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题学生  绑架(三)

章节字数:3166  更新时间:12-08-08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关仑带着人漫山遍野搜寻之际,以宣这边也没闲着,勉强撑起沉重的身体,收集了一些树枝在一边捣弄起来。

     杨宛筠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一睁眼就看到以宣摇摇晃晃地拿着树枝,不停地钻啊钻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问道:“你在干嘛啊?”

     “发信号求救啊,他们应该找到这里来了。”以宣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手上,连说话都有点乏力了,杨宛筠一听马上就精神起来了:“信号?有这东西你干嘛不早做啊,居然还留在这里发呆。”

     “小姐,有信号也要有人看到才行啊,这里就这点树枝,早做了现在还有树枝剩吗?”

     杨宛筠理解地哦了一声,这才看到以宣脸色惨白的,好像不大对劲,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瞬间就弹开了:“哇,你烧得很厉害耶!”

     以宣拿一种白痴的眼光看她,有气无力地说道:“没事,伤口没处理好,有点发炎了而已,你要是有时间在那里乱叫,不如过来帮忙,我快没力了。”

     “哦。”杨宛筠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你真的没事?”

     “没事,不想死在这里就快钻。”以宣没好气地嚷着,可是这用在他那张惨白的脸上,实在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温子然撇下众人爬到了山顶,仔细地俯瞰了一圈之后,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徐徐上升的稀薄烟幕,随即飞奔而去。走过山腰的时候,也忘了给其他人说一声,众人看他那样子,猜他大概是有发现了,也跟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以宣和杨宛筠所在的那个小洞。

     “以宣!”温子然掰开洞口处的部分树藤,缕缕阳光照进了洞内。杨宛筠听到有声音,立马蹦了出来,哭丧着一张脸回道:“你们终于来了!”

     杨逸也掰开了另一边的树藤,往洞内看了看,没发现以宣,又急起来了:“怎么只有你?以宣呢?”

     杨宛筠被他问得很不爽,咋呼道:“哎,我才是你妹妹耶,你问都不问我一句?”

     “你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少废话,以宣到底在不在里面?”杨逸实在心急,没兴趣跟她乱搅。

     “在啦,不过你们再不赶紧下来,我可不敢保证他不会挂掉。”杨宛筠看了看边上的以宣,由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奄奄一息的。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等侍卫急冲冲地跑去找绳子的时候,温子然已经把边上的树藤全都绑在了一起,刚好筹够了一条长绳。

     “哎,等一下!”杨宛筠突然想起了什么,正想叫他们先扔一件衣服下来,温子然就顺着树藤下来了。树藤在温子然着地的一刻,‘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杨逸想下来已经没门了。

     “以宣。”温子然跳下来之后就直往以宣那边跑,一把抱住了那个差点把他吓破胆的人。以宣虚弱地睁开眼,双手勉强抓住了温子然紧抱着自己的臂弯:“就知道你会来的。”

     “万一我们发现不了腰佩上的荧光液,万一我们没有想到东郊树林怎么办?”以宣出事以来,温子然一直在强装镇定,现在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赌啊,赌你们会看到荧光液,赌你们看到夜光液后会想到夜影,而我们跟夜影所有有关的地方中,就只有东郊树林这里是可以藏人的了,而且我相信,就算所有人都找不到我,你都一定会找到我的,因为你的心在这里。”以宣抓着温子然的手,放到了心脏的位置上。

     温子然感动地握紧了以宣的手,在以宣额上轻啄了一下:“那就记得保护好了,别再让它找不到归宿,要不然我会疯掉的。”

     以宣轻轻地点了点头,紧紧地依偎在温子然怀里。被晾在一边的杨宛筠已经由惊讶变成了了然,本来是不想打扰他们的,可是情况好像不大允许。

     “咳!”杨宛筠轻咳一声,提醒道:“上面的人快要下来了,以宣现在这样子不大好吧?”

     温子然这才发现以宣上衣破裂,大大地露出一条白嫩的手臂,赶紧脱下外衣披到以宣身上。以宣看他脸红红的样子,不禁发出一声轻笑。

     杨逸一拿到绳子就跳了下来,当然,他看到的是以宣已经包得严严实实,依偎在温子然怀里的情况,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以宣一回到房里,茶冬亦和白代衫就把杨逸他们赶了出去。杨逸急得要命,为了不打扰大夫诊治,只好乖乖地呆在外面,转来转去转了好几十圈,大夫终于出来了:“大夫,怎么样?”

     “只是伤口有点发炎,喝点退烧消炎的药就会好的。”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因为以宣刚才的脸色着实苍白得吓人。一大堆人一窝蜂地涌了进去,关仑一进来就马上跪地请罪:“属下护卫不周,请公子降罪。”

     “好了,是我不让你跟的,起来吧!”以宣在茶冬亦的搀扶下艰难地坐了起来,“二公子呢?”

     “二公子有事缠身,暂时出不来,让属下好好保护公子。”关仑紧张地看了看以宣,就怕又被他赶走,他这点小心思,以宣一下就看透了:“不用看了,我赶你你就会走吗?下去吧!”

     “是。”关仑松了一口气,领命走了出去。

     “以宣,你真的不要紧吗?手还痛不痛?”杨逸一看他手上的伤就觉得特别心疼,茶冬亦留意到他脸上的表情,脸上一阵低落,以宣出事以来,杨逸的紧张他都看在眼里,心里有点酸酸的,不是滋味。以宣给杨逸翻了一记白眼:“你试一下被人砍一刀,看你痛不痛?”

     “可是你们在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到就看到尸横遍野的,吓了一大跳呢!”冯越泽想起刚才的情况,依然觉得血腥得让人害怕。

     “尸体上的伤口非常凌厉,看样子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汪雨泽拧眉头说道,以宣想起昨晚的险境还心有余悸:“我连他十招都接不住,要不是大胡子怕收不到钱,帮我挡了挡,我们恐怕已经到阎罗殿报到去了。”

     “可是你们不是被绑架了吗?怎么会跑出一个杀手?”白代衫不明所以地问着。

     “我也很想知道。”以宣不想他们担心,没有说那人是冲自己来的,“好了,我累了,你们先回去吧!”

     众人折腾了这么久早就心力交瘁,都纷纷走人了,只有杨逸死活要赖在这里,白代衫死赶烂赶才把他赶走了。他前脚一走,温子然就折回来了,茶冬亦和白代衫识相地帮他们关上了门。

     “以宣,你老实告诉我,那个杀手是不是冲你来的?”

     “就知道瞒不住你的,我在洞里的时候想了很久,敢要我的命,而又对他有益的人就只有一个。”

     “你的大皇兄?”

     “恩,这几年来他一直很忌惮二哥,而我深得父皇宠爱,又和茶家、白家交往甚密,对二哥而言是一道强而有力的护盾,大皇兄自然视我为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他这次失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温子然眼中的担忧更甚了,以宣伸手攀上了温子然的脖颈,安慰着说道:“所以我才让关仑他们留下来啊,关仑是二哥身边得力的武将,有他保护我不会有事的。”

     “可我还是不放心,知道你出事了是我自父亲去世后,第一次感到恐惧,我真的很怕会从此失去你,当我看到那一地的尸体的时候,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我怕再也感觉不到你的体温,再也听不到你的心跳。”

     “我也怕,怕从此再也看不到你,抱不到你。”

     “以宣。”劫后重逢让温子然更加放不开怀中的人了,把以宣压倒在床上之后,一阵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两条交缠的舌不停地侵占、掠夺,失去了一贯的温柔,仿佛要把心中满溢的情感全数注入。

     他们这一幕完完整整的落入了窗外的二皇子眼里,眼眸逐渐收缩。

    

     休养了几天之后,以宣终于回到了太学。

     “以宣,你怎么跑来了?赶紧给我回去休息!”刘东横看到本该躺在床上的病人出现在门口,立马火冒三丈。以宣一脸无奈地看着拦在前面的刘东横:“老师,我真的没事了。”

     “老师,你放心,这家伙结实得很,没这么容易倒的。”自从以宣出事之后,白代衫的情绪也稳定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是啊,老师,你就让我回来上课吧!”以宣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刘东横马上就上钩了,服软道:“好吧,但是不能打架,要是再受伤的话就给我乖乖地回去。”

     “一言为定。”以宣欢快地踏着小步子回到座位上,顺便给温子然递了一个暖暖的笑容,他这一个小动作自然逃不开杨逸的视线,杨逸闷闷地扔下书就跑了,刘东横的怒喝随即响起:“杨逸,你去哪?”

     “方便!”

     知道以宣是女儿身后,冯越泽就察觉到以宣和温子然的事了。

     “听说杨逸最近老是缠着你,要不要我帮你们制造一下独处的机会?”冯越泽用眼神瞟了温子然一眼,随即迎来了以宣的白眼:“是兄弟就多做事少说话。”

     “哇,那做你的兄弟也太亏了吧?”冯越泽故意把表情无限放大。

    “那你做不做?”以宣用威胁的口气说道,冯越泽马上恢复了嬉皮笑脸:“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