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四十四章 重回凤凰城(一)

章节字数:3009  更新时间:12-09-21 14: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定神,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多想无益,拍拍无言的肩,他坐在她身边,斜看她一眼,她说:“若不是你,我也活不到今天。”

    他笑了笑,微不可查的往外挪了几分,似乎不喜欢被碰触,锦夜讪讪缩回手,听见他淡淡说:“别的也没什么,只希望你多活两日,别浪费了我那些上等药材,寻来实在不易。”

    这莫无言,要么就不言,但凡开口杀伤程度真是堪称一绝。

    起身,他打算往下跃,锦夜突然开口,“你要去哪里?”

    莫无言默默说了两个字,便一掠而去的没了踪影。

    “煮药”

    真是住店不忘当大夫,锦夜快要佩服死这个莫无言了,若她曾经能有他一半敬业,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放走了慕承轩,还跌下华云道。

    别说早已经回不去宁王府,就算让她回去,她也是没有脸的。

    别人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他们对月喝药,也算人生难得了,只是无言的药,治病效果如何尚不好说,止疼效果确实奇佳,一喝就晕毫无例外,加上他在她身上施的金针,她偶尔竟会将身上中的蛊毒给忘了,实在是好到不能再好。

    弹起三弦琴,他不言不语的时候,有种安静的力量,她想这莫无言不开口的时候实在是个妙人。

    ***

    又是一夜,还好还好,也不是很难捱,莫无言真真是个好手,若没有他,这蛊毒早就要了她的命。

    醒来,他正坐在她的身边,他的药下得颇狠,令让她昏睡的毫无知觉,醒来见到他这般好整以暇坐在她身边,这般往复,开始常常会吓到她。

    后来嘛…后来,就习惯了。

    感激总是有一些的,只是他似乎并不稀罕,只是说,乡野山村,多是些小病,害得他一身医术无处可用,如今有她来练练手也是好的。

    完全令她无言以对,他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欣赏,感谢,她觉得他最大的快乐便是给人治病。

    她无奈问他,“你又在我房里做什么?”

    他声音低沉,慢慢说:“阿夜,你又做梦了,喊得这么用力,我怕吓到别人,又叫不醒你,只好坐在这里。”

    对此她全无印象,只知道自己如此这般昏睡,自从落下华云道之后,自己果然已经废了。

    她看他脸色苍白,皱眉说,“我不记得了,你在这里坐了整整一夜?”

    他好像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时辰,摇头说,“没有。”

    她舒了口气,“那就好。”

    他接着又说:“也就大半夜吧。”

    “……”

    好吧,她起身,倒水走到窗外,客栈居于凤凰镇闹市,一早便会人来人往,自从不用杀人之后,锦夜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人多的时候。

    外面阳光明亮,只是街上…今天街上有些奇怪……她握着茶杯,站了片刻,突然转身看着无言,尚未开口,便被他打断,苦笑道:“还好你今天醒的早,若是一睡睡到下午,我还得发愁怎么把你弄醒。”

    街上家家户户竟大门紧闭,锦夜拉起莫无言的手,便往屋外走,他淡淡叹了口气,未见得多害怕,只是轻轻柔柔的说:“阿夜,迟了。”

    她定神看着他,神情淡淡的,散漫的,接着说道:“不过,也不用怕。”

    门突然被推开,官兵鱼贯而入,穿得皆是镇北军军服,等了好久才将房间占满,莫无言依旧只是坐在梨花木椅上,波澜不惊似笑非笑。

    她松开手,他的袖子落下。

    一抬头,竟看见慕承轩跟着走近屋里,手上握着刀,姿势高贵,优雅而且漂亮,还和从前一样,只是她已经不一样了。

    她已经半年未曾握刀,大抵上连怎么握刀都快忘了。

    瞥了眼坐在原地,冷眼旁观的莫无言,锦夜往后挪了两步,看见慕承轩摆手,官兵又退出房间。

    她仔细想了想,莫不是怕房间里布了暗器,莫无言只是抬眉看了她一眼,她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开口,他便真的不说话,神情莫测。

    慕承轩低声说,“锦夜,好久不见。”

    干笑两声,他的神情极其严肃认真,就和从前一样,带着自然而然的威严,而她眼下自然是不敢不答的,“是啊,好久不见,熙王殿下可好?”

    他冰冷笑了笑,眼角扫到坐在一边的莫无言,只是答:“还好。”

    锦夜大概是知道他是为何而来的,不愿答话,只是扫了眼不远处的窗户,却不想慕承轩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已经挡在窗户前。

    其实她只想说,哥哥啊,楼下这么多官兵,就算我跑的出客栈也跑不出凤凰城。

    慕承轩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她仰起脸才能看清他的样子,神色凌厉冰冷,还和从前一样漂亮,只有眼角多了点风霜,言谈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从容。

    从戎生涯必定是艰辛的,她理解,她可以明白,杀人之前她也是个柔软的姑娘,有着一颗柔软的心。

    只是这些柔软在杀人的过程中会一点点被掩埋,直到再也找不回来。

    她无奈往后踉跄两步,却被他一把握住衣袖,手势略微重了一些,赤红衣袖裂开一道口子,露出白皙肌肤,他却丝毫没有注意。

    她想,自己不过是个早过了气的杀手,哪轮得上熙王殿下亲自出马拿人。

    “锦夜,跟我回去,小郡主快要死了。”

    和她想的并不一样,锦夜大吃一惊,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小郡主竟然还活着,他是用什么来给她续命的,他的手用力握紧又松开,不再开口。

    锦夜舔了舔干涸嘴唇,她早已不是当年的杀手锦夜了,如今她只想躲在大漠静静等死,尽管如此,血液里留存着的骄傲还在。

    她说:“殿下,锦夜早就说过,小郡主中的是风寒,无药可解。”

    那一年,她是宁王府的杀手,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就凭她是熙王一党,就可以杀了她。

    “我知道,”冷笑,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疲倦,舒展开来,就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不带任何感情,居高临下,声音低沉,稳重,“你的血却可解百毒。”

    她突然怔怔说不出话来,她的血的确是可以解风寒,但却是有代价的,绝不是单单割开她的手心,喝上一碗就可以解的,需要放去小郡主身上一半的血,再将她身上一半的血引入小郡主体内,方可解去风寒之毒。

    她突然笑了一笑,良久才勉强说出口,“你…是想…让我用自己的命来换小郡主的命?”

    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疲倦,自然是要死的,能用她的血能来救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耳边嗡嗡作响,心口上的痛突然蔓延到四肢百骸,强烈到浑身都在颤抖。

    他只是看着她,淡淡说了两个字,“是的。”

    她不敢动,怕一动嘴里含着的血,会不小心溢出来,只能抬起头看着他,他接着说,“这是你欠她的。”

    一字一句打在锦夜心里,无从反驳。

    指尖牢牢压在掌心中,唇间闻到一缕淡淡血腥味,忍住疼,她站得笔直,却也知道今天的自己再不能像从前那般令人害怕了,她就像失去了翅膀的燕子。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带着自然而然的威严。她不言不语,微微笑了笑,将口中的血一点点咽下,苦涩,血腥,令人作呕,她却是习惯的。

    抬头看着他,终于,她说,“好,我跟你回去。”

    好吧,既然已经快要死了,不如就替他将最后一件事做完,或许有一天他会想起自己,不是那个杀人如麻,无幸薄情的锦夜。

    她也会微笑,也会付出,她也曾经努力去做个好人。

    她不得不承认,她爱过他,他却不爱她。

    她爱上的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大燕熙王。

    他不爱的是那个冰冷无情的宁王杀手。

    这样很好,不爱也好,不爱最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