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热门小说

十年霜-锦夜篇  第六十三章 困局(一)

章节字数:3188  更新时间:12-09-21 14: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秦,到固州还有多久?”

    她听见慕承轩淡淡的问,心里不觉跳了一下,对面坐着的是阿蛇,从前的锦夜很少在乎谁,在她眼里的人大多都是死人,可现在她觉得自己在乎的人越来越多,先是慕承轩,再是莫无言,现在还多了个阿蛇。

    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是从慕承轩开始的,他击碎了她心上包裹的一层坚硬,于是接下来她自然而然的开始溃不成军。

    “主子,大概再走两个时辰就该到了。”

    她冰冷挑了挑眉,“该到的时候就到了,急什么?”

    慕承轩坐在她的身边,低眉看了她一眼,她并不是不懂事的人,但越临近固州她的脾气就越奇怪,一连几天都没有给过一个好脸色,简直就是喜怒无常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锦夜嘴角抽了抽,冷笑着说:“你觉得我有哪里是能舒服的?”

    慕承轩眼眸里的神色一深,也不多言,只是摸了摸她的头,“我真的是对你太好了。”

    她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一下,也不说话,只是挑了挑眉,将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下,莫无言就坐在她的对面,脸上带着安静的笑,看不出任何不高兴,就好像知道她在不安什么。

    固州,她最不想去的地方,那里除了有慕承轩,还有镇北将军林子扬,而林子扬的独子林无双就是死在她的手上,可是她甚至早已想不起那个人长什么模样,小指挑了挑发丝,硒了一声,莫可奈何。

    幸好她只是不安,却没有害怕,半抬眉扫了眼坐在对面一身素色长衫的莫无言,半晌,莫无言移开目光看着窗外。

    阿蛇很快就恢复过来,外面风一吹,她摸着长长辫子,笑的很灵巧,有一种过分的美好,聪明中带着些狡黠,她可以这样看这阿蛇很久,总觉得她有一种熟悉感。

    阿蛇是三天之前醒来的,将将睁开眼睛,慕承轩就派人将她带到静园,当时她正坐在慕承轩的一边开始只是安静看着伏在地上的阿蛇,没有出声。

    阿蛇说,那天离开华云道回去马帮,没多久镇北军进了凤凰城,马帮散了,她躲了一阵,出来不久便遇上以前仇家,于是逃进大漠,这才遇到了他们。

    慕承轩冷笑了一声,“一派胡说八道,来人,将她拉下去砍了。”

    于是镇北军的校尉眨眼就进了房间,阿蛇抬起脸的时候,茫然失措的神情让锦夜莫名就有了感同身受的错觉,她连忙站在阿蛇面前,淡淡的说:“她不能死。”

    她没有说阿蛇是好人,没有说她是不是无辜,她只是说阿蛇不能死,她突然就舍不得她死,慕承轩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

    慕承轩在军中地位极高,鲜有人敢当众反驳他,只是沉默了片刻,大声吼道:“不行,阿蛇身份太可疑,解释也不充分,非死不可。”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你敢!”

    锦夜抬起脸看着她,精致的眉隐隐含着怒气,慕承轩突然怔住,锦夜已经拉着阿蛇的手走出静园,房间里一片安静,慕承轩突然之间竟张着嘴无话可说,只能眼睁睁看着锦夜和阿蛇离开。

    直到这个时候一直不开口的莫无言才淡淡说了句,“她为你牺牲了这么多,你不如也为她做点什么,否则一个人付出久了没有回报,难免会生怨的。”

    慕承轩扫了他一眼,看着匆匆离开的锦夜,竟不知如何做才好,“我只是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替阿蛇说话,其实她们也并不太熟。”

    莫无言轻轻拨了拨手中三弦琴,若有所指的说,“或许她只是想知道,你也能为她做点什么。”

    慕承轩想起锦夜之前的态度,无奈笑了笑,“女人,真的是很麻烦。”

    莫无言淡淡笑了笑,“当你越是在乎一个人,那个人就会变得越麻烦,因为像熙王殿下的身份若是嫌一个人烦,或杀或赶走都很容易,殿下觉得阿夜麻烦,是因为在乎了。”

    那天回到自己原本住的那个院子,她在白杨树下站了很久,想起过去执刀的岁月,再想起眼下根本就是处处受制于人,只觉得说不出的意兴阑珊,根本毫无希望。

    入秋之后,关外冷的特别快,大片的落叶堆积在脚下,她听见他进来的脚步声,感觉神经末梢微微被牵动了一下,慕承轩从身后抱住她,她听见自己心底轻轻的一声叹息。

    她伸手抚着他的袖子,一动不动,慕承轩的脸贴在她的脸颊上,放低了声音,“不过说了你两句,需要发那么大脾气么?”

    锦夜吸了口气,仍旧不说话,只是安静在他怀里依偎了一会,才说:“我没有发脾气。”

    他的呼吸就停在她的耳畔,她想了想不久将要面对的那些人,镇北将军林子扬,还有宁王,心里就说不出的累。

    他的手握着她的手指,带来的却只有一阵一阵的心痛,如果他真的爱自己,就绝不会执意要带自己回固州,去上京,她这样了解他,却没有办法去责怪他,她跟随宁王十年,自然是最了解他的,慕承轩带她回固州自然只有一个目的,他要她去替他杀人。到最后,她也只是他的一把刀罢了。

    从一开始,她就输的一败涂地。

    “锦夜,”许久,他在她耳边轻轻的唤她,带着缠绵的,温软的嗓音,“你怎么了?”

    她转过身,抬起脸看着他,摇摇头不说话,神情冷漠而倔强,在他心里江山永远比她重要,“其实,如果我死在这里会更一点。”

    远比去固州面对林子扬,去上京面对义父要好太多太多。

    他握着她的手,用力吻在她的唇上,疼痛从心底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她听见他说,“锦夜,我不许你胡说八道。”

    淡淡的笑,微微的悲凉,好像连灵魂都再消失,她看着他,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只是微笑,“我只是说说而已。”

    她并不是最好的,他有过很多女人,还会有更多的女人,她最终只是一个过客,他甚至不知道她在难过些什么。

    他把她抱在怀里想要试图温暖她,以为这样就能给她一份归宿,其实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失去了机会,从遇见慕承轩的那一天起,又或者是从她出生的那一天起。

    挣脱了他的怀抱,她回了房间,阿蛇坐在床上等她,表情复杂,“阿姐,为什么不离开这里,你应该回大漠去的。”

    锦夜将水到进盆里,绞了毛巾将脸擦洗干净,散开辫子,仔细梳了一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确应该离开的,也不是走不了。

    坐在床边,阿蛇穿着雪色中衣,靠在她的肩上,“阿姐,不要留在这里,慕承轩不是你的良人。”

    她只是不说话,从一开始她就做了决定,现在只不过是要将这条路走完罢了。

    啪的一声,小秦揭开车帘,低声而恭谨说道:“主子,固州到了。”

    透过车帘缝隙,锦夜看了一眼外面,大片校尉排列整齐站在外面,慕承轩的脸上露出熟悉的威严,她看着他跃下车辕,动作矫捷灵敏。

    锦夜看见站在校尉最前的那个人,就是林子扬,他的独子死在了自己手里,这样的深仇大恨大概是不会忘记的吧。

    莫无言终于露出担忧神情,起身的时候,他站在她的身边,手指碰到她的手背,冰凉的渗人,这样的一个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担心她。

    她突然不想再欺骗任何人,深秋的风里夹杂着雪丝,从外面一直冷到心里,到了今天,一切都已经没有了转机。

    她刻意慢了一下,看着阿蛇跟着跳下车,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还有无言,那个冷漠到安静的少年,才华横溢,却又平淡如水的少年。

    无言,无言。

    “无言,他说,想我生个孩子,有一天若是我不在了,也能有个念想,我想大概他也看到了结局。”

    他越不说话,心里越是一波一波的痛,终于她还是将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我大概已经没有活路了,你走吧,越远越好。”

    他的眼神多了一点凄楚,但不浓烈,只是一点点,伸手握住她的手,没有一点温度的手心,他说,“不要这么想,或许还有希望。”

    可惜,他的声音却并没有带上一点点希望。

    松开他的手,下了车,不敢回头看他,害怕看见他的眼神,会和她一样,走在绝望的边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