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三十八章 慕承轩(三)

章节字数:3165  更新时间:12-09-21 14: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边关,小镇,凤凰城,一夜之间多了许多江湖人,他们打扮各有不同,但锦夜却知道他们都来自关内各大流派,来得都是天下起义军的头目,手上带着不同的袖标。

    东南一带的金算盘,北方的龙头杖,西北的银刀剑,这些本是各地起义军的标志,也是天下大乱的源头,大燕的动乱一般是因这些人而起,只是他们为什么会聚到凤凰城,又是谁透露的消息。

    她坐在堂下角落,阿蛇坐在她身边,神情同样的凝重,少了平时的笑容,她用筷子敲敲阿蛇面前的碗碟,“好好吃饭。”

    阿蛇终于露出个笑容,她问:“阿姐,这些人为什么会来凤凰城?”

    她仔细想了想,皱眉,舒展,露出个笑容,却没有一点点笑意,她看着慕承轩和小郡主从楼上走下来。

    擦肩而过,坐在她身后的方桌边,小郡主毒中的很深,原本漂亮的眼睛下蒙上淡淡一层灰。

    她握着杯子,还在犹豫大清早喝酒好还是不好,眼角却扫到小郡主拿起酒杯朝她泼来的酒,她翻开手心,掌上已经多了一把折扇,打开,酒水尽数落在扇面上,不多不少。

    收起折扇,她依旧在想刚刚那个问题。

    隔壁却莫名其妙吵了起来,她没有听见开始的缘由,稀奇的是堂堂熙王竟会同人吵架,且吵的很认真。

    “承轩哥哥,杀了她……”

    她突然觉得小郡主就连发脾气的样子也很好看,进而联想到慕承轩府里的王妃侧妃是不是各个都这么好看的,那么多漂亮女人在一起是不是天天宫斗宅斗的,岂不是很刺激。

    阿蛇睁大眼睛,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对小郡主说:“杀人这种事,一方面要看行不行,另一方面还要看愿不愿意。”

    说完,还若有所指的瞟了一眼锦夜,她基本上是属于唯恐天下不乱型的。

    垂眸不说话,周围所有人都已经抬起眼睛看着他们,慕承轩却只是淡淡回答了两个字,“不行。”

    锦夜皱眉,更深,一点点沉默,他到底想做什么?

    小郡主哭起来的样子也很好看,眼泪掉在淡灰色的夹袄上,极好的貂绒,最生气的时候她仍是温柔的,她说:“承轩哥哥,我跟着你出上京,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他说:“我没让你跟着,是你自己非要跟来的。”

    小郡主怒的时候,脸颊通红,将杯子砸在他的面前,“你是说我本就是个累赘?”

    杯子砸了个粉碎,慕承轩连眉都没抬,小郡主却惊了惊。

    他说:“没有,这是你说的。”

    慕承轩的话同样不多,他只是永远知道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小郡主哭的很伤心,连话都说不利索,“你怎么可以到这个时候都不动心。”

    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心?”

    她咬着牙,半晌才说:“是她对我下的毒,你为什么不肯替我要解药,不肯替我杀了她,慕承轩,你还是不是人?”

    他叹了口气,“杀人这种事其实不止要看行不行,愿不愿,更重要的是要看自己杀不杀得了,若赔上自己性命就不值了。”

    他的确不是那种话很多的人,但是一说就要人命。

    小郡主提着裙摆奔出客栈的时候,阿蛇突然跳了起来,想追上去,却被慕承轩拦住,确切的说他并没有拦,只是刚好站在阿蛇面前,阿蛇就无论如何过不去,她无论往哪里走,他都正好站在她跟前。

    阿蛇轻功原本很好,只是这慕承轩却有几分深不可测。

    他说:“小郡主中了风寒,左右都是死,你真有心不如让你家阿姐把解药交出来。”

    锦夜吸了口气,感情是在眼苦肉计阿,可惜观众不对,她完全没有感动的感觉,反而明白了一件事,昨晚莫非慕承轩就是想知道她身上藏没藏解药。

    她无奈苦笑一声,自己本不想对小郡主下那么重的毒,只是原以为可以激慕承轩拿出圣谕,却没有想到他完全不为所动。

    甚至一副要在凤凰城安营扎寨的样子。

    她叹了口气:“外面眼看又要刮风了,小郡主这样跑出去会很危险。”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她突然也不想动,觉得这几天自己的反应比从前慢了许多,到底是心软了。

    果然午后大风又起,黑云压顶,很快又是一场大雪,他坐在客栈屋顶,她拿着酒坛坐在他身边,说:“再过六天就是新年了。”

    客栈已经挂起红色灯笼,鲜艳而耀眼,热闹的很,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在战乱之中,过年总是令人兴奋的。

    大风吹乱她的长发,她忍不住用小指勾勾发丝,她说:“明年这个时候,你说我们会在哪里?”

    他突然笑了,“我只希望明年这个时候我们都能还活着,无论在哪里。”

    雪终于还是下了起来,心却是安静的,如果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还能都活着……

    他问:“你有没有改变主意?”

    她怔了怔,微笑着摇摇头,“那你呢,有没有改变主意?”

    他同样摇摇头,上下端详了她一遍,他说:“天下为重君为轻。”

    她说:“我现在感觉不到你身上的杀气,你为什么不想杀我了?”

    他悠然笑了:“我杀你的时候,其实并不代表我想杀你,这世上有许多事你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

    他敛了敛袖子,抬眼望着大雪无边慢慢下,她懂他的意思,虽然我不想杀你,但当我不得不杀你的时候我也不会犹豫。

    “风雪这么大,你不担心小郡主?”

    他叹了口气,一袭灰衣,安静如旧,他说,我虽然担心她,却也没有用,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事。

    他永远都是这样安安静静,却无法打败,除非他自己认输。

    而现在,他究竟在等什么。

    她突然觉得很是头痛。

    似乎没有出路,无论胜败最好的情况是他们中间有一个可以活下来,而这最好的情形几乎不可能发生,他知道,她也知道。

    若他将圣谕送到镇北军营,那么她先死,皇上也必定不会放过他,功高盖主,圣上必定想尽一切缘由要了他的命。

    若她夺回圣谕,宁王登基,改国号,那么他死,宁王也必定不会放过她,知道太多,宁王甚至不需要缘由就可以要了她的命。

    无论如何都是死,他的眼睛突然微微亮了亮,带着无限温暖,只是很快就黯了下来。

    如果现在走,如果离开这里,远走他乡,他们绝对有这样的能力可以活下来,唯一的生机,竟带着渴望。

    这是人性的本能,求生的欲望。

    一时间,她竟有些惶然,虽只是一刻,却无比漫长,仿佛一颗心经历了惊涛骇浪,醒来时后心湿透。

    最终,她只是将目光静静移向远方,他不可能放弃他的国家,而她不可能背弃她的王府,可惜殊途不同归。

    伤心,难过,都及不上无奈更确切。

    她站起来的时候,肩上经脉微微一扯,依旧疼的厉害,知道自己脸色一定是极疲倦的,自从来到凤凰城几乎没有睡过。

    黑色的貂绒遮掩了全部的血渍,只是脸上的倦容却无从遮掩起,她想微笑,却有些颓然,不知从何笑起。

    她并非不想睡,只是就算闭上眼睛也未必能睡着,反反复复都是一些成年旧事,不知怎么就被翻了出来。

    幼年时,她在沙漠中练剑的样子。

    成年后,她辗转大江南北杀人的样子。

    都是一袭黑衣,鲜红的血,茫然失措的眼神,惊醒,才发现闭上眼也不过三五分钟的事,叹息。

    她掠下屋顶,他微微有些吃惊,声音却还是淡的,“你去哪里?”

    她回答:“去找小郡主…”

    一针见血的干净,她转眼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她要去的地方正是通往镇北军营的必经之路华云道,在哪里有她埋下的万千火药,她知道他一定会跟上的。

    却并非全是为了小郡主,更非是为了她。

    有时候她恨自己的聪明,这世上本混乱,根本容不下聪明人,比如她,再比如慕承轩,他们都像已经被人世所抛弃,却执念的要留在此地,明知不可能有任何好的结局。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