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四十三章 莫无言(三)

章节字数:3132  更新时间:12-09-21 14: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闲,他也闲,她病,他也病,两人大多时候常常相对喝药,喝到想吐,她的病缘于自小被下的蛊毒,可无言的病却很奇怪,只是虚弱,却不见其他大的症状。

    她不知道他是立志于研药制药,最终在大夫这个行业内发扬光大,扬名立万,还是舍不得她死,用了各种方法来治她的毒,效果如何尚不好分辨,鉴于之前他曾救了她一命,怀着报恩情怀,她只能硬着头皮配合他。

    若能活着,总是好的,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活着。

    药罐子堆在院子角落里,到天完全热起来的时候,已经高高低低,满满当当,让她颇有些惆怅,这院子再乱下去委实有些不像话了。

    只是无言不打扫,她也懒得动,左右就是惆怅一下罢了。

    她倒也从未去打听无言来历,这年头,世道如此乱,不少人选择寄居乡野以此避世,住到这荒漠里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莫无言总是给凤凰城里的街坊看病,小有名气,她渐渐开始帮他一起打理药铺,偶尔她问过他,将来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莫无言不回答,反过头来问她,“你呢,想没想过离开这里?”

    她笑了笑,不说话。

    转眼就到七月,流火的季节,午后,锦夜抱着木盆走出房间,迎面而来滚烫的风,吹起她的长发,莫无言正蹲在院子里打理药草,听见她的脚步声,转过脸来,时间好像停顿了片刻。

    “阿夜。”

    她一身素色长裙,站在院子里轻轻说:“我要去竹林那边洗头。”

    他站起身,拍了拍衣角灰尘,淡淡的笑:“我去给你打水。”

    她皱眉,不经意般的说:“水已经打好了,水壶就在房间里。”

    找了个角落,放下木盆,散开高高挽起的长发,细细黑色发丝落在身后,抬头是一片片竹叶慢慢飘落。

    他将温凉的水浇在她的发上,手指滑过她的长发,她问他:“你是怎么在大漠深处栽出这样一片竹林的?”

    她想问很久了,半晌,他才静静回答:“若是能用心,就算再荒漠的地方都能造出一片绿洲来。”

    抹上皂角,水流一直未停,她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地上落下的一片倒影,修长的,安静的。

    用布擦干,她一边擦着长发一边看他,莫无言挽起袖子站在竹叶下,露出一小截苍白手臂,干净而有力,并不是那种柔弱的形态。

    当晚月起,他在院子里摆了酒菜,她坐在一边,看着他从屋里拿出三弦琴来,弹的有点落寞,锦夜问他,今天什么日子,看上去似乎有些特别。

    七月十六,他放下琴轻轻的叹,“今天是我生日,陪我喝酒。”

    她笑了,拿起酒杯,碰了碰,酒很烈,一杯接着一杯,菜却碰的很少,下半夜醉意上头,她问他,“莫无言,你到底来自哪里?”

    他的笑容有点朦胧,辨不清的样子,“我来自哪里有什么要紧的,今天能聚在一起才最重要。”

    她摇头,“像你这样的,怎么会甘心蛰伏山林,你应该去朝堂,去中原。”

    他唇边带着笑,自嘲的笑,“我曾经认识一个人,一生为国,鞠躬尽瘁,却因为才华横溢,性子孤傲,最终却只落了个身首异处,他的儿子劝他离开朝廷,他却不肯,明明有那样的能力,却宁愿死在朝堂之上。”

    听上去很熟悉,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这个故事,只是轻轻的笑,她说,“我也曾经认识一个人,才艳绝绝,他父亲曾想将家主的位子传给他,但他为了家宅安宁,孤身援引,宁愿父亲将家主位置留给自己的长兄,再后来最容不下他的却仍然是他的这个长兄,而在他长兄深陷危险的时候,他又要不顾性命去救他,只为了家族可以平安。”

    他笑了,“这人真傻。”

    她也笑了,有点苦涩,“这世上傻的总比聪明人要多一些。”

    “就因为有了这些人,这世界才多少可爱一点,才让我们有努力活下去的勇气。”

    她小指挑了挑发丝,举杯,“不想这么许多了,但愿年年有今日。”

    空了一坛又一坛,眼前醉了,天边月亮却很亮,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自己还会不会在,也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莫无言还会不会在。

    这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你明知道生命是一场无法挽救的败局,却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

    ***

    日子不咸不淡,过得就很快,转眼已是夏末秋至,这宅子里的药材终究是青黄不接了,这日,趁大漠风沙未起,无言驾了马车,问她,去不去凤凰镇。

    自从摔落华云道之后,她锦夜走过最远的距离也就是从她的厢房到柴房,当然中间路过无数个房间,眼下听见能出门,一时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感觉。

    就好比突然从死人变成半个死人,可以上街供人参观了。

    无言这名字真真是取的好,话极少,一日能说上三两句,锦夜已觉得荣幸之至,果真,今日除了问她要不要去镇上,他便再没开过口,只是上下打量她两眼,过了一会又再两眼。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依旧是赤红长袍,对襟高领,黑色腰带,普通倒不能再普通,偏偏他看自己的眼神很是有些莫名,终于忍不住问,“莫无言,你这样看着我到底什么意思?”

    无言摸出扇子,展开,轻轻的笑:“头回看你出门,觉得你还挺好看的。”

    她愣了愣,不觉也多看了他几眼,依旧是浅灰色袍子,束起长发,清秀苍白的脸,她说:“其实你也挺好看的,只是有些像个女人。”

    他怔了怔,“阿夜,不想我们眼光看来挺一致,我看你像个男人,你看我像个女人。”

    她惊讶,“我哪里像男人了。”

    无言不答,若有似无扫了眼窗外,又留意了一下她的胸部,刻意停了停,才说,“路很平,你也很平”。

    锦夜嘴角抽了抽,勉强保持了平静淡定的神情。

    入镇,上街,他去他的药铺,她觉得自己去了也是白去,便走进隔壁书摊,随手挑了几本,拿起来翻翻,隔壁有人在聊天,说的是熙王同宁王之战,一攻一守,熙王如何一天一夜疾奔数百里,拿下三城,英勇神武,若熙王入京必定拿下皇位。

    她指尖翻着书,心想宁王手段她是清楚的,虽不知慕承轩排兵布阵水平如何,只是若熙王的镇北军真能如此神勇,不过是上京周围十几座城罢了,也不会等秋天都快到了,仍未拿下。

    这些佳话,不过是说给他们这些百姓闲人听的罢了。

    书摊上倒是有几本正经书,只是更多的还是闲书,闺中密室,风月寻情记,居然还有春宫细解图,良女十八摸之类的,看得锦夜满心欢畅,默默挑了好几本,小心揣在怀里,搁下几枚铜币在摊子上,兴高采烈的往回走。

    秋日阳光明媚,却不甚热,心情为之大好,自从不杀人之后,锦夜觉得天天都很舒畅。

    能在这里一天天过下去,直到死去,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无言回来接她,她大大方方将一对杂书扔在他的怀里,让他捧着,她多少个月没有如此抱着一颗闲暇之心逛街了,或者说她从来没有过。

    无言这次真的无言了,走在街上,无数遍听见有人教育自家小孩,千万别学前面那个人,长得虽是漂亮俊俏,看的却是这些低俗读物。

    听着听着,她心情就越发高兴,笑得有些用力,心口筋脉被扯到,疼得牙齿打颤,无言走在她旁边淡淡说:“欺负我有那么值得高兴么?”

    她转身进酒楼,“自然是高兴的,难得见你一张面瘫脸也会有抽筋的时候。”

    立在门口,无言微微一笑,将书往地上一洒,说道:“对不起娘子,小生将你要的书掉地上了,你快过来来帮忙捡一捡。”

    锦夜脚下一个踉跄。

    无言要找的药并非一家店铺可以寻到,颇有些费事,于是他们决定在镇上住一个晚上,秋高气爽,星光明亮。

    坐在屋顶看星星,她有些出神,无言问她在看什么,她摇摇头,只是说:“想起很久之前同另外一个人也这样坐在屋顶上。”

    那天他说,只希望来年这个时候我们都还活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