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题学生  连续杀人案(二)

章节字数:3106  更新时间:12-08-06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宣一回来就知道茶冬亦遇上了那个连续杀人犯,确定他没受伤后,才放心下来。杨逸看到温子然和以宣一起进来,超级不爽:“温子然,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额,刚好路过,听说冬亦出事了,进来看看。”温子然支支吾吾地随便扯了个理由,以宣郁闷地看了看他,这孩子连撒个谎都不会,幸好杨逸的神经比较大条。

     以宣转头看向杨逸,问道:“说起来,你怎么会刚好在那里?凶手那方面,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我和朋友出去玩,刚想回家,走过小巷的时候好像听到有声音就进去看了一下,至于凶手那方面,我倒是想到一个人,夜影。”

     “你怎么确定那是夜影?”对于这个问题,以宣一直有所保留。

     “确定倒不是,只是那人使的都是夜影的招式,连暗器和烟雾弹都一样,还有,中途还出现了另一个黑衣人,要不是他,我和冬亦都已经成刀下亡魂了。”

     “另一个黑衣人?什么黑衣人?”

     “不知道,黑衣人走了之后他也走了。”

    

     冯越泽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你醒了。”门外走进了一位紫衣姑娘,冯越泽想起了昏倒前看到的那个紫色身影,应该就是她了,活动了一下手脚,问道:“这里是哪里?”

     “是我住的别院。”

     冯越泽想起身穿衣,紫衣姑娘见状,立马给他递了过来。冯越泽慢悠悠地穿上,顺便看了一下周围。

     紫衣姑娘倒没什么,一直脸带微笑,她身边的丫鬟和守在门外的奴仆就不一样了,完全把他当贼看。这也不怪他们,毕竟自己穿着夜行衣,还留了一身的血,怎么看都不是好人。

     “你不怕我是坏人?”冯越泽疑惑地问道,紫衣姑娘毫无惧色地点头道:“怕。”

     “那你还救我?”

     “因为万一你是好人的话,那我就等于是见死不救了。”

     “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好人,不过我也不认为自己是坏人,还有,昨晚的事要是让人知道我会很麻烦的,所以麻烦你和你的人别把这件事传出去,至于你的救命之恩,有机会我会还的,就这样,再见罗!”冯越泽顺手留下一个飞吻就跃下栏杆走了,本来敌意深重的丫鬟马上换上一脸花痴。

    

     白代杉回学校之后,听说茶冬亦被袭击了,气得火冒三丈:“那个混蛋,居然敢打冬亦的主意,看我把他皮给揪了。”

     汪雨泽拧眉说道:“生气也没用,犯人没得手肯定会再出现的,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应付吧!”

    “我们这么多人要防倒是不难,可是长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把犯人揪出来了。”汪雨泽话一落,文杰修立马出声附和:“这个我赞成。”

     “你到底知道多少?”温子然推了推沉思中的以宣,他知道以宣肯定知道一些东西的。

     “知道一点,可是有些事情还没想通。”以宣还在沉思,白代杉很爷们地说道:“你没听过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吗?说来听听。”

     以宣想着反正想不通,说出来大家参详一下也无妨:“几件案子的受害人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美男。”

     “二十岁左右的美男?你那天在纸上写的就是这个啊!”杨逸一脸突然顿悟的样子,以宣直接给他翻了一记白眼,继续说道:“而且每次的凶案现场,都能发现夜影的暗器所留下的痕迹,昨天杨逸也说那人像是夜影。”

     “可是夜影不像会这么大意,而且他向来是只盗宝不伤人的。”这点上,以宣和汪雨泽有同样的看法:“我就是这里想不通,直觉告诉我犯人不是夜影。”

     温子然想了想,接着说道:“如果不是本尊的话,那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作了一个假设,假如凶手不是夜影,那昨晚的另一个黑衣人会不会是夜影?”

     “我赞同。”

     “我也赞同。”汪雨泽和以宣先后表示赞同,以宣接着提议道:“要不我们回案发现场再看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

     “也好,不过要先处理冬亦的安全问题。”温子然指了指旁边的茶冬亦。于是,京师大街上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几个人左顾右盼地,把一个十六七岁的美男围得严严实实的。

     “你们这样很奇怪耶,大白天的,犯人怎么可能会出来?”茶冬亦非常无奈地说道。

     “茶冬亦同学你放心,我们一定把你保护得严严密密的。”

     “对,绝不会让凶手有机可乘。”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杨逸的四条跟尾虫,要是茶冬亦有什么损失,他们铁定会被杨逸煎皮拆骨。茶冬亦转头看向同样一脸紧张的刘东横:“老师,你怎么也一起胡闹啊?”

     “这怎么叫胡闹,保护学生是老师的职责!”刘东横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刘东横在这,当然少不了容姑娘:“反正我们也没地方去,就当是去你们那里做客。”

     “雨泽。”冬亦只能向汪雨泽求救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安全。”

     “哎呀,你就省口气吧,反正我们是跟定你了。”白代杉彻底打断了茶冬亦的妄想,其实他是想跟以宣他们过去的,可是又放心不下茶冬亦。

    

     另一方面,以宣一行四人来到了第一起案件发生的树林。

     “以宣,你在干嘛?”杨逸看以宣一直在树上挖啊挖的,奇怪得很。挖了一会之后,以宣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嘀咕道:“果然如此。”

     “发现什么了吗?”温子然和文杰修也过来了。

     “我接着你早上的推论继续推理,凶手要嫁祸夜影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跟夜影有仇,这个我们无从追究,二是”以宣话还没说完,温子然就紧接着往下说了:“凶手第一次行凶的时候碰到了夜影。”

     “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些痕迹说不定是真的夜影留下来的。”

     文杰修摸了摸树上的痕迹,不明所以地说道:“这个我听我爹说过,他说就算是同一种暗器,不同人用也会有不同的效果,可是这些痕迹,跟之前的那些好像没什么区别啊?”

     以宣继续解说:“那就说明凶手也是个中高手,这些痕迹我对比过,从外面看,每个案发现场的都一样。”

     “从外面看?”温子然立马抓住了以宣话中的漏洞,以宣往后退了退,说道:“你们看一下里面。”

     三人把头挨近树上的小洞,接着异口同声地说道:“里面有一个凹向旁边的小孔!”

     “七彩云珠那个案子的时候,我看过夜影用这东西,墙上留下的痕迹跟这一样,里面都有一个凹向旁边的小孔,可是其他案发现场的就没有。”

     温子然随即明白过来,沉思着说道:“也就是说,凶手不清楚夜影所用的武器,只知道那是一个五芒星,这样的话,那我们之前的推论都成立了。”

     “说来说去,只是证明了夜影不是凶手,还是不知道凶手是谁啊?”杨逸看着以宣和温子然一人一句的,默契十足,十分的不爽。

     “要抓凶手只有两种方法,一是守株待兔,二是引蛇出洞。”文杰修意有所指地看着以宣说道,温子然和杨逸明白过来,立马嚷道:“不行!”

     “你怎么知道凶手一定会上钩?”杨逸没好气的问道。

     “以宣说过,受害者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美男,他是啊!更何况,就算我不说,他也正有此算。”文杰修用眼神指了指沉默中的以宣,以宣正挂着一脸讨好的奸笑:“那我去做引,总比冬亦安全啊!”

     温子然和杨逸坳了很久都坳不过以宣,只能做好保卫工作了。

     晚上,以宣精心打扮地走上街头,惹得街上的女人个个都像花痴一样。可是那家伙偏偏嫌为祸不够,居然还笑着跟人家挥手,有的胆子大的就向他抛抛媚眼,胆小的就直接红着脸跑开了。

     这把暗处的那些人看得一脸郁闷,那些样子不怎么样的是羡慕,那些跟他玩惯了的是无语,只有杨逸心里愤愤的,不是滋味。

     以宣看时侯差不多了就转进了一条小巷,顺手还捞上一个男的,在小巷里上演着一出春色热吻,刚才还在郁闷的人顿时傻眼了。

     这时,以宣身后露出了一双充血的眼睛,当后面的人举起刀正要往下砍的时候,埋伏在附近的人一窝蜂地跑了出来,阻止了犯人行凶,白代杉和以宣立马从热吻中弹出来。

     捕头一上来就亮出家伙说道:“你走不掉了,投降吧!”

     “哈哈哈,就你们这群饭桶还想抓我,既然你们想送死,我就成全你们。”犯人说着就发狂地乱砍,不少人都受了伤,好不容易才制服了他。

     下一刻,白代杉和以宣都冲了出去。杨逸疑惑地在后面大叫:代杉、以宣你们去哪?”

     “水,我要漱口!”两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话引得小巷里的人一阵狂笑,当然还在暗处的冯越泽也不例外,他身上的伤还没好,那是他在第一次案发现场遇到犯人的时候被砍伤的,未免麻烦还是赶紧溜人的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