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九章 相见不相识

章节字数:3219  更新时间:12-10-03 1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莲心情阴霾,是因为丢了东西。她最先想到的便是碧清碧流,只有她们才能进她的卧室。琅琊阁转了个圈,好不容易才见到两个丫鬟。有吃有笑的赏花,好闲情!

    “说吧,是谁拿的,现在拿出来本妃就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难得起了个大早,整理轩思带来的箱子,顺带整理房间,不想却发现东西丢了。

    “王妃说什么,女婢不知道。”碧清跪在地上,脸上没有半分心虚,碧流的眼神却有些闪躲。

    “红玉牌,本妃的玉饰中也只有枚红玉。”木莲看到碧流的样子,更是肯定了她的猜测。她们拿什么不好,偏要动那件。

    “奴婢从没见过。”碧清暗自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那只珠钗。

    “奴婢也没见过。”碧流张口否认。

    “既然都没见过,本妃也没办法了。”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惜别人似乎不太领情,“碧清,去请容总管过来。”

    “容总管日理万机,想必是没时间理会这些子虚乌有的事。”碧清不为所动,容总管来了,如果查下来,免不了搜她们的屋子,那些东西被发现……背上一阵冷汗。

    “碧流呢?”看向碧流,木莲漾开一抹笑,“看来也是不想去。”

    王府什么都多,包括人,找人问路,她就不信找不到容竹。木莲迈开脚步,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在总管来之前,那些不能见人的东西,两位可要收好了。”

    “碧流,那玉牌是不是你拿的?”看到木莲离开,碧清小声的问。

    “我没见过。再说,你拿的东西又少吗?”碧清拍拍下摆的灰尘,“再说,总管是那么容易见的吗?我听说王爷侧妃今天要游湖,总管随行,王妃啊,白跑定了。”

    “我总觉得有些不安。”碧清心跳的有些快,想想总有些不妥。

    “安啦,继续吃早饭。”碧流拉着碧清的手,今天送来的糕点可是芙蓉阁的招牌,她早就眼馋了。

    “你一说我也觉得饿了。”想到吃的,碧清瞬间将那一点小事抛到脑后去了。

    王府人确实多,可想见人的时候愣是半个人影都没有。走了一个多小时都出了一身汗了,木莲靠着柱子猛摇折扇,眼光流转,见一黑衣男子就在桥上。

    终于见到人了,顾不上休息,连忙上前。

    “请问,容总管在哪?”平息了下呼吸,木莲仰头才发现,这人比容总管还高上一些,自己居然只到他胸口。对上一双凤眼,哪里还觉得热,仿若冰天雪地,除了冷还是冷,就连面对那张和妖孽爹不相上下的脸也没有多余的感觉了。

    “那个,我再找……谢谢”‘找’字吞回肚子,因为冰山男抬手指向一侧。木莲看过去,水池边一群人,容竹就在其中,道了声谢放缓了脚步。

    “王妃吉祥。”容竹早就看到她了,他们站的位置非常巧妙,只有在桥上可以看见他们,他们却可以看到整个庭院,刚才还走的飞快,这会却是莲步轻移。从刚才的情形看,王妃肯定没认出王爷。

    “参见王妃。”六护卫单膝跪下。

    “请起,几位是?”看他们一身武装,行礼的方式,木莲估摸着可能是侍卫,其中两人很眼熟。

    “夏一”“夏二”“秋一”“秋二”“冬一”“冬二”

    呃,还真是好名字,木莲唇角的浅笑僵了一下。夏二和冬一,难怪眼熟,他们还帮过她。

    “他们是王府护卫,看王妃步履匆匆,不知出了什么事?”没有错过她的表情,容竹心里闷笑不已,八个侍卫的名字一直是他们的痛处。

    “是有件小事需要容总管帮忙,不知道容总管有时间吗?”折扇点着下巴,唇角擒笑,眼神却是一片冰冷。

    “王妃请说。”容竹神色微变,眼神扫过桥上的人影。看样子这件事不怎么小,最好大到让他不用跟着游湖。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本妃丢了个东西,这东西有点麻烦而已。”扬开折扇轻扇,今天怎么这么热呀。

    “不知王妃丢了什么?”视线不经意的扫过香罗小扇,停留在扇头一抹碧色。

    “轩府子女,皆有代表身份的玉牌,凭玉牌可以在轩府名下的店铺支取物品,每次不超过千两即可。这些店铺认牌不认人,本妃不巧丢的正是它。虽然本妃已是嫁出的女儿,但怎么也不能给娘家添麻烦不是?”

    “王妃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碧清碧流现在何处?”容竹最先想到的也是这两个丫鬟,他不是担心王妃把她们怎么了,而是想看她的态度。

    “今早发现的……人自是在琅琊阁。本妃人微言轻请不动人,只好自己来找容总管了。”合上折扇,脸上略带疲倦,“本妃丢的玉牌长四寸宽两寸厚半寸,血红色,正面浮雕木莲花,上刻凨下刻木。本妃一路走来感到些许疲乏,就在此等容总管佳音了。”

    “天气炎热,王妃请到亭中稍等片刻。”看她虽然出了些汗,脸色却很苍白,容竹还真怕她晕过去。气色比几天前更差了,也不知是否是丢东西的缘故。“两位秋护卫和我去趟琅琊阁。”

    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只有十余步的距离,点了下头迈开步子。虽然只是十点左右,但太阳还是很大的,她可没他们的兴致在烈日下赏花看水。

    坐下没多久,就有丫鬟送上茶点,早就饿翻天的木莲顿时眼放光彩。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她早就扑上去了。小口的吃着糕点,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三分之一的糕点扫进肚子时,她终于开始品尝味道了。

    甜而不腻,入口即化,不但不粘口,还很清爽,配上略带苦涩的茶,口感十足。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觉得这茶水很好喝,鼻翼轻动,单是闻就让人心旷神怡。抿一口,微苦,再一口,就是微甜了。很是困惑的盯着茶杯,再一口,依旧微甜。看看糕点,再看看茶杯,虽然糕点很好吃,但为了她第一次觉得好喝的茶,她要留出肚子喝茶。

    夏一他们看她对着糕点大放光彩,想必她连早餐都没吃就过来了。吃东西飞快的速度他们都有点担心会不会噎着,三分之一糕点消失之后见她舔唇很渴的样子,端起茶杯犹如面对的是鸩毒砒霜。然后是一脸困惑,那一口一口抿茶的样子还真是可爱至极,几人假装严谨的表情都有一些松动。当看到她在糕点和茶水间留恋不舍,最终一个劲的喝茶时,几人一致的掩唇偷笑。

    容竹秉持着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木莲一壶茶还没喝完,就带着碧清碧流回来了。一脸阴沉的在桌上放两个木盒,装的都是首饰,底下居然还压着银票。

    “本妃丢的只是玉牌。”淡淡的扫了一眼,木莲端着茶,半分眼神都没给跪在地上的两人。

    “王妃说的可是这块?”容竹从袖中拿出块玉牌。懂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玻璃种翡翠,如血般艳红,色泽均匀,如水般剔透。

    “正是。”那流动的火焰般色泽,只需一眼,木莲就可以肯定。

    “碧流却说是祖传之玉,不知此玉还有其他标记吗?”有此玉,清流又怎么会成为奴婢。何况是刻有轩凨辰的‘凨’字和王妃名字中的‘木’,容竹可以很肯定这是王妃所有。要服众还差一个更有力的证据,“曾听闻,轩府代表身份的玉牌,皆刻有轩氏家徽,不知王妃这块,为何不见家徽?”

    “容总管不妨对着太阳看。”木莲端着最后一杯茶,这场戏,差不多该收尾了。

    容竹举起玉牌,半眯着眼,片刻之后,眼中略过一抹惊讶。他本就奇怪玉牌下方木莲花过小,只占据了玉牌的五分之一,留出大片空白。此时看去,半个图腾浮现于空白处。但为什么是半个图腾?那朵木莲花也像是未刻完的样子……未刻完,半个图腾,他脑中突然闪过一抹亮光。原来如此,那人果然做的滴水不漏。

    “确是如此。”容竹将玉牌双手递上,看向地上的两人,“事到如此,还有什么话要说?”

    “王妃饶命。”碧流猛的嗑下头,碧清木然的摊坐在地上,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碧清平时还算规矩,现在却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也不知来之前容竹做过什么。平日无所畏惧的碧流依然保持着白日梦般希望,这时候知道怕晚了,都让她们收好了还让人搜出来,有够白痴。

    现在不是她饶不饶的问题,而是王府的颜面问题。绿竹堇兰之过可以说是轩府管教不严,王府偷窃一罪可是关系到皇家颜面,何况是副管家亲自挑选出的人。众目睽睽之下,稍微有心人一搅合,倒霉的人大有人在。

    “好啊。”将玉牌挂在腰间,左手半支着脸颊,右手在木盒中拨动着首饰。

    “谢王……”碧流顿时脸放光彩。

    “骗你的。”轻飘飘的吐出一句,粉碎碧流的痴梦。木莲食指一勾,一条祖母绿项链在指下闪耀着淡淡的亮光。雕工细致唯美的银链衬托出十六颗泪珠型祖母绿的莹润。木莲眼中闪过一抹忧郁,淡淡的开口,“没想到它也会在这。”

    “碧流再也不敢了,求王妃饶命。”碧流跪爬上前,抓住木莲的裙角,额头流下一缕血丝,可见她嗑的有多用力。

    木莲手一扬,一抹翠绿的光芒在空中稍纵即逝,水池传来一声叮咚便漾开阵阵涟漪。拿出匕首,弯腰割下裙摆,丝毫不在意露出的白皙小腿,她起身便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