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二章 马场之行

章节字数:3100  更新时间:12-09-30 23: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容竹好不容易找到项链,墨玄月一个命令,又立刻去杂役房将绿竹堇兰带给王妃。

    木莲静静的端着茶杯,空气了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隔着淡淡的水汽,她的面容显得有些迷糊,清澈的眼眸似专注,似飘浮,容竹说了一阵的话,也不知眼前的人听进了几分。

    “多谢容总管送她们回来。”好一会没听到声音,木莲才回过神来,淡淡的扫过绿竹堇兰两人,“这些日子你们辛苦了,好好休息几天,就当是放假,五天后再来伺候,下去吧。”

    “谢王妃,奴婢下去了。”两人一脸倦色,气色不怎么好,可知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好。

    木莲端着茶杯直到最后一抹温暖离开才放下杯子。薰衣草能消去身体上的疲劳,那心里的疲倦又有什么能抚平。

    杂役房的辛苦自是不用言明,府中之人对她尚且如此何况是她们。这三个月来她在等一个明确的态度。如果她是妖孽爹爹,是不会放过这个在王府习惯插人的机会,轩府带来的人就她们两个,她不知道谁是爹爹的人。她猜墨玄月的目的和她一样,所以她不能求他。

    只是尚未等到容竹就将人送来了。她想找出那个人并不是记恨爹爹,想为难他的人。爹爹的人会是她的助力,如果两个都是再好不过,若有一个不是,她怕信错人给爹爹带来麻烦。

    这桩婚姻她不满意,不代表她就得恨轩凨辰。这几个月她想了很多,爹爹是个重承诺的人,突然的违约必定是有原因的……

    她知道事出必有因,但体谅不代表谅解,她可以直接问爹爹……气未消之前她才不要示弱。

    是爹爹的人就会想办法回到她身边,不是就会离开。两人迟迟未见动静,刚才若她们有一丝不满,她会认为她们因为情分留下来——在乎才会生气。像那般完美的窥探不出一丝迹象的平静……两年的时间还生不出一些情分吗?

    突然觉得想找出爹爹的人的行为像一个傻缺……

    “王妃,若无其他吩咐,容竹就下去了。”容竹看她又出神,无奈的叹息。王爷已经主动将人送到她面前了,可以说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看王妃的样子,对她们回来并无喜悦之色。

    绿竹堇兰即使有错,但她们先是王妃的陪嫁丫鬟,然后才是王府的奴婢。四小姐越俎代庖,王爷不知缘由的默许,王妃沉默,这是三者的较量。若无王妃的纵容也无碧清碧流之祸,她们出错,绿竹堇兰才能回来,而且还是王爷先退一步。

    如果木莲能听到他的心声,估计该哭笑不得了。她本就不喜和人争执,碧清碧流用心,她能过的舒适些,不用心她有手有脚也不必麻烦人。绿竹堇兰未来之前,小院就她、奶娘、娘亲三人,事事亲手处理,早已习惯。

    听到容竹的话,木莲这才回过神。

    “本妃身体不适不便打扰王爷,绿竹堇兰回来本妃很高兴,请将本妃的谢意转达王爷。”多思伤神,多虑伤心,她还是养好身体,大好河山还等着她留下足迹。

    “容竹知道。”谢意?容竹无语了,连王爷的样子都认不出来,这份没心的谢意他可以想见自家王爷的冷笑了。

    冬行冬云的到来,令琅琊阁热闹了不少。看似英气的冬云并不是大大咧咧的,很细心,只是有时活波过头了,常和堇兰胡闹。两人的活力维持了大半个月也没消停的迹象。

    木莲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荷香,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眼瞅着七月就要过去了,堇兰已经在开始准备秋衣了,用的自然是七彩蛊蚕丝布,冬暖夏凉,很适合木莲。

    “今天也是看书啊。”冬云长叹一声,趴在桌上哀怨的看着手执书卷的美人,虽然很赏心悦目,但一连十天都在看书,而且还是同一本,她很是怀疑,其实自家王妃不是在在看书,而是在发呆。

    “如果觉得无聊,就出去走走。”宅成习惯,木莲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前世有电脑,今生有书本,生活物品又用不着她操心,她很乐意宅在琅琊阁。

    “王妃,冬云是怕您闷啊,成天看书伤神伤眼,王妃该弹弹琴唱歌跳舞什么的活动一下。”看看侧妃过的那个叫多姿多彩,不是上街游玩,就是弹琴练舞,反观自家王妃,偶尔修剪下花草,其余的时间就是缩在那张椅子上看书,整日这样,身体要好也很难。

    “……不会。”被戳中弱点,木莲眼都不眨下。“想要给本妃解闷还不简单,冬行吹笛,你舞剑。”

    “王妃想听什么?”冬行玩转玉笛的手一顿,顿时苦笑不得,想他十八般武艺,居然是这个派上了用场。

    “就他那样,也不怕污了耳朵。”冬云瞪了他一眼,眉来眼去:别给我添乱。冬行耸了下肩,也不辩解,他都快捂出霉了,冬云要是能拐到王妃,他乐见其成。

    “冬云你就别损人了,你想去哪直接去就行,这里没那么多规矩。”又一个不认识的字,琢磨半天也猜不到,跳过,继续看下一行。

    “冬云一个人去哪行。”冬云笑的一脸谄媚,“王府的的马场王妃还没去过吧,这种天气最适合遛马了。”

    “本妃不会骑马,你们去吧。”她能忍到今天才开口,还不错。木莲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王妃有所不知,没有王妃带领,冬云只能望马兴叹啊。”冬云更哀怨了,她要是能去早就蹦过去了。

    “王妃就带我们去吧,十天没见青骓了,也不知它见异思迁了没有。”那匹色马也不知还认不认得他,冬行也加入劝人行列。

    “真那么想去?!”抬书掩去唇角的笑意,木莲看他们晶亮眼神,眼眸微弯。“没人的时候就叫我木木。”

    以前没人叫不觉得,现在一天到晚不下三十个王妃,她都快晕了。

    “木木?!”两人异口同声,吓了她一大跳。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王妃啊,千万别在王爷面前提到这两个字。”夏行表情很严肃的道,夏云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的样子。

    “为什么,叫木木的阿猫阿狗是王爷的仇人?”也太巧了吧。

    “……唔,也可以这么说吧。”夏行有些含糊的应答。

    木莲合上书本塞到袖中,走了两步回头看他们,“还不带路?”

    “谢王妃。”两人相视一眼,这么容易就成功了,他们这大半个月的时间在磨蹭什么呀。

    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马房,木莲看到无边的绿意,那抹路程太远引起的不满也烟硝云散了。打发两人去看他们的马,而她则是在马倌的带领下挑马。

    “王妃来的巧了,前些天从西域进了匹黑马,性格温顺,很适合您。王妃请看,正是这匹。”

    皮毛黑得发亮,四蹄踏雪,膘肥体壮,确实是匹好马,木莲黑线的看着高了自己两个头的骏马,摇摇头。到是另一匹马让她眼睛一亮,如雪的白,没有一丝杂毛,双瞳深邃如夜空,木莲探出手才发现自己够不着。

    马倌看到她的举动吓的半死,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变成惊讶,就在王妃要收后手的时候,白马低下头颅温顺的贴着王妃的手。白马的举动轻易的惹怒了同一马房的另一区黑色骏马,厚重的喷息低声嘶叫,却在白马一个眼神扫过之后收起气焰,哀怨的看着它。

    “它叫什么名字?”木莲垫起脚尖,手下滑顺的皮毛很是舒服。

    “没有名字,看他很喜欢王妃,不如王妃给取个?”还真是奇了,连王爷都不理的白马,对王妃居然如此乖巧。

    “白驹,叫你白驹可好?”眼眸半弯,木莲轻声的问,得到一声嘶吼,白马舔着她的手,看来是同意了。

    “白驹和王妃真投缘。”马倌有些羡慕的看着她,服侍它这么久,除了刷毛的时候,别说是摸,连跟毛都碰不到。

    “本妃也这么觉得。这马厩很大,为什么就两匹,旁边马厩的马也离得很远。”这两匹马看起来脾气很好啊,虽然黑马气场很强。

    “绝影的脾气太烈,只有白驹可以降住它,其它的马一靠近它就撕咬起来。除了王爷和小的可以靠近,其他人绝影早就一脚踹上去了。王妃刚才的举动很危险,白驹的脾气虽不如绝影烈,但也绝不让人碰,好在它喜欢王妃。”想到刚才的事他还心有余悸。

    “是本妃莽撞了。”还真是好险。木莲后知后觉,太喜欢什么也没想,只想着碰触了。

    “王妃挑好了吗?”冬行冬云牵着马小心的避开那匹霸王马的马厩,隔着一段距离,冬行开口问。被身边的色马头挡住,没看到她挑的马,道是冬云看得一清二楚,不敢置信的拉起冬行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好痛,你疯了。”猛的抽回手,看着清晰的牙印,冬行疼的龇牙咧嘴。

    “痛,那不是做梦了。”冬云呆呆的道,“绝影是不是转性了,居然让人碰它的宝贝白马。”

    “怎么可能,就它那宝贝样连王爷都不让摸半个毛,谁着这么大胆?”探头看过去,呆了,“王,王,王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