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六章 紫黛侧妃

章节字数:3885  更新时间:12-09-30 19: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然墨玄月的传闻不少,但木莲所知甚少。进府之后也不方便打听,现在有个认识的人,还是可靠的人,木莲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谛也没让她失望,说了不少,例如老王爷的妻妾为什么和墨玄月互不来往,墨玄月和墨玄旭不和都是出于后宅争斗。

    墨玄安二十六既无妻妾也无红颜知己,整日醉心花草,墨玄静十七岁已有婚约,如无意外,明年年底就完婚。墨玄旭二十四岁有一妃三妾,作为大哥的墨玄月居然只有她这个进门不久的王妃和今天的新娘子。

    “王爷今年贵庚?”

    “二十有七。”

    “……咳,”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我居然嫁了个大叔?!”

    其实十岁的差距也不是很大,看谛震惊的表情,她有些心虚的四下的看了下,因该没其他人听到才是,“呃,木莲是说王爷成亲有点晚,家父这岁数的时候孩子都有一打了,”未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声的开口,“王爷是不是身体有毛病啊?”

    “咳咳咳……”这次是谛呛到了。“王妃多虑了,王爷身体很好,一直没成亲只是没有合适的人。”

    “原来是弱水三千呀。”好不容易取了一瓢还带了个拖油瓶,“进府几日,未有人来请安,王爷的女人不在府内吗?”

    有名份的没人,这没名分的……该不会也没人吧?

    “是有几个,都没有在府内。她们算不上妾室并无请安的资格,王爷也不许她们过来。倒是侧妃需要来请安。”见她略微失望的表情,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王妃身体需要静养,想必王爷也会体谅王妃。”

    “如此,多谢谛大夫了。”就说没有不偷腥的猫……无人请安能睡懒觉木莲很乐意。墨玄月不管是体谅她还是心疼那人也好,只要不来添堵就成。喧嚣之声似乎小了很多,她才惊觉时间已经不晚了。

    “时间不早了,谛大夫再不去大厅,就真的喝不上喜酒了。”

    “确实,王妃也该早点休息了。”谛走到门口时回头就见她站在书架边,很不赞同的开口,“王妃。”

    木莲轻叹口气,“谛大夫,白天睡了一下午,现在真是还不想睡。”

    两人对视半响,谛先举白旗,走到书架,拿起棋盒,“或许下会棋王妃就会想睡了。”

    “……没想到谛大夫这么记恨。”有这么小气吗,这么久的事居然还放在心上。“木莲的棋艺几年不进展,谛大夫不觉无趣就好。”

    “王妃是唯一一个和在下下棋无聊得睡觉的人,自然印象深刻,不过今天下的棋,很简单也很有趣。”虽然对他来说和喝白开水一样无味。

    “但愿如此吧。”哪会有比五子棋还简单的棋。

    “横纵斜都可以,只要连成五子就算赢。黑子先走,王妃请。”虽然他很少选白子,但看她白皙的手执黑子,十分赏心悦目。

    还真是五子棋,执起黑子,“没想到谛大夫也会有这样的闲情,放哪都可以吗?”

    “王妃喜欢放哪都可以,这玩法也是别人教的。虽然简单了点,但正合适王妃。”跟上白子,和她下棋,就算是三子棋他也不会觉得无聊。

    “还真是不客气的打击。”无聊的时候她也会玩五子棋,虽然玩得少,不代表棋艺就落下了,十盘棋,她也赢了三盘,和了四盘,算是平手。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真是意外,谛也开始认真起来,后面基本上都是他在赢,因为某人没耐住几盘棋就睡着了,眼中闪过一抹宠溺,还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拿下她指尖的棋子,手欲搭上她的肩,就看到墨玄月站在身前。

    “主子。”即使是喜庆之日,墨玄月依旧一袭黑衣,谛收回手,也不知道主子什么时候来的。

    “下去。”依旧冷得掉渣的声音,谛停顿了一下很快离开,在门口看到夏一略带担忧的眼神,无声苦笑。看到夏一手朝院中一角指了指,身上惊出了身冷汗,此时他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僵硬的迈开脚步离开。

    手上根本就没什么重量,连墨玄月都没有觉察到自己的眉峰微微皱起。脱去两人的外衣,触到冰凉的肌肤,眼光一沉,将木莲拥入怀中,弹指熄灭烛火。

    看到蜡烛熄灭,夏一和夏二相视一眼,轻手合上门,无声的用眼神交流。

    ‘王爷是怎么回事,不是该在侧王妃那吗?’夏一困惑的看着夏二。

    ‘我怎么知道’王爷的心思是他们能猜到的吗,到是谛还真是让人意外。因为看他离开的仓促,他们两个有点担心就跟了过来。今天不是他们当值,离席也没关系。没想到武功比他俩高了许多的谛不但没发现有人跟着,居然还一路跑到琅琊阁。

    他们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惊见王爷、秋一、秋二的身影,进退两难的两人直接站在院门口。然后没多久,就见谛下楼进了厨房,没一会的功夫厨房就变成了个废墟却只发出细微的声动,被前院的声音一遮就没了,可见谛不想惊动王妃。

    因为离得太远,他们根本就听不见他和王妃的谈话,小心翼翼的瞄到楼下主子没啥表情脸,心里更是没底了。谛呀,千万别做什么出格的事啊。半个多时辰之后,秋一秋二叫他们到上楼守着,然后朝侧妃所在的楼阁方向去了。

    今天不对劲的人还真多,夏一看了眼假寐的夏二,先是那日从轩府出来之后就有些怪异的夏二,然后是和王妃相识的谛,最后是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的王爷。夏一有些头疼的揉揉太阳穴,轩木莲,究竟是怎样的人,他突然发现,那些查到的的资料,不过是白纸一张。

    紫黛坐久了,起身走动。芍药扶着她,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小了不少,王爷应该快来了。

    “扣扣。”敲门声一响,紫黛连忙规规矩矩的坐回床上。

    芍药调整好盖头,这才上前开门。

    “秋护卫?”芍药看他们身后空无一人,心里忐忑不安的。

    秋一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便和秋二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

    芍药听完话,将不满压回,轻轻合上门。

    听到关门声,紫黛想到接下来的事,脸红红的,十指绕着手绢一圈又一圈。盯着地面,期待又不安的等待熟悉的靴子。

    “小姐……”芍药放轻了声音,“王爷有急事,让小姐先休息。”

    手绢掉到地上她都没发觉。一滴泪珠滚落,紫黛哽咽道,“他还是生气了……”

    “小姐多想了,王爷怎么会生小姐的气。”芍药将手绢捡起,小姐和王爷是天作之合,有情人终成眷属,小姐怎么会这样想。

    紫黛叹息一声,“你不懂……”

    紫黛一夜未眠,换下红嫁衣着一抹兰锦,精点妆容。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嚬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一袭兰色锦裙,雪貂领的墨色披肩衬托下如雪的肌肤更见剔透,侧妃紫黛,绝世倾城。

    管家容竹眼睛一亮,紫黛本就是美人,这一装扮就越发迷人。神情怡悦精神也不错,只是眼角的淡青代表她昨夜睡的并不安稳,看来昨夜王爷未进新房打击不小。

    “玄月。”紫黛在墨玄月身边坐下,立刻有人摆上早餐。

    “昨晚没睡好?”修长的手指抚上紫黛眼角,“等了一夜?不是说让你先睡吗?”

    “总想着你一会就回来,就等了一下。”努努嘴角,“谁知道你处理事情来就没完没了了。”

    “下次不会了。”胸口仿若还能感觉到发丝的柔软,想到这墨玄月收回手,眼底是化不开的寒冰。

    轩凨辰的人,不能小看……

    “但愿吧。你失约也不是一两次了,早习惯了。”紫黛不怎么在意的耸了下肩,喝了两口粥,忽然想到一件事,“听说王妃起的晚,我该什么时候去请安啊?”

    “不用理会这些。”提到那人,他眉微皱,将那张苍白的脸从脑海中挥开,“让管家陪你转转,本王今天会很忙。”

    “知道了,大忙人。”紫黛有些失望,知道他事情一向很多,也就不吵着要他陪。“怎么不见玄安和玄静呀?还有玄旭和倾城。”

    和他们熟悉之后她都是直呼名字的,她说完才想起身份不同了称呼也该改了,看墨玄月没有不悦,也没反对,她就不用改口了。

    “二少爷和四小姐大多时候都是自己用饭的,昨天有传话说是不打扰王爷新婚,最近都不会早起用餐。”管家容竹有意误导,让她以为是二少爷四小姐共同传的话。四小姐不在府中的事,王爷不提他也懒得说,省得提及王妃时里外不是人。

    闻言,紫黛脸一红,闷声吃早餐。

    墨玄月没有多停留,吃完早饭就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冷漠身影,紫黛柳眉轻蹙,脸上的喜悦渐渐消去,眼中有一丝不满,几分不甘,几许阴霾。四年都等过来了,她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不急于一时。

    “容管家,今天我想休息一下,你去忙吧。”那个人不在身边逛又有什么意思,王府她来过几次,还算熟悉。

    “是。”容竹半弯了下身子便离开,刚毅的脸没有流露出半丝不满。廊道拐角,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容总管才流露出颇让人玩味的笑容。

    木莲睁开眼见到满室的光亮,显示时间已不早,才起床门外就想起了一声轻声细语。

    “王妃起了吗?”

    “进来吧。”

    一翻洗漱之后,坐在梳妆台前,头皮一阵阵抽疼,她真的好想把头发给剪了。镜中给自己梳头的碧流眼底有着深深的不满,木莲有些心惊的想,也许用不了几天她就成秃头了。

    “容总管已经等了快两个时辰了。”

    酷刑终于结束了,木莲不着痕迹的扫了下地面,心一阵阵抽疼,抬头看了眼窗外,确实不早了,估摸着也快到午饭时间了。

    木莲看到容总管时有一瞬间的失神,三十左右的岁数,大概一米八的样子,很俊逸的美男子。一身军人气质特备可靠,微笑之时,居然看到两个深深的酒窝,很是可爱,瞬间让他刚毅俊美的脸显得尤为亲切。

    “王妃气色看起来好多了。”犹如大提琴低沉的声音,无一不表明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如果放到现在,不知要让多少男女伤心了。

    “不知容总管来,让容总管久等,真是失礼了。木莲一向晚起,以后只管让人叫醒,以免久等。”在王府的身份本就尴尬,要是再得罪了总管,简直就不让人活了。

    “王妃身体虚弱只管安心睡就是了。”容竹温和一笑,“琅琊阁是个难得清静的地方,难道王妃也不容在下来偷个懒?”

    “这是本妃的荣幸,容总管请坐。”虽然你不觉站着累,但她仰头仰的很幸苦。

    “谢王妃。”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王妃还真有点意思。“小人因家中有事离府两月有余,虽然前日就回来了,但府内事务甚多,今天才来拜见还请王妃见谅。”

    一回来就赶上婚礼不忙才怪,没见到王妃的婚礼还真遗憾。昨晚和谛聊了一宿,他居然拜托自己多关照王妃。从谛口中得知王妃不少趣事,容竹就对她有几分好感,见到她时居然露出了他最介意的酒窝,太不谨慎了。

    不过能让她放下戒备之心,他不介意多笑笑,即使是露出让八位侍卫唾弃的酒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