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三章 冲突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2-10-01 1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幻觉吧?冬行揉揉眼,看到的还是白马乖巧让人顺毛的样子。

    “可以带它出来吗?”隔的有些远,除了第一句,木莲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大概是催她吧。

    “要给白驹配上合适的马鞍,王妃得等一会。”马倌拉出白驹,递上缰绳。白驹从没被骑过,自然没马鞍。

    “不用了,本妃不会骑马,这身衣服也不适合。就带它转转。”接过缰绳,她本来就没骑的打算,如果不是看他俩闷的谎,她现在还窝在树下。拉着白驹朝冬云走去,却移不开步子,回头看去,让她苦笑不得。高大俊美的绝影咬着她的衣袖,大大的黑瞳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请王妃带上绝影吧。”马倌眼角抽了抽,就知道没这么顺利。

    “拉着两匹马?”木莲也抽了,她这是买一送一吗?

    “这倒不用,只要拉着白驹,绝影自然会乖乖的跟着。”如果不带,绝影不知道要闹到什么程度。

    “那好吧。”不用牵就成。见绝影果然乖乖的跟着,她有些好奇的问,“它们谁是公?”

    “……都是公的。”马倌嘴角微僵。

    人也是动物的一种,所以,人有耽美,马也会有,不奇怪,不奇怪……

    “王妃你真的把它给牵出来了?”冬行佩服的道,伸手就想摸,险些被绝影咬了一口,还好他闪的快。

    “王妃,可以稍微拉开一点吗?”冬云安抚着不安的马匹,有些无奈的开口。

    “……”看这情形,想走在一起也不太可能,“你们去骑马吧,本妃拉着白驹走走。”

    “怎么能让王妃一个人。小刘,把青骓牵回去,。”冬行欲将缰绳交给马倌。来的时候高兴过头,居然没发现王妃的衣着根本就不能骑马,马也没安马鞍,骑马的主意是泡汤了。

    “怎么会是一个人,还有马倌在。还是说,本妃的话没人听?”摸着白驹,木莲半眯起眼。

    “属下不敢。”他们还能说什么,跃上马,给了马倌一个威胁意味甚重的眼神后策马奔腾。

    “不用跟着,本妃想一个人走走。”冬云他们的眼神她当然有看到,有些哭笑不得。她是来放松的还是给自己找牢头的。

    “……王妃有事吹声口哨,小的就会赶来。”马倌从腰间解下个竹制口哨,“这是小的刚做成没用过的。”

    “多谢。”接过口哨,拉着白驹朝草场走去。

    一望无际的草地,让木莲有种在草原上的感觉。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回头早已看不到马厩,直到此刻,她才发现王府大的超乎想象。感觉到手上的拉力,看向白驹,见它微微迈开脚步,似乎要带她去哪。

    跟着白驹走到不远处的大树,旁边还有浅水塘,看着喝水的两匹马,木莲试了下手中的缰绳,刚够系到树上。席地而坐,手执书册,堪堪翻了几页,眼皮越来越酸,没一会就睡过去了。

    “王爷吉祥,侧妃吉祥。”马倌跪下,今天是不是约好了都来遛马呀。

    “免礼,绝影呢?”墨玄月站在空荡荡的马厩前,放风时间早过了,那匹夫奴可舍不得让白马晒太阳。

    “王妃带白驹出去溜溜,绝影也跟着去了。白驹就是那匹白马,王妃取的名。”马倌恭敬的答道。

    “这倒有趣了。绝影居然让人碰那匹白马了。”紫黛很惊讶,当初就是看中了那匹白马,绝影连靠近都不许只好作罢。听说玄安找的马到了,就缠着他出来骑马。

    “小的也感到很意外。”马倌半垂着脸站在一旁,“王妃不打算骑马,应该是在附近遛马。小的去找找。”

    “玄月,我们去看看吧,我挺好奇的。正好我还没见过王妃。”拉着他的衣袖,紫黛期待的看着他,能将那白马驯服的人,想必很不一般。

    “侧妃不看看枣红马吗?它还没有合适的马鞍,侧妃挑着马鞍,夏一去找王妃,兴许马鞍还没安好夏一就回来了。”跟随王爷许久,就算一个细微的表情,他也能看出一二分。侧妃的要求王爷是不悦了。

    那个万年宅的王妃难得出来,见了王爷他们指不定以后都不出门了。为了不被冬行他们诅咒,夏一很自觉的转移话题。

    紫黛看看枣红马,又看看玄月,有些难以取舍。那个神秘的王妃,她很好奇,王爷不但让冬一冬二他们跟着,还不让她去琅琊阁见人。这次机会难得,她拉拉玄月的衣袖,拉长声音,“玄月,去嘛,我想见见她。”

    “留在这。”甩开衣袖,墨玄月迈开步子,夏一夏二相视一眼,跟了上去。

    看着离开的人影,紫黛不甘的拧着手绢,黛眉微微蹙起,泫然欲泣的表情让人看了不忍。

    “王爷可能是不想让您走远路。”芍药安慰着她。

    “是这样吗?春二。”紫黛不安的问一旁冷漠的女子。

    “属下不敢妄自猜测王爷的心思。”春二冷淡的回答。

    “是不敢还是不想对我说?”紫黛自嘲一笑,就算嫁进了王府,玄月身边的八位侍卫,还有容竹,对她都是若即若离,这让她很不安。

    “属下不敢。”春二依旧冷漠,“侧妃还是快些挑马鞍,王爷很快就回来了。”

    咬咬唇,现在她哪还有挑的心思,朝马倌道,“拿最好的来即可。”

    墨玄月远远的就看到绝影的身影,走近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惊讶,虽然脸上没半点表现。白驹卧躺在树下,一颗黑色头颅枕在它肚子,唇角带着浅笑,睡的很满足。绝影站在白马身边,呈现出守护姿态,不远处喝水的是一青一红两匹马,显然是冬行冬云的青骓疾风。冬行坐在离木莲三尺外的地方翻看着书,冬云不见踪影。

    “冬行。”夏一叫了声,看的也太入迷了吧,他们都站了半天了。

    “嘘——”听到夏一的声音,冬行回头,食指放到唇间。看到墨玄月,连忙行礼。不是没发现有人来了,而是以为冬云回来了。

    “冬云呢?”墨玄月眉微微皱起,看到冬行守在她身边的样子,有些不悦。

    “冬云去拿午饭了。”冬行压低了声音,“王妃最近晚上都睡不好,昨晚才睡了不到三个时辰。王爷有事可否等王妃睡醒了再说?”

    墨玄月解下外衣盖她身上,随意的做坐在旁边,朝冬行伸手。

    冬行很惊讶的看着自家王爷,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忙将书递上。第一次解衣是因为王妃裙子坏了,第二次是怕王妃冷着了,话说,他家王爷什么时候学会关心人了?

    见多不怪,夏一夏二觉得就算哪天王爷跑到琅琊阁也不觉稀奇。这时候的他们,没有想到会一想成真。

    是一本散游记,但用语晦难懂,很多词都很生僻,难怪是孤本。随意的翻了两页,露出一张白纸,冬行探过头,刚才看了半天怎么没发现里面还夹张纸。看王爷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打开,他都有些忍不住抢过来了。那可能是王妃写的啊,呆了快半个月了,他还没见过王妃写字呐。

    看到那片黑,冬行他们头顶一片乌鸦。那个,就是他们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妃的字?骗人的吧?!但当他们看清上面写的字时,心里又有说不出的忧伤。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墨玄月看了许久,将纸叠起却没有夹回书中,而是放入怀中。夏一他们心里一致鄙视,王爷,不问自取是那个啥吧。

    “夏一,告诉侧妃改天再来。”

    冬行松了口气。看到这首诗,谁还忍心让她不快。他暗自下决心,绝不让侧妃出现在王妃眼前,就算王妃不在意,但在意的自有其人。

    夏一将话转达完,紫黛就不高兴了。

    “玄月让我回去,为什么?”紫黛骑在马背上,熟悉着新的坐骑,“就算王爷有事先走了,我一个人骑马也未尝不可。”

    “属下不知。”

    “不知?跟在玄月身边,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紫黛冷笑,“王妃,美丽吗?夏护卫。”

    “自是不及侧妃十分之一。”侧妃是少有的美人,气质如兰,王妃虽不是绝色,但那种形容不上来的气质,却足与和她平分秋色,甚至还要美好上三分,尤其是相处得越久,越吸引人。

    “我却不这样认为。”紫黛扬鞭,朝草场奔去,玄月越是不让见,她越是好奇。

    “侧妃似乎走错方向了。”夏一飞身拦住马,直视着她,“王爷让您回去。”

    “来了马场没道理就这样回去,让开。”见他不为所动,怒眉相向,“你是什么身份,也敢拦我。”

    “属下自然不敢,但侧妃执意如此,冲撞了王爷……”

    “那是我的事。”打断他的话,紫黛狠狠的打了一鞭,马儿吃痛的朝前冲过去,夏一闪身躲开,面如寒霜。

    “夏一,王爷那出什么事了?”春一此时的表情也谈不上好。就算是在王爷身边,他们也从没受过这样的指责。

    “现在没事,待会就有了。”夏一丢下句话运起轻功,身如鸿雁,一闪而过,春一春二也跟了上去,芍药跺跺脚,一脸担忧的跟着跑。

    “王爷,侧妃朝这边骑过来了。”先一步到的夏一单膝跪下。

    “她为什么会过来?”提着食盒,只比夏一早到两分钟的冬云不解的问。

    没人回答,因为已经听到马蹄声,看见人了。不愧是从西域挑选出来的马,脚程堪比千里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