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五十九章 陷害(三)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2-09-21 14: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无言,这个人,他什么都不要,只一心希望她能活着。

    抱着她站起身,她听见他苦笑了一声,头顶是星光晃动,心依旧是忍不住的痛,不止为她自己,还为他。

    终于血已经不再流了,他低声的问:“为什么你爱的不是我,我不比他好么?”

    这不是那个无言,那个高傲到自负的莫无言。

    他以为她听不见,偏偏她却又听见了,想回答,眼前却猛地一黑,沉进无边梦境之中。

    朦朦胧胧过了一夜,醒来时已经在房里,只听见外面一声巨响,惊醒,慌忙起身推开门,整个院子已经着起大火,门外本应站着的侍卫也早已不见。

    原本就只是和衣躺着的,只是竟没有听见火势如何起的,自己的反应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难道是有人纵火想要她死在这里?

    莫无言已经站在院子里,回头看见她,伸出手,很自然的握住,手心是熟悉的冰凉,往外跑,刚刚跑出门外,就看见外面已经是刀光剑影,如同沉静夜色之中投入一块巨石。

    原来是宁王府的人趁夜前来行刺熙王慕承轩,无言蓦然笑了笑,火光衬得他漂亮的令人失神,“阿夜,你一到宁王府的人就来了,还真是天衣无缝。”

    趁乱离开才是上上之策,只是转身望着慕承轩所住的那栋楼—静园,火势最大,便再也挪不动一步,无奈,沉默,无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想去就去吧。”

    莫无言将手上拿着的刀交给她,他说这世界本就是让人无话可说的,他看得透,看得干净,只是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不会爱上他的人付出一切呢,情深的根本不像他。

    劫数,他说,她是他命里的一个劫,慕承轩是她命里的一个劫,无从解。

    他远远看着她,目光如此那般的干净,如流水一样淌过她的心底,这样好的一个人,应该有更好的人去配他。

    她转身朝着慕承轩所在的楼飞奔而去,焦虑之下疼痛也好像不算什么了,许久没有这样飞檐走壁了,很是有些怀念。

    一路硝烟弥漫,极快的来到静院楼下,翻身入院,泊在梁上,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院子里有他,赵平安,林浩,方俊,还有一些院中贴身侍从,慕承轩握刀站在院子中,外面疯狂奔袭而来的是宁王派来的死士,大约有四五十人,势如破竹,目标就是慕承轩。这些死士他们在凤凰城的时候曾经交过手,只是今天人数更多,而手段更狠毒。

    锦夜不解,这些人究竟是怎么通过层层盘查混进守卫森严的关下镇。

    他若有似无的扫了她一眼,神情是一贯的优雅而高贵,手中的刀划出一道漂亮干净弧线,刀起头落,又一个黑衣死士倒在他的面前,上京第一刀,她果然是白白担心了他。

    他突然大声喊道:“等你们很久了,来人,掌灯。”

    深夜,大片烛火照亮了静园,头上是红光透亮的天空,他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突然锦夜感觉眼前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所有人都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原来是一场准备已久的伏击,他黑色刺绣的长衫,衣角飘扬,忽明忽暗的光线下,他整个人挺拔俊朗,面容沉静安定,目光却幽深难辨。转瞬,外面传来战马铁蹄声,骑兵夺门而入,将整个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局势已经明显朝着慕承轩这边倾斜,进来的骑兵手执重剑,后背长弓,训练有素,慕承轩得意笑了笑,这些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兵士,要跟着他一起踏进上京。

    慕承轩明明已经看见她了,却又好像没有看见,眼神略微带出一点踌躇之色,眼看着宁王府来的死士消亡殆尽,院子里正腥风血雨,他手中的刀锋染了通红。

    如今的慕承轩早已习惯杀戮,鲜血在他眼睛里渐渐变得毫无意义。

    眼看局势待平,将将安下心来,她看见赵平安突然抬头喊了一句,“锦夜在梁上,此人乃宁王心腹,弓箭手。”

    慕承轩眼神一紧,来不及开口,抬头朝锦夜所在的方位看了一眼,身边宁王死士得了机会,竟一刀砍在他的肩上,他却毫不在意,反手挥刀便要了那个人的命。

    只是二十四骑兵分前后两排,前面的蹲下,摆出箭阵,抽出弓弩,将箭对准锦夜,不过眨眼功夫,黑色长箭朝她迎面而来。

    袖口一挥,她原本从不将这样的对阵放在眼里的,转身掠下雕龙画凤的高梁,二十四支箭,一半落在梁上,一半被她的刀削成两截。

    动作还是一样的干净漂亮,只有停下来的时候才觉得难以支撑的疼痛,就连呼吸都是痛的,站着,红色长裙落在地面,他看着她,抬手,骑兵立刻停下手中的箭,恭谨走到一侧,等待着他们的主子开口。

    院子里一片沉默,慕承轩的声音镇定而平稳,淡淡说:“方俊,你带兵去将城里宁王剩余残兵收拾干净,锦夜,赵平安,林浩,你们跟我进来。”

    骑兵回到马上,跟着方俊离开静院,整个院子里只剩下一阵静默,没有人说话,甚至不敢大声呼吸,慕承轩神情难测。

    走回正厅,锦夜站在正中,慕承轩坐回正座,两侧站着军中副将赵平安和林浩和一班不知姓名的大小参将。

    侍卫上前想替他包扎,承轩缓缓抬了抬手,侍卫便弯腰躬身离开房间,拉上门,赵平安行礼,恭敬说道,说道:“殿下,锦夜昨日杀了梁副将,今夜引宁王刺客入城,她原本就是宁王府心腹刺客,殿下若是因为一些私事放她一条性命,怕全军上下皆会心寒。”

    好一个私事,隐喻什么,房里一片寂静,无人敢发生,慕承轩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笑了笑,不答,林浩额上浮起一层汗,不敢多言,局促不安立在下首,他看着林浩,问道:“林将军怎么看?”

    “今夜行刺是否同锦夜有关尚难定论,只是她原本就是宁王心腹刺客,于情于理都不应留。”

    他点头,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她,“锦夜,你昨日为何会来静院?”

    锦夜淡淡的答,目光停在地面,“回殿下,昨日有人来南院找锦夜,说是熙王殿下想见我。”

    因为你,所有这一切会发生都是因为你。

    她说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的目光,蓦然有一种悲伤涌进心头,凤凰城的缠绵悱恻,他的温柔抚慰好像还停在肌肤上,都是假的么?一时间悲伤难以抑制,眼睛里带出难言的痛苦。

    从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恰好他也在看着她,只可惜回到关下镇,他就再也不是那个她认识的那个承轩了,那个一心一意爱着她的承轩,会为她高兴为她难过的承轩,而是整个大燕的熙王殿下。

    她原本不用来关下镇的,但为了他,她还是来了,却发现不如不来,因为百无一用,最难过的事大概也就莫过于此了。

    他突然站起来,没有笑容,走到她的面前,她尽量站得笔直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目光突然又复杂起来,既欣慰又难过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淡淡的说:“赵平安,这些年本王待你不薄吧。”

    她微微愣了愣,赵平安也是如此,但很快双膝跪下,俯身说道:“王爷何出此言。”

    “在镇北军营你和林浩跟了我最久,所以这次去凤凰城就带了你们两个,而我在凤凰城遇到宁王府死士,我一直在怀疑宁王怎么会知道我去往凤凰城,当时我就想军中必定有奸细,你说是也不是?”

    赵平安跪在原地,俯身答:“的确,但军中人数众多,未必是我。”

    他点头,“的确,所以我开始并没有认准是谁,直到我带着锦夜回到关下镇,你一见到她便想出手杀了她,这就引起了我的怀疑,虽然她是宁王府的刺客,但我们所抓俘虏并不少,未见你有如此深仇大恨,我猜想可能是你担心她会认出你来,却没有想到锦夜其实从未见过你,这是你犯的第二个错误。”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