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章 冬行冬云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2-09-30 2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妃请留步,这些是王妃被偷的首饰和月钱。”容竹刚从她的举止中回过神,连忙追上走出一截的木莲。

    “别人用过的东西,”木莲侧身回头,直视着容竹漆黑的双目,一脸冷漠的开口,“我怕脏了手。木莲再怎么不济,头上还挂着王妃的头衔。该如何做,容总管心里有数,别让轩府看了笑话。”

    除了那条项链,其它的都是王府的东西,她一点都不在意。迈开步子,不去看他们的表情,她现在只想躺在床上休息,许久没这样走过,身体有些吃不消。

    身上突然一暖,看着身上多出来的衣服,她困惑的抬头,是刚才指路的男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裸露的小腿。身上这衣服明显是他的外衣,看到拖到地上的一大截黑衣,眼角微抽。

    “多谢。”将衣服递给他,先不说这天已够热的了,拖着一大件黑衣走街串巷,想着都一脸黑线。

    “披上。”冷冰冰的开口,黑衣再次挂在她身上。

    “太长。”瞪着他,感觉寒气迎面扑来,她微微打了个颤抖,这中冰冷的感觉,似曾相识。

    墨玄月眉微微一皱,忽然半蹲下身子,眨眼间地上多出一块布料。

    “我们,是不是见过?”她有些困惑的看着他,回应她的是越加寒冷的视线。“呃、先走一步。”

    飞快的离开,再呆下去她怕被冻成冰块。

    容竹他们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看见她拔腿就跑的举动偷笑不已,直到自家王爷一个冷眼扫过来,表情一个比一个还正经。

    “容竹就是这样管理王府的,嗯?”墨玄月坐在木莲坐过的位置,冷气全开,碧清碧流吓的抖抖索索,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王爷,”容竹眼观鼻,鼻观心,“容竹日夜在侧妃身边跟进跟出,没半点时间处理府中的事。王爷,那是王妃喝过的茶。”

    墨玄月放下茶杯的手一顿,手上青筋微凸,“冬一,冬二,今后就跟在王妃身边。容竹不用跟着侧妃,专心打理王府。”

    “是。”冬一冬二上前应道。冬一朝冬二使了个眼色,冬二了然的点头开口,“王爷,如果王妃要给属下改名,属下是否接受?”

    “……还不下去。”冷气不要钱的开,如冰刀的眼神看向他们。

    没反对就是同意的意思了,就算王妃不改他们也自己取个顺耳的。冬一冬二眼中一喜,在夏一他们嫉妒的眼神下乐滋滋的离开。临行前,冬二挑衅的看了他们一眼,谁叫他们四人没一个女的,冬一啊,我再也不嫌弃你是男人婆了。

    “侧妃来了让她先去。”起身朝书房走去。

    “王爷,那串祖母绿项链怎么办?王妃看上去好像很不舍的样子。”开口的自然是不怕死的容竹,憋了三个月的气,怎么着也得疏通一番。

    “你们,亲自去找。”看够了笑话,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凤眸冷冷的扫过他们,满意的看到一脸僵硬的容竹。

    “啧,都碎成粉末了,王爷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夏一指尖点了下木盒,木盒瞬间成了一顿碎末。容竹一脸扭曲,那是钱啊,他打算充公用的钱啊,恶狠狠的瞪向抖个不停的两人。

    “都是你们惹的祸,给我好好找。”一脚一个直接踢到水池中,只到膝盖的水是淹不死人的。

    “水都被你弄浑了,怎么找?”夏一埋怨的看着他,一手捏了块糕点。快到午饭了,还真是有点饿了,正准备拿第二块,盘子就从眼皮底下飞了,“秋二,给我留点。”

    “我早饭都没吃。”三两口,糕点就全进肚了,连塞牙缝都不够。

    “走,吃饭去。”容竹大手一挥,才转身眼前一片寒光,他刚才站的地方一张树叶深深的插入石板,一个冷漠的人背对着他们靠着树,看身形,应该是暗卫天权,容竹一脸哀怨,几人长叹一声,齐齐下水。小气的王爷,居然还派了牢头!

    还有天权,原本多阳光帅气的一小伙子,现在成天板着个脸像什么样啊。

    冬一冬二到琅琊阁的时候,木莲正窝在躺椅中看书。

    “你们有事吗?”翻开一页书,木莲有些困惑的看着他们。

    “冬一,冬二从今日起,就跟在王妃身边,请王妃赐名。”冬一冬二半跪在地上,心情有些激动,折磨了他们十一年的名字终于可以丢掉了。

    “……起来吧。”冬一还好是个女子,冬二是个男的问题就大。“是容总管的意思?”

    “是王爷让属下来的。”王妃表现得太明显,冬二想不知道都难。

    “哦。”不想去猜那人的意思,木莲的眼观终于从书上一开,对上两双热切的眼光,差点就吓倒了,“现在的名字不好吗?”

    “嗯……不是,属下绝对没有说王爷取的名字太难听,属下是怕王妃不习惯。”冬二笑的一脸垂涎。

    什么叫不打自招,冬一很想说她一点也不认识身边的这家伙。

    “冬……你们是姐弟?”给人取名她还是第一次,不过也不至于就一二三四。

    “不是,属下的名字是抽签得来的,相同姓氏的两人组成一组。”冬一一想到那时众人的表情,脸都是一抽一抽的。八人中的另一个女孩居然抽到春二,怎么听都是蠢二,她算是运气比较好的了。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冬一改为冬云,冬二改为冬行。”其实吧,她也不会取名,“或者你们有自己喜欢的,自己取就好。”

    “谢王妃赐名。”两人相视一眼,很清楚对方眼中的意思,虽然一致想改名,但真让他们自己取,他们也不知道就什么好。“王妃,这只是诗中的两句吧,不知全首诗什么?”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美独往,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抑扬顿挫,声音婉转清扬,让听者置于诗中的意境,久久无法自拔。

    “属下似乎有些懂,又好像不曾窥到一角。但也知道是首好诗,谢王妃赐名。”原本还觉得不怎么样,但这一听,却又觉得颇有深意。冬行觉得自己刚才小人了,竟然觉得王妃是在忽悠他们。

    “属下也很喜欢,谢王妃。”冬云也觉得这诗很好,虽然她读得书不是很多,一时间也不能体会更深。

    看他们一身武装,木莲支着脸颊,目光看向远方,“也许你们会更喜欢本妃这样说。身似行云流水,心如皓月清风;笑傲江湖载酒行,有情却若无情。满怀浩然正气,一腔剑胆琴心;江山万里任漂泊,天地自在胸襟。情脉脉,意漫漫,知音何处诉衷肠,且把功名换了浅斟低尝;载一船风月,乘千里烟浪,且把失意放一旁,五湖四海共徜徉!”

    “……太喜欢了。”冬行惊叹,豪情婉转,荡气回肠,冬行激动的脸都红了,“王妃可否将这两首写给属下?”

    “写?”木莲面色古怪,惊叹香帅魅力无人能挡的同时想到自己的字,拿书掩唇轻咳一声,“改日吧,本妃今天有些乏了。”

    “王妃中午想吃些什么?”冬云自然不会下厨,反正到大厨房她一刻钟就可以来回,方便得很。

    “清淡一些就好。”前世是南方人,永祥城位置偏南,吃食也和南方一样,岚苍城属北方,虽然居住了这么多年,她却还不怎么习惯北方的口味。在轩府时,大多时候她都是自己做,这些日子她也是如此。

    冬云一时间也拿捏不准,她怎么觉得王妃对午饭一点期待都没有,王府的吃食不错啊。看冬行也茫然的很。希望那两个丫鬟还有口气,好歹让她问问王妃的习惯。

    碧清碧流不但还有口气,还好的很,因为还在水池中找项链。冬云看容竹他们铁青着脸在水中摸索,估摸着找着项链后那两人会很惨很惨。

    “冬一不在王妃身边候着,跑来这做什么?”容竹憋着一肚子火,脸色比墨汁还黑。

    “冬云,总管下次可别叫错了。”微笑的看着他,心里暗爽得很,还真是难得看见他们这么狼狈,尤其是克扣她多次银两的容竹,真是大快人心。“冬二现在叫冬行了。”

    “王妃取名也不咋样。”被冬云的笑脸刺激到的夏一撇撇嘴吐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