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题学生  第7章 心绞痛

章节字数:2831  更新时间:12-08-06 2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三人还没进校门,就被一群人黑黑压压地堵在了小巷里,带头的是一头比猪还要胖的大胖子,后面的人起码有二三十个,而且全都拿着粗棍,形势不容乐观。

     “你谁啊?”白代杉慵懒地揉着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哼,连我们五爷都不认识,今天注定是你们的死期。”大胖子旁边的一只瘦猴子跳了出来,一看就知道是个狐假虎威的主。

     “五爷?中间那个大胖子吗?”白代杉指了指中间的大胖子,他这种轻视的语气气得大胖子青筋立现。大胖子忍着气,向后面挥挥手,后面的人紧接着抬出一个全身绑满绷带的人。

     那人的样子已经认不出来了,那三人看了很久,才大概猜出,他是前两天被他们修理的那群垃圾的头头。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

     “你是那头猪的老大!那还真是物以类聚啊!”白代杉完全无视对方的怒气,继续挑衅着。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大胖子再次挥手,后面的人随即蜂拥而上。白代杉立马迎了上去,勾拳踢腿,首先撂倒了走前头的两人。

     以宣看情况不妙,把茶冬亦往后推了推,交代道:“冬亦,人太多,我们可能顾不上你,快走。”

     茶冬亦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拧着眉跑走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们那朋友还真够义气啊!”大胖子大笑着,脸上紧接着挨了白代杉一拳。

     “臭小子,给我打,往死里打。”大胖子咒骂一声,现场随即陷入一片混乱。

     茶冬亦以最快的速度跑回课室,途中撞了不少人,回到课室的时候,幸好冯越泽和文杰修都在。

     冯越泽看他跑得大汗淋漓的,好奇地往后面看了看,又不明所以地回过头来:“后面没狗追你啊,干嘛跑这么急?”

     茶冬亦没时间跟他开玩笑,直接把两人拉了起来:“快…代…”

     “你别急,先把气喘匀了再说,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冯越泽看他这样子,微微感到不妙。茶冬亦听话地大喘了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代杉…和以宣…被上次那群人的老大拦在小巷里了,好多人,他们叫我走,一定是没把握的。”

     冯越泽询问着看向文杰修。文杰修想了想,接着吐出了一个让他们都感到困扰的名字:“五爷。”

     冯越泽又回头看向茶冬亦,茶冬亦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你待在这里。”冯越泽匆忙丢下这句话,就和文杰修飞奔着出去了。

     当他们到达的时候,那两人脸上都已经挂了彩。相对而言,对方虽然躺了不少在地上,可是人数占了绝对的优势,情况比起他们要好多了。

     冯越泽和文杰修先揪起外面的几个,五爷正打得开心,后面突然传来几声惨叫,转过头来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躺在地上翻滚哀嚎了。

     “老大,是文杰修和那天的另一个人。”那头还躺在担架上的‘猪’看到他们来了,立马向老大汇报,冯越泽和文杰修也被人团团围住了。

     “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冯越泽环顾一周后,发出了一声感叹。以宣趁机喘了会气:“你还可以后悔的。”

     “嗯,打完之后再想想。”

     两人对笑一眼后,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当四人都累翻之后,那一堆的人终于解决掉了,四人互撑着回了学校。

     从窗户里看出来的学子们,看到他们身上的伤都愣了一愣,随即议论纷纷。

     “他们四个怎么混一起了?”正在雏菊上着数理的百里晟轩大叫一句之后,也不管还没下课就往办公室跑了。

     那四人一瘸一拐地回到课室,茶冬亦马上奔了过来:“以宣,代杉。”

     白代杉看着茶冬亦那张惨兮兮的脸,好像被人打的是他一样,于是在他脸上掐了掐,笑道:“我们还没死呢,笑一个。”

     “可是,我怕啊!”

     “有时间怕,还不如赶紧帮我们清理一下伤口吧,冬亦小大夫。”冯越泽也笑着回了一句,茶冬亦这才反应过来要给他们清理伤口。

     这时,门口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了几位老师。

     “你们都干嘛去了,怎么伤得这么重?”看到他们一身的伤,刘东横一马当先地嚷道,眼里满是担忧。

     副院长正想开骂,却被院长抢了先。院长拉过身旁的几个学生,紧张地吩咐着:“快送到校医室!”

     “院长,他们的伤势还是请校医过来比较快吧!”刘东横又嚷了一句。

     “对对对,是该让校医过来的。”院长改了改命令,不一会校医就到了,院长紧张地抓过校医,吩咐道:“绝对不能有任何损伤,知道吗?”

     校医被院长搞得有点莫名其妙,点了点头,十分鄙视地看着眼前的四人。

     “校医,别这么看着我们,不是我们想打的,我们是受害者,受害者!”冯越泽的嘴巴就算受着伤,还是停不下来。校医完全不鸟他,开始给他们检查、包扎。

     茶冬亦也跟着医童一起在旁边帮忙,校医看他的动作竟比他的医童还要熟练,倒也蛮喜欢。

     等他们都包扎完,确认没问题之后,院长才舒了一口气。

     “院长,这次绝对不能再纵容他们了,先不说文杰修,以宣和白代杉来了才多少天,就已经打了多少次架了?现在连冯越泽也跟他们混在一起了。”

     “就是啊,院长,这次一定要严惩,要不然我们太学的声誉都要扫地了。”

     “院长,你看他们,课又不认真上,整天的打架生事,这种学生怎么能留在太学呢?”

     …

     办公室里,各科老师都在发泄他们的不满,刘东横和院长听得一头黑线,谁又知道,他们的院长大人其实是有苦说不出呢?

     绣球那边,杨逸正对四人的伤幸灾乐祸。

    “想不到你们四个居然也有今天,你们不是自命很能打的吗?今天怎么都成肉饼了?”杨逸一脚踏上以宣的桌子,坐到了白代衫的书桌上,他的那一群跟尾虫立马附和着:“就是,被砸得有够烂的。”

     “要不要我们来帮你们弄得更烂点?”

     “哈哈哈…”四虫正笑得欢,汪雨泽突然从座位上走了过来,拉起杨逸,劝道:“杨逸,别玩了。”

     “雨泽,你少啰嗦。”杨逸不满地挥开汪雨泽的手,继续说道:“以宣、白代杉这次就是你们嚣张的教训,好好记住了。”

     杨逸在以宣脸上‘啪啪’地拍了几下,以宣挥开杨逸的手,一脸的不屑:“杨逸,你就只会这样吗?都几岁了,还这么幼稚?”

     “以宣,你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你身上有伤,爷我就不动你。”杨逸的怒火又飚起来了,眼看以宣前一刻还在淡笑着,下一刻脸就揪在了一块,脸色惨白惨白的,手还紧紧抓着胸口,茶冬亦和白代杉马上就发现不对劲。

     “以宣,你多久没吃药了?”茶冬亦让以宣靠在身上,轻轻地替他顺着胸口。

     “我不想…太依赖那药,出来之后觉得还可以,所以没吃。”以宣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白代杉在旁边不停地翻着以宣的书包,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这么久不吃药,还敢打架,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茶冬亦被他气翻了,哪有这么不听话的病人。

     “喂,他怎么了?”冯越泽一脸疑惑地问着,文杰修也在脸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有心绞痛。”白代杉在以宣书包里找出了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药递到以宣嘴里,以宣咽下之后,脸色才慢慢回转。

     “以宣,你觉得怎么样?”以宣低低地应了声,茶冬亦继续帮他顺着胸口。杨逸看到以宣这个弱弱的样子,早就笑翻了:“哈哈哈,以宣,想不到你居然是一个病秧子。”

    “以宣不是病秧子!”茶冬亦‘咻’地站起来,眼神冷冽地盯着杨逸,这突如其来的森寒把杨逸吓得愣了愣。

     “冬亦,我没事。”以宣轻轻握住茶冬亦颤抖的手,接着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切都落入角落里的人眼里,曾经那个人也是那样脸色惨白地紧抓着胸口,虚弱得让人怜惜。

     冯越泽也被茶冬亦脸上的冷冽吓了一跳,轻咳一声,道:“还是先送他回去吧!”

    文杰修二话不说就背起了以宣,茶冬亦和白代杉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可是文杰修好像没什么反应,只是背着以宣往前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