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五十一章 你不来,我不死(二)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2-09-21 14: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躺在雕龙画凤的紫檀木长榻上,低头看见黑发铺在雪白长裙上,上好蚕丝勾成的花纹,昂贵而又精致。

    她是宁王府的锦夜,府中上下对她无一不是恭敬有加,齐齐唤她一声,“锦夜小姐。”

    她并不依赖这些享受,只是她开始习惯,宁王府给了她家的感觉,温暖的灯光,她从来不曾奢望过得,浮华背后的温暖,偶尔她会怕他失望,所以她的刀越来越快。

    宁王对她好,她自然不会辜负了他,无非是杀人,她早就习惯了的,抬起手边搁着的茶盏,青花的瓷器,流彩的描绘,烫金的底盘。

    他看她的时候,眼神是平和而温暖的,她是他手下最好的杀手,可以一夜奔袭百里,追杀上百逃犯,无一遗漏,只要他的一个命令。

    宁王将慕承轩的画像递给锦夜,她仔细端详了一阵,轻笑着说:“义父,原来王爷看着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宁王将画像卷起,淡淡说:“熙王被誉为上京第一刀,你要仔细一点。”她在榻上坐下,抬起脸,良久才凉凉说道:“义父的表情,怎么看上去比逼宫夺位时候还紧张。”

    宁王将扇面一合,怒道:“阿夜,我同你说的话,你是听明白了,还是不明白。”

    锦夜蹙起细眉,冷冷说:“义父要谁死,谁就是死人,若那人不死,阿夜绝不活着回上京。”

    宁王露出笑意:“你果然是最能干的。”

    锦夜用小指挑了挑长发,淡淡说:“阿夜只会杀人,若连这都做不好,那还活着做什么。”

    短短一个梦,她一身冷汗惊醒,屋外却是兵器相交的声音,宁王府的杀手怎么会来的这么快,奔到门口,推门,只是门由外自内锁上。

    一种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竭尽全力仍旧听不见慕承轩说话的声音,正想用真气推开厚重红木雕花门的时候,外面一声凄厉喊叫,是刀砍进骨头的声音。

    一个又一个人接连倒下。

    锦夜的手握在门上,一门之隔,她听见慕承轩的声音,冷静的,高贵的,无比淡漠,“锦夜,你要是想看着我死在你面前,你大可以出来。”

    她不敢动,双手死死扣在门栓上,背靠着门坐下,紧紧抱着膝盖。

    不能出去,这样的围攻,以她现在的状况,不添乱就很好了。

    留在这里,听着他杀人,却只会更痛,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刀锋声不断,上京第一刀,杀不完的人。

    她听见他说:“今天谁赶紧去,只有踏着我慕承轩的尸体过去。”

    一门之隔。

    终于,刀锋声渐渐熄灭,一点一点,直到她再一次完全失去知觉。

    ***

    这一夜不知是如何过去的,漫长而无边无际,她好像接连做了一个又一个梦,一场接着一场的厮杀。

    她听见他的笑声,慕承轩的笑声,洒脱的,撕心裂肺的,他说,谁要想进这个房间,除非踏着他的尸体过去。

    这一生她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没用过,外面星光暗去,再是风沙狂啸,房间里一点点的烛光,明了又暗。

    他说,他不敢死,因为中原未定,因为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正需要他。

    他说,身在王室,更多的是责任,是负担,是为民请命,所以不管多难都要走下去。

    但他却为了她,将生死置之事外,而她却只会计较他最爱的那个人是不是她,锦夜也从未如此恨过自己。

    若可以,她希望去年就死在他的手上。

    一夜大风,一夜血腥,最后门打开时,她勉强睁开眼睛,外面已经亮起曙光,绝望的血腥味顺着风沙充斥着整个房间,他站在门口,他的背后是大片竹林,

    大漠以北,只有莫无言这样的人才能在一片荒漠中培植出这样一片竹林,静静的,淡淡的,就像他。

    风沙中,树叶上,都带着猩红血色。

    慕承轩手中还握着刀,鲜艳的红色顺着刀锋落在地上,灰色麻布染了血,分不清是别人的还是他的,只有他的表情,依旧是漠然而高贵的,仗剑而立,漂亮而风流。

    杀气不在,他离她不过几步之遥,她挣扎着站起来,这漫长的一夜终究还是过去了,是走过去,还是不要过去,她不知道。

    他是她的恩人,她的敌人,还是她的爱人,他也不动,清清楚楚在笑,欣慰的,寂寞的,安静的,对着她笑,好像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

    心底说不出的痛,生命是一场无法抵抗的随波逐流,她拖着伤到极致的身体,缓缓走到他的面前,第一道曙光照在他的身上,亮的让她忍不住偏过头去,却又舍不得。

    疼进心里,为了自己,更为了他,在生死面前一切都变得那么渺小,最危险的时候,他挡在她的面前,她为什么要计较这么多,有没有明天,有什么重要的,原本昨天他们就是要死的啊。

    她走到他面前,他竟一动不动看着她,她抬起脸看着他,“殿下…”

    近在咫尺,他微微笑了笑,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也不知道,只是安静站着,空出来的那只手按住她的腰,从心底而起的疲倦,他说不出话,她也说不出来。

    只是觉得晨曦好暖,风沙过去后的院子特别漂亮,握着她的腰,抱了很久,他都没有觉得累,终于忍不住,她问:“为什么…”

    为什么不惜性命也要救她?

    慕承轩淡淡的笑,弯下腰用力吻着她,眼泪混着血落进口中,带着咸味血腥味,她终于和他一样不断的哭,谁说不能爱的,以前不曾想过的,以前不奢望的,一点点在发生。

    他的眼泪是凉的,手是凉的,就连发丝都是凉的。

    吻了很久很久,反反复复,他的唇他的舌描着她的唇,她的脸颊,她的颈,有几分要将她吞掉的感觉。

    他用力把她拥在怀里,就好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阿夜,不要嫁给他。”

    忍了多久才说出来的话,他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不说的,她也这么以为,但经过了生死,又怎么能忍住这些。

    她怔了怔,敛了眉,淡淡说:“如果我非要嫁给他呢?”

    她是残忍的,一直都是。

    他笑容冰冷,原来也是个计较的人,他淡淡说:“昨夜我已经杀了二百四十三个人,你觉得我会计较再多杀一个。”

    风吹竹林,微微响,她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的泪,却发现只余下一道红色,原来是手上染的血,是怎么都擦不干净的。

    她说:“凭什么?”

    半晌,慕承轩眼睛里带着一丝温热,“就凭他敢在我面前说要娶你。”

    她忍不住一边哭一边笑,原来自己也只是个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为自己生气的时候,除了一点点不平,更多的是甜蜜高兴,她从没体会的感觉,从心底发芽,蔓延到全身,眼睛慢慢湿了,原来自己也是爱哭的。

    他说:“就算没有小郡主我也会回来找你。”

    他吻着她的眼泪,晶莹如同珍珠,“可又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他看着她,淡淡说:“若你想一个人想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她又见到她,她却对你冷言冷语也就罢了,还和别的男人一起,你会怎么样?”

    她愣住,“你心不平也就罢了,怎么能随便打人?”

    她的脸微微有点红,慕承轩低眉贴在她的额上,“杀了他都不过分。”

    他的眉很漂亮,她忍不住踮起脚尖亲了亲,“昨天,客栈楼下莫无言和你说了什么?”

    “我不说,以后你自己问他,”语气虽冷,声音却柔软下来,她双手捧着他的脸,泪水晶莹剔透滑过脸颊,看着你看着我,最后他说:“锦夜,我从来没有思念过一个人像思念你这样。”

    她哭着笑了,“以后,我们要一起老,一起死。”

    你不来,我不老,你不来,我不死,我要再看你一眼,我怕不能将你的模样带到来生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