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题学生  第11章 温子然

章节字数:2866  更新时间:12-08-30 14: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宣吃过晚饭之后,无聊得紧,于是就跑到外面闲逛,到酒肆喝了点酒之后,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月老庙:“反正无聊,进去看看吧!”

     转过门口竖着的大碑之后,是一棵大大的姻缘树,一条一条联系着姻缘的红绳垂了下来,映在月光下,浪漫中带着点壮观。以宣在红绳中穿梭,看看这个,碰碰那个,微红的脸上荡漾着欢快的微笑。

     突然,树后面走出了一个人。温子然看到以宣之后,稍稍露出了一点惊讶,同

    时也有点无奈:“是你?”

     “嘿,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以宣好奇着他这条书虫怎么会在这里,顺口就揶揄了一句:“你别告诉我你来这里看书。”

     温子然没有理他,抬脚就往外走,事实上,他对眼前这个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哎,你别每次看到我就走。”以宣马上拦住了他,不过刚刚喝过酒,脚步有点不稳,整个人都倒到了温子然怀里。温子然闻到以宣身上淡淡的酒香,微微皱眉:“你喝酒了?”

     “嗯,身体不好,家里都不让我喝酒,才喝了点就有点晕晕的,为免冬亦唠叨,所以过来散散步。”

     “不会喝干嘛还要喝?”

     “开心啊,很久没这么自由过了,想打架就打架,没人会让着我,想笑就笑,没人会跟我说成何体统,想喝酒就喝酒,没人会拦着我,多好!”以宣的微笑里透着哀伤,让人看着难受。

     “你家里管得很严吗?”‘看你整天打架闹事的样子倒不像’,这句温子然没有说出来,可是从他的表情里,以宣就可以一览无遗了。以宣轻笑一声,顺便伸了伸懒腰:“是啊,在里面都快憋死了。”

     温子然没有说话,以宣继续追问:“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不用跟你交代。”温子然有点不耐烦,眉头又微微地皱了起来,他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可以宣偏偏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那我猜猜,来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像我这样闲逛的,二就是为了爱情,直觉告诉我,你不是第一种。”

     温子然还是没有说话,可是眼里明显地露出了丝丝落寞之意,直直地盯着远处的星空,这是他每个有星星的夜晚都会做的事,只为能和那个人共同凝望在同一片星空下。

     “看来你喜欢的人不在你身边啊!”以宣顿了顿,温子然凝望星空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那个人:“我也是,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小时候他突然离开了,后来我也被家里人送走了,现在连他的样子、名字都已经不记得了,可是还清楚地记得这个人的存在。”

     “你那还叫喜欢吗?”

     “所以我才说不知道啊,轮到你了,说说你喜欢的人吧!”

     “我没让你告诉我”温子然还是一脸的冷淡,以宣嘟囔道:“说说会怎样?干嘛这么神秘?”

     “与你无关。”温子然说着又要走,以宣受伤地抱怨道:“喂,温子然,你能不能别这么冷淡啊?”

     “我说了,我的事与你无关。”温子然生气了,一把甩开以宣的手。以宣也火了:“我也想不理你,可是你的冷淡总让我难受。”

     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这样僵持着,最后温子然还是走了。

     ——为什么在他身上总会出现那个人的影子?可是他不可能是她,他怎么可能会是她?

     温子然甩甩头,加紧脚步往前走。以宣气馁地坐了下来,眼角渐渐湿润了,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觉得委屈。

     第二天,以宣一直都闷闷的,温子然也是一脸乌云密布,两人都顶着一双熊猫眼,大家不看大家,一碰头就甩甩脸往反方向走,看得其他人一脑子疑惑。

     “哎,他们怎么了?”冯越泽用书遮着半边脸,小声地问着白代衫。

     “我也不知道,昨晚以宣出去散步,回来之后就一直这个样子了。”白代杉也同样用书遮了半边脸,压低了声音,因为那两个人的脸实在黑得离谱。

     “我说,他们俩昨晚不会是幽会去了吧?”

     “没有!”突书然传来的两声怒喝,把他们都吓了一跳,都掉地上了。其他人的目光也迅速集中到温子然和以宣身上,包括刚进门的刘东横。

     两人对视了一会,又把头甩开了。

     之后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课室里的气氛压抑地要命,搞得过来上课的老师都胆战心惊的,以为他们又在搞什么花样,上完课之后,都一溜烟地跑走了。

     “喂,他们两个搞什么?第一次见温子然吼人呢!”杨逸疑惑地问着,汪雨泽往低气压的源头看去,耸耸肩,也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吵架了吧!”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混到一起了?”杨逸郁闷地看着逐渐壮大的四杰,怎么看都觉得碍眼。

     刘东横走着走着,看到温子然坐在钟楼上,立马奔了过去:“你和以宣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都没有。”温子然淡淡地应着,仍然是一脸的黑云。

     “你当我们是傻子啊,你去班上随便抓一个问问看,谁看不出你们之间有问题?”刘东横咋呼着说道,温子然不想理他,站起就走,被刘东横拉着又坐了下来。

     “站住,不说清楚,别想走!”刘东横紧紧地锁着温子然的手,就不让他走。

     “麻烦。”温子然十分不耐烦地甩了甩,刘东横抓得更紧了:“你们这样子我更麻烦,等会院长又该找我了。”

     “院长不会理这些小事。”

     “谁说他不理的,你们每个人的事,他都注意得很,尤其是以宣他们三人的事,不管大小他都必定问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温子然疑惑了,以宣和白代衫虽然经常闹事,可是不至于让院长如此注意,连小事都不放过,茶冬亦更是乖得很。

     “我怎么知道?反正那三人的情况,他经常都会问,而且档案室里也没有他们的档案。”刘东横越说越郁闷,他们三个还真是他的克星。

     “没有档案?怎么可能?”温子然更加疑惑了,凡是太学的学生都会在档案室里留下档案的,除非他们是特殊的…

     “哎,对了,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问你,院长说你是自请入班的,为什么?”这问题搁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问。

     “因为这里没人会烦我。”温子然淡淡地说了一句就走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自己跟父亲作比较。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几天,以宣和温子然的脸色才好起来,可是还是不答理对方。

     “以宣,你跟他到底怎么了?我们看你闷了几天,也没敢问你。”茶冬亦看以宣脸色好点了才敢问。

     “没什么,那晚刚好遇上,吵了一架。”以宣说得轻描淡写,就是不想提,可是白代衫却没这么好应付,势必要刨根问底:“你们吵什么了?”

     “少鸡婆。”以宣拿起书挥了过去,眼角瞥到后面空空的两个位子,“他们两个怎么都没来啊?”

     “不知道。”白代杉摇了摇头,程瑾瑜随即插嘴道:“他们经常这样的,这几天已经来得很勤啦!”

     “上次听杨逸说,杰修的父亲是海宁首富,那越泽呢?”以宣继续发问,程瑾瑜高兴地回答道:“他爹是御史中丞。”

     说起来,班里除了杨逸、汪雨泽和他们四条跟尾虫是一堆的,他们四杰和冬亦是一堆的。其他的,除去温子然不说。黎昕是特考生,本来是杨逸他们欺负最多的对象,虽然自上次闹鬼的事之后,跟四杰走近了,可是他一放学就回家,很少跟他们一起玩的。齐彦彬和何俊楠各方面都不怎么样,平时都是能躲就躲,总体来说就程瑾瑜跟四杰走得最近。

     “那杨逸呢?你们这么怕他,应该有点来头吧!”

     “恩,杨逸是兵部尚书的公子,汪雨泽是殿前都指挥使的公子,他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感情特别好。”

     “可是他们的性格差很远耶!”

     “才不是呢,我听说汪雨泽以前比杨逸还要凶的。”程瑾瑜压低声音,不要命地说着,换来他们一致的惊讶:“不会吧?”

     “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听说的而已,反正你们最好别惹他们就是了。”

     三人疑惑地看向汪雨泽,汪雨泽感觉后面有人盯着,随即转过头来,吓得他们忙别开脸。汪雨泽看他们怪怪的,虽然疑惑,但也没多大在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