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四十六章 成亲(一)

章节字数:3184  更新时间:12-09-21 14: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的手握着无言的手,手指交错,鲜血流满掌心,湿濡而滑腻,喉头一甜,蛊毒发作的前兆,筋络中的疼痛一点点渗透到全身。

    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唇角绽放出笑容,温和的,平静的,放肆的,“阿夜,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他的眼睛蒙上淡淡灰色,锦夜双手握住他的手,回头看了眼慕承轩,淡淡说道:“在回中原之前,我要嫁给无言。”

    慕承轩神色突然一黯,化掌为拳,势如破竹去拍莫无言心口,只消一下便可致命,他自然是躲不过了,而锦夜现在也没有能力救任何人。

    他却毫不害怕,只是牵着她的手,眼神温柔而平静,她突然心一沉,转过头对着慕承轩冷冷说道:“你如果要杀他,不如将我们两个都杀了,他若是有三长两短,我锦夜就算死在凤凰城也绝不会踏进中原一步。”

    这点骄傲,她还是有的。

    慕承轩松开手,终于转过身,朝着门外一步步走去,脚步沉重,无悲无喜,他说,“既然这样,那就等你们成了亲,我们再上路。”

    终于熬到慕承轩走出房间,停顿片刻,她松开他的手,不敢快,指尖一根一根松开,更不敢看他的脸,白到……像个死人…

    极慢的直起身子,实在忍不住,一口血吐在地上,筋络似乎轻松了一点,接下来却是无边无际的疼痛,想哭,真的很想哭。

    无言安静扶着她,轻轻说,“不好意思,功夫不好,没法保护你。”

    她说,“没事,没事,只是有点疼。”

    她闭上眼睛,他并非功夫不好,只是身体极差,他已经竭尽所能的去保护她了,他全然不顾右手流满鲜血,取出金针扎进她的后颈,脊椎,后腰,三十三根。她的手紧紧捏着被单,湿了一身汗,却没有喊过一声。

    终于疼痛减缓,她侧过身,看着他,鲜血依旧在流,就像不会停一样,她说,“你的肩…”

    他脸色灰白,长发贴在额上,疲倦到了极致,她往里面挪了挪,他无奈支撑不下,只能躺在她身边,手仍是牵着的。

    他一定也是痛的,却掩饰的丝毫不露。

    她看着他肩上流出的血打湿床单,他无奈笑了笑,“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这样白白去送死,你平时是聪明,只是一根筋起来却能活活吓死人。”

    她看着他,没有笑,笑不出来,过了很久很久,他的血还在流着,整张床单浸在血中,染的通红,她说,“为什么你的血…会流个不停?”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很久之前我也中了毒,无奈这毒也无药可解,只能自己琢磨,时间长了,就这样…半死不活了。”

    他口气轻松,平淡,锦夜却忍不住握紧他的手,任何时候无言都在照顾着别人,凤凰城的那些病人,还有她,他一直在照顾着她。

    他的拇指抚着她的手背,“阿夜,其实他是个好人,并没有那么坏,假以时日,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终于忍不住将脸靠在他的肩上,双手抱着他,他没有再拒绝,两个人的曲线贴合在一起,就像两只受了伤相互取暖的野兽,他的身体那么冰冷,却又那么温暖。

    他的眼神越来越淡,她伸出手搭在他的脉上,竟浅薄到极难探出,松开手,深深靠在他的怀里,她听见他说,“不用怕,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活着的。”

    她说:“无言,不要死,可不可以不要死?”

    他的左手抚在她的发鬓上,轻柔说:“想哭就哭好了,反正也没有人会看见。”

    将脸埋在他的颈窝处,她并不习惯哭泣,一开始甚至忘了该怎么开始哭,他的手就一直抚在她的头发上,像在安慰她,又像在安慰自己,一直到眼泪蔓延过她的脸庞,打湿他的衣襟,他的手指虽然冰冷,却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在她快要死的时候,是他一直一直在她身边,温暖着她。

    纵然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他们还是可以一起取暖。

    她说:“无言,我嫁给你吧,好不好?”

    他怔了怔,看着她,终于点头,“好…好的。”

    终于,无言慢慢昏睡过去,睡着时很安静,就连气息都很淡。

    他的血流着流着,很久很久,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凝结成块,他和她之间的床褥染了一大片冰凉赤红,湿濡衣角连在一起,难分彼此。

    扯出压在他手臂下的衣摆,莫无言竟没有醒,她忍不住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好,起码还活着。

    叹了口气,楼下小二若看到房间里这么多的血,怕是会晕过去。

    起身,还有些晕,慢慢走,还算好,开窗,新鲜的空气可以带走一些血腥味,外面依旧站满镇北军的侍军,整整齐齐,黄昏时分,风沙渐起,侍卫站在扬沙之中纹丝不动。

    看来慕承轩治军极严,无奈,合上窗,转过身,莫无言不知道几时醒了,正躺在床上看着她,说道:“娘子怎么不多睡一会?”

    笑着挤了挤眼睛,有气无力,倚着墙坐起,看着袖上斑驳红渍,皱起眉,“你喜欢穿红色果然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到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娶你?”

    她愣住,“我没有问么,我以为我刚才已经问过了。”

    他笑了笑,从包袱中找出一件浅灰色长袍披在外面,打水洗脸,动作优雅干净,浅浅淡淡的好看,她看着看着不觉有几分出神。

    洗净手,又从包袱中将药草取出,碾磨成粉,洒在伤口上,淡淡阳光下,整个人温和到了极致。

    她说:“你大概希望慕承轩看见我要嫁给你了之后突然之间发现原来心里还是有几分喜欢我的,于是决定舍弃小我大义灭亲,之后再不想回上京勤王这件事了。”

    忍不住嘲笑一下自己,话说的有点累,她给自己倒了杯茶,在掩饰疲倦,心碎,悲伤这件事上,她和莫无言一样,天赋异禀,非常擅长。

    他只是抬起头远远看着她,“这世上很多事若不争取,或许有一天会后悔。”

    沉默安静之中,她笑了笑,争取同别人施舍完全是两码事,勉强同情要来的任何东西,我锦夜都是不稀罕的。

    他淡淡接着说说:“其实我还有这另一个想法的。”

    她抬眉,只说了一个字,“哦…。。”

    我洗耳恭听。

    将毛巾挂好,一点似笑非笑藏于眉间,他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喜欢你,我想和你成亲,我一直以为这是男女之间成亲最普遍的原因,你竟然不知道?”

    她微不可察叹了一声,“那你喜欢我什么?”

    他淡淡笑了笑,自言自语般的重复了一遍,“喜欢你什么?”笑容凝结在嘴角,若有若无,他叹了口气,摊手说:“现在还没想到,说不定成亲之后慢慢就想到了,你嫁给我之后,熙王可能会爱上你,也可能不会,但好在就算他不会爱上你,你也不必再受制于他,起码多条活路。”

    果然,事无巨细,他莫无言统统想的很周到,的确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清楚,他也清楚,不是怕死,只是有时候也会不甘心,也会不想放弃。

    叹气,走到他面前,伸手搭住他的手,他没有拒绝,神情却是平淡的,现实再明白不过了,若没有解药,她活不了多久,他也一样活不了多久。

    她问:“你是怎么中毒的?”

    他犹豫片刻,微笑重新展开,云淡风轻般的平静,“太久之前的事了,我不记得了。”

    她便不再问,知道必定不会是什么好的情形,静默片刻,她才接着说,“回中原也好,说不定我会好起来,你也一样会。”

    他抬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真的?”

    自欺欺人,她只是想安慰他,也想安慰一下自己,他也不是看不穿,于是微微笑了笑,“不管这么样,现在能活着总是好的。”

    还是想活着的,哪怕多一天,平平静静的就好。

    窗外风沙渐起,有几分像刚来凤凰城的那天,她说:“我要出门。”

    他吃惊看着她,“去哪里?”

    拉开门,她才说:“新娘子哪有那么好当的,总是要置办一下。”

    “的确,如此,我陪你去。”

    “难道你可以不去么,你若不去,谁付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