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缘】擦肩而过  第一章 雪山初识

章节字数:3045  更新时间:12-09-30 14: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个时候出门真是可悲啊,轩木莲搓搓冻僵的小手,无奈的撇撇嘴。说句老实话,娘对她算不上好,可如果这时候娘死了,估计自个的日子会更难过,所以,人参啊,你到底跑哪去了?!某人已经忘了上次发现时是在半年前的事了。

    在雪地里晃悠了七八天,带来的干粮只剩一点了,她不是不想下山,而是下山的路早在进山的第二天就被雪给堵了,好在运气不算差到底,挖的简陋陷阱还是会有些猎物,还不至于饿死。拖着掉进陷阱的兔子一枚,一脚迈进窝了几天的山洞。看到盘腿而坐的人,愣了一下。嗻,生命力真顽强。

    不知名男子,大概十八九岁,是她进山第一天从雪地里挖出来的,胸口破了个大洞,后脑勺也破了,如果不是雪冻住了伤口,减缓了血液流失,估计早就死透了。用光身上所有的药材后勉强保住命之后,她的任务又多了一条,寻找退烧消炎药。这么多天见他没清醒的迹象,她都快以为没救了。不过,这么重的伤就这样坐着没事吗?

    呃,看来是白担心了。轩木莲现在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就怕眼前的仁兄一个手抖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那个,我没有恶意,是我把你拖到这的。剑,可不可以移开一点,一点点就好。”后背惊出一身冷汗,她很没种的承认自己牙齿打颤了。所以当剑移开脖子时,双腿一软跪坐了下来,擦擦额头的冷汗,偷偷瞄了眼。

    让女人嫉妒不已的白皙肌肤看不出脸色的到底好不好,整个人散发的寒气比洞外还冷上几分,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嘴唇让她意识到对方还是个伤员。

    “方便的话可以看看伤口吗?”昏着的时候还好,现在醒着就算借她十个胆也不敢随意碰他。好冷,对方猛的散发出的寒意让她双眼含泪,她后悔救他了行不行?见他半天没吱个声,轩木莲耸了下肩,人醒了应该暂时没事了。架上不知道是谁留在山洞的锅,加水倒进最后一点米熬粥,然后提上一直烧着的水壶到洞外扒兔皮,因为技术不过关,扒的坑坑洼洼。清洗好之后掩去血迹进洞又架起一口锅炖兔肉。她是很想直接烤,可惜自己烤得皮上都焦了里面还冒血。

    那把剑又不见了。将人拖进洞时她搜过他的身,除了一块墨玉钱袋什么的都没有,更别提剑了。

    “下山的路被堵了,一时半会是出不了山的。”往锅中加入山药蘑菇,一手不时搅拌一下,一手整理挖到的药材。见对方根本不鸟自己,轻叹口气。“山上估计就我们两个人,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也许能帮上些忙。”

    还是不吱声呀,将药草丢入药罐,她再次怀疑这个山洞是某个人的家。发现这个山洞也有两年了,一开始还吓了一跳,因为里面锅碗瓢盆一样不少,柴米油盐一样也不缺,还有干草堆成的床和堆了半架子的书籍。后来才发现根本就没人住,要不是太过隐秘,里面的东西估计早被搬空了。只是可惜了那些书,三分之二的书被老鼠虫子啃了七七八八的。

    虽然不吱声,不过粥和药他倒是没拒绝。她抿了口药汁,还是一如既往的苦。换做平时她忍忍也就过了,但在大山中,万一感冒加重死了都没人知道。看那人不动声色的一口饮尽,还真是佩服,那些药可比她的苦多了。移开目光,再看下去估计魂都没有了,妖孽啊!估计就只有倾国倾城,邪魅惑人,桃花不断的风流老爹可以相媲美了。这样一个爹和同样是美人的娘生出来的自己怎么就只长了张清秀的脸,难道是正正得负?如果不是带着前世的记忆出生,她都以为自己是被掉包的。

    生长于80后的宅女一枚,上网看小说打游戏,没钱的时候编程做网站,偶尔出门购物,运气十分背的遇到抢超市的,再运气背的被热血小青年波及喂了颗子弹,清醒时已是一枚小婴儿,这年头,地府也吝啬了,连碗孟婆汤也舍不得给。

    轩府,苍墨国八大名门望族之一,名下产业不计其数,家主轩凨辰身边美人不断,很自然的,得宠一时的第十二小妾叶翩翩因为怀孕,再加上产后腰围粗了一点点,生的又是女儿,失宠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所以啊,娘对她不闻不问她也是可以理解的,至少她不缺衣少食,虽然没钱没势了点。郁郁寡欢的美人娘这些年身体也越来越差,这次的病更是来势汹汹,府里根本没人管她们死活,所以如人参一类的药就更没人理会了。好在半年前看到一颗小人参,原本想让它再长长,现在正好拿来应急。

    人参看来是找不到了,离府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娘还好不好,如果挺不过去了……想到这,轩木莲紧皱眉头,今年她才九岁,如果娘不在世,她将被过继给其他妾室,她见过府里过继的两人,一个是七哥,一个是十一妹,想到那两个人,她猛的站了起来,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娘有事。她要尽快下山,想办法见到爹,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了。只是,刚到洞口她就傻了,这鹅毛大雪什么时候下的?看着阴沉的天,她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挈矩之道也。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为什么在这架空的苍墨国还会有《大学》?轩木莲看着一长串不认识的繁体字,头很大,“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诗云:……即比南山……”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非常好听的声音,可是却是真真实实的冰渣子。

    “原来是节字啊。”该死的繁体字,读书十六余载,到了这居然是个半文盲,叫人情何以堪啊,还有眼前这人,居然都知道还让自己念给他听!合上书本,拨弄了下柴火,看着眼前俊美的少年,轻叹口气。连续五天的大雪终于停了,而自己居然迟钝到前天才发现他眼睛看不见了,还是看书时发现不认识的字问他时才知道的,之后就是读书,遇到不认识的字他都背得出来,真是可怕。

    喝水润润发疼的喉咙,感冒断断续续的,她本来就没好全,又读了那么长的书,声音沙哑得很。但不读书的话,她就会寂寞的发疯。

    “名字,年岁,居所。”

    “呃?”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差点呛到。满脸黑线的看着他,这是查户口?!

    “木木,十二岁,永祥镇东面的木家村,大哥怎么称呼?”她灰常想叫他大叔!

    十二岁?就她那才到自己大腿的身高说五岁他还会相信一些。不但矮还很瘦,估计家境很不好,那么一个小孩进山找药也是情有可原的事,父母也许还是个读书人。

    “婚配?”

    听到这两个字,她风中凌乱了。她如果说没有,那他的下一句会不会就是我娶你啊?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确实有够让人想入歪歪的,轩府太过复杂,她不得不妨。

    “婚期定在明年中秋,勇哥和大哥差不多大。”声音略带不好意思。看他没有再问下去的打算,她总算松了口气。

    “为何上山。”待嫁女子不忙着准备嫁衣而是出现在荒郊野岭,太过诡异。

    “大哥又怎么会倒在雪地了?”一个冷刀子刮来,明明看不见的说,冷色幽深的凤眸简直要将人吸入深渊,然后冻死。

    “相遇是缘,过往如云烟。”她沙哑的声音带上一抹哀伤,“何必揭人痛处。”

    许是她假装的伤感起到了作用,吓人的眼光从她身上移开,一室静默。

    “雪已经停了,我打算下山了。”娘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他的伤也不适合再呆在山上。

    “会有人来接。”一个小孩一个瞎子,下山太危险了,更何况下了这么多天的雪。他欠她一分恩情,自然不会让她去送命。

    “相信我,没有人在这时候上得了山。”就那堪比蜀道还难上三分的山道,就算是夏天也少有人能上得了山,更何况是这种大雪天。她也是偶然发现一条密道才敢上山,但那里只可进不可退。

    “怎么下山。”不可否认,她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那些人如果连个孩子都不如,留着何用,而她又如何带自己下山。

    “自然是飞下山了。”装有21世纪科技的脑袋瓜就是好啊,她笑的得意。前年她也被困了几天,之后研究了一翻发现有个地方特别适合滑翔,试验了好几次,终于成功的做出了滑翔翼,虽然花掉了全部财产。前世因为迷上基德,还特意参加了滑翔翼特训,现在看来,也算物有所值。

    也因为寻找滑翔点才发现了这个山洞,理所应当的将山洞当做据点,滑翔翼就藏在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