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追寻真爱  第31章 郊游

章节字数:2968  更新时间:12-08-15 07: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了三天煎熬般的日子,茗萱终于又出来了,一群人正开开心心地带着孤儿院的孩子出来郊游。

     “以,不是,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了,茗萱,你看我的风筝多漂亮,是白天鹅!”杨逸献宝似的,炫耀着自己的风筝。

     “这是买的,又不是你做的,你炫耀什么?”茗萱毫不留情地泼了他一脸冷水,哼哼着走了。

     “茗萱,你怎么还在生气啊?”

     上一次茗萱出来的时候,本来和子然约好了放学之后老地方见的,杨逸居然死磨烂磨地跟来了,还不停地搞破坏,泼冷水,结果和茗萱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我就这么小气,怎么样?”茗萱看都不看他一眼,杨逸活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地说道:“我让着你呗。”

     “不需要。”

     “那你要气到什么时候?你可以打我,骂我,别不理我啊!”杨逸缠着茗萱一路往前走,看茗萱要给孩子们分梨子解暑,立马乐呵着把梨子抢了过来:“我帮你。”

     茗萱还是不理他,自顾自地分着梨子,完全把他当摆设,杨逸充分发挥了死缠烂打的精神,冤鬼一样叫个不停:“茗萱,茗萱…”

     “好了,你烦死了。”茗萱一个棒槌就往杨逸头上招呼过去,杨逸虽然被打疼了,可是却乐得很:“那你不生气了?”

     “不是说帮忙吗?干抱着梨子做什么?”

     两人在这边打闹着,那边子然他们正生着火,待会烧烤用。越泽看了看子然毫无反应的脸色,好奇地问道:“喂,杨逸整天缠着茗萱,你不吃醋?”

     “茗萱不喜欢杨逸,我吃什么醋?”

     “可是你是男人,占有欲,你懂吗?就好像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盯上一样,心里总会有点不舒服的。”越泽说得七情上面,杰修却抓住了‘猎物’两个字:“如果让茗萱知道,你把她说成是猎物,她肯定把你全身招呼一遍。”

     “我打比喻而已,兄弟。”越泽很无语地搭上了杰修的肩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坏笑着说道:“这事情你应该有经验的,乞巧节的时候,茗萱把水晶送给沈姑娘,你那时候的脸色比这锅底稍微要好点。”

     杰修的动作顿了顿,不等杰修反驳,越泽就先下手为强了:“别说你没吃醋,本少爷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你骗不了我。”

     “我懒得跟你胡扯。”杰修说完就走了。不远处,沈幕灵正和孩子们放着风筝,那温柔的笑容,让杰修想起了小时候他们也曾经这样放着风筝,那时候的他们很快乐。

    越泽雪亮的眼眸又闪过了一丝精光,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子然也走了,抬头遥望着晴朗的天空,一丝落寞不由自主地流转过心头——她在做什么呢?

     杨逸和茗萱正和孩子们玩,子然就过来了:“小朋友们,火生好了,大家可以去烧东西吃了。”

     孩子们听完就一窝蜂地跑走了,子然无视杨逸黑黑的脸色,亲昵地牵着茗萱的手,问道:“你想先吃点东西,还是放风筝?”

     “时间还早,我们先去放会风筝吧!”茗萱说着就要走,杨逸立马嚷道:“我也去!”

     “你刚才不是答应孩子们要教他们放风筝的吗?”茗萱话刚落,就有孩子蹦蹦跳跳地回来:“大哥我们去放风筝吧!”

     “大哥哥,我想放你那个白天鹅。”

     “大哥哥,大哥哥…”孩子们缠着杨逸团团转,杨逸被他们闹得头都昏了。

     “男子汉大丈夫要守信用。”茗萱不耐烦地说道,那眼神就像在说你不教他们放风筝就是乌龟一样,杨逸顿时哑口无声:“我…我…”

     “我们走吧。”茗萱牵回子然的手,两人甜甜地走了,杨逸气得脸都绿了,无奈地看了看孩子,认命地开始教他们放风筝。

     “冬亦,我们去放风筝,等会就回来。”茗萱和冬亦交待了两句,拿着风筝就走了。冬亦往杨逸的方向望去,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酸酸的。

     “冬亦。”雨泽拿着烧好的东西过来,看冬亦无精打采的,像有重重心事萦绕在心头。冬亦正发着呆,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烤翅,抬头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雨泽。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雨泽在冬亦旁边坐了下来,冬亦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拉开两人的距离:“没什么,无聊,随便想点东西而已,你怎么不跟其他人去玩?”

     雨泽察觉到冬亦的疏离,敛起脸上的失落,玩笑道:“我有玩啊,不过是跟这双鸡翅玩,现在玩够了,不知道茶小姐能否赏脸试试味道?”

     “谢谢。”冬亦淡笑着接过,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禁嗤笑出声。雨泽很少见她笑得这么灿烂,好奇地问道:“这烤翅很搞笑吗?你怎么看着它们笑得这么开心?”

     “不是,我只是想起第一次和代珊、茗萱烧鸡翅的情形,代珊不小心把衣服烧着了,带着一团火到处跑,到处窜,结果差点把整个院子都烧了,还把下人们吓得半死,后来茗萱的二哥就下了禁令,从此以后不准我们碰火。”冬亦越想越觉得好笑,如果不用长大多好,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雨泽这才想起了一直都没问的一个问题,看了看那群远远跟着茗萱后面的护卫,更加疑惑了:“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没问你们,茗萱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真的姓以吗?”

     “这个重要吗?对我而言,只要她是茗萱就够了。”

     “你这个反应已经告诉我答案了。”雨泽看了看冬亦一直拿在手里的烤翅,提醒道:“再不吃,烤翅就凉了,它们向你招手,让你赶紧试试它们的味道呢!”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讲这种冷笑话了?之前都没听你讲过。”

     “说不定这才是真正的我,我有很多秘密的,有没有兴趣探讨一下?”雨泽痞痞地笑道,冬亦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对别人的私隐,她向来没什么兴趣。

     突然一只风筝飘了过来,杨逸的声音也随之而至:“喂!帮我捡一下风筝!”

     “来了!”冬亦捡起风筝,乐乐地向杨逸跑去,那一对烧得金黄的烤翅就这样被她扔在了一旁。雨泽落寞地看着那双烤翅,仿佛那便是他的结局。

    

     茗萱和子然说去放风筝,可是却远走越远,关仑正疑惑之际,只见茗萱拉着子然进了蒲苇丛里,正想继续跟,茗萱就回过头来了:“不准跟进来。”

     “可是,二公子让属下好好保护小姐,不能让小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放心,我会让你清楚地知道我的位置的。”茗萱脸上的奸笑让关仑捏了好几把汗,当一对比翼鸟风筝徐徐升起的时候,终于明白她的意思了。

     一人高的蒲苇丛里,两人正甜蜜蜜地坐在地上,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放着风筝。子然从后面抱着茗萱,问道:“你走这么久就是想找个地方甩开他们?”

     “你想让他们跟着?”茗萱不答反问,子然在茗萱额上落下一吻,暧昧地笑道:“我在的时候不想。”

     茗萱在子然唇上回了一吻,看到飘曳的蒲苇突然想起了两句诗,颇有感触地念道:“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汉乐府的《孔雀东南飞》,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刘兰芝和焦仲卿明明相爱,却被迫分开,你说如果所有有情人都能像这对比翼鸟一样,永远比翼双飞多好!”茗萱拉动风筝线,两只风筝随即缠绕在一起。子然隐约感觉到茗萱的不安,紧了紧环在茗萱腰间的手:“茗萱,你在担心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心里怪怪的,每次回宫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怕下一次就见不到你了,就像小时候你突然离开一样。”茗萱拉起子然的手,慢慢地将五指扣上,轻轻地摩擦着:“你知不知道,你离开那天我在宫门口等了很久,可是怎么也等不到你来。”(后来茗萱发高烧,烧了好几天,醒来之后就记不清子然的事了。)

     “对不起,那时候我爹刚过世,很多事情都很乱,我想过去跟你道别的,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明白的,那是你最亲最崇拜的父亲。”

     “茗萱,再过一年就要考科举了,等我高中之后就向皇上提亲,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了。”

     “你不是不想考吗?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想环游世界的。”那时候的事茗萱记得不大清楚了,可是这句话她一直记着——我想环游世界,用自己的眼睛见证一切奇迹。

     “是啊,我的梦想依然没变,因为你就是我的世界。”子然低头吻住茗萱,两人十指相扣,拥吻于蒲苇间,天空中一对比翼鸟正愉悦地飞翔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