白布一点点包扎起来,手势娴熟,绝不会是第一次受伤,阿蛇看着她肩上的伤口,深到可以看见断裂的骨头,一定是很痛很痛的。

    “刚刚他用力拽着你的时候,是不是很痛,你为什么不说?”

    她并没有很痛或是很难过的样子,“如果我说了,难道就能不痛了?”

    阿蛇突然又问:“阿姐,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苦衷,为什么不说出来?你有着这么好的身手,明明可以离开宁王府的,为什么非要替他拼命,为什么非要做个杀手,杀手是……杀手是没有好结果的…”

    她侧过脸看着她,微笑的时候,神情无力,“说出来,说出来就有用了么……”

    突然间,她们都不知道还要再说什么好,或许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锦夜将油纸包打开,里面铺着一层细细粉末,含水服下,她又在床边坐下,低头看着染红了的白色床单,很是有些惆怅。

    她说:“许多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你能做的只是不停不停的往前走,知道结局出现的那一刻。”

    阿蛇问:“这药是用来做什么的?”

    她挑挑眉,带着一点点笑意问她:“不如你来猜猜?”

    阿蛇神情突然严肃起来,好看的眉皱在一起,就连梨涡都消失了,她说:“我曾听阿娘说,在大漠深处有一个地方,专门挑选一些资质好的孩子来为名门望族训练杀手,最顶尖的那些会被送去上京,个个价值连城,其中一些进了宫中,而一些给了王侯,更有一些会进如军中。这些孩子从小没有姓名,很可怜,他们活着也只是长大能为别人杀人而已,就连死了也是没有名字的,训练这些孩子耗费千金,而随着这些孩子渐渐长大,有了思想,许多孩子会想逃脱,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这些孩子从小就被下了蛊毒,每过一段时候都要服下解药,否则日日噬心,直到痛死。”

    小心抬头看了眼锦夜的脸色,她接着说:“传说这些孩子从小除了杀手,什么都不会。”

    她听见自己轻轻的叹息,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最痛苦的是,虽然你清楚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却没有勇气去改变。

    因为她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想要善终,又似乎有些要求过多了。

    她无力看着自己的手,流不完的血,她已经习惯了,却极偶尔还是会心慌,会不会就这样流血到死呢。

    极偶尔的时候,比如说现在,心中一闪而过的却是他的样子。

    慕承轩

    风流如水平静温和的样子,微笑的时候,眼眸含星,漂亮到了极致。

    她想,自己真是疯了。

    ***

    命运这种东西从来不由人,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甚至改变别人的命运,这些人大多被后世称之为英雄。

    锦夜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所以她根本无从改变自己的命运。

    从出生她就已经被选择做了一个杀手,那她这辈子无论多长多短,她都只能是个杀手,纵然她可以逃脱命运对她的责罚,也逃脱不了良心的谴责。

    虽然从小,她的师父就教导她,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坚持,然后就是没有良心,所以她一直很坚持的没有良心。

    “阿姐”

    阿蛇喊了她一声,锦夜突然清醒过来,对她招招手,阿蛇就乖巧站在她身边,红色裙摆衬得她唇红齿白。

    锦夜站起身,看着她,微微笑了笑,阿蛇却皱起眉,就好像只要她一笑就没有好事,锦夜也笑了,笑容从唇角绽放,尚未深及眼底,便停住了,手指在阿蛇腰上轻轻一点,阿蛇便软了下去。

    扶她半卧在床上,阿蛇咬牙说:“你最恨的人分明就在隔壁,干嘛没事老想着折磨我。”

    锦夜笑着拍拍她脸颊,从衣襟中翻出两张人皮面具,一张给阿蛇仔细带上,另一张带在自己脸上,动作轻柔仔细,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站起身,耐心欣赏了片刻。

    阿蛇嘟起嘴,锦夜从桌上拿了面铜镜,放在她眼前,阿蛇脸色突然似笑非笑起来,锦夜说:“把你打扮成我的样子,也不见得你就吃亏了。”

    阿蛇带着哭腔,看着锦夜扮成普通人的样子,细细的眉,白净的脸,虽也清秀却远远及不上她原本模样。

    “等会我离开,慕承轩必定起疑,他只要看到你还在房里,就不会想着去找我啦。”

    阿蛇叹了口气,“他为什么要去找你。”

    锦夜缓缓垂眸,大约思量了片刻,“小郡主眼下中了毒,他必定是要来找我的,只是眼下他还没有周密对策,只是他也是个聪明人,很快便会有的,所以……”

    他来找我当然不会是因为想念我,最多也只会是为了小郡主,而在离开凤凰城前,他也必定是要想尽一切方法杀了我的。

    这不算什么,想杀我的人很多,他不是第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个。

    ***

    大雪中,她翻身出了窗户,外面是寒冷刺骨,锦夜在雪地里站了片刻,摸出信笺,又读了一遍,其实她本不用读,这些字早就刻在她的心里,只是锦夜总觉得今天有些心神不宁。

    她从来都是平静的,无论是生是死,无论任务多么难以达成,她都没有这样心神不宁过。

    她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慕承轩的样子,平淡如水,带起的却是波涛汹涌。

    信上提及了两件事,一件是让她在某时某地见一个人,另一件是让她在某时某刻之前杀了另一个人,这另一个人就是熙王慕承轩。

    而前面的那个人,锦夜并不认识,只知道在相见的别院外会放着一个香囊,若遇到特殊情况,拿走香囊过门不入便可。

    依照宁王信函上的地址,锦夜很快便找到了镇外的一个别院,院外的石狮子上搁着一个小小锦囊,带着香味,锦夜拾起锦囊闻了闻其中香味,又从衣襟拿出一枚簪子,高高盘起长发。

    大雪早已覆盖了门槛,推门而入,院中的陈设古色古香,有人上前来迎她,看样子刚过而立之年,正是军中打扮,样貌端正,伸出的手白净有力,手上握着一枚玉佩,递给锦夜,上面刚好嵌着一个楷体的“锦”字,正是宁王府的令牌,锦字本有些渊源。

    宁王,原名慕允锦,因先皇齐宗的第二任皇后闺名中带了一个锦字,所以在五岁殿前更名允正,寓意大义为正,如今随着先皇仙逝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很少了。

    锦夜十二岁从大漠入宁王府,在那之前她是没有姓名的,只有一个外号来区别,叫做夜燕,只因那一年她可一夜赶路八十里,十四岁锦夜护主有功,收为王府义女,自然只是恩誉,未上宗谱,但赐名锦夜。

    他是杨将军手下副将白萧,十四年前就跟着林将军出边关,四方镇守,锦夜也不曾想到宁王府的人竟已经入了镇北军营。

    白萧先是告诉锦夜,镇北将军林子扬两天后就会入城,在林将军入城前慕承轩必须死。而后白萧又说近日上京风波不断,而关内战乱四起,镇北将军似乎已经开始怀疑军中有奸细,他已将参与叛变的将士齐齐带进凤凰城,为的就是七天之后一战。

    自大燕开国,幽云十六州就从未太平过,外藩蒙古契丹虎视眈眈,若军中哗变,又逢中原动乱,天下又会变成什么格局。

    她说:“七天之后,正值除夕。”

    白萧点头:“可不是么,过年前后正好是军心最涣散的时候,最利于改朝换代,等到了明年可能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人为刀俎,而我为鱼肉。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